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234 清明之行-1235 代父相亲
    段小倩又道:“我看这个通知主要传达的精神,就是告诫你们这些男性领导干部,要提防美女间谍这种糖衣炮弹的诱惑,不要只顾一时爽而出卖国家机密给敌对势力。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李睿哂笑道:“告诫男性领导就行了,像我这样的男性干部就用不着了,我们这些小干部又了解什么国家机密了?”段小倩撇撇嘴,道:“那可说不定,领导都是由干部成长起来的,没准就有女间谍长期潜伏在你身边,心甘情愿给你做一二十年的情人,等你当上领导以后,有资格见识到国家机密了,她才从你身上下手。”

    她说的这种可能倒也并非不存在,李睿笑着点点头,可又觉得这种事应该降临不到自己头上来,数一数自己身边现有的红颜知己,哪个不是土生土长的青阳或者省城本地人,哪个又会是女间谍了?笑着摇摇头,从床头柜上拿过一个苹果,削去皮后递给了段小倩。

    段小倩吃着吃着,忽然冒出这么一句:“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我生理系统已经紊乱了,前几天就该来的例假到现在还没来,完了,我算是彻底完了,没有例假就没有卵子,没有卵子就不能怀孕,我该怎么办啊?”

    她这番话透着沉重与悲伤,但她语气与表情却很轻松,看起来根本没把这事当回事,李睿好笑不已,道:“你没来例假就没来呗,跟我说干什么?你想让我负责啊?”段小倩瞪着他骂道:“混蛋,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听到这么悲伤的事情居然也不知道安慰安慰我!那我还真就让你负责了。”李睿笑道:“你自己也说过,不想怀孕,不想生孩子,真要是不孕不是正中你心意?”

    段小倩怒道:“滚蛋!我那是安慰你们呢,怕你们太担心我!靠,哪个女人不想要孩子啊?不想要孩子的女人还算是女人吗?哼,反正我要是真怀不了孩子,你得负责。”李睿摇头道:“关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害得你不能怀孕的。”段小倩撇嘴道:“我管你,反正我就赖上你了。”李睿想了想,道:“好吧,我负责就负责,不就是负责给你受孕嘛,太简单了,到时候咱俩都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里造孩子,哈哈,反正我很享受造孩子的过程的。”

    段小倩闻言又羞又气,俏脸绯红,抬手把苹果核丢到他身上,嗔骂道:“滚蛋!美得你冒泡吧!谁跟你造孩子啊?就算要造也是用试管婴儿的办法,姑奶奶会跟你干那个吗?你真是想得美。”说完有些羞恼成怒,凶巴巴的道:“你给我滚过来,让我踢你一脚出气,要不然我跟你没完。”李睿笑着说道:“你还是好好休养吧,哥要回家了,可没空陪你闹,过两天再来看你,晚安啦。”段小倩怔了下,嘟起小嘴道:“才待这么会儿啊?还不如不来呢……”

    李睿走出病房没几步,在护士站那里碰上了护士长,也就是之前陪护段小倩的那个很傲气的女人。

    那护士长见到他,迎上前问道:“你又来看段警官啦?”李睿有点愕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主动跟自己搭话,但还是点头道:“是啊,护士长你好。”护士长盯住他的双眼,道:“现在段警官已经出现内分泌失调、生理系统紊乱的症状,长期下去,可能会对她的生育功能造成重大影响。你作为她的男朋友,我建议你要多陪陪她,多呵护她,让她感受到身为女人的幸福感,最好能让她产生愿意为你生孩子的想法,这样可以刺激她体内的雌性激素多多产生,也就等于变相增加了她体内孕激素的数量,这对于她增强恢复受伤的生育功能是有很大帮助的。”

    李睿听了这番话,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心说我什么时候变成段小倩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是眼前这位护士长误会了,还是段小倩说的?又想,虽然护士长这番话是金玉良言,可惜自己根本不是小倩男朋友,因此即便听了也没什么用处,苦笑道:“护士长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小倩男朋友,我只是她好朋友。”

    护士长眼眉一挑,道:“不是?那你怎么经常过来看她……”

    李睿哭笑不得,难道经常来看她,就是她男朋友吗?

    护士长还挺不高兴呢,翻了个白眼给他,转身走了。

    ……

    这天晚上,李睿与吕青曼小夫妻睡得很早,因为二人打算明天一早就赶回省城,与父亲吕舟行汇合后,前往陵园给亡母杜蕙兰扫墓。而且明天的事情还有很多,扫墓之后,两人还要去跟高紫萱汇合,再在她的带领下去婚介所,帮吕舟行相亲,所以今晚必须要休息好。

    次日早上,夫妻二人吃过早饭后,跟李建民道别,由李睿驾车,驶往省城靖南。在市区里,李睿停车买了菊花束、香烛纸钱、糕点水果,以及用来擦洗墓碑的毛巾、矿泉水,采买齐备之后,才又上路。

    路上吕青曼接到了于红伟打来的电话。于红伟说,吕舟行公务繁忙,上午没有太多时间,因此就不在省委大院里等他们了,让他俩直接赶奔陵园,在那里聚齐。

    李睿接到这个消息后,便加快度,直接赶奔靖南城北的北岗子陵园。如此一来,路上所用时间比之前还少了不少。

    差十分钟不到十点的时候,李睿夫妻赶到北岗子陵园,与吕舟行汇合,一家人寒暄了几句,随后进入陵园扫墓。于红伟亦步亦趋的跟在三人身后,表现得非常乖觉。

    在杜蕙兰的墓碑前,小夫妻一起动手,清理墓碑周围的杂草石子等杂物。清理完之后,李睿又用买来的毛巾就着矿泉水,擦拭墓碑与基座。这之后,摆上鲜花供品,点燃香烛,随后开始正式的顶礼祭拜。

    吕舟行半蹲于地,烧起纸钱,口中念念有词,眼看着他老眼就湿润了。

    旁边于红伟看着一家三口,也是神情凝重悲恸,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想到了自己逝去的亲人。

    扫墓结束后,四人走出陵园。

    吕舟行问道:“曼曼,你们今天有什么事吗?”吕青曼摇头道:“没什么事。”吕舟行道:“好,那你们晚上就到家里吃饭。我白天公务很忙,只有晚上才能跟你们聚一聚。”吕青曼道:“嗯,今晚我们好好陪陪您。”

    吕舟行又对李睿道:“你平时也很忙,今天难得有时间,就陪曼曼在市里逛逛玩玩。你们还年轻,要抓紧时间玩,等以后有了孩子,也就没有玩的心思了。”李睿笑道:“估计也就是还能再玩九个月。”

    吕舟行听得老眉一抖,又惊又喜,不敢相信的看向吕青曼,道:“曼曼,你怀孕了?”

    吕青曼又羞又嗔,抬手打了李睿一下,道:“你急着对外公布干什么啊,还没经过医院检查正式确认呢。”李睿笑道:“这还用检查吗?”

    吕舟行大喜,拍拍吕青曼的小手,道:“这可是件大喜事,晚上我可要多喝两杯!”

    一家人就在陵园门口分别,吕舟行与于红伟回省政府办公,李睿与吕青曼前去与高紫萱汇合,然后去婚介所相亲。

    前往市区的路上,吕青曼给高紫萱打去电话,询问见面地点。高紫萱说了个地方,吕青曼随后转告李睿。可李睿并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从来没去过,吕青曼少不得为他做起人工导航。

    半个钟头以后,夫妻二人在一家大型婚介所外面见到了等待多时的高紫萱。二女一见面就手牵手亲热的聊起来,闺蜜情状展露无疑。

    李睿凝目打量高紫萱的穿着,见她穿得很是时尚性感:外披一件深灰色的韩式通勤针织衫,衫摆很长,到大腿上段,敞着怀,上身是一件白色的雪纺衫,下边则是一条黑色的毛呢一步短裙,修长的双腿上裹着蓝灰色的打底裤袜,脚上是双鹿皮小蛮靴。这身装扮里最扎眼的就是那双又瘦又长的灰丝美腿,让人一看就不想转移视线。

    李睿看在眼中,暗生口水,心中却想,现在刚刚初春,真是乍暖还寒时候,她这么穿,很容易得风湿,过会儿可得劝劝她,让她别干这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傻事。

    高紫萱一直拉着吕青曼说啊说啊,说了半天,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就是说起来没完没了,完全无视站在吕青曼身边的李睿。

    李睿也不知道她是故意无视自己,还是跟青曼说重要事情,心下暗暗不满,就在旁边一直看着她。

    高紫萱说着说着,忽然转头对他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俏脸上全是鄙夷之色,眼神却很复杂。李睿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无视我了呢。”

    吕青曼见二人一见面就掐架,虽然早已司空见惯,还是忍不住的好笑,叹道:“你们俩就不能做好朋友吗?”

    高紫萱也不理她,凶巴巴的对李睿道:“我车钥匙呢?”

    李睿愣了下,以为她要收回那辆宝马五系了,而事实上那车本来也是她的座驾,不敢不交,第一时间掏出钥匙递给了她。

    高紫萱左手把钥匙接过来,右手却同时递给他两把车钥匙,同样是宝马车钥匙。

    李睿完全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呆呆的看着她掌心里那两把车钥匙,脑袋里乱蒙蒙的。

    吕青曼也很奇怪,问道:“丫头你搞什么呢?”

    高紫萱不理她,喝斥李睿道:“拿着啊,傻了啊?”李睿问道:“这是什么钥匙?”高紫萱骂道:“你眼瞎啊?看不出来这是什么钥匙吗?”李睿不忿的说:“我当然知道这是车钥匙了,可你这是什么意思?收回一把车钥匙,又给我两把车钥匙?你给我配新钥匙了?”

    高紫萱鄙夷的笑了笑,忽然抬手按下了其中一枚钥匙的锁车键,而伴随着她的动作,婚介所门前一辆白色的宝马x5吱吱叫了两声,车灯也闪烁了两下。

    李睿与吕青曼夫妻转目看向那辆宝马x5,还是不明白她在搞什么鬼。

    “拿着!”

    高紫萱再次吼了李睿一嘴,李睿吓了一跳,也没多想,忙把那两把钥匙接到手中。

    高紫萱这才对吕青曼解释道:“五系车内空间有点小,两个人开合适,再多一个人,尤其是多个婴儿,就显得太小了,毕竟要放儿童座椅,所以我就给你们换辆大点的。这辆x5就是你们的了,回头你们开着它回青阳就是了。”

    李睿与吕青曼闻言都是大为震惊,李睿更是惊喜得都要说不出话来了,心说小老婆就是好,一心一意为自己夫妻二人考虑,人生路上能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陪伴着走下去,简直就是夫复何求!就算去天上做神仙也不换啊。

    吕青曼却在惊讶以后变得苦恼而又无奈,撒嗔道:“紫萱你真讨厌,你这是干什么?借那辆五系给我们开,就已经很出格了,你这又送x5这样的豪华车过来,还让不让我们活啦?我不要,绝对不要,打死都不要!你怎么开来的怎么开回去,反正我是不要!”

    高紫萱笑着道:“你爱要不要,反正我不是送给你的。”

    吕青曼怔了下,转目看向李睿。李睿忙道:“我也不要,坚决不要!”说着把车里两把x5钥匙递向高紫萱。

    高紫萱偏头白他一眼,接也不接他递过来的钥匙,道:“别自作多情了,谁说是送给你的了?我也不是送你的。”

    吕青曼很是纳闷,道:“你既不是送给我,又不是送给他,那你送给谁啊?”

    此时李睿已经隐隐猜到了高紫萱的意思,心里头甜丝丝的,要不是吕青曼在旁,真恨不得扑上去抱住她狠狠的亲她一顿。

    高紫萱指指吕青曼的小腹,笑嘻嘻的道:“送给我的大侄子或者大侄女,嘿嘿!”吕青曼又欢喜又害臊,轻轻打了她手一下,道:“讨厌,早知道我不告诉你我怀孕的事情了,免得你搞这种事。”高紫萱哼了一声,道:“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吗?过上几个月,你肚子起来了,我一看也能看出来啊。”吕青曼赌气道:“那我就不跟你见面,不给你看到。”高紫萱笑了笑,道:“总之,我话已经说明白了,车是送给我未来的侄子侄女的,不是送给你们的,你们俩只是给他做司机而已。你们俩也别再跟我矫情,谁再多说一个字,那咱们这朋友就不做了,从此变路人。”

    她都这么说了,吕青曼也不好再说什么,跟李睿对视一眼,只能是苦笑着把这辆崭新的x5收下来,也收下了高紫萱那份浓厚的心意。

    车的事说明白以后,高紫萱也没再耽搁,带着小夫妻走进婚介所,往里面的经理办公室走去。

    一边走,高紫萱一边为夫妻二人低声介绍道:“婚介所的正规服务流程非常的繁琐,要身份证,要学历证,要离婚证……要这个,要那个,烦死了,很多地方还要当事人亲自过来,我一想,我吕叔叔哪抽得出空来干这个啊,干脆,就别走正规流程了,所以我就选了高级婚介服务:当事人不需要提供任何的身份证明,只提供最基本的资料,如年纪、婚史、职业等等,由婚介所代为作保,在正式见面相亲之前也不需要出面,可以免去很多繁冗复杂的程序,就跟银行里的VIp大客户一样,是享有特权的,而更大的好处是,吕叔叔通过这种高级服务认识的对方女性,也是使用这种高级婚介服务的,而能使用这种高级服务的女性,肯定也是出身上层社会,最差也是中产阶级,这样就能排除掉一些层次不高的女性候选者。”

    李睿听到这插口道:“选这种高级服务,肯定要花不少钱吧,要不然婚介所凭什么为你作保?”高紫萱回头白他一眼,道:“怎么着,你还要给我报销啊?”李睿微笑说道:“当然要报销了,怎么能让你垫钱?”

    高紫萱回过头去不理他,继续说道:“为防有人心思不纯搞投机,我在跟婚介所经理谈需求的时候,没把我吕叔叔的真实职务透露出来,只说他是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老教授,想找一个知书达理、贤惠温柔、不粗俗不市侩的老伴。不过真正能达到这种条件,并且同样选取高级服务的女人,是很少很少的,所以那位经理帮我找了好几天,也才找到两个符合条件的女人。其中一个女方非常害臊,没有亲自过来,是子女带着她的照片代她过来相亲的。另外一个自己不好意思过来,是子女硬拉着她过来的。从这一点至少能看出来,这两个女人在品行方面很不错。”

    吕青曼有些担心的问道:“对方本人都亲自赶来相亲了,咱们这边却只是子女代为相亲,两边不对等,人家能愿意吗?”高紫萱道:“这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你要碰上特别矫情的主儿,人家知道你本人不会来,就觉得你没有诚意,干脆就不来了;可要是换成那种觉得机会难得,想要尽快找到老伴的主儿,人家就没那么多要求了,也就不会挑眼了。再说,能出动儿女,也更显得有诚意啊,毕竟老人再婚,要考虑儿女的感觉。”吕青曼听她说得很有道理,点了点头,感激地说:“紫萱,让你费心了。”高紫萱白她一眼,道:“是不是姐妹?说这话有意思吗?”

    三人走到经理办公室门口,见外面已经站着一个身穿oL套装、经理模样的中年妇女。那妇女见高紫萱带着二人走过来,脸上现出职业性的笑容,走几步迎了上去。

    高紫萱道:“郭经理,我姐跟我姐夫已经到了,可以安排面试了。”

    李睿听了这话,明知道她对自己的称呼没有什么问题,明面上只能这么说,可还是瞪大眼睛瞪向她,心说好啊,死丫头,你这是从今以后把我当姐夫看了吗?

    那位郭经理非常职业,先跟李睿与吕青曼分别握手问好,之后才问道:“对方两位都已经到了,不知道你们想先见哪一位?”

    高紫萱看向吕青曼。吕青曼想了想,道:“先见本人来了的那一位吧,免得人家久等。”高紫萱摇头道:“还是先见儿女代为相亲的那位吧,那个本人来了的让她先等着,咱们过会儿要好好跟她谈谈。”这么说也有道理,吕青曼点头道:“好,那就听你的。”

    那位郭经理点头道:“好,三位请跟我进来,我先帮你们双方做下介绍。”说完带三人走上二楼,来到一间小会议室门口,推门走入。

    李睿跟在三女身后走进会议室,见里面已经坐了一对男女,都是衣装华美,气势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人,看他们年纪,三十五六岁的模样,比自己和青曼稍大,心想,果然是选取了高级婚介服务的人,出身就是高贵啊,只不过,他们年纪都这么大了,他们的妈妈估计也不小了吧?

    那位郭经理为双方做了下互相介绍,等双方彼此认识后,便退了出去。随后又有女工作人员敲门进来,给几人献上热水。

    等那工作人员出去后,高紫萱当仁不让的说道:“王哥,王姐,咱们为人子女的,都想为父母找一位称心如意的老伴,让他们幸福快乐的度过晚年,基于这个前提,我觉得咱们就开诚布公,有什么说什么吧。你们想了解什么,就直接问出来,不用客气,我们也是一样。总之大伙儿都是为了老人幸福安康,你们说是不是?”

    对面王哥跟王姐对视一眼,都是淡淡一笑,显得很有城府。

    那位王姐说道:“咱们先交换下双方老人的照片吧。”说完拿过旁边坤包,从里面掏出一张照片。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高紫萱冲吕青曼点点头,吕青曼也从包里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老爸吕舟行的家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