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32章:美女告急
    宋雪兴奋地说:“小睿哥,还记得上次我跟你拍的那个大头照嘛,哈哈,那张照片立功了。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李睿闻言就想起她临开学之前,在青阳宾馆贵宾楼里,神秘兮兮的把自己叫进她的房间,两人合拍了一张姿势非常亲密的大头照的情景,笑道:“是吗?怎么立功的?”宋雪不无得意的说:“鬼知道是哪里跑来一个家伙,一上来就要我给他做女朋友,可能自以为唱歌很厉害吧,还要我听他唱的歌。我看他拿出手机来了,呵呵,灵机一动,就想起咱俩那张自拍照来了,就也把手机拿出来给他看,说这是我男朋友,你要是比他帅再来追我。他当时就蔫了,呵呵,然后就走了,我都快要笑破肚皮了。”

    听她那么一说,李睿也是忍不住的得意,却谦虚的问道:“他没说你男朋友为什么这么老吗?比你得大十几岁吧,呵呵。”宋雪笑道:“没问,他一看你长得那么帅,利马就晕了。再说,你一点也不老啊,跟我站一块,不显大多少,顶多大个五六岁吧,嘻嘻。”李睿说:“嗯,管用就好,能管用的话,我不介意等你暑假的时候再跟你拍几张。”宋雪叹道:“唉,暑假还有好远啊,这寒假刚开学……小睿哥你什么时候来上海找我玩啊?我带你在我们校园里转转,也让你看看我们学校那些所谓的什么帅哥校草。切,跟你一比啊,他们全是垃圾。”

    李睿越开心了,谁不愿意听好听的啊,何况还是从天真烂漫、青春无敌的小美女宋雪嘴里说出来的恭维话,简直就跟喝了蜂蜜一样,直入人心,令人心情愉快啊,笑道:“我要是有机会过去的话,一定过去看你。哦,对了,我有个朋友从上海来青阳出差,她明天就会回去,你想要点什么吃的穿的就告诉我,我让她给你捎过去。”宋雪听了很高兴,觉得他心里惦记着自己,对自己非常关心,想了想,道:“你们青阳的糖锅儿……就是年前年后大街上卖的那种,说是什么腊月二十三祭灶的那个,挺好吃的,要不你给我买点?嘿嘿。”

    俗谚有云,二十三,糖锅儿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这都是腊月里的民俗。其中腊月二十三,又称小年儿,是祭祀灶王爷的节日。灶王爷是上天诸神之一,被玉皇大帝派到民间千家万户,负责保护与监查各家善恶。每到腊月二十三,灶王爷就会回到天上去,跟玉皇大帝禀报这一年来所监查到的情况。而在这一天里,人们会用糖锅儿这种小甜点祭祀灶王爷,说白了就是给他点甜头,粘住他的嘴跟牙,让他回到天上以后只说自家好话,不说坏话,甚至是根本就张不开嘴。这一民俗又称为“送灶”。

    青阳的糖锅儿非常有名,带有历史的印记,甚至还能从中品味出文化的醇香,甜的甜,香的香,粘的粘,让人回味悠长,欲罢不能。宋雪与母亲孙淑琴在年后住在青阳那段时间,买过一次糖锅儿,吃着口味还不错,所以就记在了心里边。其实说白了,女孩子嘛,谁不喜欢吃甜的?眼下正好有李睿的提醒,便顺水推舟的让他给自己买上那么一点儿。糖锅儿本身倒没什么所谓,关键是可以藉此跟这位“小睿哥”加强联系,这才是最大的享受。

    李睿不假思索的说:“好,我抽时间去买一些,再托我朋友给你捎过去。”宋雪嘻嘻笑道:“那我就等着了。”李睿道:“平时有什么事情也尽管开口,不用跟我客气。”宋雪道:“我本来也不跟你客气啊,呵呵。好啦,就说这么多吧,你忙,改天再联系。”

    宋雪打完电话的时候,转过身来才现,自己的两个室友姐妹正在旁边看着,立时羞红了脸,道:“好啊,你们敢偷听我打电话。”其中一个姐妹取笑道:“这是跟谁打电话呢?嘻嘻哈哈的,是不是刚才手机自拍照上那位帅哥啊?”另外一个姐妹则促狭的叹道:“唉,哪个少女不怀春哟!”宋雪听得面红耳赤,芳心怦怦乱跳,奇怪的是心里却甜丝丝的。

    吃过午饭,趁老板宋朝阳午休的当儿,李睿从秘书一处借了辆车,驶出市委大院,上路后满世界寻找卖糖锅儿的所在。说来也怪,糖锅儿这种食品自从明之日起,就很少有定点贩卖的记录,几乎每个卖糖锅儿的商贩都是推着小车或者骑着电三轮满世界乱跑,四处兜售贩卖,似乎这样能够卖得更多更快一样。李睿对此表示不能理解。

    他驾车前往每一个可能出现糖锅儿摊贩的地方,基本上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碰乱撞,一直撞了一刻钟的时间,还好运气不是太坏,最终在盛景大酒店门口附近辅路的一个丁字路口现了一个糖锅儿摊,忙驱车靠过去,下车后买了两袋子。之所以要买两袋子,不是全给宋雪一个人吃的,其中一袋子要送给许昕怡,别管她喜欢不喜欢,是这么个心意,要不然托她给宋雪捎的时候不好看。

    就算她许昕怡天生大度,但不要忘了,女人都有几分小心眼,她没准会想:“哦,你给别的女孩子捎吃的,也不问问我喜欢吃不喜欢吃,看来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呀。”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多心,还是将她一并考虑在内的好。

    付钱之后,他拎着两袋子糖锅儿回往车里,刚刚把糖锅儿放到车里,还没来得及钻进去,裤兜里手机就来了电话,忙摸出来接听,接听的时候无意间一抬头,却现自盛景大酒店正门口那里走出一个熟悉的男子身影,仔细辨认了下,认出来是自己的同行、秘书二处处长季刚,也没往心里去,盛景大酒店自己来得,难道他季刚就来不得吗?由于距他较远,他又没有看到自己,也就没有跟他打招呼。

    电话是欧阳欣打来的,语气有些急促:“喂,是你吗,可算乱了套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现在真是无所适从啊,到底哪儿跟哪儿啊,到底是要干什么?”李睿好笑不已,钻进车里坐下,道:“我们一贯沉稳娴静的总经理也碰上愁的事情了吗?”欧阳欣嗔道:“哎呀,没给你开玩笑,又来事儿了。想不到老老实实地在办公室里坐着都不行,事情它自己闯上门来。”李睿问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正在酒店门口呢,如果需要的话,我进去找你。”欧阳欣奇道:“你来酒店门口干什么?”李睿老老实实地说:“买糖锅儿。”欧阳欣哭笑不得,道:“你又跟我开玩笑!我直说不想开玩笑了……”李睿截口道:“是真的,不信你出来看看我。好了,先说正事吧。”

    欧阳欣道:“你既然在酒店门口,就来我办公室说吧,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李睿看了下手表,道:“好吧,你等我。”欧阳欣道:“嗯,我等你,我就在办公室呢,哪儿也不去,你快点来。”李睿一边动车子,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什么事啊这么可怕。”欧阳欣嗔道:“哼,你来啦就知道了。”李睿道:“我正在掉头……算了,不掉头了,直接下车过去吧。”欧阳欣笑道:“嗯,掉头也不能开到三层来啊,你就怎么快怎么来吧。”李睿说:“你还不让我开玩笑,你自己不也在开吗。”欧阳欣叹道:“我这是跟你学的好不好?”

    二人这番对话,虽然没有涉及什么主题,却胜在亲热,乍一听有点暖昧的味道。李睿自己都觉得跟她又亲密了一层,因为以前可是不曾见她冲自己撒娇嗔的。

    他急匆匆走向酒店门口,现季刚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怎么走的,估计是打车离去的,也没心情多想,快步走进酒店,乘坐电梯到了三层,到欧阳欣办公室门口一看,屋门开着一道缝隙,似乎专为自己留的一样,便毫不客气的推门走了进去。

    欧阳欣就在屋子正中站着,急得脸色惊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见他进屋,忙招呼他坐到沙上去。

    李睿坐定后问道:“说吧,什么事?”欧阳欣道:“刚才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的秘书季刚来过,来找我。”李睿瞪大眼睛,点头道:“我刚在门口看到他了,我还纳闷他大中午的过来干什么。他来找你干什么?”欧阳欣压低声音道:“还是为肖文娜那个案子。”李睿大吃一惊,道:“怎么连季刚都掺和上这事了?这事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他是副书记于和平的秘书,又不是……”说到这里,悚然一惊,猛地站起身来,失声道:“难道……难道害死肖文娜的,是于和平的亲属子侄?李海涛找你的时候不是说过嘛,三人中有一个大人物的公子,这个大人物又能调动市公安局,哎呀,可不就只有于和平这样的强权领导才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