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187 探望小倩
    对于这个结果,李睿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不久前刚刚听徐达分析过--存在这么一种可能:此次这个日企考察团,之所以从上海派到乡下小城青阳,就是要掩护那个已经自杀的女间谍逃离上海,躲避上海警方与安全部门的抓捕。㈧㈠中文网WwΔW.ん8⒈Zw.COM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考察团的目的在于掩护那个女间谍,又岂会真的考虑投资的事情呢?他们来青阳转这两天半只是在演戏,而且演得很逼真,不仅骗住了副省长文翰清,还骗得宋朝阳与于和平这些市领导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看着自家老板的苦恼模样,李睿有些同情他,身为市委书记又怎样?虽然在普通老百姓眼中,他是高高在上的大领导,可作为一个地级市的掌舵人,为了展经济、为了创出政绩、为了自身展,也不得不看那些所谓的外资企业家的脸色,甚至是卑躬屈膝、谄媚阿谀,哎,这真真是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啊。

    李睿没有对宋朝阳说出这件事里的猫腻,因为他已经答应徐达保密,二来他也不敢确定事实就真是这个样子,出言宽慰老板道:“您付出了,努力了,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市委书记这个职位,更对得起六百万青阳百姓,也就足够了,至于结果如何,您就不用在意了。得之固然可喜,不得亦无忧。”

    宋朝阳点了点头,道:“小睿你劝得很对,我确实不用在意,关键是在意也没用,呵呵。进来吧,跟我说说这两天在东州的培训怎么样。”

    李睿跟他走进他办公室里,将前两天在东州培训的经过讲了讲,当然,只讲培训,没讲与吴楠的私交。

    宋朝阳没等他讲完就问:“礼物送到吴市长手里了吗?”

    李睿这才明白过来,他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培训,他只关心吴楠,想到吴楠对他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心中暗暗好笑,却也不好当面讲出来,只能深埋在心底,不过,也因此产生了几分优越感,心说老板您思恋的美女市长根本不鸟您,倒是喜欢您的秘书我。

    当然,李睿也知道这种想法极其危险,急忙在脑中扼杀,正正经经的回答道:“送到了。”宋朝阳有些激动的问道:“哦,她收下后说了什么没有?”李睿小心翼翼的道:“吴市长没说别的什么,只是客套性的表示了下感谢,托我向您说声谢谢。”宋朝阳一下子就蔫了,可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你走的时候她也没让你带回礼给我吗?”李睿摇摇头。

    宋朝阳至此算是彻底明白,吴楠对自己无意,否则她若对自己稍微有点感觉的话,也不会让李睿空手回来,想清楚这一点,颇有几分心灰意冷。

    他作为市委书记,当然不会愁身边没女人,但到了他这个级别,平时工作生活中接触到的都是层面级别比他低的女性,比如之前结识的市教育局的普通干部郭晓禾,又譬如双河县招商局办公室主任张薇,征服这样的女性对他这个正厅级领导来说,实在太容易了,太没难度了,得不到太多征服的快意,何况这种女性都只会对他百依百顺、殷勤逢迎,更是让他觉得没有太多意思。

    而吴楠与他接触到的女性相比,却大不相同:吴楠跟他级别相当,稍差也差不了半分,两人是平等的;两人曾经党校同窗,有老同学的关系,征服老同学本身就非常有意思;吴楠身份高贵,性子也娴静大气,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征服的女子;最后一点,就算他侥幸征服了吴楠,吴楠也不会如何逢迎他,他需要小心守护这份婚外感情,这同样带有挑战性,能为枯燥的工作与生活增添无数的乐趣。

    正因与此,他才对吴楠分外动心,并多次将心意付诸于实际行动,可惜所有的试探都失败了,而今日更是彻底的看清了对方那颗冷冰无情的心。现在,他也只能独自吞食这颗自酿的苦果。

    “好了,你回去忙吧。”

    宋朝阳意兴阑珊的摆摆手,郁闷的样子像是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倒霉小偷。

    这天晚上,宋朝阳或许是因为心情不佳,早早就下了班。

    以往,李睿现他心情不好了,都会想方设法的给他调剂心情,比如,曾找美丽大方的市文物局局长张鸣芳和他一起吃饭,可是今天晚上,李睿自己心情也不太好,又一心急着去探望受伤的段小倩,因此根本顾不上他,也就没有给他安排任何晚上的活动节目,等把他送到青阳宾馆后,就告辞出来,打辆出租车,直奔市第一医院。

    赶到医院后,李睿径自往住院部大楼走去,他并不知道段小倩的病房号,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问题,进去找当值的医生护士一问就能问出来。

    果然,他进楼找到位于一层的总服务窗口一打听,里面坐着的小护士就通过电脑里管理系统中登记的病人信息查到了段小倩的床位与所在楼层。他谢过对方后,乘电梯上了位于十层的十病区也即普外病区。

    走出电梯,李睿闻嗅到空气中飘荡着消毒水的味道与各种药剂的味道,令人头脑清醒的同时,在心底生出一股遥远的心悸,恨不能永远不来这里,不管是因自己而来,还是探视病人而来。

    他走入病区,一路观察着墙上的床位号码递进方向,一路走向楼道深处,但他很快现,自己根本不用找了,因为前边不远处已经有人给自己指明了位置,而且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更准确地说,是一群警察。他们大约有十来个人,也不知道是已经探望过段小倩了,还是还没来得及进去,都堆在那间挂着“老干部病房”牌子的病房门口。人虽多,却没人乱说乱话,气氛安静中透着几许沉重。

    李睿若非早知道段小倩没有生命危险,现在看到这一幕,还得被他们搞得误会段小倩不行了呢。他深吸一口气,快步走过去,很快到了那群警察身边。离得近了,他也现了,人群里居然有几个熟脸,为的就是自己曾经的“情敌”、段小倩的追求者叶少秋,而站在叶少秋身边的一个胖子,更是曾经前往自家小区门口监视自己的那个胖警察。

    看到他俩,李睿只是挑了挑眼皮,心情没有产生任何波动,如同看到两个不相干的人一样,轻咳一声,朗声问道:“请问,这是段小倩的病房吗?”

    那十来个警察闻言都望向他,而叶少秋看到他后则是面色遽变,双目中喷出怨毒的火焰,怒道:“你来干什么?”

    众警中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点头道:“对,段小倩就住这儿,你是?”

    李睿对他善意一笑,道:“我是段小倩的朋友,过来探望她。”心中暗道侥幸,多亏自己没给段小倩买花,否则眼下这一关可就不好过了。

    那个领导道:“哦,原来是探望小段的,不过你得稍等一下了,我们局领导正在里面。”

    李睿随口问道:“不知道里面的是哪位局长?”

    那领导有些嗔怪的看他一眼,似乎埋怨他不该问出这个问题。

    旁边叶少秋气哼哼的道:“哪位局长也是你能问的?又关你什么事了?”

    李睿看也不看他,问那个领导道:“不知道是周元松周局长,还是王钢王局长,或者是纪飞纪局长?”

    那领导吓了一跳,面色微变,心说这小子是谁,怎么能一口气叫出这么多局领导来?不敢再小瞧他,道:“是纪局长。”

    李睿点了点头,段小倩是治安支队的人,纪飞又分管治安这一块,等于说段小倩是他的兵,手底下兵受了伤,当领导的当然要来看望下了,在这方面,国内领导做得还是很不错的,都很有人情味,道:“好,我进去看看。”

    那领导下意识想要拦住他,可想到他能说出三位局长的名字,估计来头不会太小,便闪身给他让开了门户,心想,就算他没什么来头,闯进去以后纪局生气飙,也只能跟他飙,没自己什么责任。

    李睿对他说了声谢谢,走到门前,推门往里走去。

    叶少秋虽然表现得很凶,还叫嚣了他两句,可也知道他的身份,不敢真跟他当面叫板,只是怨恨的目送他进屋。

    李睿刚一进屋,就惊动了病房里的所有人。病房里一共五个人,一个医生,一个护士,床上躺着段小倩,旁边站着她父亲曹全,而在曹全身边坐着纪飞。

    五人见李睿进来,表现各不相同。那医生跟那护士并不认识李睿,见他进来也不以为然,只当他来探望段小倩;段小倩见他进来,苍白苦涩的脸上现出一抹红晕,明眸中也多了几分生气;曹全则有些吃惊,转身迎上来;纪飞微微一笑,也从凳子上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