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54章:年三十前的安排
    姚雪菲幽幽地说:“老公被人抢走了,爱情也没有了,我感觉活着没意思了,我整个人生都灰暗了,我要死了……”李睿好笑不已,道:“你不要跟我玩琼瑶体好不好?我不是已经说了吗,有空就多陪陪你。㈧  ㈠Ω中文网Ww W.8⒈Zw.COM”姚雪菲沉默片刻,忽然想到什么,兴奋地说:“吕青曼不是省城人吗,那肯定会经常去省城,对吧?她什么时候去省城了,你就来陪我,好不好?”李睿道:“我就是这么想的,希望你别着急。你放心,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姚雪菲气呼呼的说:“你要是不爱我了,我就嫁人,让你尝尝爱人被抢走的滋味。”

    这话说出来,李睿立时想到了李小娜头上,心头就是一疼,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那个丫头的,难道是从得知她不是自己侄女的那一刻开始的?话说回来,美女谁不爱啊,自己喜欢她也在情理之中,她貌似也有点喜欢自己呢……既然彼此喜欢,那她干脆就别嫁到省城去啦,留在青阳让自己照顾她不得了……可是且慢,自己照顾她,又能照顾她什么?难道能娶了她给她一个家庭与依靠吗?很显然不能,既然如此,自己又有什么脸拦着她嫁人呢?

    他心里惦记着李小娜,就又给董婕妤打了个电话过去,希望能跟她嘴里知道一些李小娜的心理动态,之所以没有直接问李小娜,是怕从她嘴里听到类似“我愿意嫁给徐庚年”之类的话。

    董婕妤说,李小娜就早上的时候过来请了个假,然后到现在都没见她人,估计还在做艰苦复杂的心理斗争吧。

    按理说,听到这话,他应该很高兴才对,毕竟李小娜没有答应,可是联系昨晚上吕青曼的理论一想,就觉得越危险了—如果李小娜一点嫁给徐庚年的心思都没有的话,何必考虑到现在?

    董婕妤酸溜溜的说:“这回放心了吧,你们家小娜没有答应。”李睿心情郁闷的说:“你真傻还是装傻?她虽然没答应,可也没拒绝啊,到现在都没拒绝,反而更危险了。”董婕妤哼道:“李睿你够了你!眼里就只有你们家小娜了!这都好几天了,因为你们家小娜让我滚让我去死,今天又说我傻,哼,原来你是这种人啊,早知道我才不理你呢。”李睿苦笑道:“你又吃飞醋了,我都说过多少遍了,我跟她没你想的那种龌龊关系。再说,我都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能真骂你吗?”董婕妤道:“反正你以前没那么说过我,你就是有了新人厌旧人了。”李睿认真的说:“一,小娜她不是我的新人;二,你也永远不是我的旧人,你永远是我最鲜灵最新的宝贝。”董婕妤斥道:“哎唷,酸掉大牙了,恶心,挂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李睿对着手机笑了笑,可是想到李小娜,又笑不出来了。

    宋朝阳很快把他叫了进去,给他下达了一项小任务,让他跟老周去外面采买几种礼品,规格要高,然后晚上赶到省城去省党委书记黄新年家里汇报工作。

    李睿微微吃惊,心说这都腊月二十九了,转过天来就是年三十,今晚上去黄书记家里汇报工作?这……这合规矩吗?

    宋朝阳看出了他的想法,叹道:“这也是没有办法啊,之前我跟黄书记都没空,明天又是春节,也不好上门,正好今晚上他有空,那就只好今晚赶过去了。还好黄书记没把我当外人,不然年前根本就见不到他了。”

    李睿心中一动,暗想,如果今晚赶到省城的话,肯定是要住下的,那何不趁这个机会,年前探望探望老丈人吕舟行?顺便把吕青曼也带上,让老爷子知道女儿这些天住在青阳没有受委屈,想到这一点后,走出屋后先联系了老周,然后收拾东西下楼,路上给吕青曼拨去电话,说了这件事。

    吕青曼也正琢磨这个年怎么过呢,如果在青阳李家过,那老爸吕舟行肯定是要独守空宅了,肯定是寂寞凄凉之极,而如果自己带着新姑爷李睿回省城去过,那么寂寞凄凉的人就要换成公公李建民了,怎么弄怎么不好,很有点左右为难,接到李睿电话之后想了想,道:“你等着,我给咱爸去个电话,问问他的建议。”

    李睿跟老周外出采购礼品,先去自家那家干果杂粮专卖店,买了十份大礼盒备用。这十份里面,有省党委书记黄新年一份,他秘书石培德一份,还要有岳父吕舟行一份,他秘书于红伟一份,再有老板宋朝阳家里一份,剩下五份,就放到老板家里,让他过年的时候送礼待客用。

    把礼盒放到车里后,老周道:“如果老板今晚回省城的话,那么还要再派一辆车。”

    李睿明白他的意思,随着春节来临,送礼的领导干部们已经开始活动起来了,市县区各级单位各级领导,或亲自登门,或派出招待办、后勤处这样的部门干部,打着各种各样的旗号,来给分管或直管的市领导送礼。就算市领导再如何铁面无情、再如何坚拒不要,在春节这个全年最重要的节日上,也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也只能陪着笑接收。拿老板宋朝阳来说吧,尽管这些日子已经推拒了很多次的邀请与见面,可还是被人送了一大堆礼物。这些人早就打听到了他的住所,直接开车来到贵宾楼门口,也不经过他,要么联系贵宾楼的负责人,要么联系自己,总之是打过招呼之后,把带来的礼品放到贵宾楼内一个小仓房内。

    李睿昨天还去那个小仓房里看过,已经摆的满满当当,什么东西都有,从吃到喝到用到穿,无所不包,无有不全。不夸张的说,小仓房里这些礼品,能武装一个便利店了。这些东西当然不可能永远放在小仓房里,老板宋朝阳今晚回省城的话,就可以顺便捎回去,但是一号车肯定装不下这么多的礼品,因此肯定要再派一辆货车随行。

    其实送礼的人们不只送宋朝阳这样位高权重的市领导,像是李睿这样的领导身边人,虽手中没有实权,但关键时刻能出手相助的人物,也要送上一份拜年礼物,哪怕暂时用他不着,也先结下这份善缘。从腊月二十六开始,市直机关与各县区的领导干部们就开始派人往李睿家里送礼。这些领导虽有意与李睿结交,但自恃身份,也不可能亲自赶到他一个正科级小干部的家里送礼,一般都是派办公室工作人员或者秘书司机送上。而且送礼都是傍晚或者晚上到,没有大白天的往门里送礼的。

    就这几天的工夫,吕青曼在家里收礼迎客已经是不耐烦了。她原先在省城住的时候,每年也能收些礼品,这些礼品有送她父亲吕舟行的,也有送她本人的,但是送她本人的礼品要在少数。她虽然在省委组织部出任中层领导,但一来所在部门没有什么实权,二来口子窄,没有什么上下级单位,所以给她送礼的也就少。如今嫁给李睿做老婆,见几天内收的礼品都够自己原来收几年的总和了,甚至车库都要装满了,导致高紫萱那辆座驾还要停在外面来,而这只因为老公是市委书记宋朝阳的秘书,这导致她惊讶不已,心想,要是哪天老公也当了市委书记,那自己家里干脆不要住人了,全部装礼品好了。

    李睿说:“嗯,回去跟老板说一声,看看他的意思,该派车派车,该拉走拉走,反正不能一直在贵宾楼放着吧。”

    两人上车,继续前往下一个采办地点。

    路上李睿接到了吕青曼的电话。

    吕青曼有些兴奋地说:“老公,刚刚跟咱爸说了,咱爸让我带上公公一起去省城,明天晚上一起过年三十。”李睿又惊又喜,想不到岳父吕舟行有这么大的气魄与胸怀,愿意与自己老爸这样一个普通人一起过年三十,道:“是吗?那可是好,那可就是真正的一家团聚了。”吕青曼道:“怎么办,我开紫萱的车,带爸先走一步?”李睿思忖片刻,道:“还是别了,你开车跑长途我还真是有点不放心。这样,过会儿我跟宋书记说一声,我不坐一号车,开车带着你跟爸在一号车后面跟着,等车到了省城之后,你再开车带爸回家,我跟宋书记忙完了之后就去家里跟你们汇合。”

    吕青曼非常高兴,道:“好,听你的,那我就开始收拾啦。”李睿说:“别急,我考虑要不要给爸带点礼品过去。这也过年了,咱们做儿女的,总要表示下心意,正好晚上要去省委大院,我就顺便去看看他。”吕青曼拿主意道:“不用去了,明晚上再说。”李睿踌躇道:“那样合适吗?”吕青曼道:“那有什么不合适的,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礼节。好了,你赶紧忙你的吧,我也开始拾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