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79章:婚礼临近
    李睿到家的时候,吕青曼正与高紫萱通电话。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此时距离夫妻两人大婚之日已经没两天了,二女正在敲定婚礼的最后细节。李睿趁机跑到洗手间里洗了个澡,又仔仔细细的刷了次牙,全面消除与李小娜亲热的痕迹。洗澡的时候,想到刚才与李小娜的激吻场景,不由自主的有些亢奋,但当想到她从此以后将与徐庚年同床共枕,又如同被冷水浇头一般,瞬间冷却下来。他禁止自己去胡思乱想,可脑海里还是不断的浮现出各种令自己无法接受的场景……

    他洗完澡回到卧室里的时候,二女已经谈完了正事,高紫萱正在绘声绘色的教吕青曼如何防止李睿在外偷嘴:“你拿个唇膏,眉笔也行,在他那儿划一道线,每天晚上他回家的时候你就检查一次,要是线不在了,就说明他偷嘴了……这个办法最妙的地方在哪你知道嘛,在于可以打消他在外偷嘴的念头。这样一来,你说他还敢偷嘴吗?”吕青曼听得啼笑皆非,瞥了身上只裹着条浴巾的李睿一眼,道:“你这个死丫头,这又是从哪学来的?你不给你老公用,干吗撺掇我给我老公用?”高紫萱惊叫道:“咦,我老公不就是你老公吗?我是你老公的小老婆啊,这可是你这个大老婆答应了的。”

    吕青曼笑呵呵的说:“我还是非常信任他的,你少来这套吧。本来我们感情挺好的,要是按你说的这么一搞,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还谈什么感情?”高紫萱道:“随便你,反正我为谁好谁心里清楚。”吕青曼笑道:“我知道你为我好,真是我的好妹妹,我快爱死你了。我要是男人啊,肯定娶你。”高紫萱啐道:“呸,你要变成男人了,咱俩就不会这么好了……”

    姐妹俩说笑几句,也就把电话挂了。

    李睿疑惑的问道:“你跟紫萱说什么呢?什么用这个用那个的?怎么又关系到信任了?”吕青曼笑着摇头道:“没说什么,那丫头逗我玩呢。”说完问道:“跟徐省长吃得怎么样?”李睿点头道:“徐省长人挺不错的,一点架子没有,总是笑呵呵的,这样的省长我还是头一回见到。”吕青曼说:“据你所见,徐省长跟小娜处得怎么样?这么快就谈婚论嫁,可是比咱俩还快呢,闪电婚姻?”李睿说:“还不错,感觉徐省长挺喜欢小娜的。”吕青曼点头道:“那就还不错,小娜也算因祸得福了。”李睿说:“小娜说了,到时候婚礼请我跟董婕妤一块过去,我打算带你一起去。”

    吕青曼疑惑的问道:“董婕妤?”李睿道:“就是那个青阳宾馆的总经理,住咱们隔壁一单元一零一那个美女,你不是在青阳宾馆见过吗。我把小娜安排到青阳宾馆还是求她帮的忙呢。小娜感念她对自己的照顾,认她当姐了。”吕青曼略有所悟,道:“认得好!多了这么一个姐姐,就多了一个亲人,小娜现在可是最缺亲人了。”李睿闻言心里又不好受起来,脑子里全是李小娜那形单影只的孤独身影,强自控制着自己不去想,故意转移注意力,笑道:“那咱俩最缺什么?”吕青曼一下子懵了,道:“咱俩?”李睿凑过去抱住她,道:“是啊,咱俩最缺什么?”

    吕青曼虽已经跟他正式做了夫妻,脸皮却比以前还要薄了,被他亲热的抱住后,立时脸热心跳得不行,伸手推他道:“有事说事,别动手动脚的。”李睿蛮横的凑过去把她压在下边,道:“快回答我。”吕青曼红着脸摇头道:“我哪知道啊……”李睿笑道:“你知道的,咱俩最缺孩子。”吕青曼恍然大悟,连连颔,道:“对啊。”李睿伸手给她宽衣解带,道:“所以咱俩要赶紧造人哦,嘿嘿!”吕青曼面红耳赤,急忙推他手,道:“别急,再等两天,等婚礼晚上再……再造好不好?”

    次日上午,李睿给双河县九坡镇的李玉兰去了电话,打算以丁怡静这个投资人代表的名义跟她谈分红的事情。前些日子一直太忙,也没时间给她打电话,今天好容易周日了,不算太忙,就趁便搞定这件事吧。

    电话打通后,二人彼此寒暄几句,李睿很快就说到了正题上:“丁老板太忙,也没空去双河,就把分红的事情委托给我了。你跟我说说基本情况吧。”

    李玉兰不疑有他,简单介绍了一番,其中提到了春节之前几个月加工厂总的毛收入与净利润,还有一些用于扩大再产出的资金投入,总而言之,扣去七七八八的费用后,分成算下来,丁怡静这边最终能拿到分红一百三十八万多。

    李睿吃惊地说:“怎么这么多?这才几个月啊,能赚这么多?”李玉兰道:“没办法,实在是咱们的产品太受欢迎了,呵呵,卖得特别好。尤其是你在市里帮着找了找销路,那一次就赚了一百多万。我这还打算跟丁老板商量商量,给你提成呢。”李睿忙道:“我那份就不要了。”李玉兰道:“那怎么行?咱们私是私公是公,你帮着销售了,就该给予奖励。”李睿道:“我这不是跟你们客气,我是真的不要了。我这回还有件事要跟你说……”说着,就将自己的构思说了出来。

    他的构思,就是将所有分红投入到那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里边去,不过,他只能代表自己的想法,不能代表李玉兰,也不能强求李玉兰把她那一份分红也拿出来。如果她不同意的话,就只好只投入自己这一百三十多万分红了。

    他将构想说完之后,道:“丁老板其实是我老同学,她根本不在乎这点钱,愿意听我的拿出来投资到这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里面去,也算给加工厂永远解决干果杂粮原料的后顾之忧。不过我不强求你也拿出你那份来,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按我的来。”李玉兰笑道:“你什么意思啊?这么小瞧我吗?我有那么小气吗?难道我眼里只有眼前这几十万了吗?我也跟你说心里话,要不是你帮着拉来这个投资老板,我有再好的想法也不能付诸实施。说起来,我能分红就已经是厚着脸皮了。我听你的,你说拿这点钱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打完这个电话后,李睿心里非常感动,李玉兰这么支持自己,实在出乎自己的想象,换成别的女人,手里忽然拿到大几十万的分红,肯定不会愿意再吐出来干别的,她却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与其说是大方,倒不如说是对自己的信任与喜爱,就冲她这份信任,自己也要把这个互助林木种植基地搞好,给加工厂解决原料的后顾之忧,让她以后赚更多的钱。

    他又给杨鹏打去电话,催促他抓紧弄出那份投资分析报告书来,一旦那个报告出炉,如果与现有条件、资金门槛没什么太大出入的话,基地就可以开始搞起来了。

    杨鹏问,要不要带着张兵一起搞这个基地。

    李睿回答道:“当然要带他一起了,以后双河这个加工厂就全靠给他了。而你要回到市里来,我给你安排别的事情做,保证比这个加工厂厂长的位子更舒服。”杨鹏感慨的说:“你现在混得是忒牛逼了,我都不敢认你了。”李睿呵呵笑起来,豪气满怀的说:“这才到哪啊,咱们慢慢来,以后会展得更好!”

    时光流逝,很快到了举行婚礼的日子。头天晚上,李睿就跟老板宋朝阳请了假,驾车带着吕青曼、父亲李建民、舅舅杜民生的夫人陈丽娟前往省城。

    杜民生身为市委秘书长、市委大管家,没有时间参加这次婚礼,要留在青阳上班,所以就委托老婆陈丽娟代自己过去参加。

    赶到省城吕青曼的房子以后,高紫萱早就等着了,接上吕青曼带她去试婚纱、做头。高大小姐早就与一个经营婚纱影楼的老板朋友约好,今晚上会带姐姐过去,所以那家影楼晚上也没关门,依旧营业,当然了,只服务吕青曼一个客人。

    李睿左右也没事,就跟着一起去了。李建民与陈丽娟则进家休息,自不必提。

    赶到影楼里后,高紫萱与那个朋友见了面,介绍吕青曼夫妻给她认识,随后带着吕青曼去里面试婚纱。这一次的婚纱与上次拍婚纱照那个婚纱是一个性质的,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一次要从影楼里带走,准备着明天婚礼仪式上穿,等仪式结束之后再还回来。换成别的客人,婚纱是要花钱租的,按婚纱样式的不同,租金也从几百到几千上万不等,而且还要先交上数目不菲的押金,预防丢失或者损毁。但这次是高紫萱带过来的好姐妹,所以影楼老板爽快的分文不取,特许二女直接带走,一分钱都不用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