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074 迟到的过礼
    司仪微微一笑,从徐庚年手中拿过那个红包,对着台下的宾客们扬了扬,展示了一回,高声说道:“这是咱们小娜娘家人的一份心意,也是一份贺礼,更是送给新郎官的一份陪嫁,还是送给夫妻俩共同的一份生活基金,五十万的存折一张,从中我们可以体会出娘家人对小娜的疼爱,对咱们新郎官的……”

    这位司仪也是个会来事儿的人,抓到这个机会,趁机表现了下口才,同时稍微恭维了一下新娘娘家人的大方,又祝福了徐庚年夫妻一回。Ω ㈧㈠Δ中文 网WwW.8⒈Zw.COM

    台下的宾客们看到李睿这位新娘娘家人的代表,送给徐庚年这位新郎官五十万的陪嫁,尽管数额并不是很多,更是远远配不上徐庚年副省长的身份,但其实也不少了,现在大多数普通工薪家庭嫁女给的陪嫁,基本都在一辆小轿车的价钱上下,也就是十来万,好点的能到三四十万,五十万就算不少了,能在省城买套小平米的房子,或者买辆中级的豪车,也算是出手较为大方了,由此也能看出,李小娜这个新娘子的娘家也算是比较有钱有势了,尽管比不上徐庚年,但徐庚年娶她本来也不是冲着她的家势去的呀。

    这些宾客本来见李小娜甘愿嫁给徐庚年这么一个老头子,她父母又都不到场,更是没有几个娘家人,对她颇有几分轻视之意,更是把她看成了趋炎附势的风尘女子,如今见她大哥拿出五十万的陪嫁钱给了徐庚年,对她的印象立时翻了个个儿,觉得她出身还是不错的,也是有一定家势的,同时觉得她看上去更美更高贵了。

    董婕妤坐在台下,便听到同桌几个女宾窃窃私语:

    “这新娘子不错啊,人长得漂亮,家境也算富裕!”

    “她不缺钱花还愿意嫁给庚年,看来他们之间是真爱!”

    “我之前就说,这个李小娜挺配庚年的,有股子贵妇气质……”

    “老徐这回可是娶了个好媳妇啊。”

    “嗯,以后啊,老徐家里边有她管家,算是没问题了。”

    董婕妤听到这些话,心里还是非常欣慰的,自觉自己之前的考虑是对的,要不是自己与李睿商量着出钱给小娜撑撑场面,她今天哪能这么轻易就被这些挑剔的男方亲友认可?当然,就算李睿不出这份钱,小娜嫁给徐庚年以后,众人看在徐庚年的面子上,也会给她面子,但真心看得起与假作看得起就是两回事了,能让小娜今后不遭白眼不被小瞧,这五十万也花得值了。不过,话说回来,他一下子为小娜豪掷五十万,从中可见他与小娜的感情之深,相信绝对不只是原先的叔侄、现在的兄妹关系那么简单。唉,这个家伙,连曾经的“侄女”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啊。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李睿已经下了台来,回到座位上坐下了。

    董婕妤见他脸上没有笑容,低声逗他道:“怎么了?是心疼小娜了,还是心疼那五十万了?”李睿嗤笑道:“什么都不心疼,你胡说什么,我就是觉得五十万有点少了,要是能出一百万就更好了。”董婕妤鄙夷的撇撇嘴,酸酸的讽刺他道:“你怎么不把你家当全给小娜作了陪嫁?”说完转开头不理他了。

    婚礼仪式很快结束,早就准备好的酒店服务员们端着酒菜上桌,酒宴开始了。

    李睿刚开始吃喝没一会儿,私人手机忽然响了,摸出来一看,喜上眉梢,电话是小老婆高紫萱打来的,看到她的芳名就是心头一热,想也没想就把电话接了。

    高紫萱一上来就没好气的说道:“还要不要你老婆的营养品啦?要就赶紧滚过来拿!”李睿陪笑道:“要,当然要啦,可我现在正喝喜酒呢,暂时没空啊。你再多等会儿,我尽快吃完,然后就去你那拿。”高紫萱问道:“在哪喝喜酒?”李睿便把这座四星级酒店的名字说了给她。高紫萱听后鄙夷的说:“什么破酒店,连名儿都没听过。你给我赶紧的,我不耐烦多等。”说完不等他说什么,便把电话挂了。

    李睿把手机装起来后,瞥见旁边董婕妤正看着自己,便低声对她道:“过会儿酒宴结束,我要去一位朋友家里取点东西,你跟我一块过去,到了地方你留在车里等我一下。”董婕妤老大不耐烦的斜着他,道:“你来时路上已经说过了。”李睿陪着笑说道:“我就是再跟你确认一下。”董婕妤白他一眼,道:“啰嗦。”

    过了一会儿,先是徐庚年与李小娜夫妇过来敬酒,李睿干了,董婕妤以茶代酒,然后徐达也跑过来跟李睿喝酒,两人干了一杯。李睿放下酒杯后,把身边的董婕妤正式介绍给了他。徐达少不得又跟她喝了一杯。董婕妤同样是以茶代酒,照旧是滴酒不沾。

    喝完酒后,徐达低声对李睿道:“李哥,过会儿酒宴散场你先别走,我还有事跟你说。”说完对他笑了笑就走了。

    李睿纳闷不已,他有什么事跟自己说?是说他父亲跟李小娜的婚姻,还是说跟自己有关的事情?这小子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偏偏他现在不说明白咯,白白的让人空想,真是费心思。

    酒宴进行了一个多钟头,到十二点半差不多的样子,便开始渐渐散场了。亲朋好友们66续续与徐庚年道别,徐庚年或亲自或派子侄相送,热闹的婚宴气氛到这里便算是告一段落了。

    李睿想去高紫萱家里,可是想到徐达的嘱咐,又不好走人,只能耐着性子坐在椅子上干等,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等到宴会厅里的客人们差不多都走完了,这才见徐达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忙起身相迎。

    徐达也没跟他废话,揽着他的臂膀带他去了厅里深处两个包间中右手边那个。

    等进了包间,徐达反手把门关了,右手一晃,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信封,笑呵呵的递到李睿身前,语气却很是诚恳的说道:“也没别的事儿,这是我老爸交代给我的,让我转交给李哥你。他托我带话给你,他说你们女方娘家人既然出了陪嫁钱,他身为男方,不出过礼也说过不去,这就权当是一份迟到的过礼了,还希望你别嫌少。”

    李睿吃了一惊,无论如何没有预料到,徐庚年会跟自己玩这么一出,忙推拒道:“这怎么说的,徐省长这样就太客气了,我……”徐达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探出左手,一把抓住他推拒的右手,轻轻往旁边一扭,另外一只手持着牛皮信封,塞到了他外衣的口袋里。

    李睿大吃一惊,惊讶的倒不是徐达非要把过礼塞过来的动作,而是震惊于他手上的力道,就在刚才被他左手抓住右手手腕的那一刻,分明从他手上感受到了巨大的禁锢之力,就感觉他那只手如同铁爪一样,自己手腕被他抓住后便如小鸡落入了鹰爪,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更可怕的是,他的力道只是在最初显现了一次,等扭开自己的手以后,他的手又恢复了柔软温和,一丝一毫多余的力气都没有,仿佛从来没有用过力一样。

    事实上,徐达刚才手劲的突然出现与骤然消失,把李睿换成另外一个人的话,是绝对感受不到的,但偏偏李睿是个练家子,功夫虽然不如何高明,但相比于普通人来说已经算是个高手了,这才能体会到徐达手劲的奇妙之处。

    李睿惊得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嘶……这位省长公子赫然是个高手啊,不说别的,他在力道上的修炼,最少得有五年的功夫,而且必须得是五年纯正的内家拳的修炼,因为外家功夫不可能在将手上的力道练得出神入化的同时,还能保持一双手的柔软细嫩。

    “噫,他身为副省长的公子,又常年在国外工作,怎么会有这么一身高明的功夫?真是咄咄怪事!”

    李睿心底惊疑不定,嘴上却没有表示出任何质疑与好奇,毕竟他跟徐达尚是初交,交情还不如何深厚,这种涉及个人**的事情,还是等成为好朋友后再问不迟。

    徐达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他识破了功夫底子,笑道:“你就别跟我爸客气了,我爸不也没跟你客气嘛,你们娘家人出的陪嫁,他可是照单全收了,所以你也不要拒绝他的过礼。”李睿为难的说道:“可是……”徐达笑着一摆手,道:“没有可是,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凭咱们两家的关系,执着于这点小钱你觉得有意思吗?”李睿见他都这么说了,也就没再坚持,叹息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了,替我谢谢你爸。”徐达嗯了一声,道:“你今天还要回青阳是吧?”李睿点点头。徐达道:“今天没有什么时间了,改天要是有时间,我去青阳找你玩。”李睿笑道:“好啊,那可是大大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