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80下:新婚之房
    试衣间内狭小无比,高紫萱撑着这么一大套婚纱,就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空间,李睿再站到她身后,试衣间里基本就没位置了,两人不得不前后紧紧贴在一起。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李睿伸手提住她的婚纱上端,道:“你脱吧。”高紫萱道:“你先给我把后面系带解开。”

    李睿听了这话,心里非常得意,她这是完全把自己当老公看啦,否则也不会给自己安排这种私密差事,便将她婚纱后面上端的拉链拉下去,露出了她那白板也似的玉背,直到露出系带,这才停下,两手凑过去,娴熟的解开了。

    高紫萱道:“你给我提着点啊!”李睿嗯了一声,忙又给她提住婚纱。

    高紫萱两手前后忙碌一阵,总算是将文兄脱了下去,随后放在身边凳子上的衣服上,很快挺直腰杆,对着镜子欣赏起来。李睿为了配合她的婚纱效果,特意将身形掩在她身后,微微低头,不敢露出脑袋去,眼睛却也偷偷瞄着对面的镜子。

    脱去内依后的高紫萱,上身再没有了任何衣物,此时再与酒红色的婚纱配在一起,当真是无可挑剔,但见她身上肌肤晶莹生晕,白白的光与婚纱的红光交织到一起,立时在她身体四周营造出了一种梦幻神奇的瑰丽色彩。她整个人都变得好像是从天上飘落下来的仙女,容光絶丽,娇艳不可方物,令人心生自惭形秽之感,都不敢盯着看下去。

    李睿惊叹道:“妈呀,真美!”又小声念叨:“我说小老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美?你都快把我的魂儿勾走了。”

    高紫萱得意的笑起来,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姿势,还特意高高耸起月匈脯,可惜效果微乎其微。她不死心的用手在月匈下推耸,想要摆出一个最丰耸的造型,却屡次以失败告终。她有点沮丧,目光忽然现,镜子里有一双眼睛在自己身后脉脉的看着自己,便恶狠狠的冲他骂道:“看什么看?想看看你老婆的去。”李睿从她身后将她拦腰抱住,道:“你不就是我老婆?”高紫萱幽幽叹道:“我月匈好小哦,穿婚纱好难看。”李睿道:“没关系,慢慢来,还会育的。”高紫萱脑袋向后靠在他肩头,无奈的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如此以来,她上身就形成了一个斜斜向后的坡度,以李睿站在她身后的高度与角度,只消稍稍低头,就能看到不该看的地方。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干了,不过不是故意的,而是不经意间瞄过去的。

    看过之后,李睿笑不出来,哭的心都有了,老天爷何等不公啊,怎么会赋予“小老婆”一双这么小的宝宝粮库呢?这让她怎么选文兄穿衣服啊?又让她怎么出去见人啊?不过,话说回来,她拥有着那绝代无双的容貌,苗条多姿的身材,已经很不错了,出其他女人好大一截,所谓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她似乎也该知足了呢。

    他观察的时候,高紫萱也在镜子里默默的看着他,过了会儿才说话:“还没看够?”李睿抬头看了镜子里面一眼,才知道她一直在盯着自己看,摇摇头道:“怎么可能看得够?老婆一辈子看不够。”高紫萱抬起手来,反手在他脸上捏了捏,道:“是不是很小?”李睿道:“还会育的,还有,以后我会多照顾照顾它们的,这玩意就要靠男人催,男人的手就是最好的丰补药。”高紫萱冷笑道:“我同意让你碰了吗?好大的口气,还‘以后我会多照顾照顾的’,好像是可怜我恩赐我似的,真恶心。”

    李睿笑道:“我也是为你好嘛。你知道,我不是为了吃豆腐而碰。”高紫萱问道:“那你是为了什么碰?”李睿亲了她后颈一口,道:“因为爱你才碰啊。我表面上是碰你的猫猫,其实是在帮你丰匈,也是在慰藉关爱你的心灵。”高紫萱闻言嗤笑起来,又捏捏他的脸,道:“嘴巴真甜,来的时候吃了蜂蜜了?”李睿摇头道:“跟你在一块啊,嘴巴自动就变甜了。”高紫萱不禁莞尔,妩媚的瞥他两眼,忽然说:“那你碰吧。”李睿吃了一惊,道:“现在?”高紫萱道:“废话,你现在不碰想什么时候碰?趁你大老婆做头……”

    三人从影楼出来的时候,已经午夜十一点多了。吕青曼穿上了雪白的婚纱,顶着精心盘做的型,由高紫萱一手扶着手臂一手提着婚纱裙摆送到了车里。之所以要提前穿上婚纱,是因为婚纱很难穿上,就算勉强穿上也很难摆好造型,而明早上李睿过来接亲又会很早,基本上没有时间用来穿婚纱,所以就提前穿上了。

    回家的路上,高紫萱说:“我送你们的那套房子已经装饰成新房了,今晚上李睿就过去住,明早上迎亲车队也是去那里接他,然后再开过来接上你,去酒店举行婚礼。婚礼结束以后,你们俩再回那套房子洞房。”吕青曼握着她的手道:“好紫萱,这次真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才好。”高紫萱佯怒道:“你跟我还说这话?拿我当外人啦?”吕青曼笑道:“没有,是心里话。”

    李睿插口道:“记得找辆车去接下宋书记的夫人孙淑琴孙老师,她也要来参加婚礼的。我给你她电话。”高紫萱道:“记得了。”

    三人回到家里时,现吕舟行已经回来了,正跟李建民坐在沙上边喝水边聊天。两位老人见儿女们回来,都很高兴,尤其是看到吕青曼一身纯洁高贵的婚纱的时候,更是打心眼里喜欢,上前问东问西说个不停。

    高紫萱又与夫妻二人确认了下明天早上的各种活动安排,都无异议之后,带李建民与李睿父子去了那套房子。

    由于车里多了一个李建民,路上高紫萱没怎么跟李睿说话,只问了些无关痛痒的问题。

    到了那套房子以后,高紫萱先带父子二人参观了下房子的布局。

    这套房子同样是在市中心,虽然没有高紫萱家里那么豪华阔气,却也是装修得极为高档,三室两厅一百三十多平,比五星级酒店的豪华间也差不了多少。高紫萱在这个基础之上,又按照新房的标准进行了装饰装潢,门上都贴了红喜字,屋里都拉着五颜六色的彩花飘带,花束每个房间都有,作为洞房的房间更是一水红,大红被子大红褥子大红床单,连梳妆台的镜子上都贴了红喜字,屋顶正中还吊着一个红色的彩纸花球,衬得屋子里喜气洋洋。

    李睿看到这一幕幕,内心既惊喜又感动,再看高紫萱的时候,就越爱她爱得不行。

    高紫萱淡淡地说:“现在房间里就缺一样东西。”李睿忙问:“还缺什么?我看都挺好的啊,什么都不缺了。”高紫萱说:“傻瓜,还缺你跟青曼姐的婚纱照。尤其是你们卧室里,一张合照都没有,差点意思。”李睿这才恍悟,连连点头,道:“是啊。”高紫萱道:“明天我再打电话催催你们拍婚纱照那个影楼,看看送的那几个大相框做出来了没有。”李睿感激地说:“辛苦你了。”

    李建民一路奔波,早就累了,何况人到老年,精神头也跟不上了,跟二人说了说,找个卧室进去躺下就睡了。

    高紫萱把李睿拉到洞房里边,反手将门关了,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朋友想要请过来参加婚礼的?”李睿摇头道:“我朋友都在青阳呢,省城这边一个都没有。”高紫萱暖昧的觑着他,道:“瞎说!少给我装蒜,据我所知,你在省城最少就有两个好朋友。”李睿奇道:“哪两个?难道还要请你哥高冬冬吗?如果他也算我朋友的话……当然,他也确实是我朋友。”高紫萱白他一眼,道:“我缺心眼啊让你请我哥,哦,让他看着你娶他的前妻?”李睿皱眉道:“那你意思是?”

    高紫萱道:“别装蒜,一个是你的干妹妹,那个姓白的美女;一个是你老晴人,北京路上肯德基里那个丁怡静。这俩不都是你的好朋友吗?你结婚不打算请她们来?”说完这话,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似乎要看到他心里去。李睿摇头道:“不请,都不请了。”高紫萱嗤笑道:“你不请丁怡静我能理解,毕竟是你老晴人,不方便让她看你结婚。可是你干妹妹为什么不请呢?难道你也怕她知道你结婚?难道你跟她不是干妹妹,是情妹妹?”李睿心事被她点破,微微羞惭,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很郑重地说:“请谁都不能请她,而且内中缘由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放心,我跟她没有你想的那种关系,我们就是纯粹的干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