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1000章:未见之心
    董婕妤狠狠瞪他一眼,道:“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多废话,偏挑我忙的时候耽误我。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以为我不会脾气呀?”李睿呵呵笑道:“好吧,那我不惹你了,你赶紧忙去吧。”董婕妤闻言却不急了,轻鄙的瞧着他,道:“婚后小日子很幸福吧?夜夜娇妻相伴,是不是北都找不到了?”李睿道:“你还说呢,那天青曼见了你一面之后,对你的大长腿是赞不绝口。我好容易才把她哄下来。”董婕妤自得的一笑,道:“她其实也挺不赖啊,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她有二十五了吗?你这回真是娶了一个小媳妇啊。”李睿笑道:“如果我说她比我还大三岁呢,你肯定不信。”

    董婕妤闻言倒也并不如何吃惊,道:“那她就是长得脸嫩。不管怎么说吧,你娶了个好媳妇,比之前那个刘丽萍强多了。”李睿听她提起刘丽萍,心头一震,道:“现在放刘丽萍出来合适吗?”董婕妤说:“你别问我,你说放就放,你说不放就不放,看你的意思。”李睿道:“不放她,是觉得对不起她,她也怪可怜的;可是放她吧,又怕她还要追着我添乱找麻烦。你觉得她吃够教训了吗?”董婕妤瞪眼道:“你是不是真觉得我没事干啊?我忙着呢,你少跟我废话。我走啦。”李睿道:“你忙什么呀?还要忙多久,我回家能不能搭个顺风车啊?”董婕妤说:“搭车就别想了,今晚估计回不了家了。要不然你开我车回去吧。”

    李睿摇摇头,道:“你去忙吧,我走了。”董婕妤好奇的问:“为什么不开我车?难道非得我开车送你你才乐意?瞧把你给惯得,这还没当大领导呢,当了大领导你尾巴还不得翘天上去?”李睿笑嘻嘻的说:“我之所以不开你车,是因为一个人回家没意思。还是你陪着我好。”董婕妤撇了撇嘴,想了想,道:“那你就等我会儿,我看看能不能忙完,忙完就跟你一起回。”李睿说:“好啊。那我在哪等你?”董婕妤掏出一把钥匙来给他,道:“去我办公室吧,坐着等,最大的那个钥匙就是。”

    李睿拿着董婕妤给的钥匙,溜溜达达的往主楼后门走去,等进了楼里后,加快脚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溜到董婕妤的办公室门口,插入钥匙开了门,随后迅疾闪入,再将门关上。之所以要做出这样一副盗贼的模样,是怕被外人看到自己跟董婕妤过从甚密,到时候可就好说不好听了。

    进屋后,他打开电灯,把公文包放在办公桌上,举目四顾,现董婕妤的保温杯还是满的,看到那碧绿的茶叶,就忍不住口干,走过去端起水杯来,咕嘟咕嘟的灌了几大口,同时顺势坐在她的老板椅上,左右转了两圈,感觉还不错,自得其乐的点了点头,瞥眼现一个厚厚的笔记本摊开着,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娟秀小字,忍不住好奇,凑头过去看起来。

    笔记上写的都是董婕妤的工作纪要,按日记的形式写在上面,前后翻了几十页,页页如此,都是写满了的。李睿从每一页上那密密麻麻的小字里,似乎可以看到董婕妤在青阳宾馆总经理这个位置上所付出的各种心血,再想到她形单影只的形象,心里就忍不住酸苦。

    他随意翻看了十来页,忽然看到在某一页上写着“谁都没有权力剥夺一条宝贵的生命!!!”,后面跟了三个重重的感叹号,这一句没头没脑,没有上下文,在枯燥无聊的工作笔记内容里显得异常扎眼,也不知道董婕妤为什么写上这么一句在这里。

    李睿看着这句话陷入了沉思中,等抬起眼皮看向这一页日记所在的日期时,心头忽然一颤,心情立时变得沉重不堪。

    这句话被写下来的时间,正是上次他不慎导致董婕妤怀孕、而她又很快采取流产措施的日子。从这句话的语气意思来看,她对流产那件事还是耿耿于怀的。不过,她之后并没有再提起那件事,想必是深深刻在了心底深处。只有在一个人坐在空荡僻静的办公室里的时候,那股子隐痛才开始作,唤醒她的母爱,让她深深缅怀那流逝的小生命,同时也是她的孩子……

    看着这句话,李睿陷入了不尽的后悔与惭愧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身高腿长的董婕妤快步走了进来。李睿看到她,如同做贼心虚一样的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又顺手将桌上的笔记本合死了,望着伊人那美艳的面庞,心里酸酸的,老大不是味儿。

    董婕妤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俏脸一沉,蹙起秀眉,走到办公桌前,将笔记本拿到手里翻了翻,质问道:“你偷看我的工作笔记?”李睿心情沉重,连跟她开玩笑的念头都没有了,说:“没有。”董婕妤道:“没有?怎么没有?没经过我允许去看就是偷看。你可真无耻!”说着将笔记本扔回了桌子上。

    她一开始表现得相当愤怒,但随后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前后反差可谓巨大。李睿也知道,她一开始做出怒的样子来,只是逗自己玩,吓唬自己一下而已就得了,并非真心责备自己偷看她的笔记。以俩人的关系,别说只是工作笔记了,就算是日记,偷看下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人都给你看了,心事还有什么不能看的?伊人在这方面从来不是一个小气矫情的女人,不像那些拥有情感洁癖或者孤高自我的女人,别人动了她什么东西,就好像玷污了她的身体与灵魂似的,就会吵闹不休,借此表现出自己是多么的与众不同。那样的女人,除了让人生厌之外,没有其它在世界上存在的价值。

    李睿勉强笑了下,道:“我……我对不起你。”董婕妤走到他身边收拾桌子与坤包,不耐烦地说道:“起开起开,别给我添乱。能回家了,我得赶紧收拾……对不起我,你才知道对不起我啊,哼……”李睿看她躬身忙碌的样子,越怜惜不已,从她身后将她拦腰抱住,拥到了自己怀里。董婕妤此时才现他有些不对劲,呆了呆,将鬓边秀拢了拢,回头看着他,打量下他的神情,道:“不让你添乱,你还来劲了是不是?不想回家啦?那放开我,我还想回呢,你给我守着办公室吧。”李睿苦涩一笑,道:“上次让你流产的事,你是不是还在耿耿于怀?”

    董婕妤一下子愣住了,微微眯起美眸,神情诡异的跟他对视,半响问道:“你抽风?还是神经病复?”李睿道:“你别转移话题,你在笔记本上都写了。”董婕妤奇道:“我写什么了?”李睿说:“谁也没权力剥夺一条生命,这是不是你写的?”董婕妤凶巴巴的说:“讨厌,你果然偷看我笔记了,你怎么那么恶心啊?”说着去掰他的手,道:“起开,别烦我,我还得回家呢。早就困死了……”李睿蛮横的把她抱到怀里,把脸贴在她耳畔,死死贴住,一动不动,一言不。董婕妤嗔道:“干吗?耍癞皮狗啊?我就不怕癞皮狗,信不信我一脚踢死你?”李睿深情地说:“好婕妤,我这辈子欠你的。”

    董婕妤没再说话,李睿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抱着她。

    李睿回到家里的时候,吕青曼照例已经洗漱完毕,靠在席梦思上看育儿书,见他回来,问道:“今天有没有什么新闻?”李睿苦笑道:“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家青曼也是个小八卦。”吕青曼撒娇道:“哎呀,现在又不上班,整天在家里呆着,什么消息都不知道,无聊死了。”李睿说:“新闻当然有,央企考察团明天就会来到青阳,同时这也是他们在山南省考察的最后一站。鹿死谁手,明天就知道了。”吕青曼道:“青阳各方面条件还是差,不说比不过靖南,比黄州东州这些城市都差,估计没有任何一家央企愿意落户的。”

    李睿点了点头,道:“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纳闷的,青阳市要人有人,要地皮有地皮,怎么就展不起来呢?换成我是市长,青阳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啊。”吕青曼笑道:“你是要人有人,要地皮有地皮,但你有的都是穷人,都是不能被开利用的地皮,那又有什么用?青阳市底子还是太薄了,工农业都不达,各种新兴产业也都起不来,服务业等第三产业也展不起来,这些都起不来,你城市怎么展起来?”说完这话,她眼睛忽然一亮,道:“你倒是先不用考虑如何当市长,你先想想怎么当好一个县长吧。我觉得你离县长还是挺近的。你要是能把一个县展好了的话,再来当市长就没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