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62章:出猎
    水库不大,如同城市公园里的人工湖一般,一眼就能望到边。站在水库大坝上,放眼望去,苍山环绕之中,一面绿镜也似的湖泊安安静静的躺在山间盆地上,水波不兴,如同睡熟了似的。水边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不少大人孩子正在冰面上滑冰。而水库东西两边则是高达数十米的悬崖峭壁,山体似乎是石灰岩,片片平整,如刀削斧劈一般,直接插到水里,山水一体,颇有几分景致。

    大坝高出水平面有近十米高,也就是三层楼的高度,外围直上直下,有十来个泄洪口;内侧则缓坡状探入水库里面,人可以行走在大坝顶的通道上,当然也能从内侧缓坡上慢慢下到坡底水边。而要是不小心失足了的话,那就会以一种非常圆润的方式滚到水里。

    李睿拍拍吕青曼的小手道:“看吧,水面不大吧,这回放心了吧?”

    吕青曼点了点头,原本以为,有水怪出没的地方,一定是水面宽广、无边无际,水边寸草不生,人畜不敢靠近,甚至连天色都是黑的,到处笼罩着阴暗恐怖的气氛,直到现在,看到水库真面目了,这才现与自己想的大相径庭,而自己也太善于联想了,可能是看西游记看多了吧,笑道:“那也要小心。”

    鲁星摸出手机给本地经营水库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让他筹措一只船过来,随后招呼众人走下大坝。

    眼看李睿只顾拉着吕青曼的手往大坝内坡下去,根本不理会自己,高紫萱气得鼻子都歪了,叫道:“姓李的你个混蛋,只顾青曼姐不管我啦?是不是一块来的呀?你们都下去了我怎么办?把我晾这儿了吗?”

    李睿听得尴尬不已,忙停下来,道:“你过来,我拉着你一起下去吧。”高紫萱气呼呼的走过去,拉住他的手以后,先狠狠踢了他一脚,骂道:“靠,这还用我说啊?你是不是男人啊?真想踢死你!”

    吕青曼也觉得老公对她照顾不够,缺乏绅士精神,怎么说也是好朋友呢,嘴上却说:“丫头,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高紫萱没好气的说:“说明什么?你们夫妻俩可真够自私的,就顾自己了。”吕青曼呵呵笑道:“说明你该找个老公啦。要是有老公,还用受这个气?”高紫萱恶狠狠地说:“我这就找一个,再也不受这个气了!”说完用手指甲狠狠掐了李睿一把。

    她这是带气而,可想而知下手会有多狠。李睿但觉手上一疼,已经被她指甲掐到了肉里,疼得差点没叫出来,偷眼看了下,血都流出来了,这才知道“小老婆”气得不轻,心里既无奈也愧疚,只能满怀歉意地看了她一眼。

    五人下到坡底的时候,距离水面也就是还有一米的距离,可以清晰的闻到一股股的水腥气,在没有结冰的地方,可以一直看到水底,水势没有坡度,急转直下,靠岸的地方就有一两米深,那里有坚固的石灰岩,还有深绿色的水草,当然也少不了一条条的小鱼小虾。

    吕青曼忽然惊喜的叫道:“那边……快看,那有一条大鱼,是什么鱼……像是草鱼吧?”高紫萱顺她手指方向望过去,也叫出声来:“是啊,真有鱼,好大啊。”

    鲁星笑了笑,看看手里拎着的装鸭子的麻袋,道:“看吧,今天要是运气好,就能抓到级大鱼!”

    远处忽然走来一人,边走边跟他摆手,还叫喊着什么。鲁星看到他之后,道:“咱们的船来了,呵呵。”

    来的这个人正是鲁星那个朋友,在承包开王爷坟水库的公司里当经理。他走到鲁星跟前,跟他热情地握手,目光扫过安增奇、李睿等人后,又瞄了瞄鲁星手里的麻袋,笑道:“你跟那个家伙干上啦?又来招惹它?”鲁星问道:“这些日子见过它没有?”那人指了指水库靠山的位置,道:“前天还见着来呢,就在那,好嘛,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咣咣的撞山。”

    李睿听得豁然一惊,好家伙,这得是什么怪物啊,没事儿撞山玩?不说别的,光是那身皮肉就得多结实?原来心里认定它只是一条大鱼,现在可不那么想了,同时也略有几分胆怯,它连山都敢撞,万一撞向自己等人乘坐的小船呢?

    鲁星跟那朋友交谈两句,招呼安增奇等人跟上,往西边山脚下的码头走去。那里冰面上一溜停着五六艘小船,有木头的也有塑料的,每艘船下面都用砖头垫上了,免得与水面接触后被冻坏冻裂。

    吕青曼拉了李睿一把,低声道:“你别跟他们上船了,咱们就在岸边看着吧。太危险了,那水怪连山都敢撞,还有什么不敢撞的?”李睿笑着指了指那些船,道:“没事,你看,那些船也不小,也挺结实的,出不了什么事。再说了,我们手里还有木棒鱼叉呢,三个大男人还收拾不了一条大鱼?”

    高紫萱帮腔道:“就是,青曼姐,你别大惊小怪,这小破水库能有什么大水怪啊?撑死了就是一条大鱼精。我听人说过,鱼老成精,可它再精还能精得过人精?”吕青曼惊讶地说:“大鱼精?妖怪?”高紫萱呵呵笑道:“当然不是了,就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其实就是说,这鱼活的年头长了以后啊,就精了,贼了,一般人抓不住它。其实它也就是条鱼,就是个头儿大点而已,也照样会怕人。”吕青曼道:“可谁告诉你这个家伙是鱼了?万一是别的什么怪物呢?”

    安增奇回头说:“嫂子你就放心吧,这儿出不了别的妖孽。因为这的生态环境决定了,不可能有别的怪物,别的怪物在这儿根本生存不下去。”

    这些人连番劝说,吕青曼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嘱咐李睿小心。

    六人来到码头上,几个大男人使用撬棍绳索等工具,合力将一艘木船推下了水。鲁星那个朋友先跳进船去,将动机锁打开后动着了。随后鲁星提着两只鸭子下了船,安增奇与李睿提着带来的装备也跳到了船上。二女就留在码头上,用安增奇带来的望远镜观察四人的动静。

    木船很快带着马达的噪音快驶入了水库中央地带,距离岸边有七八十米远。

    鲁星将一只鸭子从麻袋里取出来,用两股绳索分别牢牢捆在鸭腿上,绳索另一端交到安增奇手里,再摸出一把刀子,将鸭腿割开一道口子,再用流出来的鸭血搅拌了一小盆钓鱼用的混合饵料,最后把这一盆饵料洒在船外方圆十几米的范围内,又把鸭子放到水里,陷阱就算设置好了。

    随后,他又将鱼叉递给李睿,教给他如何使用。他自己则打开一个随身背着的背包,从里面摸出一套器械组装起来,等组装完了的时候,李睿眼前一亮,好家伙,这小帅哥装备可真齐全啊,还带着弩来的。

    鲁星手里握着的是一把长有小一米的大号弩弓,两侧弓翼扩展开去差不多有一米半,箭槽上放着一支带有数根倒刺的锋利弩箭,箭头长几乎得有两寸,闪烁着灰白色的金属光芒,令人看着心悸,箭尾上有个小孔,上面系了一根并不太粗的保险绳。只从这套装备来看,就知道鲁星是多么想将盘踞在这座水库里的那头水怪抓住了。

    他左手端着弩臂,右手托着弩枪的枪托,食指扣在扳机上面,脸色凝重的观察着那只鸭子所在的水面。那副表情,真像是一个合格的猎人。

    李睿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没笑,很配合的举起鱼叉,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三个人,安增奇用绳子控制“活饵”也就是那只鸭子的活动范围,鲁星手持重弩,李睿则扬着鱼叉,各有任务,却同时进入了战斗准备。

    鲁星那个朋友悠闲的坐在船尾抽烟,看着这三人的模样,脸上全是笑容。

    “哎呀,给我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岸上,高紫萱焦急的催促着吕青曼。

    吕青曼将望远镜递给她,揉了揉眼睛,摇头道:“不行,这望远镜看久了头晕,我不看了。”

    高紫萱对着望远镜看了好半天,也没找到那艘小船的所在,也就更找不到李睿等人了,急得不行,道:“怎么看怎么看,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吕青曼好笑不已,看了看那艘船所在的位置,将她手里的望远镜角度调了调,略微调低了一些,道:“这下能瞧见了吧?你刚才对着天上来着,傻丫头。”高紫萱笑嘻嘻的说:“瞧见了瞧见了,咦,他们仨这是干嘛呢?你老公真傻呀,哈哈,举着一把铁叉子,一动不动,要多傻有多傻。”吕青曼一听不爱听了,道:“你老公才傻呢。”高紫萱哈哈笑道:“你别忘了,我可是你老公的小老婆,他也是我老公。”吕青曼在她腰间拧了一把,道:“别贫了,快说,有什么最新情况没有?”高紫萱缓缓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