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199 各有劫难
    段小倩听了也不恼,还在笑,道:“是吗?我还以为你是为我哭的呢,当时我在想,你能为我哭,说明你心里有我,我挺感动的,都忍不住开始喜欢你了,不过既然你不是为我哭的,那就算了,我也省得喜欢你这个有妇之夫。”

    李睿听了这话,虽然脸上勉强笑着,心里却很不是滋味,他很喜欢段小倩,从一开始认识她就喜欢她,但只是那种带有欣赏味道的纯粹意义上的喜欢,而非涉及**或者占有美女的心理在作怪,可男女在一起时间久了,随着感情的加深,不由自主就想跟对方有更亲密的接触,所以之前开两会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吻了段小倩。那一吻过后,他对段小倩的爱意就更深了。但随着后来他跟吕青曼新的家庭夫妻生活稳定下来,再加上之前高紫萱告诫他不要招惹别的女人,还有他自己的良知在自我监管,这才没再撩拨段小倩。

    他放弃与段小倩增进感情的机会是放弃了,但那是建立在段小倩对他没什么感觉的基础上的,可眼下段小倩借开玩笑的方式向他表白,又点燃了他心中的爱火。但他又明白,自己已经结婚,不能再背着青曼招惹更多不该招惹的女人,更不能伤害这个外表傲娇辛辣内在却纯净无暇的姑娘,因此,就算面对她的暗示,也只能选择拒绝,尽管拒绝心爱的姑娘心里很不好受。

    “你妈还不知道你受伤住院的事儿吧?”

    李睿转移了话题,唯恐自己陷入到与眼前这位警花的“孽情”之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段小倩嗯了一声,道:“从一开始就没告诉她,免得她担心,等伤好出院了再说吧。”李睿问道:“伤口还疼吗?”段小倩道:“疼,麻药劲儿已经过了,不过疼得不是太厉害,但是感觉里面有点不舒服,有点木,有点苦,有点……说不出来的一股别扭劲儿。”李睿心中暗暗叹息,好妹子啊,那是你失去卵巢的地方在疼呢,唉,真是好人没好命啊,有点担心她日后知道这个情况的时候会不会崩溃,提前给她打预防针道:“平白无故挨一刀肯定是不舒服,既有外伤也有内伤,不过能留下命来就是最大的侥幸,你还是想开一点,别太往心里去。”

    段小倩听得挑起秀眉,道:“你什么意思啊?说得我好像怎么着了似的,我不就是挨了这一刀嘛,屁大点事,躺几天就好了,怎么让你说得跟我就算好了也活不了几天也似的?”李睿讪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让你放宽胸怀,享受生命的美好,以后碰上什么事儿都别往心里去,还有什么事情比活着更可贵的呢?”段小倩越听他这话越不是味儿,紧蹙秀眉瞪着他,紧抿口唇,不再开口。李睿拍拍她的手,起身道:“好啦,我也不耽误你休息了,你好好养着吧,我走了,等有时间了再来看你。”段小倩牢骚道:“还是别来了你,来了净说怪话,吓唬谁呢?”

    李睿笑了笑,转身出了病房。

    他走后没多久,那位护士长回到了病房里。

    段小倩问她道:“护士长,我这刀伤是不是留下什么后遗症了?”那护士长一愣,道:“干吗这么问?”段小倩道:“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那护士长摇头道:“没有,什么后遗症都没留下,你放宽了心,等你伤好了啊,就又能活蹦乱跳了,不过以后还是少去抓歹徒,实在太危险了。”段小倩犹疑不定的问道:“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吗?”那护士一口咬定:“一点都没留下!不过会留下刀疤跟缝针的疤,好在都在小肚子上,也不怕被人看到。”说完有些同情的轻叹口气,心中叹道:“可怜的丫头啊,这么年轻还没结婚就少了个卵巢,这以后日子可是不好过了。”

    尽管护士长一口咬定说没问题,但段小倩心里还是没底,觉得真没任何问题的话,李睿不会突如其来的说出那两句莫名其妙的话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古怪,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了……

    李睿刚从住院部大楼下来,就接到了老上司袁晶晶打来的电话。袁晶晶告诉他,今天省纪委负责冯卫东案子的工作人员,从省城赶过来,找到她询问了她好多有关冯卫东与冯兵父子的情况。

    袁晶晶最后说道:“我感觉我也要被盯上了,为防万一,还是把你存在我卡里那些钱都转回给你吧。”李睿大为奇怪,走到一个僻静角落里,问道:“冯卫东的案子不是已经完结了吗?”袁晶晶道:“谁告诉你的?目前还在调查当中,离结案还早着呢。我作为他的儿媳妇,肯定脱不了干系。我怀疑,现在我住的那套别墅都要被抄没充公了,调查人员说,冯卫东在里面已经招了,那套别墅是开商赠送给他的好处,只是现在还未定案,所以暂时先不处理。”李睿听得有些紧张,道:“那宝贝你会有事吗?”

    袁晶晶道:“我应该不会有事,就是需要配合他们调查,当然我知道的冯卫东父子违法违纪的情况也不多。我觉得,他们这两天可能会查我的个人资产,因为今天他们已经问我了,你一个正科级干部,一个月工资两千多,怎么开得起甲壳虫这种豪华车的?我跟他们说,那是我家里给我买的,我自己没花一分钱。他们听了似乎不怎么信,让我这两天哪里都不要去,就留在市里,随时接受调查。吓得我连车都不敢开了,每天打车上下班。你还是把你的钱都弄走吧,省得被他们当成是冯卫东父子给我的钱而抄没走。”

    李睿苦笑道:“我的傻晶晶哦,你觉得现在转走还有什么意义吗?如果他们真要查你个人资产,不会不查你账户交易记录的。你真要是把我的钱转出去,反而会被他们认为你是做贼心虚、转移赃款,那样你更解释不清了。”袁晶晶这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烦躁的问道:“那怎么办?”李睿叹道:“怎么办,凉拌,听天由命吧,反正你家里有的是钱,到时候你就说是你爸妈给的。不过我估计省纪委不会往死里查你的,就算真查你的个人资产,你账户上那点小钱比起冯卫东父子这么多年积攒的巨大财富相比,也不值一提。”

    袁晶晶道:“那倒是,我卡上加上你的钱也才小两百万,还不济冯兵搞个项目赚的零头多呢。”李睿叹道:“可惜我在省纪委没朋友,要不然还能帮你说说话,让他们对你手下留情。”袁晶晶也没把他这句大废话放在心上,问道:“你在哪呢?”李睿道:“我在外面,怎么了?”袁晶晶撒娇道:“我有点害怕,你过来陪我待会儿。”李睿道:“不行啊,已经很晚了,我得回家了。”袁晶晶不高兴了,道:“臭东西,有了新老婆就不管我死活了是吧?”李睿失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还死活,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明天我要是下班早,就过去陪陪你……嘟嘟嘟!”

    他话还没说完,袁晶晶就赌气把电话挂了,他又好气又好笑,叹口气,往医院门口走去,自言自语的说道:“晶晶啊我的宝贝,不是老公不管你,实在是今天太晚了,改天有时间一定去陪你,唉,你也挺不容易的……”

    其实现在还不晚,刚刚八点出头,按他往日里平均的晚上回家时间估算,他最少还能去陪袁晶晶待上一个钟头,不过他自觉今晚下班后已经在外面浪逛半天了,也该回去了,回去好好陪陪爱妻青曼,也好让她知道自己还是时时刻刻以她、以家为重的,可不能每天晚上都拖到九点以后到家,那样早晚会让她失望。

    转过天来是周六,李睿本以为这天还要像以往的周末那样、在平淡无聊的加班中度过,哪知道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宋朝阳昨晚上突然间接到了高中老同学打来的电话,说今天中午在省城某酒店举行同学聚会,让他务必参加。宋朝阳接到这个电话后,可能是动了“俗心”,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为什么说是动了俗心?因为现代社会里流行三大俗,其中之一俗就是“同学会”。现代的同学会已经跟旧时的同学会完全不同,充满了铜臭气与攀比风,老同学见面不是看谁混得更好,就是看谁嫁得更好,里面偶尔穿插着点旧情暖昧,让本来就俗气的聚会变得更加俗不可耐。不过大家也都喜欢这一口儿,尤其是那些混得特别成功的人,很愿意衣锦还乡,在老同学面前展示自己的成功,满足巨大的虚荣心。在这一点上,很多大人物都很难免俗。

    宋朝阳便不能免俗,答应下来以后,早上好好准备了一番,主要是仔细捯饬了捯饬衣装,一切收拾齐备之后,便让李睿找了辆不起眼的公车,驶往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