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071 包间故事-1072 新朋友
    1o71包间故事

    张子潇嘴里叫嚣着又踢了他一脚,道:“你还手?还敢还手?你还手啊,还啊!在我这跆拳道黑带三段面前还敢说还手?你敢还手我打得你更惨!”说完又给了他几下。㈧㈠中文网WwΔW.ん8⒈Zw.COM李睿被她又踢又打,又是气闷又是不忿,忽然间直起身,猛地挡开她的手,脸色凶恶的叫道:“靠,这可是你逼我的……”张子潇吓了一跳,退开两步,撞在厕间门上,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李睿怒道:“你不是想玩真的嘛,来啊,先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跆拳道黑带三段。”

    张子潇愣了下,鄙夷的看着他,要通过他的目光来判断他说的是真话假话。李睿只是凶巴巴的瞪着她,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的模样。张子潇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欺骗自己,便撇了撇嘴,口中嘀咕了句什么,好像是“来就来,我怕你?”,转身开门,往外走去。

    偏巧此时有个中年男子走进洗手间,看到她这么一个衣装时尚性感的大美女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一下子傻眼了,呆呆的看着她,手足无措。

    张子潇斜他一眼,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说完脚步飞快的走了出去。

    那男子转头目送她走出男厕所,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忽然间想到什么,忙向厕所门口跑去。

    李睿走出厕所的时候,那男子还看着厕所门口的指示牌,嘴里叨咕着:“没错啊,是男厕所啊,可男厕所怎么会有女人出来?”

    李睿听到这话,差点没有笑喷,也没理他,忍住笑走出通道,来到外面的时候,瞥见张子潇正在通道口等着自己,伊人一脸的骄横嚣张之色,只看得心底暗暗有气,便道;“走啊,找个没人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子潇鼻间轻嗤,迈步往外走去。李睿也跟了上去,一肚子的火气,只想制服这丫头后狠狠的打她屁股一顿。

    两人脚步匆匆,很快绕过了电梯厅,到了与李小娜举行婚礼的宴会厅相对的另外一边场地。这里没有宴会厅了,但是有很多的包间。张子潇随意挑了个包间,走到门口,推开门看了看,见里面没人,便走了进去,顺手开了屋里的灯。

    李睿心说这位姐胆子倒也真大,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就推门往里看,换成自己,怕是不敢这么干,举步跟了上去。

    这个包间是个大包,内里极为宽敞,跟一座小号的宴会厅也差不多,里面甚至还布置了沙茶几,一看就是商务包间。

    张子潇走到屋里,四下里看了看,将坤包放到沙上,转过身来面对着李睿,活动了下手腕脚腕,轻鄙的说道:“你不是要收拾我吗?来啊,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哼哼,还敢跟我这个跆拳道黑带三段叫嚣,你真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李睿不耐烦的一招手,道:“少废话,我让你,你先进招吧。”

    张子潇脸色一沉,道:“我用你让?好啊你,果然是瞧不起我,以为我是个女人,就一定不是你对手,哼,就冲你这话,我今天要不把你打得趴在地上叫姑奶奶,我就不姓……我姓就倒过来写。”说着话,又将外面那件呢子大衣脱了,同样放到了沙上,露出了里面那条青金色的连衣短裙,短裙紧绷而又修身,将她身上最美好的曲线完美无遗的勾勒出来,分外夺人眼球。

    李睿看在眼中,暗暗誓,过会儿一定要把她抓过来,狠狠的打她屁股几下,让她这么凶蛮霸道,同时也叫她知道,既然有对男人凶横的胆子,就要有被男人打屁股的觉悟,对她勾勾手,示意她先进招,唯恐她说废话,故意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张子潇果然中计,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忽然前冲两步,抬起右腿,猛地一个侧踢,踢向他的侧脸。她身高腿长,就算面对李睿这个无限接近于一米八的高大男子也没有什么压力,再加上练过跆拳道,因此这一腿踢出去还真是有板有眼。如果李睿不闪避的话,绝对会被这一脚踢中,脸颊被重脚踢中的话,重者脑震荡,轻者也绝对不会好受。

    李睿看得心中一动,这位姐果然是练过的,就她这漂亮的一记侧踢,怕是很多男子都踢不出来,看来她的所谓黑带三段,还是有点本事的,只不过她穿着短裙用这种高抬腿的招数,就不怕走光吗?眼见她右脚已经飞踢过来,不敢怠慢,瞬间抬起左臂挡在身形左侧,等两人腿臂相交的时候,左手一转一抓,顺势便将她那纤瘦的脚腕抓在手里,随手左右摇晃两下,然后往上随意一抛。

    张子潇被他摇晃右腿的时候,由于单腿着地,下盘不稳,身子就也跟着晃起来,随时可能倒地,只气得银牙紧咬,随后又被他手持脚腕往上一抛,右腿下意识就要腾空而起,如果控制不住的话,右腿会顺势飞天,那时候身子难以维系重心,自然要摔倒在地,只气得大骂一声“无耻”,急忙单腿蹦跳后退,将右腿飞天的势头减缓下来,踉跄了好几步,这才勉强没有摔倒,却已经脱落了左足上的高跟鞋。

    李睿冷笑道:“就这花拳绣腿,也配说是跆拳道黑带三段了?又还想打得我趴在地上叫姑奶奶?”

    跆拳道那是张子潇的得意本事,要不然也不会挂在嘴边,听得他如此侮辱,自然是气得大怒,她不动声色的咬住樱唇,又将右足上的高跟鞋甩落下去,光着丝足站在地上,忽的大喝一声,再次冲上来,抬起右腿又是一脚,这次直接踹向他胸口,是一记非常凶狠的窝心脚。李睿呵呵冷笑,同样抬腿踢出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到她大腿上。于是,张子潇这一脚还没踢到他,在半空中就被拦击下来。还好李睿用力不大,否则这一脚就能让她飞出去。

    张子潇连续两次进攻,连续两次都失败了,只气得羞恼不堪,又是大喝一声,嘴里骂道:“去死吧你!”又是一脚踢出,不过这一脚却没有什么章法了,完全就是胡踢,但其中凶悍之意很浓。

    李睿心中冷笑,还给我逞凶,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你给我受死吧!想到这突地欺身近前,根本不理会她踢过来的那一脚,一把抓住她手臂,猛地一拽,把她拽到跟前,左手扣住她后颈往下一压,压得她弯下腰去,右手高高扬起,对准她臀瓣就打了下去,嘴里骂道:“我让你凶,我让你狂,还敢踢我……”

    “啪”的一声响,张子潇被这一掌打了个结结实实,疼得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嘴里骂道:“靠,你敢打我,你放开我,我要踢死你!”说着连连挣扎。

    李睿索性把她放倒在地,左腿跪在她腰间,用左膝死死压住她的腰眼,让她丝毫动弹不得,右手却也没闲着,继续打她屁股,连续几掌下去,但听“啪啪啪”声响不绝于耳,动静虽然不小,却感觉没有给她造成太多的**疼痛,毕竟里面有最少两层衣物给她卸去了掌力。

    张子潇被他压在地上打屁股,既愤怒又羞恼,嘴里时而痛呼一声,时而大骂一阵,却也无计可施。

    “你还给我凶啊?啊?你怎么不凶了啊?你不是什么跆拳道黑道三段……不是,是黑带三段吗?你不是要把我打的趴在地上叫姑奶奶吗?啊?现在是谁趴在地上了?”

    李睿一边打她的屁股,一边对她冷嘲热讽,毫不顾忌此举是否有失绅士风度。

    张子潇破口骂道:“混蛋,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有种就放开我,无耻,无赖,你敢放开我吗?你敢放开我看我不一脚踢死你。你个没种的男人,胆小鬼,大笨蛋,不敢放开我,生怕放了我我就会爬起来把你打趴下,到时候你只能哭着跪着喊我姑奶奶,哈哈,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胆小鬼,窝囊废,没种的家伙,就会仗着身高体壮欺负女人,除了欺负女人就没别的本事了,呸,本姑娘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李睿听她牙尖嘴利,对自己极尽讽刺,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想更重的惩罚她一番,正好觉得隔着衣物打得不够带劲,索性伸手将她裙摆撩起,抓住她下衣的裤腰,猛地往下一扯。

    包间里虽然暖气融融,但张子潇还是敏锐的感觉到臀部一凉,似乎是露了出来,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干什么?你要死啊!”

    张子潇眼珠转了转,道:“那可不行,我总不能白让你打一顿吧,还从来没人敢打我屁股呢。要不……你给我个说法吧,要是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就放你走。”李睿一时间哪里想得出什么说法,苦叹道:“大姐啊,别闹了,大不了下次我请你吃饭赔罪。”张子潇撇撇嘴,道:“吃饭有什么稀罕?你不给我治伤是吧?也不给我个说法是吧?非要回青阳是吧?好,那我就跟你一块回青阳。”李睿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失声道:“你跟我回青阳?”张子潇哼了一声,道:“反正今天这事没完,我不能白让你打一顿屁股,我就赖上你了,一直赖到你家里去。”李睿吓得尾椎骨寒,忙道:“美女,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先不要跟我回青阳,等我过两天有时间了,亲自来省城给你赔罪,如果到时候我不来,你再去青阳找我好不好?”

    张子潇伸出纤指指着他道:“这可是你说的。”李睿点点头,至此如释重负,道:“好啦,既然说好了,那也该回去了,回去以后我就跟朋友一起坐了,你别来招惹我,我不想让人知道我跟你的关系。”张子潇装傻道:“咦,你跟我的关系?你跟我有什么关系了?咱俩好像没什么关系吧,就是普通朋友吧。”李睿见她装傻充愣,恨不得把她身子翻过来再打她屁股一顿,心说咱俩刚亲完没两分钟,你就翻脸不认人啦,笑道:“你说到关系,我倒想起你说过的一句话来。”张子潇奇道:“我说过什么?”李睿道:“我记得你好像说过,跟我只做一宿情的朋友,不做多宿情朋友,你这不是自食其言?”张子潇翻了个白眼给他,道:“女人说的话你也当真,你有没有那么幼稚啊?切!”

    李睿笑了笑,道:“好吧,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总之,过会儿回去以后,你别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你,就跟咱俩完全不认识一样。”张子潇见他再次强调,便也不开玩笑了,慵懒的说道:“你想多了,今天我只出份子,不留下来吃饭,过会儿写完帐,再跟徐叔叔打个招呼,我就走了。”

    说来也真奇怪,刚才李睿被她缠住的时候,是巴不得她赶紧从自己面前消失,可现在听说她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心里又有些舍不得,愧疚而又依恋的看着她,道:“那……你过会儿就走了?”张子潇点点头,道:“我还有事,不能耽搁太久,现在要去写账了,走的时候也不会再去找你,你不要忘了刚刚答应我的事。”李睿苦叹道:“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伺候领导的,平时都很忙的,我真怕没时间过来找你。”张子潇轻描淡写的说道:“刚说的话就要玩赖?好吧,你实在没时间过来也行,大不了我去青阳找你,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李睿心想,她这可是又缠上自己了,偏偏自己没有办法甩掉这个牛皮糖,暗叹一声,道:“好吧,再联系吧。”

    张子潇有些不舍的看了他一眼,忽然凑头过去在他嘴上轻轻一吻。

    在这一刻,李睿的心弦被她拨动了,一颗心砰砰乱跳,恨不得从胸腔里跳出来似的,激动的只想紧紧抱住她,给她一个深吻,让她也感受到自己对她的喜爱,却也不无心悸,这位姐不是爱上自己了吧?靠,她真要是爱上自己,这糊涂账可就算不清了,以后万一被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以及自己耍过她的事,以她的脾气,她还不得宰了自己啊?这简直就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的随机定时炸弹啊。

    “绝对不能让她爱上自己!”

    李睿心里暗暗誓,哪怕为此不择手段。

    张子潇吻过他后,道:“你先出去吧,我整理下衣服,你刚才把我衣服都弄乱了……”李睿哦了一声,目光复杂的看她一眼,朝门口走去。

    很快的,包间的门开了,李睿脸色慎重中透着几分紧张的走了出来,四下里望了望,见附近没人,这才松了口气,快步往宴会厅走去。

    他走后不久,张子潇也衣装整齐的走了出来,与李睿的紧张不同,她是眉含情眼含笑,嘴角也撇撇着,脸色红艳之极,如果有人在她进入包间之前见过她的话,会现之前的她与现在的她判若两人,尽管容貌是依旧的靓丽艳美,但后者却更生动可人。

    她径自走到写账桌那里,从坤包里拿出一个封好的红包,轻启朱唇说道:“张高松……”说着已经递了过去。

    听到这个名字,写账桌那里坐着的四个人里,马上就有三位变得不淡定了,写账的那位恭谨而又疑惑的问她道:“您说的是山北省的张省长?”张子潇淡淡地说:“是啊。”写账者问道:“哦,那您是张省长的?”张子潇只说了两个字:“女儿~!”

    李睿刚进宴会厅,就被站在门口招呼亲友的徐庚年叫住了。徐庚年招手把他叫到跟前,将身边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推到他身前,笑呵呵地说:“小睿老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犬子徐达,目前在美国展,你们年纪相差不多,可以好好交交……小达,这是李睿,是你小娜阿姨的哥哥,人很不错的。”

    李睿听得豁然一愣,好家伙,徐达,这小伙子的名字可真霸气啊……不对,是徐庚年霸气,居然敢把古代名将徐达的名字起到儿子头上,这得是多大的心胸和气魄啊,转目看向徐达,见他年纪与自己果然差不多,身高在一米七四五的模样,比他老爹稍高一些,长相也颇为相似,乍一看就是个小号的徐庚年,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还是气质都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这样一个各方面都很普通平凡的小伙子站在面前,谁又能看出他是副省长的公子?

    徐达见他看过来,主动伸手过去跟他握手,面带真诚的笑容,道:“李哥你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俩论年纪相交怎么样?要是按我爸跟你的辈分论的话,我就要叫你叔叔了,那还怎么交朋友,你说是吧?呵呵。”

    李睿见他热情直爽,对他产生了几分好感,用力跟他握手,笑道:“你好,你说得对极了,咱俩本来就该以年纪相交,呵呵。”

    两人握过手后,也就算认识了,开始闲聊起来。徐庚年也没在原地待着,让儿子招呼好李睿后,便走开去招呼亲朋好友了。

    李睿与徐达互相问询了下彼此的工作、家庭与生活。李睿从闲谈中得知,徐达目前在美国一家跨国企业工作,因工作关系需要在欧洲各国跑,精通英法两门外语,心中对他充满了钦佩,心想,龙生龙凤生凤,此言非虚啊,这副省长生出来的儿子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国际精英人才了,也不知道自己跟青曼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

    又闲聊两句,徐达忽然转移了话题,道:“我听我爸说,他跟我小娜阿姨的姻缘还是你跟另外一位大姐帮着撮合的,我身为人子,很谢谢你们两位的热心恩义……”

    李睿截口道:“哎,兄弟,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要说客气话。”徐达正色道:“李哥,我这不是客气话,我这是真心感谢你们,真的,非常感谢。我爸自我妈去世后,已经单身多年,虽然生活中有保姆与秘书照顾服侍,但在精神与感情方面还是有所欠缺,我又一直在国外忙,也很少能照顾到他。感谢你们热心撮合,让我爸找到了一个能够体贴他照顾他的爱人,给他的中老年生活增添了一抹亮彩,让他得以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更给我这个当儿子的减轻了很大压力……这其中,你跟我小娜阿姨肯定是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我非常感激你们为此做出的一切,我们徐家欠你们李家一个很大的人情啊。”

    李睿混迹官场多年,又跟老板宋朝阳历练了这半年多,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人家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客气话还是能分辨的出来的,一听徐达这话,就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心中暗赞此人端厚孝顺,虽然很爱听他这番真挚的话语,却觉得他越说越见外,皱眉笑道:“哎,这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再说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我可就带着小娜回青阳去了,哈哈。”徐达也笑起来,道:“好,那我就不跟你们客气了。好嘛,再说下去,你要真带走我小娜阿姨,我爸肯定要收拾我了,哈哈……”

    两人一齐笑了起来,彼此间的友谊便在这番对话中增进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