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82章:接亲遇难题
    李睿已经洗漱刮脸完毕,西装领带什么的也都穿好了,但是新郎的胸花还没戴上,也还有别的一些小事来不及做。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正好鲁星来了,就请他帮忙分担。

    没过几分钟,安增奇的电话打到了鲁星手机上,鲁星让他上来说话。等了一会儿,他人也就到了。三人在客厅里简单商量一下,分了分工,李睿与鲁星忙内,安增奇忙外,去楼底下迎接婚车队,同时准备好放炮。

    忙碌了半个多钟头,高紫萱所请的婚庆公司的一个负责男方这边一应大小事务的经理就赶到了,随他一起来的还有婚车队,一溜六辆艳红色的宝马轿车。

    这个经理跟李睿简单了解了下情况,又说了下其后的布置,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这就开始出,去吕青曼家里接亲。

    鲁星陪着李睿下楼的时候,安增奇与婚庆公司的小伙子们点燃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了个没完没了,惊扰了小区里不知道多少人的好梦。

    等李睿坐进头车以后,最前面坐在摄像车里的摄像师开始摄像,婚车队也随之缓缓驶出小区,往吕青曼家里驶去。

    吕青曼家里此时也是乱作一团,吃饭的、烧水的、摆放四干四鲜的、给吕青曼化妆的、拖地的……还有一群小孩子站在楼下,望向小区入口那里,等待着婚车队的到来。

    高紫萱已经换上了伴娘的服饰,那是一条浅紫色的纱质长裙,裙衣极薄,部分位置还是雷丝镂空的,月匈口那里鼓鼓囊囊的突出了秀峰的存在,腰肢那里则细瘦无比,紧紧勒束着,腰肢以下分布着七八朵牡丹花作为花式,裙摆上分布着十几个褶子,里面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那双瘦长笔直的美腿。这条裙子从上到下没有第二个颜色,一水儿的紫,与吕青曼的白色婚纱互相衬托,则更能显出新娘的纯洁淡雅。

    可能是露着双臂有些冷的缘故,她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短款羽绒服,于是这条长裙只露着裙摆在外面。至于吕青曼那双红艳艳的婚鞋,已经被她穿在了脚上,但是被及地的裙摆盖住了。李睿除非一进屋就撩起她的裙子看,否则就算打死也找不到鞋子在哪。而李睿也必定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撩她的裙子,所以李睿的结局已经注定,就是绝对找不到那双鞋子,也就别想抱走吕青曼。

    当然了,若是高大小姐有意放水,李睿还是有机会的。但是她会放水吗?谁也不知道!

    迎亲车队很快驶入小区,随后稳稳的停在了吕青曼家楼下。小区看门的老大爷已经跟了过来看热闹,脸上笑呵呵的,手里是两包刚刚拦截婚车而得的喜烟。

    随着鞭炮声骤然响起,吕青曼屋里这些女性亲戚都激动起来,争先恐后的叫道:“新郎来了!”“是啊,接亲的车来了。”“快做好准备。”“嗯,今天新郎不说了好听的是别想进门!”

    楼下,李睿下得车来,身边早陪立了鲁星与安增奇。李睿左手持了鲜艳的玫瑰花束,右手整理了下衣服,等转目看向单元门,现往日里总是敞开着的单元门已经被人为的关闭时,面上现出苦笑,知道今天怕是没法轻易抱得美人归了。

    安增奇叫道:“好嘛,连单元门都给关上了,今天这媳妇怕是不好接下来了。”鲁星却豪情万丈的说道:“怕什么,她们就是设下十道百道门户,咱们照样也给他闯进去。走着!”说完哈哈一笑,扯着李睿往单元门口去了。

    把守单元门的是吕青曼所属父母两系里的孩子们,这些孩子里最大的不过十五六岁,其他都是十来岁甚至**岁的小孩子,几乎都是听了父母长辈的意思,在单元门这里守住,借机跟李睿这位新郎官索取好处,因此反而容易过关。

    鲁星丢给他们一堆零散红包、几袋子高级糖果,外加单独给守门“领”--那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条喜烟后,也就把单元门打开了,随后他与安增奇一起,拉着李睿快飞奔,往楼上赶去。那里是第二道门户,也即吕青曼的家门口。

    长话短说,鲁星与安增奇这两个伴郎,在今天扮演起了忠诚可靠的保镖,护送着李睿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最后站到了吕青曼卧室门口。再敲开这一扇门,就能将新娘抱走了,换句话说,如果这扇门敲不开的话,那就别想带走新娘了,之前敲开的那些门包括单元门在内,也都没有任何意义。

    当然了,理论上,这最后一扇门也是最难开的。不过鲁星与安增奇心里都有底,这扇门就算再难开,今天也是必然会被敲开的,否则婚礼怎么继续进行下去?只是看新娘一方亲属想闹腾到几时罢了。

    鲁星刚刚叩响屋门,里面已经响起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声音:“你们别敲了,敲也敲不开,先做题吧。”鲁星笑呵呵问道:“题在哪啊?数学题还是语文题,我最不怕做题了?”那小女孩说:“给你塞出去了,题目在纸上,你们找吧,能找出新娘也就是我表姨的嘴唇印就能进来了。”

    鲁星蹲下身,从下面门缝里现了一张白纸,捡起后一看,好家伙,上面遍布着十几个红色的女子唇印,唇形各不相同,红艳艳的令人心悸。

    他苦笑着站起身,拿到李睿身前,拍拍他的胳膊,道:“大哥,这题只能你来了,我们谁也帮不了你。好嘛,我们谁要是能帮得上你,反而跟嫂子说不清了,呵呵。”安增奇听了就哈哈的笑,道:“是啊,这题只能李哥做。”

    李睿两手接过这篇纸来,看着这十几个唇印,也是头皮麻,明知故问的问了一遍:“她们什么要求?”鲁星道:“要你找出嫂子的唇印来。嫂子的嘴你总亲的,你肯定最熟悉,嘿嘿,慢慢找吧。我喝口水去,好家伙,一路上好话说尽,唾沫都干了。”

    李睿还真熟悉吕青曼的唇型,那是一张比樱桃小口略大的小嘴,口唇不厚不薄,嘴巴不大不小,配着她的瓜子脸,既俏丽又迷人,说起来还是很容易分辨出来的。他凝目在纸上一扫,很快现了三四个小嘴的唇印,又从这几个里面剔除了一个上口唇略厚的唇印,剩下来就只有三个了。这剩下的三个形状大小都差不多,他一时间很难辨识出来。

    安增奇有些担忧的问道:“找出来了吗?”李睿苦笑着摇摇头,道:“找出三个了,但是不敢确定。”安增奇道:“那就随便挑一个。”李睿一想,也只能这么办了,就从里面挑了一个,用指甲划了一道作为印记,蹲下身把纸送了回去,叫道:“看看我猜对了没?”

    里面很快传出了回答:“不对,罚喝一瓶矿泉水,不喝完不能继续答题!”

    安增奇先是惊奇,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拍着他的肩头道:“老大,她们可真能整你啊。这主意也太馊了吧。”

    矿泉水早在门口墙根准备好了,拿眼一扫,得有七八瓶的样子。李睿看在眼里,心中震惊,好家伙,这么多,今天自己不会全给喝了吧?

    他喝过一瓶不算太凉的矿泉水后,在老丈人吕舟行的确认之下,里面那张纸又塞了出来。

    李睿拿到手里,非常头疼,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再次随机挑选了剩下那两个唇印里的其中一个。

    纸张塞回去以后,屋里很快响起了惊奇的叫声:“哎呀,他找对了!”“好厉害,两次就找出来了!”“一定没少跟青曼亲嘴,哈哈!”

    外面站着的吕舟行听到这话,也是忍俊不禁,老脸上现出了幸福欣慰的笑容。

    卧室里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又开始说话了:“还有第二道题目,外面桌子上的红色盘子里有五种食物,新郎你全部吃掉才能进来,少吃一种都不给你开门,哼!”

    众人听到小姑娘对李睿撒娇嗔,都是哈哈笑了起来。

    鲁星端着那个红色盘子走到李睿跟前,李睿拿眼一看,好嘛,全是难吃的玩意,那个青柠檬一看就酸倒一口牙了,那只辣椒更是北方常见的朝天椒,最辣的一种,光是这两样,就够难为人的了,何况还有其它三样。可也没办法,事到临头,就算想拒绝也来不及了。算了,豁出去了,牺牲自己,快乐一屋子的人,何乐不为?

    他几乎是屏住呼吸将五种食物一一吃了下去,吃完以后,嘴里别提多难受了,喉咙那里也不好受,火剌剌的都要喷火了,此时都不敢说话了,一说话就会引起剧烈咳嗽,心中暗想,别让我知道是谁设计的这道题目,否则我一定跟你没完,真是太欺负人了,把老实人往死里欺负啊?

    这些食物吃完,倒数第二道关卡也就算是通过了,屋门这才缓缓开了。鲁星与安增奇搀着痛苦不堪的李睿冲进了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