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277 同仇敌忾
    丁莎莎惊讶的看向及时出手救援的李睿,悻悻地道:“要你管?”

    李睿也没空跟她说废话,眼见另外那四个车手已经群殴上来,抬手推她,道:“你往后站。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

    他这下出手没有看着丁莎莎,只是估摸着应该能够推到她,他确实也推到她了,哪知不偏不倚正推在她心前峰峦之上,但觉触手绵弹,手感既熟悉又古怪,下意识回头看去,正碰上丁莎莎那羞愤不已的凶恶眼神,也看到了自己大手所触的部位,吓了一跳,忙道:“啊,我不是故意的!”说着缩回手来。

    丁莎莎手握皮鞭,就要冲他扬起,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提起来就放下了。

    此时那四个车手已经围殴向李睿,一个个状若恶狼,拳打脚踢,全奔了他的面门头顶。李睿脚下一滑,往左后方退了半步,躲开他们的攻击,随即后脚跟跺地,猛地往斜刺里一冲,一拳击向最左边那个车手。那车手没料到他不退反进,一个没留神,已经被他一拳击在右太阳穴上,立觉一阵头晕,摇头晃脑的停在原地不动了。

    李睿一招得手,转身又踹出一脚,正踹中冲在最前一个车手的腰际。那车手如遭巨锤击中,身不由己的往后倒退,踉跄了几步,勉强保持了身体平衡,免去了摔倒的狼狈场面。

    丁莎莎瞪大眼睛看着李睿与四人搏斗,虽然尽力捕捉他挥拳踢腿的阳刚动作,但眼睛所看到的却不是他的一招一式,而是他尽全力保护自己的温馨画面,仿佛自己是一个柔弱无力的花季少女,正在遭受五个流氓的欺辱,而他却勇敢的站出来保护自己,拼死与他们搏斗,只看得芳心之间涌出汩汩温热的小溪,心头酸酸的甜甜的,全身懒洋洋的,如同泡在温泉里,又如同晒着午后的阳光,舒爽温和,畅快难言,而自从自己长大成人以来,似乎还从来没产生过这种奇怪的感受。

    在这一刻,她又找回了身体与心理上作为女人的感觉,她第一次醒悟,自己说到底还是一个女人,以前扮男人的举动可笑可耻之极;她又第一次感受到,其实做女人也挺好,那种被男人呵护守卫的感觉实在快活难言;她又惊奇的现,自己内心竟然产生了关心他的念头,希望他不被任何一个坏人打到;可她又很快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要是他被打伤流血了,那自己就把他搂在怀里,给他止血包扎……

    她痴痴的望着李睿高大敏捷的身影,自己都没留意到,自己脸上已经现出浓浓的关心之情。

    场中,那几个车手都是年轻小伙子不错,但都不是练家子,只是仗着年轻力壮与一股子血勇之气,再加上己方人多,才敢群殴李睿。可李睿却是标准的练家子出身,更兼身高体健,势大力沉。两下里相比,就仿佛五只公牛面对一头猛虎,虽然公牛在场面上占优,很有气势,但最终还是要一头头惨死在猛虎的爪牙之下。而事实上也是这个结果,李睿只不过是三拳两脚,就将这五人全部打散打倒。

    五个车手见他实在厉害,哪还敢逞凶,转身就跑,回到辅路上,蹬上摩托车一溜烟的就跑了。来的快,去得更快,要不是空气中飘荡着汽油味,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李睿长吁了口气出来,随后剧烈的呼吸起来。刚才的打斗场面,表面上看起来他很轻松,以压倒性的强大实力痛扁了那五个车手,可实际上,他打得也很辛苦。跟五人对打的时候,心理与身体都绷着一根弦,所以也觉不出辛苦来;但当五人败走之后,那股子疲乏感涌上来,他就有点撑不住了。

    “你没事吧?”

    他身边忽然响起一个动听柔糯的女子话语声,却把他给吓了一跳,什么时候现场来了个女人?等转过头去看,才现说话的是丁莎莎,心中惊奇不已,怎么她现在的说话声那么像女孩子?

    他对丁莎莎勉强笑笑,道:“没看我一直在打人,我怎么会有事?”丁莎莎关切的说道:“你喝水不?我车里有水。”李睿点点头。丁莎莎道:“我去拿来给你。”李睿道:“算了,一块上去吧,野地里有什么好待的?”

    丁莎莎微微颔,与他并肩往路边走去。

    回到车旁,丁莎莎钻进车里翻找一番,等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多半瓶矿泉水,脸色尴尬的道:“只剩这半瓶了,我喝过的,你……你还喝吗?”李睿接到手里,拧开盖子要喝的时候,问了一句:“你没艾滋吧?”

    他本意是跟丁莎莎开个玩笑,而不是真怀疑她有艾滋,艾滋病一般都是生活在下层甚至是底层、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的人才会患上的,类似丁莎莎这种**、出身于上层阶级的子弟,是很少有人被传染的,通常情况下他们对自己的命都很爱惜,而且结交的都是对等阶层或者是良家子弟,双方都不具备传染源。更何况,丁莎莎玩的是女同,女同搞出艾滋病来的概率极低,不像男同,八成都有艾滋。

    丁莎莎脸孔一红,羞恼成怒,抬腿就踢了他一脚,骂道:“你妈才有……”李睿闻言脸色刷的一沉,眼睛里也带出了杀气。丁莎莎吓了一跳,急忙倒退半步,却也就此停住,没有说完。李睿深深看她一眼,道:“你骂我骂我妹都行,就是别骂我妈,我妈已经去世了。”丁莎莎又惊又喜,叫道:“我妈也死了。”李睿叹口气,心说这丫头有时候有点缺心眼,母亲去世这种事能随便乱说嘛?还用这么惊喜的语气说?难道这种事也能组团吗?道:“能对你妈保持点尊敬吗?要说是‘去世’了。”

    丁莎莎撇撇嘴,显然对他的训教不以为然,哼了一声,道:“你可以说我变态,但不能怀疑我的……我的身体,尽管我也干……弄女孩子,但我都是用手或者道具的,我从不跟她们交换体一液,我干干净净,一点病都没有,更别提艾滋了。我告诉你,你有我都不会有,哼!”

    李睿很认真的对她道:“对不起,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有,所以其实你骂我我是活该。”说完尴尬的笑了笑,仰脖将那多半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的全部灌进肚里。

    丁莎莎瞪大秀目看着他,脸上充满了对他的好奇之色。

    李睿将空瓶捏在手里,对她道:“你瞧,咱俩现在尽弃前嫌做了朋友,不是也挺好?”丁莎莎悻悻地扁扁嘴,道:“鬼才愿意跟你做朋友呢。”说话的时候眼珠滴溜溜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李睿看看时间,倒是还不晚,才九点多,不过也该回家了,道:“也挺晚的了,我该回家了,你怎么着?已经这么晚了,你再回省城开夜车不安全,要不这样,我给你去酒店开个房间,你睡一觉,明天早上吃完早饭再回省城。”丁莎莎秀目似嗔似怨的扫量他,道:“干吗用你给我开,我自己没钱呀?!”李睿笑笑,道:“就当是我刚才开你玩笑的歉意吧。”

    丁莎莎听他这么说,才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却是一脸的傲娇之色。李睿由此更了解了她一些,就是吃软不吃硬。

    商定以后,二人回到车里,由李睿驾车头前带路,丁莎莎开着她那辆白色的跑车跟随其后,一路疾行,不一时便回到了市区里。

    李睿停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盛景大酒店的露天停车场上,他下车的同时,丁莎莎也停好车下了车来。

    李睿走到她身旁,看看她跑车车头的车标,好奇的问道:“你这是什么车啊?”丁莎莎撇撇嘴,道:“你连保时捷都不认识啊?这是保时捷九一一,入门级跑车。”李睿一副开了眼界的模样,道:“这车不少钱吧?”丁莎莎道:“没多少钱,我买的时候才几百万而已,现在也就是一两百万。都说了是入门级跑车,谁都买得起。”李睿咂舌道:“那也不便宜啊,谁给你买的?”丁莎莎道:“我姑姑。”李睿看她一眼,道:“跟我来吧。”

    他在头前带路,丁莎莎落后半步跟着,很快到了盛景一楼大堂里。

    在大堂总台那里,李睿用自己的白金会员卡开了个豪华间,带丁莎莎往电梯厅去的时候,道:“盛景大酒店是我们青阳市唯一一座五星级大酒店,我在这给你开个房间住,怎么样,够朋友吧?”丁莎莎看着他问道:“你是公务员对吧?”李睿嗯了一声。丁莎莎道:“公务员没多少工资的,你花那么多钱给我不心疼啊?”李睿大喇喇的道:“给朋友花钱我向来不心疼。”丁莎莎轻鄙的笑笑,眼神里却尽是欣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