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223 孙老师的短信
    宋朝阳思虑片刻,看看时间,一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陡然惊醒,道:“两位局长,我马上有个会要开,今天就先到这吧。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回去你们再琢磨琢磨,尤其是王局长,好好整理一下可用的酒店资源,我也再好好考虑一下,回头我们我们再议。总之,我们要尽快尽好并且成功的引入一座五星级酒店,这对于提高我们青阳的软硬件水平、改善投资环境、增强城市整体实力可是有莫大好处的。”

    王伟华与钱广智听后忙都起身表态,各自说了一番勇挑重担任劳任怨的话,随后被李睿送了出去。

    李睿把两位局长送到外面走廊里,眼见钱广智理也不理王伟华,脸色阴沉的快步走了,心知他气恼王伟华抢走了今天这次小会的所有风头,不仅让他被冷置,还显得他没本事,他因此恼恨嫉妒,所以才不跟王伟华同行,心下暗暗好笑,目光转到慢悠悠落在后面的王伟华身上,心下一凛,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旅游局长,很会在领导面前表现嘛,而且懂的还真不少,怪不得能多次得到老板的夸奖,不过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鸟,从他安插亲戚到欧阳欣的盛景大酒店担任要职就知道了。

    之前,李睿“小姨”陈丽菡在盛景大酒店一层底墒的商铺因续约遇到麻烦,找到酒店总经理欧阳欣那里去告状,李睿恰逢其会,事后从欧阳欣嘴里得知,给陈丽菡制造麻烦的酒店物管部的部长赵锐,是市旅游局局长王伟华安插进去的亲戚。

    身为官场中人,帮亲朋好友安排工作,在时下来说,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李睿自己也干过这样的事,但他之所以看不起王伟华这么干,是因为王伟华推荐的赵锐不办人事,居然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人掠取利益,而他的蓝颜知己欧阳欣却拿赵锐无可奈何。让自己的蓝颜知己难过的家伙,李睿怎么可能喜欢他们?

    李睿回到办公室里,宋朝阳已经出来准备要开会去了。

    不过宋朝阳并不是很急,见他回来,特意停了一下,叹息的道:“小睿啊,今天这就是一个大大的教训啊。”李睿奇道:“什么教训啊?”宋朝阳苦笑道:“你看我,进入官场以来,一直在市团委、省团委工作,几乎没有长时间在基层工作、执政的经验,结果到了现在,我想搞我这个所谓的‘五个一工程’了,才现,我对工程所涉及到的招商、教育、卫生医疗等各行业,完全不了解,还要事事请教下属。唉,哪怕下属们不笑话我,我自己都要笑话自己了,一无所知,还敢想敢干,还真应了你最早说过的一句话,我是十足的愣头青啊。”

    李睿愕然,但很快堆起笑容,想要好好的劝慰他一番。

    不过宋朝阳没有给他劝慰的机会,又叹了口气,道:“所以啊,小睿,你可千万别学我,以后一定要在基层多历练几年,尽可能多的接触了解各机关单位的业务技能,这样以后做起领导来才不会犯外行领导内行的毛病,执政的时候才能做到更加的从容自如……算了,我不多说了,先去开会了。”说完出了屋去。

    这番教诲确实很有道理,李睿牢牢记在了心底,回到座位上坐下,心里盘算,自己自从进入官场以后,对于水利防汛、扶贫这两项业务算是非常熟悉了解了,可自己能拿得出手的技能,也仅此两项了,距离一个合格的领导,还差得很远,自己以后要有针对性的加强这方面的学习,免得造成老板现在这样的遗憾,正好,今年市里要大搞城建,与城建相关的有建设、规划、招商、园林等单位业务,自己可以趁机好好的学一学。

    午饭过后,宋朝阳回到里屋稍事午休,李睿也能趁机稍微休息一会儿,不过他还是要坐在工位上,而绝对不敢跑到待客沙上去坐着甚至是躺下,否则,他真要是跑到沙上去呼呼大睡,被某位不期而至的领导或者干部瞧在眼中,可想而知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这也是作为领导“看门人”的无奈之一。

    他端起保温杯喝了口茶水,还没放下保温杯,就听到私人手机传来了短信提示音,拿到手里看时,来短信的是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再看短信内容,写的是:“小睿,这是我新买的手机号,你记一下。”

    看过这条短信,他有些哭笑不得,瞪眼看着这条短信,心说大哥,不带这么玩人的好不好,你让我记一下,也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啊,就来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息,谁知道你是哪位?信手回复过去:“您是?”

    对方很快回复过来:“不好意思,我忘记说了,我是你孙老师。”

    孙淑琴?!

    一想到这个女人,李睿就忍不住的浑身燥热、血脉激张,脑海中浮现出前天夜里那令人心跳加、如在梦中的绮丽场景,刺激得心头怦怦狂跳,好像随时都可能从胸腔里跳出来。

    “她怎么会突然给我短信?以前她可很少这么干啊,要说什么也是打电话,而且,她怎么会新买了一个手机号呢?为什么要买个新手机号?是完全弃用以前那个了,还是两个同时使用,这个新的只对自己使用?”

    李睿一想到存有这种可能,越的心情亢奋,只觉得吸入的氧气都不够用了,不得不大口剧烈呼吸,好像溺水的人一般。他做贼心虚的往里间门口望了望,又侧耳辨听了下里面的动静,确定宋朝阳不会突然跑出来后,先把孙淑琴上一条自称“孙老师”的短信从手机里删掉,才回复她道:“你怎么换新号了?你还好吗?”

    孙淑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你会笑话我吗?”李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理解她这话什么意思,心里还纳闷呢,她换个手机号,自己就要笑话她吗?皱着眉头回复她:“这怎么说的?我干吗笑话你?”孙淑琴只回复了四个字:“前天夜里。”

    李睿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位孙老师是对前天夜里生的事情耿耿于怀了,她的意思应该是,那天夜里,她表现得主动而且放浪,与她往日里的端庄娴静相比是大相径庭,完全可以用丢人来形容,她因此担心自己会看轻了她,瞧不起她,所以今天才有此一问,这么一想,也就明白她为什么要买个新号了,她是担心用老号跟自己聊这个话题,会被知道她老号的人现,譬如宋朝阳,真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她可就更没法做人了。

    想明白孙淑琴的小心思,李睿心里酸甜苦辣很不是滋味,怔怔的看着她的短信,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正愁的时候,孙淑琴又来了一条短信,写的是:“你会不会觉得我无耻?”

    这下李睿可不能不回复她了,忙活动手指,打字回复道:“怎么会?你怎么会这么想,我……”

    他刚打字到这里,孙淑琴又来一条短信:“我都那么大岁数了,还恬不知耻的那样对你,我真是无耻到极点了。”

    李睿看到这条短信,紧抿口唇,暗里叹了口气,知道现在的孙淑琴心情非常激动,要不然不会一下子这么多条短信过来,心里也挺纳闷的,今天是工作日啊,她作为教务处分管副处长与英语老师,难道不用上班吗?就算不用上班,怎么忽然想到跟自己说那件事?她是后悔得不行了,还是被心里的负罪感折磨得不行了?想了想,把刚才写的短信内容都删掉,重新打字:“你想多了,你岁数不算大,比我没大多少。另外,我只会永远敬爱你,不会有别的想法。至于那件事,你也是受害者,你是被气得心情大乱,所以才做出一些反常的事情。你不要有负罪感,选择忘记就对了。”

    他打出这几句话后,前后看了得有三遍,才最终按下了送键,眼看着这条短信送出去,心中不胜唏嘘,其实要说起来,那天夜里所有人都做错了,但要较起真来,又似乎所有人都没错,只是大家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生了一些误会罢了。

    “叮”的一响,很快又有短信过来。

    李睿拿过手机一看,还是孙淑琴过来的,写的是:“我对他没有负罪感,只对你有负罪感,我怕你笑话我,看不起我。”

    他看过这条短信,身子猛地一颤,不由自主再次起热来。这条短信看似在描述事实,其实饱含情意,另外还有点背着宋朝阳搞私情的感觉。这种无限极暖昧的劲儿,让他心里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只恨不得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吼几声。

    他定了定神,强力克制心猿意马,回复道:“你在怀疑我对你的敬爱之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