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219 杀机顿生
    那个人正是季刚,他从欧阳欣办公室里出去后,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在附近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处,偷偷藏起来,窥探欧阳欣办公室门口的动静。㈧㈠中』Ω文网Ww┡W. 8⒈Zw.COM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觉得之前欧阳欣的表现非常非常的不对劲--自己刚要往她办公桌里面走,她就抢先走了进去,乍一看没什么毛病,但仔细一想,她那未尝不是拦阻自己的表现。而更令人觉得突兀并且不可思议的是,自己不过是想着坐坐她的位子,她却突然坐上去并且摆出一副立即开工的模样,她就算公务再忙,也不至于当着自己的面来这么一套吧?这可就透着反常了,事若反常必有妖!

    他又联想到之前在茶几上看到的那个待客用的茶杯,忽然间就明白了,在自己赶到欧阳欣办公室里之前,她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那个人是谁并不清楚,但肯定是不想被自己看到的人,或是主人欧阳欣不想他被自己看到,于是那人赶在自己进屋之前,躲到了欧阳欣大班桌里头,也正因为他躲藏在那里,所以欧阳欣千方百计的阻止自己坐到她老板椅上去,免得现那个人的存在,为此,她不惜做出种种反常的举动。

    季刚想明白这一点,心中疑惑没有消除,反而更深了,很想搞清楚那个人到底是谁,是自己认识的人,还是与欧阳欣有私密关系的人?所以,他才在外面找了个角落藏起来,暗暗盯着欧阳欣办公室的门口,打算等那个人出来的时候,见识见识他的真面目。

    结果,他这次守株待兔,还真的待到了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竟然是他此番宴请的客人之一李睿,可李睿这家伙不是早就因事提前走人了吗,怎么这当儿却从欧阳欣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了?还有,他跟欧阳欣不是不认识嘛,否则刚才欧阳欣去包间里给自己送菜敬酒的时候,肯定不会不跟他打招呼的,两个原本不认识的人怎么走到一起来了?

    季刚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去想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转而去思考另外两个问题:一,李睿为什么要躲起来不见自己?这一点倒是好解释,他之前骗自己说有急事要走,结果他没走却到了欧阳欣这,怕见到自己被拆穿骗局,所以才躲了起来;二,李睿能藏到欧阳欣的办公桌里头,而欧阳欣又甘心为他遮掩,那两人之间的关系可就远不只朋友那么简单了,他们俩是怎么认识并且成为朋友的先不说,只说现在这种格外亲密并且**的关系……嘶,难道说两人之间有一腿?正因于此,两人怕被自己现他们的关系,甚至他俩刚才很可能正在亲热,所以才让其中一方的李睿躲到办公桌里头藏起来?

    一念及此,季刚又惊又气,想到自己仰慕喜爱、想要一亲芳泽而不可得的欧阳欣竟然早就被李睿吃到了,而且欧阳欣还愿意为他遮掩丑事,就仿佛看到自己变成了武大郎,老婆潘金莲被西门庆偷吃了也就算了,她居然还反过来帮西门庆遮掩,说不定她哪天为了“奸夫”还要把自己毒杀了呢,只气得心头狂跳,体内血液沸腾,脑袋蒙呼呼的,身子有些飘,恨不得马上追了李睿去,狠狠打这个“奸夫”一顿。

    当然,这些想法他也只是在脑袋里过一过罢了,却绝对不敢真的追上李睿动手。他清清楚楚的知道,李睿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奸夫,就算他是,也不是相对自己而言的,自己真正生气的并不是他跟欧阳欣有染,而是他先于自己吃到了欧阳欣这块香喷喷的蛋糕。

    “他李睿凭什么能得到欧阳欣的青睐?他比自己又有什么优势可言啦?年轻?高大?俊朗?地位崇高?可自己也不差啊,自己现在也是响当当的市府一秘啊,长得也不算丑,年纪也不算大,在市里的人脉也不少,更关键是结识欧阳欣比他更早,可凭什么他能先拔头筹?欧阳欣这个贱人也是,明明跟自己交情更深厚,也能看到体会到自己对她的脉脉好意,可她为什么总是对自己恭敬有余、温情不足?靠,真是欺人太甚!”

    季刚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想,本来就喝多了酒,再被这事一刺激,更是怒火滔天,心生杀意,恨不得现在就把李睿干掉,再把欧阳欣抢到自己的怀抱里。

    “哼哼,姓李的,你小子也不用得意,你是先于我吃到了欧阳欣不假,可你却也无形中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我只要按住你跟欧阳欣乱搞这一点,就能整死你。正好,老板让我盯住你的日常行径呢,你这可不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机会?哈哈,你特么给老子等着的,老子这回要不玩死你,也就对不起你市委一秘的名头了!”

    季刚想到这,双目中喷出火一样的凶光来,可转念又觉得这个计划不妥,自己真要是这样做了,固然可以整死李睿,连他老板宋朝阳都救不了他,可却也要连带搞臭欧阳欣的名誉了,自己要的是干掉李睿,最终抢得美人归,可不是要干掉李睿之后也把美人干掉……嗯,看来这事还要从长计议,暂时还不能急。

    李睿等电梯的时候,给老婆吕青曼打去电话,邀她出来遛弯儿,让她来盛景大酒店这里汇合,自己在这等着她。

    说晚上出去遛弯儿消食是吕青曼先提出来的,因此她接到这个电话就答应下来,自行出不提。

    李睿进到电梯里的时候,还在回味着刚刚跟欧阳欣的暧昧小插曲,心情酣美难言,可转念想到季刚的突然出现,又生出一股子鄙夷之情,这个家伙为了得到欧阳欣这位美女总经理的青睐,也是真豁出去了,连脸都不要了,每每跑到她这里来自吹自擂,什么要升为市府一秘啦,什么要解决副处级啦,又什么下放基层当副县长副区长了……呵呵,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可结果呢,人家欧阳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他等于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说起来既可笑又可悲,所以说,男人,在面对心仪女子的时候,一定不要冲动、一上来就总是幻想如何得到人家,而要先考虑清楚,人家是否对自己有意,否则只能是自讨没趣。

    他从酒店出来,在路口等了不到十分钟,就把吕青曼等来了。夫妻二人汇合后,沿路向北走去,这一刻刚刚八点出头,青阳城区已经笼罩在无尽夜色与流彩灯光下。

    此时残冬已去,初春到来,气温虽然依旧不如何高,但风已经不寒了,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春的温馨夹杂在空气中。也因此,猫了一冬的人们又开始恢复晚饭后散步消食的好习惯。路边遛弯儿的人们很多,三三两两,断断续续,如同参加集体活动似的,形成了具有小城市特色的市井街头景象。

    夫妻二人一路向北,有说有笑,走了差不多两公里后,溜达到了北二环的古城墙下,在古城墙遗址公园里散起步来。

    李睿触景生情,跟吕青曼说起了今年城建规划里的一个子工程--市政府将会投巨资修复青阳城区里的古城墙,不仅仅是修缮北面残留的这段明清古城墙,还会重新建设东西南三个方向上的已经损毁多年的城墙,并且还要重建钟楼鼓楼,最终实现青阳古城的旧貌风采。

    吕青曼听后问道:“听你口气,对这个工程似乎很不以为然啊?”李睿嗤笑道:“岂止是不以为然,简直就是不屑一顾。你说负责做规划的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别的城市都在市区内大拆特拆类似城墙这样已经没有什么用处的古建,全力投资建设现代化国际化的建筑,可他们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花那么多的钱来模仿修建一无是处的古城墙,这不是劳民伤财是什么?”吕青曼道:“这么做也有好处啊,先可以拉动内需,其次可以提供就业岗位,还能拉动gdp,最后还能促进城市旅游业展……这些好处都是你刚才说的,而且很对。”

    李睿冷笑道:“青阳不是十三朝古都西安,更不是六朝古都北京,甚至连人文荟萃的历史文化名城苏杭杨都远比不上,只是一座充其量有点历史的城市而已,可国内有历史的城市又少了吗?这样一个又小又土的乡下小城,哪有什么旅游资源搞城市旅游业?又哪有资格搞城市旅游业?说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要是我是市长,我一定找到做出这个规划的家伙,非得骂他个狗血喷头不可!”

    吕青曼笑着捏捏他的手,道:“所以啊,既然你不是市长,就不要操市长的心,说点别的。”李睿随口问道:“说什么?”吕青曼道:“我有个打算,说出来你听听可行不可行。”李睿道:“好啊,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