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069-1070 恼羞成怒
    李睿摆手道:“不用客气,呃……我先走了。『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张子潇听得眉头一皱,低垂眼皮,打量他的穿着打扮一番,又抬眼瞪向他,眉目颇为不善,语气冷淡的问道:“我是鬼?”李睿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话,愕然反问道:“什么?”张子潇不耐烦的加重语气说道:“我是鬼吗?”李睿还是不理解她的意思,陪笑道:“你怎么是鬼了,你……你是人啊。”张子潇鄙夷的瞪着他道:“既然我是人不是鬼,又不会吃了你,你这么急着躲开我干什么?”

    李睿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敢情她是作自己多次提出要走啊,心下非常好笑,这位姐真是一个妙人儿啊。当然,她的妙处自己以前就体验过了,确实非常妙,妙不可言,陪笑道:“我没有躲开你啊……”张子潇截口道:“没有躲开我?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提出要走了。短短的一分钟不到,你三次提出要走,不是躲开我是什么?”这下李睿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陪以歉意的笑容。

    张子潇还没罢休,又哼了一声,道:“我刚才已经说了,等我下,我跟你一起走,你没听到吗?还是听到了故意跟我作对?”李睿陪笑道:“呃,我……”张子潇面色冷冰的朝他走了两步,直走到他身前也没停下,几乎已经贴到他身上了,却还是继续往前压迫他,冷冷地问道:“你什么你?我很讨厌吗?要让你躲瘟神一样的躲着?”

    李睿被她压迫得不行,不好站在原地不动,只好步步后退。张子潇见他后退,就继续压上。两人你退我进,很快李睿就退到了墙上,再也无路可退,张子潇却也紧紧贴在他身上,与他举止十分亲密。

    李睿往后仰着头,后脑壳已经全部贴在了墙上,苦着脸道:“别闹,让别人看到可不好。”张子潇闻言,白腻如玉的腮边划过一抹讥笑之色,转头看了看通往洗手间的入口通道,又转回头来盯着他,道:“凭什么你说别闹我就不闹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我今天就要跟你闹!你怕被别人看到是吗,好啊,那我们去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好了。”说着话,左手抬起,抓住了他的衣领,侧过身,推搡着他往男厕所门里走去。李睿大吃一惊,叫道:“你要干嘛?”却也不敢反抗,生怕激怒了她,招致不可预料的可怕后果。

    张子潇嘴角噙着冷笑,把他推搡到男厕所里面,瞥见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都没有,三个厕间都开着,便抓着他走到最里面一个厕间门口,一抬手就把他推了进去,随后自己也走进去,反手把门锁了。

    李睿又惊又怕,低声道:“你疯啦?这可是男厕所。”张子潇冷笑道:“男厕所又怎么了?我来不得吗?我告诉你,我上男厕所的时候你还没生下来呢。”说完走上两步,又逼到他身前。李睿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后退,很快就退到了马桶与内墙的角落里,动弹不得。张子潇停在他身前,脸色凶横的瞪着他,秀眉挑起,檀口歪斜,一副黑涩会大姐大的模样,凶巴巴的道:“说说吧,为什么见到我就要跑?我是长得丑呢,还是你欠我钱了,又或者我想赖上你?”

    她语气充满恼羞的意味,像是着恼了,事实上,这位张大小姐还真是生气了,因为她自忖以自己与眼前这个家伙的非正常关系,如果两人像今天这样无意间陡然撞上,那么第一时间内想要躲开对方的应该是自己而非是他,靠,他算个什么啦,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罢了,自己却是省城名媛、堂堂的省长千金,如果分别权衡两人曾经的一宿情关系对彼此造成的影响,那么不论是从声誉、风险……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自己受到的影响与伤害最大,尽管这小子人品还过得去,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危害,但理应是自己保有优先避开对方的权利。可为什么这个权利却被这小子先用上了?倒像是自己长得丑想要赖上他,他避之不及的模样。

    张大小姐一想到这一点,就感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就郁闷得不行,就想羞恼成怒,因此最初还是平和冷淡的态度,忽忽之间就变得凶蛮霸道,摆出了大小姐的脾气。

    更让张子潇郁闷的是,以自己的容貌身材气质,不论走到哪里,那里的男子都会趋之若鹜,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们尚且前仆后继的涌上来向自己示好献媚,可眼前这个臭小子,明明都已经跟自己生过最亲密的关系了,更是自己一生中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男人,见到自己不仅没有缠上来大献殷勤,反而多次要跑,甚至不惜撒谎找借口,这也太欺负人了吗?这不明摆着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吗?那自己一向自诩的魅力都跑到哪去了?如此更显得这小子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睿被蛮横的张大小姐逼在墙角里,别提多郁闷了,还好这家四星级酒店厕所的卫生环境搞得还不错,四下里干干净净,没有半点灰尘,空气中也没有任何异味,有的只是薄荷球的清香,可即便如此,被人逼在这么一个角落里也很狼狈不是?苦笑着低声道:“大姐,咱能不闹吗?注意点影响好不好!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

    张子潇微扬下颌,瞪眼道:“说!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躲着我!”李睿道:“躲着你?我有吗?没有啊,我只是想回宴会厅而已啊。”张子潇听了这话,忽的一笑,道:“只是想回宴会厅吗?”李睿陪笑道:“是啊……”

    张子潇呵呵笑了两声,俏脸忽的一沉,右膝无声抬起,狠狠顶向他的腿间要害。李睿正陪着她笑呢,哪里想到她会突然动手,淬不及防之下,被她膝盖顶个正着,虽然她用的力气并不是很大,但作为男人身上痛感最清晰的要害部位,还是接受不了这种撞击。

    “啊……”

    李睿只疼得眼前一黑,叫出声来,差点没晕过去,痛苦万状的弯下腰去,双手放到腿间要害那里,轻轻揉搓按摩,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心中破口大骂:“他爷爷的,这个贱人,下手可真特么的狠,不对,是下腿真狠!”嘴上却没说出来,因为嘴巴已经疼得大张开来,根本说不出话来。

    张子潇冷冷的看着他的狼狈模样,嗤笑道:“你不要以为我很好糊弄,也不要以为我温柔贤淑,其实我比你见过的最野蛮的女人更野蛮,也比你见过的最暴力的女人更暴力。谁惹我不高兴了,我同样不会让他好过。”李睿心中暗道,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可从来没觉得你温柔贤淑过,这两个形容词与你完全绝缘好不好,忍痛说道:“行了,闹够了没有?可以出去了吗?”张子潇哼道:“没有!你给我老实回答,为什么要躲着我?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出个理由来,哼,就让你见识见识跆拳道黑带三段的厉害。”

    李睿听了这话,哪怕身子很痛,还是忍不住的嗤笑了出来,跆拳道黑带三段?很厉害吗?就算是厉害吧,也要由男人施展出来才有威力,一个女人又有什么厉害的?这位姐姐自以为练了几手三脚猫的舶来功夫,就天下无敌了,竟然敢跟自己这个练家子放这种狠话,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张子潇听他笑,脸色黑得更厉害了,伸手下去,抓住他的衣领子,把他身子提正起来,大喇喇的说:“你笑什么?你看不起我是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睿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将她抓住自己衣领的素手拿开,皱眉道:“美女,你闹够了没有啊,这是什么地方啊你跟我胡闹?万一被人走进来听到……”张子潇截口道:“我不管,我就问你,你笑什么笑?你是不是以为我在吹牛?以为我的跆拳道黑带三段是说着玩的?以为我不敢打你?”李睿翻了个白眼给她,道:“拜托,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张子潇一听更气了,骂道:“靠,敢情你还嫌我纠缠你了?我都没嫌你呢,气死我了真是,我……我特么踢死你我!”说完抬腿就是一脚,真的踢上他的小腿,力气用得还真不小。

    李睿吃痛,疼得呲牙咧嘴,叫道:“我靠,你玩真的!”张子潇气哼哼的道:“我从来都是玩真的,你不知道吗?”说完抬起左手,往他脸上打了个耳光。李睿淬不及防,又被她打中,尽管她力气用得不大,但感觉起来也有点疼,何况被一个女人抽耳光,脸面上也挂不住啊,羞恼成怒的道:“你还有完没完?你欺负人上瘾啊?你再这样我可还手了。”

    1o7o小小惩戒

    张子潇嘴里叫嚣着又踢了他一脚,道:“你还手?还敢还手?你还手啊,还啊!在我这跆拳道黑带三段面前还敢说还手?你敢还手我打得你更惨!”说完又给了他几下。李睿被她又踢又打,又是气闷又是不忿,忽然间直起身,猛地挡开她的手,脸色凶恶的叫道:“靠,这可是你逼我的……”张子潇吓了一跳,退开两步,撞在厕间门上,色厉内荏的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李睿怒道:“你不是想玩真的嘛,来啊,先出去,找个没人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跆拳道黑带三段。”

    张子潇愣了下,鄙夷的看着他,要通过他的目光来判断他说的是真话假话。李睿只是凶巴巴的瞪着她,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的模样。张子潇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假话欺骗自己,便撇了撇嘴,口中嘀咕了句什么,好像是“来就来,我怕你?”,转身开门,往外走去。

    偏巧此时有个中年男子走进洗手间,看到她这么一个衣装时尚性感的大美女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一下子傻眼了,呆呆的看着她,手足无措。

    张子潇斜他一眼,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说完脚步飞快的走了出去。

    那男子转头目送她走出男厕所,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之色,忽然间想到什么,忙向厕所门口跑去。

    李睿走出厕所的时候,那男子还看着厕所门口的指示牌,嘴里叨咕着:“没错啊,是男厕所啊,可男厕所怎么会有女人出来?”

    李睿听到这话,差点没有笑喷,也没理他,忍住笑走出通道,来到外面的时候,瞥见张子潇正在通道口等着自己,伊人一脸的骄横嚣张之色,只看得心底暗暗有气,便道;“走啊,找个没人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子潇鼻间轻嗤,迈步往外走去。李睿也跟了上去,一肚子的火气,只想制服这丫头后狠狠的打她屁股一顿。

    两人脚步匆匆,很快绕过了电梯厅,到了与李小娜举行婚礼的宴会厅相对的另外一边场地。这里没有宴会厅了,但是有很多的包间。张子潇随意挑了个包间,走到门口,推开门看了看,见里面没人,便走了进去,顺手开了屋里的灯。

    李睿心说这位姐胆子倒也真大,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就推门往里看,换成自己,怕是不敢这么干,举步跟了上去。

    这个包间是个大包,内里极为宽敞,跟一座小号的宴会厅也差不多,里面甚至还布置了沙茶几,一看就是商务包间。

    张子潇走到屋里,四下里看了看,将坤包放到沙上,转过身来面对着李睿,活动了下手腕脚腕,轻鄙的说道:“你不是要收拾我吗?来啊,让我看看你的本事,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哼哼,还敢跟我这个跆拳道黑带三段叫嚣,你真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李睿不耐烦的一招手,道:“少废话,我让你,你先进招吧。”

    张子潇脸色一沉,道:“我用你让?好啊你,果然是瞧不起我,以为我是个女人,就一定不是你对手,哼,就冲你这话,我今天要不把你打得趴在地上叫姑奶奶,我就不姓……我姓就倒过来写。”说着话,又将外面那件呢子大衣脱了,同样放到了沙上,露出了里面那条青金色的连衣短裙,短裙紧绷而又修身,将她身上最美好的曲线完美无遗的勾勒出来,分外夺人眼球。

    李睿看在眼中,暗暗誓,过会儿一定要把她抓过来,狠狠的打她屁股几下,让她这么凶蛮霸道,同时也叫她知道,既然有对男人凶横的胆子,就要有被男人打屁股的觉悟,对她勾勾手,示意她先进招,唯恐她说废话,故意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她。

    张子潇果然中计,一下子就被激怒了,忽然前冲两步,抬起右腿,猛地一个侧踢,踢向他的侧脸。她身高腿长,就算面对李睿这个无限接近于一米八的高大男子也没有什么压力,再加上练过跆拳道,因此这一腿踢出去还真是有板有眼。如果李睿不闪避的话,绝对会被这一脚踢中,脸颊被重脚踢中的话,重者脑震荡,轻者也绝对不会好受。

    李睿看得心中一动,这位姐果然是练过的,就她这漂亮的一记侧踢,怕是很多男子都踢不出来,看来她的所谓黑带三段,还是有点本事的,只不过她穿着短裙用这种高抬腿的招数,就不怕走光吗?眼见她右脚已经飞踢过来,不敢怠慢,瞬间抬起左臂挡在身形左侧,等两人腿臂相交的时候,左手一转一抓,顺势便将她那纤瘦的脚腕抓在手里,随手左右摇晃两下,然后往上随意一抛。

    张子潇被他摇晃右腿的时候,由于单腿着地,下盘不稳,身子就也跟着晃起来,随时可能倒地,只气得银牙紧咬,随后又被他手持脚腕往上一抛,右腿下意识就要腾空而起,如果控制不住的话,右腿会顺势飞天,那时候身子难以维系重心,自然要摔倒在地,只气得大骂一声“无耻”,急忙单腿蹦跳后退,将右腿飞天的势头减缓下来,踉跄了好几步,这才勉强没有摔倒,却已经脱落了左足上的高跟鞋。

    李睿冷笑道:“就这花拳绣腿,也配说是跆拳道黑带三段了?又还想打得我趴在地上叫姑奶奶?”

    跆拳道那是张子潇的得意本事,要不然也不会挂在嘴边,听得他如此侮辱,自然是气得大怒,她不动声色的咬住樱唇,又将右足上的高跟鞋甩落下去,光着丝足站在地上,忽的大喝一声,再次冲上来,抬起右腿又是一脚,这次直接踹向他胸口,是一记非常凶狠的窝心脚。李睿呵呵冷笑,同样抬腿踢出一脚,不偏不倚正踢到她大腿上。于是,张子潇这一脚还没踢到他,在半空中就被拦击下来。还好李睿用力不大,否则这一脚就能让她飞出去。

    张子潇连续两次进攻,连续两次都失败了,只气得羞恼不堪,又是大喝一声,嘴里骂道:“去死吧你!”又是一脚踢出,不过这一脚却没有什么章法了,完全就是胡踢,但其中凶悍之意很浓。

    李睿心中冷笑,还给我逞凶,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你给我受死吧!想到这突地欺身近前,根本不理会她踢过来的那一脚,一把抓住她手臂,猛地一拽,把她拽到跟前,左手扣住她后颈往下一压,压得她弯下腰去,右手高高扬起,对准她臀瓣就打了下去,嘴里骂道:“我让你凶,我让你狂,还敢踢我……”

    “啪”的一声响,张子潇被这一掌打了个结结实实,疼得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嘴里骂道:“靠,你敢打我,你放开我,我要踢死你!”说着连连挣扎。

    李睿索性把她放倒在地,左腿跪在她腰间,用左膝死死压住她的腰眼,让她丝毫动弹不得,右手却也没闲着,继续打她屁股,连续几掌下去,但听“啪啪啪”声响不绝于耳,动静虽然不小,却感觉没有给她造成太多的**疼痛,毕竟里面有最少两层衣物给她卸去了掌力。

    张子潇被他压在地上打屁股,既愤怒又羞恼,嘴里时而痛呼一声,时而大骂一阵,却也无计可施。

    “你还给我凶啊?啊?你怎么不凶了啊?你不是什么跆拳道黑道三段……不是,是黑带三段吗?你不是要把我打的趴在地上叫姑奶奶吗?啊?现在是谁趴在地上了?”

    李睿一边打她的屁股,一边对她冷嘲热讽,毫不顾忌此举是否有失绅士风度。

    张子潇破口骂道:“混蛋,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有种就放开我,无耻,无赖,你敢放开我吗?你敢放开我看我不一脚踢死你。你个没种的男人,胆小鬼,大笨蛋,不敢放开我,生怕放了我我就会爬起来把你打趴下,到时候你只能哭着跪着喊我姑奶奶,哈哈,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胆小鬼,窝囊废,没种的家伙,就会仗着身高体壮欺负女人,除了欺负女人就没别的本事了,呸,本姑娘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李睿听她牙尖嘴利,对自己极尽讽刺,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想更重的惩罚她一番,正好觉得隔着衣物打得不够带劲,索性伸手将她裙摆撩起,抓住她下衣的裤腰,猛地往下一扯。

    包间里虽然暖气融融,但张子潇还是敏锐的感觉到臀部一凉,似乎是露了出来,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干什么?你要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