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50章:批评是把双刃剑
    李睿摇摇头,道:“你别笑,我在很认真的分析这件事。』『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我觉得,咱舅舅肯定已经知道徐庚年背后的大人物是谁,但是他不想说。”吕青曼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越好笑,道:“那是因为他说了也没用。现阶段,你跟徐省长没有一毛钱的干系,舅舅跟你说那么多干什么?”李睿点了点头,道:“老婆大人言之有理啊,可我就是纳闷……”吕青曼说:“你别纳闷了,快想想,春节假期去普吉岛度蜜月外加拍婚纱照,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

    次日上午,省政府副省长徐庚年一行人如约而至,来青阳检查春节前的食品安全工作。

    赶到青阳市委大院后,徐庚年几乎没有休息,在听取了市委书记宋朝阳、市长孙耀祖对此次检查工作所安排的几个点的汇报之后,点头表示同意,随后立即带队前往目的地开始检查工作。

    李睿早就对这个徐庚年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今日得见他的“真面目”,自然要观察个仔细了,见这个副省长五十岁上下年纪,个头不高,身形较瘦,半秃顶,鬓边丝已经白了,长得却是可圈可点,浓眉,眼睛不大却很亮,挺鼻梁,阔海口,脸上一直带着善意的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虽说他的身形与秃顶给他拉下来不少印象分,但是他的长相与笑容又给他拉回去不少,应算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半大小老头。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兴师动众来到青阳,而是走在大街上,谁又能知道他是省政府大员?

    尽管李睿不会看相,但仅凭徐庚年这副笑脸,就敢断言这是个有胸怀有福气的人。

    由于此次检查随行人员多,徐庚年为免排场过大,在从省里出之前,特别指定了一辆中巴车,所有领导与随行工作人员都坐在中巴车里。宋朝阳与孙耀祖也就有样学样,从小车队调了辆丰田考斯特过来,安排所有陪同徐庚年的市领导与工作人员乘坐。一行人两辆车,悄无声息地驶向了检查所在地。

    徐庚年一行先后来到青阳伊立乳业有限公司、青阳双汇食品有限公司、云霄路餐饮示范街、西街集贸市场和青阳本地市云客隆等地,对食品安全工作开展情况进行调研。

    在青阳伊立乳业有限公司,徐庚年详细了解了公司的经营概况、生产能力和生产流程,并指出,民以食为天,食品安全事关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责任重大。抓好食品安全管理就是要从细微之处做起,不能放松任何环节。他还说,奶业生产环节多,链条长。这就要求企业严把每个环节的质量和安全关,无论是奶源、生产,还是最后的市场投放,都要严格要求、严格标准、严格监管。只有把关把好了,工作做细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尽到了,老百姓最后才能喝上放心奶。

    省电视台与市电视台的摄制记者将他讲话的场景全部拍摄下来。

    在青阳两汇食品有限公司,从生猪屠宰,到猪肉分割、熟食加工,每一道工序,徐庚年与宋朝阳等人都仔细参观,详细询问。

    春节临近,青阳两汇的生猪屠宰量也随之增加。当得知现在每天的生猪屠宰量已经达到五千头时,徐庚年叮嘱企业负责人,肉类加工一定要把好生猪的源头关,无论是基地集中饲养模式,还是公司加农户的饲养模式,都要严格检疫,严格控制肉源质量。

    当得知青阳市在该公司专门安排畜牧检疫人员,生猪屠宰检疫率已经达到百分之百,每一个生产环节都程序严格、分工明确时,徐庚年指出,两汇作为国内最大、国际一流的肉类加工企业,一定要担负起社会责任,牢牢守住食品安全底线,在行业中真正起到表率作用;管理人员要认真研究食品监管体制和机制问题,建立食品监管的长效机制,真正把食品安全监管工作做到位,把食品安全制度落到实处,让群众吃上放心肉。

    一上午的奔波检查,哪怕大部分时间是在车里坐着,徐庚年与宋朝阳所引领的省市领导也都已经饿得前胸贴了后背。从最后一站出来后,宋朝阳在征得徐庚年的同意之后,两辆中巴车驶往青阳宾馆,准备享用午餐。

    路上,宋朝阳有幸坐在了徐庚年身边。徐庚年跟他闲聊了几句青阳的情况后,话锋一转,说道:“午餐不用太复杂,工作餐就好。”

    等车赶到青阳宾馆以后,宋朝阳马上将此话转达给了秘书长杜民生。杜民生又立即通知宾馆总经理董婕妤,董婕妤又第一时间传话给厨师长,从上到下可算是忙活了一通。还好宾馆对此早有准备,准备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酒宴,一种稍嫌丰盛,是招待省级领导的标准;另外一种要稍微简单一些,对外说是工作餐,其实只是没了山珍海味而已,在菜肴选料、做工、搭配以及营养方面,并不逊色于第一种,专门应对于那种对餐宴提出明确要求的领导。

    就譬如徐庚年这样的,点名要吃“工作餐”。你别管他是本来就生活艰苦朴素,还是故意装作作风俭朴,总之只要他提出来了,你就必须要有,没有就是你青阳市的责任,就是你青阳宾馆工作没有做好。

    吃过午餐之后,青阳方面邀请徐庚年等人入住贵宾楼,暂时休息一会儿。

    徐庚年有个生活习惯,说是毛病也行,不到晚上睡不着,白天的时候就算再困,也绝对合不上眼。他在房间里躺了一会儿,觉得已经解了乏,就起身出屋,打算在外面晒晒太阳。

    秘书看到他从屋里走出来,忙也跟了上去。

    主仆二人来到一层大堂的时候,忽然听到前台那里传来了训斥的声音。徐庚年好奇之下,转头望去,见那边一个穿着经理服饰的女子,正在狠狠的训斥一名女前台。那女前台被她训得垂下了头,一声不吭,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徐庚年一见之下动了恻隐之心,迈步走了过去。

    前台这对冤家,自然是大堂经理郑美莉与普通服务员李小娜。

    郑美莉由于多次未能帮干爹、市委副书记于和平收服李小娜,而屡被迁怒,连着几天憋了一肚子火儿,算是把李小娜看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活活收拾死她才能出胸中恶气,也因此打定主意,只要看到她工作中出现什么差错,就狠狠的作她一通,让她知道自己这个大堂经理的厉害,也让她从此臣服于自己。

    刚才,郑美莉走进贵宾楼巡视,凑巧见到李小娜苦着个脸,好像人人欠她几百万似的,立时冲上去对她展开了凶狠的批斗。

    “……你苦着个脸给谁看哪?啊?你是死了爹了还是死了妈了?啊?有没有点专业素养职业素质啊?知不知道自己是干吗的啊?啊?什么东西!就这素质就这态度还服务副省长呢,让副省长看到你这副臭德行,非得活活气死不可……”

    徐庚年走近前台的时候,正巧听到这话,倒也并不介意她一口一个“副省长”,只是觉得她说话未免太刻薄了一些,呵呵一笑,道:“这位经理,你在说我吗?我先说明啊,我这个人没那么多事的,你们不管是哭还是笑,我都无所谓,能把本职工作干好了就行,呵呵。”

    郑美莉与李小娜闻声抬头看来,一下都认出他来,立时吓得六神无主,两人都紧张得要命,忙低下头垂下眼皮,各自打招呼道:“徐省长!”“徐省长好!”

    就在二女这短促慌乱的一刹那,徐庚年也看清了李小娜的容貌,立时眼前一亮,笑眯眯的问道:“还是那句话,我没那么多事儿,不要客气。我多嘴问一句,这位经理,你为什么批评这位小同志啊?”

    他这话里没有任何的批评之意,但郑美莉还是感觉,他把矛头对准了自己,在为李小娜说话,否则的话,他大可以问,“这位小同志犯了什么错误啦,你要批评她?”,心里又惊又怕,臊得脸红脖子粗,嘴里吭哧憋堵的,半天说不上一个字来。

    徐庚年依旧笑呵呵的说:“你是要我再说第二遍吗?”郑美莉吓得打个寒噤,忙道:“不……不用,徐……徐省长,我……我是因为……因为李……李小娜……她……她总是苦着脸,好像受了多少委屈似的,怕……怕给领导看到不好,所以……所以才……才批评她的。”徐庚年这就知道了李小娜的名字,微微颔,道:“你的出点是好的,也是为了工作嘛,但是没有必要采取批评的方式进行,打个哈哈,或者开句玩笑,不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吗?呵呵,是吧?批评是把双刃剑,以后要慎用。”

    他虽然一直在笑着说话,却也把郑美莉吓得三魂七魄只剩一魂二魄,两腿无意识的颤抖起来,哪里还敢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