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邪帝 > 第2179章 用因为 来装逼
    死战结束三日后的阴阳宗,和死战结束时没有多大区别。

    静是主旋律。

    经邪天之手操控过的镇妖圣手大阵,依旧于漆黑中保护着山门。

    众人也依旧保持着三日前的姿态,或站,或趴,或坐……

    弟子中,未与邪天在上古洪荒碎片中同行过的,虽说被震得外焦里嫩,但比较而言,还算好。

    毕竟他们尚不清楚出手改变这一切的人,其来历、经历,是以内心的震惊与骇然,颇有些空中楼阁之感。

    同行过的,比较惨。

    按理说,经过上古洪荒碎片的铺垫,他们更了解邪天,本不该这般震惊……

    但正因为这种了解,让他们有种我对小师祖知之甚详的错觉。

    是以三日过去,他们依旧不敢相信,在上古洪荒碎片中吓死仇天的小师祖,还不是巅峰状态。

    公冶博、廖樱和殷铭三人,则属于最正常的反应。

    但就是此等最正常的反应,也让他们整整三日无法回神。

    更惨的,是阴阳宗二十多位长老。

    因为只有他们知道,邪天是个屁的小师祖。

    但就是这个阴差阳错成了小师祖的两分帝资之徒,做到了近乎老祖才能做到的事。

    最惨的,当属刘老六无疑。

    要不是他,别说操控镇妖圣手大阵,邪天连看都看不到!

    让他忍无可忍的原因,也正是这个。

    是以一声大吼后,他直接轰破众人瞩目的洞府,钻了进去,咆哮如雷。

    “小王八蛋,你凭什么领悟得比我多,操控得比我好!”

    “因为我够强啊,前辈。”

    整个阴阳宗的人,似乎都听到了刘老六的吐血声。

    熟知邪天的人,不明白平日不露锋芒的小师祖,为何会在刘老六面前如此嚣张。

    但他们没空琢磨这个疑惑。

    因为……

    “年纪这么大,就别太拼……”

    想到邪天之前的那句话,众长老发现自己也想吐血。

    让他们有吐血欲望的,并非这句话本身。

    因为这句话本身是一种关心,丝毫没有打趣之意,更无嘲讽之心。

    但……

    “死战啊……”

    “举宗死战啊……”

    “阴阳宗所有底蕴悉数动用……”

    “老夫拼命之心,已然十,十成!”

    “阴阳杀湖没了,变成了阴阳杀图!”

    “那些道兵前辈的尸骸……”

    ……

    除了阴阳宗的老祖向浮,此次一刻钟的死战,阴阳宗可以称得上用了全力。

    然而呢?

    然而用最准确的方式来表达,尽全力的阴阳宗,仅仅抵抗了两息不到便溃不成军。

    为何?

    因为从死战终战开始到邪天出手,只有两息,还不到。

    以此作为背景,让他们吐血的原因,便显而易见了。

    “他,他就手指那,那么一点啊……”

    “他,他就手掌那,那么一压啊……”

    “他,他不分青红皂白啊,就,就弄死了无量榭的道,道兵……”

    “他,他还对那两位道祖说不,不送啊……”

    “他,他还不搭理那个弥勒斋的金,金慧上师啊……”

    “不知道是不是老夫的错觉,之前他貌似还说过,人,人太少这话?”

    ……

    两相对比之下,众长老很受伤。

    他们发现自己成了傻逼。

    明明对对方来说连屁都算不上的事,他们却以为天要塌了,还自以为是地要替对方解决麻烦。

    举宗啊……

    叩关啊……

    死战啊……

    强作乐观啊……

    ……

    回想这几日弥漫在阴阳宗的悲壮气息,众长老面色羞得通红。

    当然,羞中带怒也是极其正常的。

    “可恶啊……”瞪着邪天的洞府,刘远咬牙切齿道,“明明自己能应付,还非得我等出尽洋相,这孽……”

    “哎……”

    恒言幽幽一叹,打断了刘远的话。

    “都怪老夫啊……”

    门智赶忙安慰道:“大师兄,这岂能怪你……”

    恒言苦笑着又是幽幽一叹。

    “之前老夫问他麻烦是否不小,他,哎……他只是点了点头……”

    问情殿!

    无量榭!

    四支道兵!

    十位半步道祖!

    两位道祖!

    问他麻烦是否不小,他只是点了点头……

    众长老闻言,剧烈咳嗽。

    他们甚至能想象到,大师兄问这话时,脸上的冷笑和高高在上。

    “老夫,居然信了……”

    恒言眸中有些湿润。

    “不仅信了,还大包大揽要替他解决麻烦,哎……”

    众长老也忍不住苦笑起来。

    若非恒言如此,他们焉能落入如此境地?

    但他们也能理解自家大师兄。

    人人都爱装逼。

    更何况,为了敲打邪天这个在阴阳九极方面有特殊资质的天骄,恒言必须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敲打兼装逼的机会。

    “只可惜长江后浪推前浪,大师兄非但没装逼成功,反倒被坑……”门智悄悄扫了眼恒言,默默在心中补了两字——哭了。

    然而世间万物,都是一体两面。

    正方向思考,恒言乃至整个阴阳宗都被邪天狠狠坑了一把,但以邪天出手轻易翻天为结果,反过来思考呢?

    这一思考,众长老就又沉默了。

    “他一开始就没说错,这麻烦对他来说,只是不大不小的麻烦啊……”

    但结果未出之前……

    谁相信!

    谁能相信!

    谁又敢相信!

    “哼!”再度开始的沉默尚未持续多久,便被刘远悻悻冷哼打破,“总而言之,就是他的错!”

    门智苦笑道:“二师兄,你这……”

    “我没说错!”

    刘远唾沫横飞地历数邪天之罪状。

    “危急关头自顾自闭关!”

    “和大长老说话还言辞隐晦,故意把大师兄往坑里带!”

    “尤其可恶的是,说我们年纪一大把还这么拼!”

    “哦哦,还有他刚刚对老六说什么来着?前辈?因为我够强啊?”

    “还真把自个儿当阴阳宗的小师祖了,他就不问问老祖答应了没!”

    ……

    “好了好了。”恒言笑道,“二师弟若心有不服,尽管去找他算账,我呢,倒要去感谢下自己的救命恩人了。”

    救命恩人四字,又让众人一怔,随后下意识查探自己道体。

    “伤,伤势痊愈?”

    “明明记得,老夫距离化道不过一线啊……”

    “是镇妖圣手大阵!”

    ……

    找到了让自己伤势痊愈的原因,众长老却愈发懵逼——

    “镇妖圣手大阵,还有这功能?”

    “为何没有?”邪天先朝闯入洞府的众长老抱拳行礼,随后解释道,“镇妖圣手,一体双阵,镇妖灭敌,圣手回春,这才是阴阳宗护宗大阵的真实面目。”

    “原来如此。”

    堂堂阴阳宗大长老,连自家护宗大阵的真实面目,都要一个外人告知……

    恒言老脸羞得通红,恨不得挖个坑把自个儿埋了。

    “不过,”恒言压下羞愧,古怪问道,“你又是如何知晓的?”

    “因为……”

    二字刚出,众长老下意识看向一旁的刘老六。

    只见这位阴阳宗天资第一、战力第一的存在,此刻嘴角还真他niang的挂着一条血渍……

    不会又是因为我够强……

    “因为我之前就说过,你们的阴阳九极功法,修炼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