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084 考察之路
    得到老板的同意之后,李睿又去了顶头上司兼舅舅杜民生的办公室,跟他打了个招呼,免得他下午有事找自己。㈧㈠Δ』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杜民生听说他被贾玉龙邀请去给东州市长介绍青阳市的扶贫工作先进经验,也是代他欢喜,想了想,嘱咐他道:“你现在整天陪着宋书记,又经常跟其他市领导打交道,气场应该已经练出来了,相信在那个吴楠市长面前也不会怯场,你为人又沉稳睿智,想来能给吴市长一个完美的介绍与解答。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点,要戒骄戒躁,严守口门。该说的要一字不落,不该说的要一字不吐。哪怕你的解答得到了领导的夸奖,你也不要飘飘然之下说出无意义的废话来。你要有意识的从现在开始培养你的风格,稳重谨慎才能走得更远更高。”

    李睿听得连连点头,心中暗道,还是秘书长对自己好啊,除去他外,还有谁能不厌其烦的教诲自己这种道理?正色说道:“秘书长您放心吧,我都记下了。”

    就这样,他也没午休,直接拎着包赶奔了市政府。

    市政府这边,以东州市长吴楠为的东州考察团都已经准备好了,已经在车上了,随时都能出。不过东道主贾玉龙还在等人,等的倒也不单单是李睿,还有分管扶贫的副市长罗宾。

    看到李睿赶来,贾玉龙当着他还有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扶贫办主任王耀才等人的面,牢骚道:“这个老罗,老是那么磨蹭,人家市委的小李都赶到了,他就在楼上,却还下不来,两车人全都等他一个,他也真好意思……”

    这些人听了他这话,也不好说什么,要么讪讪陪笑,要么转开头去,都有意避开了这尴尬的一幕。

    东州考察团此次来青阳考察学习,只乘了一辆车,丰田考斯特,所有领导干部,不管是高高在上的政府市长吴楠,还是一般的工作人员,都坐在这辆车里。而青阳贾玉龙这边也有样学样,特意吩咐小车队出了一辆同样的丰田考斯特,所有青阳的领导干部都坐这一辆车,不再乘坐各自的公务用车。如此倒也显得低调务实。

    李睿上车后,低头弯腰往后排走去,打算坐在最后一排,可刚走到中间的时候,就被贾玉龙叫住了。

    贾玉龙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小睿你坐我这儿。”

    李睿受宠若惊,看他身边座位倒是空着,又四下里看了看,却没找到他秘书,不知道他秘书坐哪,但不管怎样,既然人家领导吩咐了,那就听话坐下去吧,要是跟他客气反倒显得小气吧嗦了,便没多话,一屁股坐了下去。

    贾玉龙等他坐好后,凑过去,低声道:“回去跟书记说一声,我跟新颖不日即将完婚,他要是有时间,我请他过来喝杯喜酒。”

    李睿心头打了个突儿,知道他嘴里的“新颖”,说的是陈新颖,那个被他始乱终弃后又被老板宋朝阳挽回的可怜女子,却没想到,贾玉龙到底还是兑现了之前对她所说的誓言--娶她为妻,她这也算是多年的2奶终于熬成正宫了,也真够不容易的,可话说回来,他贾玉龙一个堂堂的常务副市长,离过婚后又迎娶昔日包一养的2奶过门,无论如何算不上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邀请自己老板过去喝喜酒?转念一想,哦,是了,他根本无意请老板喝这杯喜酒,只是说的一句客气话罢了,或者说,更像是向老板传递一个信号,“当日让你费心解决的那件陈新颖大闹市委的事件,今天我贾玉龙给你一个交代,我把她陈新颖娶过来了,从此以后她就是我老婆。这么一来,之前我包一养她的那些不道德的、违反纪律的事情,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你也就可以放心了。”

    “他一定是这么想的,否则的话,真想请老板喝喜酒的话,为什么不把婚礼日子说出来?又为什么不给他去正式的请柬,而只是私下里跟自己这个小秘书随口说说?”

    李睿弄明白贾玉龙的真意之后,非常得意,暗赞自己聪明机灵,脸上却恭谨之极,说道:“好,您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告诉书记。”

    贾玉龙点点头,又把身子缩了回去。

    这是他在车上跟李睿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打这一刻起,他再也没有理会过李睿。

    李睿倒也乐得清闲自在,等副市长罗宾上车、车辆开动后,从公文包里取出当日所做的扶贫工作笔记,复习与扶贫工作有关的内容,并在纸上写出稍后吴楠可能会问到的问题,在大脑里理顺答案的框架与条目。

    车行一程,已经驶出了市区,往正北方向驶去,李睿看看车行方向,心中纳闷,不知道贾玉龙会带吴楠等人去哪个贫困村,刚才他没说,自己却也没问,现在便糊涂了,不过这对自己倒也不算问题,反正不管去哪个贫困村,自己都能在吴楠等人面前做到言之有物。这时回想起之前下乡扶贫的往事,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俏丽高傲的女子,再想到现在自己跟她的关系,不由得微微一笑,要是能再跟她下乡扶贫一段时间,自己可要享福了。

    “哎,书瑶啊书瑶,今天这趟差事你要是能陪我一起来该有多好!”

    他正感慨美女副处调凌书瑶不在身侧时,手机响了,摸出来一看,有些吃惊,是情姐姐郑紫娟打过来的,她轻易可是不联系自己的,一旦联系必然有事,而且大多是与自己有关的事情,譬如之前高冬冬派人在网上传播自己合成艳照的事,难道自己又出事了?忙惴惴不安的接听了,当着身边贾玉龙的面也没用正式称呼“郑部长”,免得被他知道郑紫娟与自己关系密切,只道:“喂,我在外面……”

    彼端响起郑紫娟惊讶的话语声:“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李睿愣了下,心说这怎么猜,市委那么大,人那么多,谁又知道你看到谁了,小心翼翼的问道:“谁啊?”郑紫娟道:“你媳妇,吕青曼。”李睿松了口气,失笑道:“看到就看到了呗,她在市委组织部上班,也在市委楼里,这有什么新鲜的?”郑紫娟道:“不啊,我是头回在市委楼里碰上她,跟她聊了聊,才知道她跑到咱们青阳挂职来了,而且她已经跟你结婚了。要不是她主动提起这事,我以为她还是你女朋友呢。”

    李睿尴尬的笑了笑,想到自己之前被高冬冬雇人砍伤住院的时候,青曼过来陪床,自己跟她在病房里亲嘴,却被这位情姐姐看了个正着,估计刚才青曼面对她的时候也很尴尬吧,道:“是啊,这事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呢。”郑紫娟语气酸溜溜的说:“这有了老婆,哪还顾得上我这个姐姐?”李睿听得一口气没吸上来,惹得连连咳嗽,心说这位姐得是多么的孤单寂寞啊,这大白天的,还上着班呢,就敢跟自己说这话,她就不怕被外人听了去吗,讪讪的道:“哪有……”郑紫娟倒也有所顾忌,没有跟他说太多暧昧话,道:“我没别的事,就是觉得吧……我好歹也是你姐,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我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不表示下可不像话。回头你不忙了,来宣传部找我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份份子钱,虽然现在给有点晚了,但迟到总比不到好吧,呵呵。”

    李睿听得心头一热,很有几分感动,想要拒绝,估计她也不会答应,想要跟她客气两句,却觉得在电话里无法表达自己对她的感激之情,便没说废话,道:“好吧,回头我去找你,就先这样吧。”

    他挂掉电话之后,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心说这叫什么事吧,自己这位情姐姐,不仅毫不避讳自己的婚事,反而还要给自己出份子钱,她是真把她当成纯粹意义上的姐姐啦,可她跟自己的关系哪里是姐弟那么简单?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一路无话。

    差不多两个钟头以后,青阳与东州的两辆考斯特终于抵达了终点,也是此行的目的地。让李睿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目的地竟然是此次全市扶贫运动的扶贫试点县,同时也是他最熟悉的郊县、双河县。而最后停车的地方,更是他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的九坡镇党委政府大院。

    他还没下车呢,就看到外面站满了前来迎接的双河县领导干部,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是以县委书记郑远方、县长方青云为的双河县领导班子成员,而在这些人群后面的,是九坡镇的领导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