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1048 老谋深算
    三号车那边,于和平秘书、秘书二处处长季刚先下了车,他先毕恭毕敬的跟宋朝阳打了招呼,这才去后面开门,把老板于和平迎了下来。㈧ 『Δ㈠ 中文  网Ww W.『8⒈Zw.COM

    于和平下得车来,站在原地不动,笑呵呵的冲宋朝阳一扬手,颇有几分领导接见下属的派头,道:“朝阳早啊。”

    宋朝阳看他志得意满的样子,心中厌恶之意更盛,脸上却不好现出来,陪笑道:“于书记你也早,早上好。”

    两位领导打了招呼,便一起走上台阶,往楼里走去,两人的秘书李睿与季刚分别跟在两人后面。

    李睿跟季刚打过招呼后,深深看了他一眼,想到他甘做于和平的猎犬、这几天为老狐狸四处奔波、八方联络,为整倒孙耀祖父子搜找证据,尽管这是他身为于和平秘书的本分,但委实有些为虎作伥的意味,心中暗暗齿冷,不过转念一想,他这也可能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再说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费心费力的帮老板于和平整垮孙耀祖,而等于和平上位后,他自己却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升为市府一秘,有这么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也怪不得他甘为人家鹰犬。心中又想,如果这种事落到自己头上,自己又能如何?

    尽管宋朝阳与于和平一起走进楼里,又一起走入电梯,并肩而行,举止颇为亲密,脸上也都带着笑容,但两人没再有任何交流。事实上,两人今天早上这次碰面,也仅只是打了个招呼问了个早而已,最后在电梯里无声冷淡的分开了。

    上班后没多久,宋朝阳就接到了市长孙耀祖的电话,等听完后,脸色已经沉郁下去,走到门口拉开屋门,把李睿叫了进来。

    “跟你我所担心的差不多,尽管青阳地面没有生地震,但已经变了天。”

    宋朝阳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情绪,也尽量让自己说话的时候不那么紧张,但还是做不到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语气很是沉重。

    李睿眼皮一跳,问道:“怎么了老板?又生什么事了?”宋朝阳语气闷闷的说道:“市长刚给我打来电话,他说他已经认识到自己所犯的严重错误,现在愿意做出弥补改正,一方面他会让儿子孙凯主动投案自,另一方面,他……他已经向省委组织部提交了辞职信,从此辞去市长与党内党外的一切职务。”李睿大吃一惊,叫道:“不是吧?”宋朝阳点了点头,叹道:“他还在电话里向我道歉,说什么有负我的厚望,给青阳市领导班子带来了不好的影响云云,唉,可这个时候道歉还有什么用?”

    李睿心念电转,语极快的说道:“孙市长知道于某人这次要借机置他的政治生命于死地,所以主动提出辞职,不给对方作的机会,算是聪明的做法,但孙市长也应该明白,就算他主动辞职了,以他与于某人往日的恩怨来说,于某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于某人应该是不仅想把他从市长宝座上赶下来,还要打击他的声名,颠覆他的声望,彻底将他抹黑。既然如此,孙市长为何还天真的以为、主动辞职就能逃得这次劫难了?”

    宋朝阳思虑片刻,道:“老孙可能已经将自己所犯的错误在辞职信里说明白了,也就不怕对手再拿那些错误说事了。”

    李睿摇了摇头,道:“我倒是觉得,很可能……孙市长已经与于某人谈妥了,两人之间做了一笔交易。若非如此,刚才在楼下老板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他为什么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情,透着几分骄傲,仿佛已经成为跟您平起平坐的人物了?”

    宋朝阳悚然而惊,失声道:“做了一笔交易?交易……”

    与此同时,在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的办公室内,于和平正笑呵呵的看着一封辞职信。这封辞职信也并非来自别处,正是市长孙耀祖投到省委组织部去的辞职信的复印件,而且是孙耀祖专门派人送过来给于和平看的,以示自己与他交易的诚意。

    于和平一目十行的看完这份辞职信后,老脸上的笑容都要开花了,将屋外的秘书季刚叫进屋来,道:“你马上给常务副市长贾玉龙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我要过去作客。”

    季刚领命而去,过了没多久又回来汇报:“贾市长说现在就有时间。”

    于和平哈哈一笑,起身道:“走,那就现在过去转转。”顺手抄起了那封辞职信。

    一刻钟后,在市府常务副市长办公室内,贾玉龙读完了于和平带过去的辞职信,读完后已经是大为震惊,脸色犹疑不定的看向于和平,问道:“你这是……”

    于和平一摆手,打断了他继续问下去,似笑非笑的问道:“老贾啊,如果孙耀祖退下去,省委又不打算空降市长过来的话,你觉得谁能接任市长呢?”贾玉龙皱了皱眉,不答反问道:“这真是市长出的辞职信吗?你是怎么得到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于和平笑而不答,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贾玉龙皱眉看着他,又问:“你又怎么知道,省委一定同意市长辞职?省委要是不答应呢?”于和平微微一笑,如同狡猾的老狐狸那样,悠闲的说道:“就算省委不同意,孙耀祖也会辞职撂挑子的……回答我刚才那个问题。”

    贾玉龙被孙耀祖主动辞职的事打懵了,一时间回不过神来,因为对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来说,孙耀祖辞职不仅仅意味着孙耀祖离开市府,还与他这个常务副市长的前途息息相关,一方面,他作为常务副市长,有一定的概率接任市长宝座,尽管这个概率不如市委副书记的高,但也很高;另一方面,如果他不能接任市长,而是由市委副书记接任了市长,那他有一定可能接市委副书记的班,从此成为市委二号人物,与市委书记搭班子干活儿。当然,还有最后一种最坏的可能,就是他原地不动,还是做他的常务副市长,继续辅佐新任市长,但那时候就要考虑是否能与新任市长配合默契了。

    贾玉龙一下子想到这三种可能,而且是已经逼到眼前即将生的大变,不免有些口干舌燥,急忙忙回到办公桌上去拿茶杯,却现拿住茶杯的时候,手臂已经不自然的颤抖起来,这倒并非出自于惊惶,而是兴奋。

    于和平见他不回答,暂时也没逼他,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嘴角边现出智珠在握的高傲神情。

    贾玉龙喝了半杯茶水,才勉强静下心来,回到待客沙上坐下,看着于和平道:“老于,咱们也是老搭档了,你告诉我,这封辞职信你是怎么得到的?还有,市长好好的为什么会辞职?”

    于和平语气淡淡地说:“我来找你,不是谈这个的。你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觉得谁能接孙耀祖的班。”

    贾玉龙艰难的咽下口唾沫,苦笑了下,又很快将笑容收敛起来,道:“这个问题,你让我……让我怎么回答呢?这个应该是由省委组织部考察说了算,由省委常委会拍板决定,我……我说了又不算。”

    于和平冷冷一笑,道:“你说了当然不算,但我就是想听听你的看法。我举个例子,假如,过两天,省委组织部派人下来考察干部的时候,找你谈话,让你推荐市长人选的时候,你会推选谁呢?”

    贾玉龙悻悻的笑了笑,低下头去,端起茶杯又要喝茶。

    于和平问道:“你不会自荐吧?”贾玉龙吓得一跳,差点没把手里的茶杯丢出去,忙陪笑道:“老于你……你别开玩笑,我可没那么厚的脸皮自……自荐,我自知能力与资历都还有所欠缺,德行修养也还差着一些……”于和平插口道:“你说起德行来,上次陈新颖跑到市委大闹的事情,老弟你做得确实不对,德行有亏啊。”贾玉龙一下子愣住了,不可思议而又愤怒的看着他。于和平笑了两声,道:“按照常例,市长在升调、离职或病退之后,一般由市委副书记接任。我不谦虚的讲,我自认为还是有能力与手腕当好这个市长的,所以省委组织部下来考察市长拟任人选的时候,还请老弟帮我举荐。”

    贾玉龙这才明白他今天来找自己的真意,敢情是他想接任市长,唯恐自己跟他竞争,所以特意扯出陈新颖的事情来威胁自己,假若自己不听话,一力跟他竞争的话,他就会把自己跟陈新颖的事情捅出去,到时候别说自己休想接任市长了,恐怕连这个常务副市长都当不下去了,嘶……这个老匹夫,还真是阴狠狡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