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04章:只因嘴贱
    李睿热脸碰上冷屁股,别提多尴尬了,暗里骂道,贱人就是矫情,老子好心好意问候下你,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要怪我多嘴,靠,老子也是嘴巴真贱,干什么非要惹你这个贱人,哼,简直是青阳市第一贱女人,心里一生气,也就不想理她了,没说什么,迈步就走。『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李婧却又不高兴了,喝道:“你给我站住!”李睿愣了下,转头看向她,问道:“李市长还有什么吩咐?”李婧骂道:“你什么态度啊?啊?我说你两句你就给我甩脸子,你什么素质啊?啊?你眼里有没有我这个市领导了?啊?还敢冲我耍威风了,真是岂有此理!”李睿哭笑不得,道:“我哪儿耍脸子了?李市长你可别冤枉好人。”李婧哼道:“冤枉好人?你是好人嘛你,你……你……”说到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孔忽然一红,嘴上说话也不利索了,一句话居然没说完。

    李睿心中冷笑,暗说那次要不是老子把你送回家,你李市长就要在大街上出丑了,现在又说我不是好人了,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哼哼,果然是贱人,懒得再理她,对金蕊道:“快送李市长回家休息吧,我看她是喝醉了。”

    金蕊哦了一声,扶着李婧要往停车场里去。李婧一把甩开她的手臂,狠狠瞪着她,问道:“你是我的秘书还是他的秘书?你到底听谁的话?”金蕊吓了一跳,脸色一白一红的说:“您……您的,我听您的。”李婧哼道:“那我让你送我回家了吗?”金蕊羞愧的垂下头去,道:“您……您之前说过,现在……刚才……没……没说。”李婧怒哼一声,好像要把怒火全部泄到她身上去似的。

    金蕊只吓得把头垂得更低了,活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估计地上要是有个缝隙,她也早就一头钻进去了。

    李睿暗想,这位美女市长估计是在晚宴上受了什么委屈,这是逮着自己与金蕊,拿自己两个小人物出气来了,既然如此,可不要惹她,免得招致她一顿脾气,还是走为上策的好,便道:“李市长,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再见。”说完迈步就要跑。李婧斥道:“你还有事?既然有事,刚才上来缠住我干什么?”李睿听她用的是“缠”这个字,心头打了个突儿,心说她真是喝多了,措辞用语都不讲究了,堂堂的女市长,怎么能用这么暖昧的字眼?讪笑道:“我……我也是关心您嘛。”

    李婧冷哼道:“我用你关心?你算干什么吃的?就因为曾经……”说到这里,嘴巴戛然而止,没再说什么,只是死死瞪着他,好像跟他有不共戴天的大仇似的。李睿陪笑道:“您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去吧。”

    李婧瞪了他一会儿,忽然对金蕊道:“你先下班吧。”金蕊抬头看着她,诧异的说:“那您?”李婧不耐烦地说:“不用管我。”金蕊听她语气蛮横,哪敢多说废话,哦了一声,把车钥匙放到她手里,转身走了,也没敢叫上李睿一起走。

    李睿眼看小徒儿要走,很想追上去跟她一起走,却现李婧那两道如刀似剑的目光正笼罩在自己身上,要多凌厉有多凌厉,自然不敢乱动,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她的秘书,又怕她作甚?便硬撑着胆子说道:“李市长,我也走了。”李婧道:“哼,想走容易,先送我回家。”李睿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指着金蕊的背影道:“你不让金处送你回家,却让我……”李婧冷笑道:“不行吗?我使唤不动你这个市委第一秘书吗?”李睿恭敬地说:“当然使唤得动了,我本来就是为您这样的领导提供服务的。”李婧冷笑道:“那你还废什么话!”

    李睿也猜不到她是什么心意,难道是故意要整治自己吗?不过似乎也用不着去猜,多年来与女上司的斗争经验已经说明,不要试图去揣测女人的心思,谁要是那样干了,就无异于一个对数学没有什么研究的人试图去破解哥德巴赫猜想一般困难,反正她怎么说自己怎么做就是了,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到最后肯定会表现出来的,便只得闷闷的答应下来。

    李婧左右望望,见附近没人,便把车钥匙丢向他身上。

    黑夜之中,她既没打招呼,丢的度也快,李睿哪里看得到,被车钥匙砸中后落在地上才听出来,忙蹲下身去捡起来,等抬头看向对面美女副市长的时候,现她正得意的冷笑,这才知道她已经玩了自己一次了,心里暗暗有气,嘴上却没说什么,淡淡的道:“李市长上车吧。”李婧没好气的说道:“上上上,就知道上,车门开了吗就让我上?你就是这么当秘书的?就你这样还服务宋书记?依我看你的水平,连个县委书记都伺候不来。”

    李睿没有辩驳,只是一味地忍气吞声,心说臭娘们贱女人,别让老子逮到机会,否则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来到车前,李睿开了中控锁,拉开驾驶门要坐进去,却现李婧站在左后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冷眼瞧着自己,问道:“这回不是可以上车了吗?你怎么还……”李婧大喇喇的说:“难道你要让我自己开门吗?”说完哼了一声,续道:“我今晚上喝多了,头晕,站都站不稳了,你还要我自己开门?你想看我出洋相是不是?你居心何在?有你这么服务市领导的吗?”李睿扁了扁嘴,转过身,走到她身前,将左后门打开,恭恭敬敬的说:“李市长,请您坐进去。”

    李婧这才满意,横了他一眼,慢慢钻了进去。李睿等她坐好后,砰地一声将门关上,这才回到驾驶位上。

    驶出停车场后,李睿驾驶轿车小心翼翼驶出宾馆东门,看着后视镜问道:“李市长,还是去华宇家园那套房子吗?”李婧含糊地说:“不要问我,你看着开。我都要恶心死了,你还烦我,讨厌。”

    李睿听到她这话的语气,暗暗惊诧,感觉她上车后跟上车前相比完全是两个人,如果说,在上车前,她恨不得玩死自己的话,那么现在,她对自己已经没了厌恶之情,心下很是纳罕,暗自思量她的心意,同时往华宇家园方向驶去。

    对于华宇家园,他可是丝毫不陌生,不仅与老上司袁晶晶在那里幽会过几次,还曾经送现在车里坐着的这位美女副市长去过。

    车行二十多分钟,已经进入华宇家园小区。李睿放慢车,李婧这辆黑色的座驾便如同幽灵一般在小区的道路上缓缓滑行,很快就停到了她家所在那栋塔楼的楼下。

    李睿把车停好后熄火,回头望了望后面坐着的李婧,见她眼睛闭合,身体靠在后排座上,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小声唤道:“李市长,李市长……”李婧闭着眼睛没好气的说:“喊什么喊?我还没睡!”说着已经睁开眼睛,美丽而富有风情的眸子里射出两道闪电,狠狠的打在他脸上。李睿说:“我是想告诉你,已经到家了,你上去休息吧,我也回了。”李婧说:“你这算什么服务?你刚才难道没看到,我需要金蕊扶着才能走路吗?你不知道我现在头晕得厉害吗?”李睿说:“好吧,那我送您上去。”李婧这才哼了一声表示满意。

    李睿下了车来,给她打开车门,搀扶着她的手臂把她从车里接出来,可等要扶着她往楼里走的时候,却忽然被她把手臂挣脱开了。

    李睿奇道:“啊?”李婧横他一眼,道:“啊什么啊?”李睿道:“不是……”李婧道:“少废话,快走。”

    李睿非常纳闷,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是让自己扶她上去,怎么下车了又不让扶了?不让扶也行啊,那就让自己回家呗,怎么还要让自己陪她上去?她这葫芦里卖得到底是什么药?想到“药”字,心头忽然打了个机灵,难道她又被人下那种药了?想到这里,忍不住有些口干舌燥。

    二人走进楼里,进了电梯厅,等电梯下来以后,如同不认识的各自走进去。

    李睿按下关门键之后,却忘记李婧家在几层了,也就不知道按下哪个数字键,求助也似的看向她。李婧没理他,抬手过去按了个数字。两人就沉闷地等着那层楼的到来。

    叮的一声响,二人先后从电梯里走了出去。

    李睿小声道:“李市长,您这不没事吗?”李婧怒视他说道:“你看不出我在坚持吗?不要以为你没事可干,一旦我坚持不住了,你就得接我一把。”说着话,脸色却有些泛红。李睿傻呼呼的哦了一声,凑近了她,陪着她往家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