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43上:心里有了她
    李睿居高临下看着她修长雪白的玉颈,歉意的想,宝贝啊宝贝,等我找到机会,一定好好陪你一回。㈧㈠中ΔΔ文网WwんW.『8⒈Zw.COM

    他回到贵宾楼的时候,正赶上臧宁从二楼下来,两人在楼梯上打了个照面。

    臧宁停下脚步,微笑说道:“李秘书,我已经采访完了,还不知道要如何谢谢你呢。”李睿陪笑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臧宁点了下头,道:“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李睿敲开宋朝阳的房间后,宋朝阳一看是他,道:“还以为你走了呢,快回去休息吧。”李睿说了声好,先进屋把茶几上臧宁用过的茶杯清洗干净,这才拎起公文包走人。

    他没有先回家,而是打车去了盛景大酒店。“小老婆”明天就走了,今晚当然要好好陪陪她。

    “快点,脱下来给我检查检查!”

    刚一见面,高紫萱就出了稍嫌古怪的命令。

    李睿知道她的用意是什么,是检查昨晚用唇彩画上的那条线,叹道:“唉,别提了,昨晚上做了个绮梦,跑马了一大片,早上起来后洗澡就把那条线洗没了。现在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高紫萱狐疑的瞪着他,道:“真的假的?刚画上去就有那么巧?你不是骗我呢吧?”说完已经揪住了他的衣领子,一副凶巴巴的模样。李睿抬起左手誓道:“我要是敢骗我的亲亲好紫萱,就让我坐电梯摔死,出门被车撞死,上班被工作忙死。”高紫萱撇撇嘴笑起来,道:“那也要脱,快点,给我瞧瞧。”

    李睿走进里屋,将公文包放在桌上,照她的话做了。高紫萱仔细看了看,道:“还真是什么都没了。”说完看看他的内依,道:“连裤衩都换了。”李睿道:“我没骗你,是真的。”高紫萱转身去拿包,贼忒兮兮的笑道:“我再给你画一条。”李睿一个白眼翻过去,差点没气死,叫道:“我靠,怎么还画?”高紫萱道:“少废话,我这是监督你。我今天给你画上,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检查,没有了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李睿一下子翻身倒在席梦思上,道:“这招你会了就行,千万别教给青曼。”

    高紫萱拿着唇彩回到他身边,弯下腰,很认真的又画了一条长长的线,画完后拍拍手,道:“好了,穿回去吧。”李睿坐起身来,看看她上半身,道:“我是不是也该给你画一条线呢?”高紫萱一把将他推倒,笑骂道:“滚蛋,我可不像你,我不会在外面乱搞。”李睿道:“那我也要画一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高紫萱笑道:“你打算画哪儿?”李睿说:“我觉得该画的要害部位都要画。”高紫萱狠狠踢他一脚,道:“想趁机看我的三点?滚吧你。”李睿呵呵笑道:“老公看老婆三点,不是天经地义?再说了,说得好像我没看过似的。我岂止看过了,我还……”

    “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高紫萱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妩媚而凶狠的瞪着他,一副恨不得生吞活剥他的样子。

    李睿拉住她的小手,把她拉到自己大腿上坐下,抬头就去吻她。高紫萱把手挡在他嘴巴上,问道:“刷牙没?”李睿叹道:“哎呀,来不及了,我赶紧陪陪你,然后马上要回家的。”高紫萱道:“那也不行,先去刷牙。”李睿忽然抱着她站起身来,道:“今晚不亲嘴了……”说着把她摔在席梦思上。高紫萱后背着地在席梦思上颠了两颠,又是惊惶又是兴奋,嗔道:“要死啊你,还敢摔我!你要干什么?”李睿狞笑道:“你说干什么?”说着已经有了动作。高紫萱大羞,伸手阻止,道:“讨厌,你个死变一态……先去关灯!”

    李睿回到家里的时候,吕青曼随口问道:“今天怎么回得这么晚?”李睿道:“这还晚?这算早的了。这也就是开两会,还托了两会的福了呢,平时都是九十点钟才能到家呢。”吕青曼道:“那赶紧洗脸刷牙去吧,洗完了早点睡。”

    李睿便去了洗手间洗漱,平时洗漱用不了三分钟,今天却用了足足十分钟,其中刷牙漱口就用去了五分钟,刷牙的时候回想起刚才伺候紫萱的情景,兀自有些激动。

    熄灯后,吕青曼抱着他的胳膊问道:“谁采访宋书记来着呀?”李睿柔声回答道:“省报社的一个女记者,还是个美女记者呢,采访他人代会的事情。”吕青曼笑道:“敢情你就盯着人家长得漂亮了。”李睿道:“她漂亮不漂亮也不关我的事啊,我感觉这个女人对宋书记有点心机,她对宋书记主动得过分,尤其刚才我把她带到宋书记房间里的时候,宋书记请她坐下,她放着单人沙不去坐,偏偏跟宋书记坐在一张沙上,有点套近乎的意思,我怀疑……”

    吕青曼问道:“你怀疑什么?”李睿说:“我怀疑这个女记者想利用自己的美色,接近宋书记后,迅上位。”吕青曼笑道:“你净瞎扯!人家就是单纯的想要采访下宋书记,坐在一起是为了采访更方便,你偏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呵呵。”李睿道:“但愿我是瞎扯吧。”吕青曼说:“不过你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社会上确实有一些贱女人,为了谋得自身尽快上位,不惜向领导投怀送抱。你要警惕这种女人,也要及时提醒宋书记不要上当。否则真出了事的话,宋书记好不了,你也跑不掉。”

    李睿深以为然,连连颔,心里却有一个为难之处,假如,宋书记在面对主动投怀送抱的美女的时候,没有抵抗力与自制力,欣然收留,那又该怎么办呢?那自己肯定也不能强行阻止,只能是在保密与善后工作方面下大力气了。唉,要不说呢,服务领导是一件非常艰难的差事,艰难之处不在于办好领导交付的工作,而在于某些时候,明知道领导做某件事不对,却也不能公然抗拒阻止,只能是顺从由他。

    第二天上午,人代会继续进行。高紫萱谢绝了吕青曼相送,假意去火车站乘坐火车,实则是去取车,然后静悄悄地离开了青阳。

    她知道李睿并不参加大会,在老板宋朝阳开会的时候基本上是无所事事,有足够的时间接打电话,所以在驾车驶上高路之后,用车载蓝牙给他打去了慰问电话:“老公,那儿还疼吗?嘻嘻,哈哈哈。”

    她昨晚被李睿说她月匈小的一句话激怒,狠狠顶了他下边一家伙,当时疼得李睿差点没晕死过去。

    李睿听到她充满幸灾乐祸味道的笑声,只恨得牙痒痒,道:“你给我等着的,下次见面,我要不扒下你的裤子来狠狠打你的屁股,我就不是你老公。”高紫萱针锋相对的说:“下次见面,要是我看不到我昨晚给你画的那条线了,而你又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我要不阉了你,我就不是你小老婆。”

    她这么一说,李睿又对她生不起恼恨之意来了,爱意绵绵的说道:“我想你了,恨不得时时刻刻跟你在一块。”高紫萱呵呵笑道:“那你大老婆该吃醋了。”李睿说:“我不管!这样,你冰雪聪颖,快想个法子,让我能去省城陪你待一天。”高紫萱道:“这还不简单?我上回不是说了,送你一套我在省城的房子,作为你跟青曼姐的新房。你抽个时间来办理过户手续,咱俩不就能在一起待一天了?”李睿说:“这个不好,青曼要跟我一起去怎么办?”高紫萱道:“那……你老板宋朝阳家不是在省城吗?等什么时候他回家了,你就假装送他,然后来找我……唉,我怎么能给你出这种主意呢,真觉得对不起青曼姐呢。”

    李睿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可问题是,眼看就要春节了,在这之前,老板显然是不会再回省城了,自己也就没法堂而皇之的跑去省城,可谓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心里非常郁闷,也不知道自打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已经装满了这位“小老婆”,脑袋里全是她的影子,都快产生离了她就活不了的心理了,唉,真是冤孽啊。

    高紫萱忽然叫道:“我妈给我打电话了,先挂了呀。”李睿忙道:“别急,亲一口再挂。”话还没说完,彼端已经传来了忙音。

    李睿讨了个好大没趣,就仿佛对着空气抛出了一记飞吻似的,心里别提多郁闷了,在屋里闷坐一阵,后来觉得实在气闷,便起身出屋,到外面透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