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35章:闻风而至
    孙耀祖听到于和平的名字,立时双目喷火,怒不可遏的叫道:“果然是他!我刚才猜着就是他,还真是他啊!”李睿无语,心想,整个青阳市,除了这位经常在市委常委会上给你难堪的老狐狸,还有谁敢跟你斗?孙耀祖好奇的问道:“小睿啊,你是怎么知道他在阴谋对付我的?”李睿道:“我是中午刚知道的,他派秘书季刚去盛景大酒店了解情况,同时希望一部分目击者到时候可以作证肖文娜的死因。『㈧㈠┡ 中┡文网Ww W.『8⒈Zw.COM”孙耀祖只听得脸部肌肉连连颤抖,两手臂无意识的哆嗦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老混蛋,老匹夫,真是气死我了!”李睿道:“市长您别生气了,气也没用,还是快想想怎么办吧……”

    孙耀祖在宋朝阳办公室里待了足足两个钟头才走出来,来的时候一脸阴郁之色,走的时候步履沉重、神情恍惚,如同患上了老年痴呆综合征似的。

    李睿给他出了几个主意,他自己也想到一个主意,但是没有一个可以做到两全其美,即,既保住他自己的市长宝座与声誉,同时也能护住儿子孙凯。他终于意识到,事情展到这里,本来也没有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了。就像李睿说的那样,能护住自己就算不错了,哪还有闲情逸致去考虑儿子?但是到了现在,似乎连护住自己的办法都没了,因为于和平那只老狐狸已经死死盯住自己了,肯定是不见血腥不收手了,自己想要躲过他的阻击,谈何容易?

    不说他的心理想法,在办公室里,宋朝阳正拿孙耀祖父子这件事教诲李睿:“这件事教育了我们什么呢,当犯错的时候,永远不要试图掩盖错误的真相,因为那样会犯下更多的错误,闹到最后则会不可收拾。”李睿深以为然,连连点头,道:“教育意义相当深刻啊,我一定牢牢记在心里,永远不敢忘记。”宋朝阳苦笑道:“可是话说回来,可怜天下父母心,市长为了保护儿子而这么做,似乎无可厚非。糊涂是糊涂了一点,父爱却很伟大。唉,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可惜不是一个合格的市长。”

    李睿有些担心的说:“不知道他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啊。”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自己良心有亏,他孙家父子做了那么大的恶,本该受到法律与党纪的严惩,也应该受到自己的唾弃与不耻,而肖家因此失去了美丽青春的女儿,自己应该同情他们,可自己偏偏没有同情肖家,反而同情起了这位利用手中强权混淆黑白掩盖罪恶真相的市长,这不是良心让狗吃了是什么?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呢?

    孙耀祖走后没多久,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皮笑肉不笑的来到了李睿办公室里。

    李睿看到是他,心头打个机灵,如同看到了瘟神一般,打心眼里不愿意理他,可人家到底是市领导,自己一个服务领导的小秘书哪敢怠慢?最起码,面子上的功夫要做足嘛,急忙起身打招呼:“于书记。”

    于和平嗯了一声,走到他桌前,随手掏出一盒软中华,抽出两根来递过去。李睿尽管已经不吸烟了,此时却不好推拒,这只老狐狸再怎么邪恶,那也是市委二号人物,他给自己敬烟那是给自己脸,自己就算有天大的借口也不能拒绝,宁肯接下烟来不吸,也要给他这个面子,忙抬手接过,陪笑道:“谢谢于书记。”

    于和平一摆手,大喇喇的道:“哎,跟我还客气什么?”说着话,手里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只最普通的绿色塑料壳子的打火机,凑到他身前给他点烟。李睿受宠若惊,急忙两手捧住他的手往他那边推,道:“于书记您先来。”

    于和平微微点头,把手里那根烟塞到嘴里,用另外一只手来打火,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一连打了三四次,那只打火机也点不着,只能看到砂轮与火石摩擦出的火花。他脸上微现不耐之色,右手甩了甩打火机,再次打火,依然如故,嘿了一声,问道:“小睿啊,你这有打火机吗?”

    李睿虽然已经不再吸烟,公文包里却经常备着打火机,就是为了应付眼前这种场面,闻言忙道:“有,有,等我拿……”说着把公文包抓过来,拉开拉链,去里面摸弄,第一时间摸到的却不是自己备着的那个打火机,而是许昕怡刚刚赠给自己的那个什么“纪梵希”品牌的打火机盒子,心中一动,何不趁机在这位副书记跟前卖弄卖弄自己的品位?哈哈。

    他用手在包里把盒子打开,将那只深蓝色的打火机取了出来,拿眼扫了下,将机盖打开,送到于和平身前,拇指按住砂轮轻轻一转,但听“嚓”的一声轻响,蓝红色的火苗已经冒了出来,还带着打火机油的清新味道,令人闻后心肺为之一爽。

    于和平微微弯腰,凑嘴过去,将烟点着,看到他手里这只打火机的时候,眼睛一亮,就手从他手里拿了过来,赞道:“这只打火机挺不错嘛!”说着仔细打量起来。

    他拿着这只打火机仔细端详一阵,越看越爱,问道:“不错,做工精美,雍容大度,低调中透着奢华,很对我的胃口。你是从哪里买的呀,我也要去买一只。”

    他对这只打火机如此盛赞,其实已经透露出索要之意。李睿要是稍微机灵一点,就应该想都不想的说:“您就别买了,我这只送给您不就得了吗?也不值几个钱,关键是您喜欢就行。”如此一来,君子成人之美、全人之好,既表现出自己的君子风范,还显得尊重领导,最关键是能在市委副书记那里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可谓是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李睿也确实动了这个念头,可是一想到这只打火机的来历,就打死也不愿意送出去了,更何况是送给这只奸诈凶狠的老狐狸?因此,假作听不懂他话里的深意,就按照他的字面意思理解,陪着笑道:“这不是我买的,是我一个好朋友去美国出差的时候买给我的礼物,我不知道国内有没有卖的。”

    于和平把打火机捏在手里,问道:“你这个朋友什么时候再去美国出差啊,让他给我捎一只回来行不行?”李睿摇头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于和平深吸了一口烟,用拿着打火机的那只手把烟从嘴里拿出来,很随意的垂落下去,吐出一口烟气,问道:“刚才市长来过?”李睿耳轮中嗡的一声响,差点就给傻了,心中惊骇莫名,这只老狐狸可真是了不得,刚刚生在老板这儿的事情他居然就已经耳闻了,这是他自己看到的,还是另外有耳目布置在旁?哎呀,他可真是修炼成精了啊,脸上强自保持镇定,点头道:“是来过。”于和平笑眯眯的问道:“他来干什么你清楚吗?”

    李睿心头又是一震,这才明白,他之所以今天一上来就给自己敬烟,目的就是跟自己打探孙耀祖的行踪,他是先用一根烟让自己变得“拿人手短”,等他提问的时候自己才会乖乖就范,想到这一点,对他的狡诈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暗里叹服不已,回道:“不清楚,我一直没进去。”于和平不太满意他的回答,却也没说什么,把烟提起来又吸了两口,随后就朝宋朝阳办公室门口走去。

    李睿侧头望着他,心里有点担忧,看他这架势,似乎是冲孙耀祖来的,可以说,若是孙耀祖没来拜访过老板,估计他也不会来,也不知道他见到老板以后会问什么,应该不会问肖文娜跳楼一案吧。毕竟,他还指着这个案子做圈套呢,在圈套没有做好之前,怎会主动曝露此事?

    眼看于和平消失在门内,李睿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似的,低头看看手里的那根烟,仿佛想到什么,却又想不到关键所在,傻里傻气的坐回到椅子上以后,看到了打开的公文包,拿到腿上刚要拉上拉链,脑海中灵光一闪,下意识把手伸到里面触了触,一下子就摸到那个空的打火机盒子,这才明白自己遗漏了什么,腾地一下子从座椅上跳起来,气急败坏的看向老板的门户,心里破口大骂:“于和平你个老混蛋,你姥姥个腿儿的,你特么竟敢顺走老子的打火机!”

    里间办公室里,宋朝阳尽管非常惊奇孙耀祖前脚刚走、于和平后脚就来,仿佛是闻风而至一般,却还是像平常那样,客客气气的招呼他坐下。

    于和平开门见山的说:“我听说市长刚走?”宋朝阳听得这话,反应与刚才李睿也差不多,心头一凛,心说这老家伙消息倒是灵通,微笑说道:“是啊,刚走没一会儿,你没碰上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