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111 张子豪的发现
    张子潇听出这是弟弟张子豪的声音,他被人以残酷手法净身后,基本等同于是告别了男儿身,不仅胡须体毛开始脱落,就连声音也开始变化,变得不男不女,令人作呕,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有话快说,我没空陪你扯淡!”张子豪冷笑道:“你要恭喜我了,我已经找出害我的真凶来了,我还要谢谢你,尽管你之前去青阳帮我查探真凶,一点收获都没有,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好心好意,果然是我亲姐,一心一意为我好,我爱死你了。『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张子潇听得浑身一跳,失声叫道:“你说什么?你找到害你的真凶了?”

    李睿听到这话,也是瞬间紧张起来,意识到她很可能正在跟她弟弟张子豪通话,要不然不会说出这种指向性极强的话来,心下也颇为忐忑,张子豪找到害他的真凶了?害他的真凶自然是刘安妮,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又怎么会突然找到刘安妮头上?难道刘安妮花钱找的杀手被警方抓到了?还是刘安妮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

    电话彼端张子豪不无卖弄的对姐姐说道:“当然了,我是谁啊?我不出马是不出马,一旦出马,那就是一个顶俩。姐啊,我不是瞧不起你,这种事情,你一个女人还是不行,你在青阳浪费了不知道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张子潇打断他的废话:“真凶到底是……是谁?是不是刘安妮?”

    张子豪狞笑道:“不是她还能是谁?”张子潇脸色瞬变,转目盯到李睿脸上,又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是她的?”张子豪道:“我通过我在省人民银行的老同学,从银行系统内部查刘安妮的账户,现她在我受伤前后,从户头里取过两次钱,每次数额都很大,我怀疑她是花钱买凶……”张子潇截口道:“然后呢?只凭这个,你就找到她头上去了?她就认罪了?”

    张子豪嗤笑道:“我怎么会亲自去找她?我打算找几个朋友,去趟青阳,把姓刘的贱人给抓回来,然后亲自审讯她。她要是不招,好办,用刑!当年江姐吃的那一套大刑,什么灌辣椒水啊,什么老虎凳啊,什么拔指甲啊……我都给她玩一遍,看她能不能扛住。她要是扛不住,就只能招了,哈哈,哈哈哈。”张子潇如同听天书一般听他说完,艳丽的脸上已经充满了匪夷所思之色,失声叫道:“你打算把她……抓……抓到省城?抓到哪?抓到你自己的房子里吗?”张子豪道:“当然,不然还能抓到你的房子里吗?”

    张子潇脸色沉重的叫道:“你怎么敢私自抓人,你这是犯法你知道吗?”张子豪嘿嘿冷笑道:“犯法?法律是给泥腿子们设定的,能管得住咱们这种人吗?别说我私自抓人了,我就是私自杀人,又有谁敢抓我?再说,之前我不是找人轮过她刘安妮,到现在还不是一点事没有?哼哼,刘安妮她最好别是幕后真凶,要让我知道她就是真凶,嘿嘿,我会让她活着比死了还难过。当然,她最后还是一定会死的,最惨的死法!”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是咬牙切齿,其间充满了无尽的仇恨。张子潇定定神,道:“不要,子豪,不要那么干。既然你已经查到线索了,你就把线索告诉靖南市公安局专案组,之后他们自然会去调查刘安妮的钱款动向,你不要抓她,你没必要因此犯罪。”

    张子豪根本没把她话放在心上,嘿嘿冷笑道:“把线索告诉靖南市公安局专案组?你觉得告诉那帮酒囊饭袋有什么意义吗?没错,这案子最早是他们负责的,不过那时候是需要他们把幕后主使给我揪出来,等揪出来以后,人还是要交到我手里炮制的。可案子生了那么久,这都特么过年了,他们给我把幕后真凶抓出来了吗?没有!事实再一次证明他们就是一群猪!眼下,既然我自个儿找到线索了,我自己也有能力抓到真凶并且审讯出真相来,我干吗还跟那帮猪打交道?所以啊,还是省省吧,姐你也别劝我了,我已经决定了!至于因此犯罪,哈哈,这话就是一句笑话,我会犯罪吗?不对,应该说是,谁敢判我犯罪?哈哈,哈哈哈……”残酷的笑声中,电话也已经挂了。

    张子潇见他不听自己的劝,也没办法,皱紧眉头,考虑这件事是否还有转机。当然,她并不关心刘安妮的下场,她只担心弟弟会因此犯罪,甚至是连累到当省长的老爸张高松头上去。

    旁边李睿虽然听不到张子豪的话,但从跟他通话的张子潇嘴里也能听出个大概,似乎是张子豪现了刘安妮的破绽,打算私自抓捕她到省城,对她刑讯逼供,逼她说出真相,不走正规司法程序……换句话说,刘安妮已经危矣,想到这里,既是震惊又是彷徨,震惊的是,原以为刘安妮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张子豪就算怀疑她是真凶也没有任何办法,可没想到她还是没跑出张子豪的手掌心;彷徨的是,她眼看就要被张子豪抓走了,而自己作为她的朋友,对此又有什么可以帮她做的?

    两人各有心事,都在凝神思虑,一时间竟然没谁说话,房间里安静的仿佛没人一样。

    过了一会儿,李睿咳嗽了声,试探着问道:“生什么事了?我听你刚才好像在跟你弟弟打电话,说什么确定刘安妮就是真凶了,你弟弟要把她抓到省城去?”张子潇脸色凝重的看他一眼,点了点头,道:“他想这么干,可这是违法啊,我劝他不要干,他不听……不行,我得给我爸打个电话,让我爸劝他,你等我下,我去阳台上打个电话。”说完转身急匆匆的去了阳台。

    李睿默默望着她的背影,忽然间觉得她的背影既瘦弱又可怜,心中没来由的冒出一个念头,自己干脆把真实身份告诉她吧,她是那么的喜欢自己,都主动把姓名告诉自己了,那自己似乎也没必要瞒她什么了,就告诉她,自己是吕青曼的老公,是高紫萱的好朋友,是省城吕家的女婿,是她弟弟张子豪曾经的情敌……也因此,不能跟她保持眼下的关系,劝她跟自己分手。当然,只是把自己跟她的关系捋顺一下,抛开那些虚伪无趣的面具,让彼此认识真正的对方,却绝对不涉及她弟弟张子豪与刘安妮的恩怨瓜葛,那两位爱怎么掐怎么掐,爱怎么斗怎么斗,自己既不帮张子豪,也不帮刘安妮,换句话说,让自己跟眼前这位姐的关系脱于张子豪与刘安妮的情仇之外,如此一来,自己也就不用再在这位姐面前担惊受怕了。

    张子潇很快打完电话回来了,走到他跟前,脸色平静的对他道:“我爸让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他,在他身边看着他,不让他做违法的事情,不过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让我管,我这个弟弟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基本上谁的话都不听,尤其是受伤之后,更是无法无天……算了,不说他了,你没时间陪我是吧,那你现在就要走了?”李睿在脑子里回味了一下刚才所想细节,决定向她道明自己的身份,问道:“你叫张子潇,而你刚才管你弟弟叫子豪,那你弟弟不会就是张子豪吧?山北省长张高松的儿子张子豪?”

    他当然早就知道姐弟俩的出身与姐弟关系,现在这么问,是假作刚刚知道两人的姐弟关系,也就等于是刚刚知道张子潇省长千金的身份,这样可以掩过以前很多无法解释的难题。不过这到底是当面演戏,而且是当面欺骗张子潇,因此他心里颇有几分羞愧。

    人家以真心待自己,甚至把第一次都献给了自己,自己却接二连三的欺骗她,真特么不是人啊!

    张子潇微微一惊,黛眉微凝,诧异的问道:“你知道我弟弟?还知道我父亲?”李睿脸色红彤的苦叹道:“怎么会这样?你竟然是张子豪的姐姐?唉,其实也怪我,我早该想到的,你们名字相近的。”张子潇奇道:“你怎么认识我弟弟的?”李睿红着脸道:“子潇,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不叫黎目,跟你用假名骗刘安妮一样,我也用假名骗你了,我真名叫李睿。我是你弟弟张子豪曾经的情敌,我老婆就是吕青曼。”

    张子潇大吃一惊,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李睿硬着头皮往下解释(编),道:“我当初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何况当初我也不知道你是谁。那时候我还没跟青曼成婚,处于离婚后单身的状态,凑巧在市电视台第一次见过你之后,又在酒店里见了你,当时很想跟你亲近亲近,可又怕闹出绯闻来对我的影响不好,所以就编了个假名说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