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153 见到正主儿
    举个形象点的例子,东州就好比是一个特级教师,教学能力极强,班里也只有两个孩子学习差劲,他只要把那两个孩子辅导好了,整个班级的成绩就会再进一步;而青阳只是个普通的教师,教学能力非常一般,班里却有将近二分之一的孩子学习不好,他肯定要付出更多的精力与时间去辅导,而且效果还不一定太好。㈧ ㈠Δ 『Δ』中文Δ网Ww┡W.*8⒈Zw.COM正因于此,尽管吴楠跟宋朝阳一样面对着扶贫的难题,但吴楠要比宋朝阳好做得多。同样是这个原因,宋朝阳需要在青阳开展一次全市范围的扶贫运动,才能有一个较好的扶贫成果期望,而吴楠只需要对东州那两个贫困县实施精准定点扶贫就好了。

    李睿想到这里,暗暗叹息,真是同官不同命啊,老板跟吴楠同是正厅级,而且老板的职务要比吴楠高半个级别,但两人所处的环境与所面对的困难却全然不同,老板需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才能在落后穷困的青阳做出一番成绩;而吴楠只需稍微重视一下,就能轻轻松松并且效率极高的解决问题,这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估计老板在面对吴楠的时候也很郁闷,对方虽然只是个市长,却是个经济强市的市长,他虽然是个书记,却是个穷市的书记,两人比起来,还说不清谁更风光呢。

    一路观赏着东州市景,不知不觉就赶到了东州市政府招待所。

    国内每个城市的政府都设有招待所,不过并不都叫“xx市(县区)政府招待所”。有的城市为了追求时髦、为了好听、或者为了表现自己城市的历史、文化、特色,又或者为了招商的考虑,会把“招待所”这个官方称呼改名。譬如青阳市,就把招待所命名为“青阳宾馆”,听起来比“青阳市政府招待所”高大上一些,可实际上它本质上还是青阳市政府下辖的官方接待事业单位。东州这边似乎没那么多想法,招待所就叫招待所。

    小车驶入招待所大院,李睿却还回头望着招待所对面一栋八层高的土灰色大楼,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座楼应该就是东州市政府的所在了,因为不仅路牌上做出了标识,而且那座大楼所在的大院门口有武警站岗,想到吴楠现在就在那座大楼里等着自己,心情忽然有些激动。

    下车以后,那个司机把李睿领到招待所餐厅,给他打了一份丰盛的早餐,请他享用,随后把他带来的礼物与行李从车里拿下来,放到了已经给他开好的房间内,又回到他身边,把房卡交给他。

    李睿感谢他道:“真是麻烦你了。你也还没吃吧,坐下来一起吃点?”那司机笑笑,道:“我还不饿,李处您吃您的,不用管我,我出去打个电话。”说着掏出手机往外走去。

    十分钟后,李睿刚刚吃完的时候,那司机也走了回来,对他道:“李处,我刚跟市长通过电话,她托我问您一句,您现在累不累?如果累了的话,培训可以延期,您先回房休息。”李睿微微一笑,道:“一点也不累,培训可以按计划开始,咱们这就出吧?”那司机点头道:“好嘞,那就上车吧。”

    二人从餐厅出来,回到停车场,上了之前那辆车。小车缓缓驶出招待所大院,驶向马路对面的东州市政府大院。

    看着市政府大院门口站岗执勤的武警、院里那庄严安静的氛围,还有那栋高大肃立的八层主楼,李睿仿佛这才感受到吴楠这位市长的高高在上与赫赫权势,心中一动,等过会儿见了面,她待自己还会像从前以及在电话短信里那样亲热温柔吗?

    下车前,李睿特意看了下车上的时间,正好是八点一刻。这个时间还早,因此留出来的上午的时间还很充裕,至少决计不会因为自己影响到培训的开始与进度,一念及此,心里松了口气出来。

    “东州的领导干部们,我来了,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青阳干部的风采吧!”

    脚踩在东州市政府大院地面上的时候,李睿胸中已经充满了豪气,打算通过这两天的培训,向东州的领导干部们好好展示一下青阳干部的能力与素质,当然,更重要的是,借此告知此次培训的起人吴楠:你选中了我,而我也没有让你失望。

    几分钟后,李睿已经站在了吴楠这位市长的办公室门口。她的办公室不像宋朝阳的办公室那样,分为里外间,里间自己用,外间给秘书用,她这间办公室就是独门独户的办公室,只供她一个人使用。至于她的秘书,则在她办公室对面的一间小屋子里办公,同样也能很便捷的向她提供各种服务。

    李睿留意到,吴楠的秘书已经换了,并不是之前见到的那个男秘书管豹,而是换了个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女秘书,想到管豹那个人,暗暗叹息一声,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那位女秘书进屋跟吴楠通报,很快便又走出来,摆手请李睿进屋:“李处,市长请您进去。”

    李睿对她点头一笑,说了声谢谢,昂挺胸走进屋去,反手把屋门关了。

    那女秘书望了他的背影一眼,脸上现出些许的好奇之色,但她没有过多停留,很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睿刚一进屋,就见吴楠起身从办公桌里绕出来,亲自迎候自己,看到这一幕,心头一热,看向她的目光里不由自主就带了脉脉温情,打招呼道:“吴市长,我过来了。”说着话,也迎上前,探出两手要跟她握手,只是左手提着公文包,显得有点累赘。

    吴楠面带笑意走到他跟前,递出素手跟他握手,高贵美艳的丹凤明眸一瞬不瞬,凝注他身上身下,打量了他一番,目光最后停留在他左前额那道淤痕上,多看了两眼,这才启唇说道:“小睿,辛苦你了!”话虽然不多,但是里面透着款款浓情。

    李睿道:“不辛苦,路上我一直在休息,倒是司机辛苦了,呵呵。”说着话,用力握了握伊人的小手,但觉她手温热腻滑,酥若无骨,手感极佳,真恨不能多握一会儿,可又哪能那样做?很自觉的放开了去。

    吴楠抽回手去,与另外一只手搭在一起,交织成一个心形,非常自然的垂在身前,笑吟一吟的道:“这次你千里迢迢赶来帮我这个大忙,我可是欠你一个大人情了。”说到这,见他身后空空如也,秀眉微蹙,作道:“这个方梅,怎么也不知道进来倒水,我……”

    李睿忙摆手道:“吴市长您千万别客气,我还不渴,再说我也带水杯了,这马上也到上班时间了,咱们还是商量下培训的事情吧。”

    吴楠对他一笑,道:“培训还不急,你先坐会儿。”说完走到门口,拉开门户,向对面喊了一声:“方梅!”说完也不管对方听没听到,转身又回来了,见李睿还站着没动,讶然道:“让你坐怎么不坐?还要我请你吗?呵呵。”

    她话音刚落,刚才那个女秘书也脚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进屋就喊:“市长您叫我?”

    她喊出这句话后也呆住了,因为她看到老板吴楠脸上竟然现了笑容!看到这一幕,她如同现了举世奇观一般,立时就给愣住了,因为在她印象里,自从自己给这位市长当秘书以来,还从来没见她笑过,每日里脸色不是端凝严肃,就是冷漠疲惫,别说笑脸了,就连一丝笑模样都没见过,但是今天、现在,她突然笑了,而且笑得那么开心,这简直是太稀罕了!

    如同稀罕的事物很难保持永恒一般,吴楠脸上的笑容也很快消失了,等转脸看向这个方梅的时候,俏脸已经凝成了寒冰,耐着性子道:“不知道为我的客人倒水么?”

    方梅听出她在强调李睿身份的重要,同时也在表示对自己的不满,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应下来,忙去沏茶。

    吴楠厌倦的从她身上收回目光,转到李睿脸上,秀眉一挑,道:“坐呀。”

    李睿苦笑了下,只得绕过茶几坐在了待客沙上。

    方梅很快沏了一杯热茶过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他身前茶几上,说了句“请喝茶”,又问吴楠:“市长,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吴楠不耐烦的摆摆手,等她出去关门后,脸上才又现出浅笑,走到上位沙那里坐下,笑盈盈的看向李睿,叹道:“为什么我的秘书不是奸猾就是蠢笨,没一个可堪大用的,可别人的秘书却那么好?”李睿正在喝茶,听到这话,差点没呛了嗓子,咳嗽一声,陪笑道:“别人的秘书那么好?谁的秘书啊?哪个秘书那么好了?”

    其实他已经听出来了,吴楠这是当面夸赞自己,不过作为当事人来说,总不能厚着脸皮直接承认吧,必须得谦虚一下,便假作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