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59章:康熙御玺
    吃饭的时候,吕舟行尝了一口红烧肉,但觉口感极好,只吃得连连点头,明知是自家女儿做不出来的,却还是故意问道:“曼曼,你这嫁人了,手艺也长进啦,这道红烧肉烧得真是不错,肥而不腻,口味甜咸适中,嗯,很不错。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吕青曼道:“这不是我做的,是小睿做的,呵呵,很好吃吗?我还没尝呢,我也尝尝。”

    吕舟行对李睿说:“小睿还能下厨?”李睿谦虚地说:“能做几个家常菜。”

    李建民插口道:“小睿母亲去得早,我们爷俩相依为命,他很早就会做饭了,我记得好像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吧,就会煮面条了。”

    吕舟行赞道:“小睿是个好孩子,从小就懂事。”说完又道:“但我还是要说一句,小睿啊,孟子为什么要说,君子远庖厨?这不是单纯的告诫君子少杀生,还有更深的道理在里面。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在外面闯,在外面做出一番大事业来。可如果整日价在厨房里忙碌,又哪里见识得了外面的广阔天地?又怎能补充自己的学识见闻?又如何拼搏闯荡出一番事业?所以啊,你以后要少在厨房里待着,厨房里的事情交给曼曼就好。”

    李睿连连点头,陪笑道:“爸您的话我记住了,说起来,现在工作这么忙,我就算想做饭也没时间了。”吕舟行道:“也不单单是做饭,这句话也在教人不能分心,你以后慢慢体会吧。今晚上是年夜饭,我们不说教,呵呵,来吧,大家都端起酒杯,碰一杯,咱们来个合家欢!”

    今晚这顿年夜饭,是李睿融入吕家之后所吃的第一顿年夜饭,也是这辈子留下记忆最深刻的几顿年夜饭之一,许多年后回忆起来,也是忍不住的激动。这顿年夜饭的意义在于,不仅他自己融入了吕家,整个李家也与吕家紧密地联系到了一起。对于两个家庭的展、两个家族的繁衍来说,都是里程碑似的折点。

    等吕舟行与于红伟走后,李建民高兴地对吕青曼说:“想不到你爸这么平易近人。”吕青曼说:“他在省政府是省长,在家里就是一个普通人,您不用把他当省长供着。”李建民问道:“你跟小睿晚上不去陪他住吗?”吕青曼笑道:“他不用陪,我们也陪不了,一大堆的公务等着他忙呢。他一般是连春晚都顾不得看的。”李建民感慨地说:“说是那么说,其实他也想你们陪着啊。这人啊,年纪越大,越希望儿女在身边陪伴着……”

    吕青曼听得呆住了,脸上笑容全部凝结,然后缓缓换上一副羞惭的神情,看向李睿。李睿看到她的表情就明白她的想法了,道:“要不咱们就去省委大院,陪爸过年。”吕青曼脸上又现出愁色。李睿知道她在什么愁,自己二人若是去陪吕舟行的话,那么父亲李建民又有谁陪?想了想,道:“今晚没跟爸说好,那就先在家里住吧,等明天,大年初一晚上,再去陪爸,行不行?”吕青曼连连点头,道:“好,就这么定了。”

    夫妻二人已经跟高紫萱约好一起玩,在陪李建民看了会儿春晚之后,各自洗漱干净,便驱车赶往高紫萱家里。

    李睿虽然去过高紫萱家里一次,但份属私情,当着吕青曼的面只能装作不认路,何况对于省城道路本来也不太熟,就一路靠吕青曼的指点驶了过去。

    二人来到高紫萱家里的时候,已经有几个朋友先赶到了,不过都是女性,跟高紫萱年纪相差不多,看衣装打扮,估计也都是省城衙内之流的人物。这些女孩子里面,吕青曼只认识其中一个,李睿则是半个都不认识,高紫萱少不得要给二人简单介绍认识。

    这几个女孩子,或是天生丽质,或是后天打扮,总之也都算是美女,李睿若在外面碰上其中任一个,都会觉得眼前一亮,但是眼下她们与高紫萱站在一起,就只能无奈的沦为绿叶了。不是她们不够美,而是高大小姐太靓。

    众人认识后简单聊了几句,高紫萱跟李睿道:“不是早想参观我的藏宝阁了吗?走吧。”吕青曼亲热的抱住老公的手臂,道:“我也去。”

    李睿现,高紫萱听到这话后,嘴角微微撇了撇,似乎很是无奈,只看得忍不住想笑。

    高紫萱所谓的藏宝阁,其实只是位于二楼的一个房间。这房间是由一间卧室改造而成的,屋里没有任何家具,譬如床铺桌椅什么的,一件都没有,有的只是一架架靠墙的多宝阁、橱窗。屋子正中还摆着两张老式的八仙桌,上面也都摆满了各类古董文物。

    等她把屋里电灯打开之后,李睿眼前霍的一亮,算是开了眼界,不说多宝阁里面那些宝贝,单说八仙桌上摆放着的,就有两尺多高的红珊瑚,一尺来高的玉观音,一尺半长的玉如意,还有各种玉石原石,最惹眼的是一尊方方正正的红黄色玉玺,玉玺上方盘旋纽结的不知道是龙还是古代祥兽,吞云吐雾的,在灯光的映射下,散射出淡淡的光晕,显得大气磅礴,令人心动。

    李睿赞道:“好家伙,你这藏宝阁里还真有点宝贝!”说完走到桌前,探手就去拿那座玉玺。吕青曼忙拉住他,道:“别动。”李睿回头冲她一笑,道:“干吗,还怕我给她弄坏了咱赔不起吗?”吕青曼倒不是担心赔不起,而是觉得这屋子里摆着的都是高紫萱耗费无数心血才淘来的宝贝,理应珍重一些,就算要看,也要慎重小心的观瞧,不能说看上去喜欢就伸手去拿,那样很可能会损毁宝贝,道:“你小心点,别给碰坏了。”

    高紫萱在二人身后笑道:“碰坏了也没事,谁要是给我碰坏了,那就卖身偿还吧。”

    李睿笑着两手捧起那尊玉玺,感觉入手十分沉重,而质地却不知为何物,似乎有玉的腻滑,却没有玉的温润,玉玺上面那祥兽刀工简陋却很传神,从眼到尾都是栩栩如生,将玉玺翻过来,印章上刻着六个篆体字,也认不出是什么字,整体观之,这方玉玺古朴厚重,用料精致,很有股皇家气派。

    他转头问道:“紫萱,这玉玺是哪个朝代的?多少钱买来的?”高紫萱不答反问,说:“你觉得是哪个朝代的?又值多少钱?”李睿说:“看起来九成新,应该是近代皇朝留下来的吧,比如明清两朝。至于价钱,我哪里懂,不过怎么着也不会太便宜吧,五百万?有吗?”高紫萱又问吕青曼:“青曼姐,你觉得呢?”吕青曼摇头道:“我不懂啊,不过看上去很贵重似的,怎么也得五百万多,我觉得是一千万。”高紫萱淡淡地说:“我是花了一千二百万买的。”

    李睿倒吸一口凉气,对于这位“小老婆”的身家财富有了更深一层认识。

    高紫萱看着他说:“可惜买了个假货。”李睿又是一惊,叫道:“这是假的?一千二百万,还买了个假的?”高紫萱嘿然叹气,道:“这还是当年我从香港一次拍卖会上拍到手的呢。拍卖公司说是清朝康熙皇帝的‘康熙御笔之宝’,咱也不懂啊,人家怎么说就怎么是。当时也是刚刚进入收藏行当,什么也不懂,仗着手里有俩骚钱儿,那就碰上什么宝贝就买什么宝贝吧。起拍价是五百万,硬生生让我给抬到一千二百万,后来没人跟我抢了,我就给如愿买下来了。当时还以为捡到大宝贝了呢,等回到省城后,有个收藏家慕名来访。他是个美籍华人,姓冯,常年游走于国内外各大拍场,听说我从香港拍了个玉玺回来,就想观赏观赏。我拿出来给他一看,他就一个劲儿摇头叹气。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我让人给骗了。”

    李睿好奇的说:“他怎么知道你让人给骗了?”高紫萱道:“人家是行家啊,人家搞收藏搞了几十年了,早就从国内外各大拍场、珍宝馆、博物馆与私人收藏家那见识了无数宝贝了,对历史也有研究,说白了就是收藏界的专家教授。他一看这玉玺,就说是假的。我当时听了也不高兴啊,心说我一千多万买回来的宝贝,凭什么你说是假的就是假的啊?你得给我说出个道理来,说不出来我可不答应。结果姓冯的这位就给我说了一番道理出来,我一听,嘿,不服不行,人家懂得就是多。”

    李睿忙问:“他怎么说的呀?”高紫萱道:“他说呀,他在上海有位故交,那位故交的父亲民国时曾帮大英博物馆在中国买古董,老爷子曾说起一桩轶事,清朝灭亡后,内务府造办处一些‘下岗’的凿玉师傅专门干私刻玉玺的营生,一般的玉玺两块大洋,玉质好一些的五块大洋。这些玉玺被当时在中国的外国人大量收购。这就是为何目前市面上有那么多玉玺、且大部分来自于国外的缘故。他说呀,我这个玉玺,一看就是假的,因为它的钮制和造办处的康熙档案对不上。真正的康熙御笔之宝玉玺是狮,我这给做成了螭龙,这就是最大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