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09章:险些生祸
    李睿忙上前从她手里接过来,眼睛瞥向高紫萱,问道:“你们刚吃完回来?”吕青曼道:“嗯,你看,还剩下这么多。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你晚上吃饱了没?没吃饱再吃点,都还热乎着呢。”李睿心底大乐,道:“嗯,我还真没吃饱,那就再吃点你们的剩饭剩菜。”

    高紫萱走过来把车钥匙塞到他衣服兜里,冷冰冰的道:“要吃就赶紧吃,吃完了赶紧送我去酒店,我都困死了。”李睿问道:“你这趟来是解决那几位东北好汉来了?”高紫萱啐道:“呸,什么东北好汉,不过是几个东北当地的流盲地痞罢了,连黑社会都算不上。”李睿听得一怔,道:“这么说,你已经跟他们打过照面了?”

    吕青曼低声道:“到家说吧,在外面说这个干什么。”

    三人便前后走进单元门,爬楼梯回到了家里边。

    李睿把她们倆打包回来的餐盒在餐桌上展开,一看还冒着热气呢,菜肴五光十色、荤素搭配,闻着就有食欲,另外还有一盒白花花的大米饭,也是喷香喷香的。他暗吞了口口水,从厨房里摸出一双筷子,坐到餐桌旁开始大快朵颐。

    吕青曼拉着高紫萱的手,道:“你要是累坏了就别去酒店了,在家里凑合一宿,跟我一起睡吧。”高紫萱未置可否,看向李睿,问道:“我跟你睡,那他呢?”吕青曼道:“让他睡客厅沙。”高紫萱笑嘻嘻的说:“嘿,吃剩饭的那位,你老婆不要你了,要跟我一起睡,你有意见没?”

    李睿听得出她这话里的深意,这么简单的事情,她自己就可以拿主意,完全用不着再问自己的意见,可她偏偏就问了,因此话里含义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她其实是在说:我要是留下来跟你大老婆一起睡,你可就没有跟我这个小老婆亲热的机会了;而只有你送我回酒店,才能跟我亲热,所以啊,你就看着办吧。

    李睿对于这道题目非常挠头,刚刚可是在大宝贝雪菲那里“吃”了个饱啊,现在对女人已经一点没兴趣了,就算小老婆这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放在眼前,也懒得去碰她一碰,打心眼里想要拒绝她的好意,可是又怕她想跟自己亲热,那样自己拒绝了的话,可就要招致她的怒火了,细细想了想,还是不得罪她的好,便硬着头皮说:“呃,不好吧……”吕青曼截口道:“怎么不好?你睡沙凑合一宿不行吗?”李睿点头道:“我当然可以凑合一宿,可问题是,我已经养成习惯了,晚上不抱着你就睡不着啊。”

    高紫萱扑哧笑出声来,戏谑的看向吕青曼。吕青曼红了脸孔,嗔道:“以前也没见你抱着我睡,我看你就是存心跟我捣乱。”

    李睿笑道:“其实我是怕你们俩演变成拉拉。”

    高紫萱趁机说:“算了,我还是回酒店住吧,不打扰你们夫妻二人造人了。”吕青曼闻言脸色更是红得厉害,道:“还没开始呢。”高紫萱道:“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你们爱开始就开始,不爱开始就不开始,不用跟我汇报。”

    李睿道:“高大小姐,你先别废话了,你跟我说说,你打算怎么对付那几个北边来的坏蛋啊?”高紫萱逗他道:“咦,不是已经说好了嘛,你帮我收拾他们几个,怎么现在又变成我打算了?”李睿愣住了,仔细回忆之前跟她通电话的内容,道:“我是说过替你收拾他们没错,可你不是拒绝了吗?再说了,你真要是把这件事交给我办的话,你又何必跑到青阳来?”高紫萱这才嗤笑道:“逗你玩呢!我能指望你吗?你平时忙得连时间都抽不出来,还想帮我忙呐?别搞笑了你。”

    李睿扁扁嘴,继续吃饭。

    高紫萱追着他不放,道:“你别给我马后炮了,事情我都已经摆平了,你现在又跟我卖乖来了。有句话就是说你们这种人的,事前猪一样,事后诸葛亮。”李睿啼笑皆非,道:“我说什么了我,你又来这么一套?什么事前事后的?靠,要不是事前我主动示警给你,你青宝行恐怕被人阴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还有,你说什么?你说你已经把事儿给摆平了?你怎么摆平的?”高紫萱大喇喇的说:“我单枪匹马去了轩之宝一趟,让他们给我把李建辉叫下来。我跟他当面说,你背后搞的那一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也懒得跟你废话,我今天就给你撂下这么一句话,从今天开始,我的青宝行或是我本人,要是出了任何一丁点岔子,我都拿你李建辉是问,到时候不仅要砸了你的店,还要让你赔一个亿,最后还要让你死在大牢里,让你全家有不了好下场,你信不信?”

    李睿失笑道:“嚯,好家伙,真有大姐大的风范啊,你就是这么跟他说的?”高紫萱淡淡地说:“我高紫萱做人的准则,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李睿点点头,道:“李建辉听了怎么说的?”高紫萱道:“我哪管他说什么,反正我说完了就走了。”李睿好笑不已,道:“你扔下这么一句漂亮话,就说是事情已经摆平了?”高紫萱道:“不然还怎滴?反正我话已经说到位了,以后,青宝行出了任何岔子,我都找他李建辉说话。他认账也好不认账也好,我就找他了。”李睿苦笑道:“我的小……大小姐……”

    他说到这里差点没有吓死,因为差点顺嘴把“小老婆”这个亲昵的称呼叫出来。这个称呼虽然已经被青曼认可,但那只是在她们姐妹之间适用,要是自己也这么喊的话,青曼绝对会杀了自己的。多亏机智过人,只说了一个“小”字就察觉出不对,马上又改口为“大小姐”,总算是前后呼应,没有酿成大祸。

    高紫萱听到他说“我的小”的时候,也吃惊的睁大了美眸,死死的瞪视着他,生怕他把“小老婆”三个字的昵称喊全,那样固然会让自己下不了台阶,估计也会在吕青曼心里种下一根刺,那以后自己跟他就别再想继续交往下去了。

    李睿暗道一声侥幸,厚着脸皮面不改色的说:“你也太天真了吧。你找人家算账是要证据的好不好?你没有证据凭什么找人家算账?”高紫萱蛮横的说:“要什么狗屁证据?只要出了事,就找他算账,他就得赔偿我。他要是敢跟我要证据,我就打得他不要证据了为止。这叫什么?这就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花招都是扯淡。”

    吕青曼插口道:“你小心闹得太大,连累了你叔叔跟你爸。”高紫萱嬉皮笑脸的说:“长辈是干什么用的?不就是用来连累的?”吕青曼苦笑着摇头,道:“你这个丫头啊,真是没法说你。”

    李睿也是一脸苦笑,心说小老婆也就是生在了省城高家,要是换成普通人家,哪里敢这么嚣张?唉,不能不说,她投胎投得好啊,极有水平。

    由于还要送高紫萱回酒店,为节省时间,他也没往饱里吃,胡乱填塞几口,觉得肚子不饿了,便结束了这次仓促的晚餐,抬手擦擦嘴,道:“走吧,送你回酒店。”高紫萱看到他用手擦嘴的一幕,俏脸上立时浮现出满满的鄙夷之色,拉着吕青曼,指着他的嘴巴,道:“青曼姐,也不是我说,你们家这位怎么这么恶心啊?这是哪儿来的邋遢兵啊?啊?吃完了饭,拿手擦嘴?哪有这么干的啊?恶心不恶心啊?就这还给你当老公呐?就这还给市委书记做秘书呐?我的天哪,我都要吐了,真恶心,我不要他送了……还有,青曼姐,你赶紧休了他吧,跟着这样的邋遢老公,你不觉得丢人啊?”

    李睿听她说得夸张,忍不住好笑,故意又用手在嘴边擦了几下,道:“我这还不是因为要急着送你?敢情你倒逮着机会挖苦我了。拿手擦嘴又怎么了?我还拿手擦鼻涕泡呢。”

    高紫萱翻了个白眼给他,对吕青曼道:“你需要好好教育你老公了,不然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腻歪死。”吕青曼笑道:“哎呀,别闹了,快走吧,走不走,不走就睡家里?”高紫萱忙道:“走走走……可是我真不想坐他的车了,车里面是不是都是他的大鼻涕啊……”

    几分钟后,李睿已经驾车驶出小区,高紫萱抬手在他腰间拧了一把,凶巴巴的叱道:“你刚才差点叫出小老婆来你知道吗?”李睿喟叹不已,道:“你还说呢,我说溜嘴了,差点就给说出来,多亏我机智啊。”高紫萱道:“你真要是叫出来,咱俩就完蛋了。我是能跟青曼姐开这种玩笑,但并不代表她能容忍你这样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