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934下:趁机刁难
    市委副书记于和平听完后抢着第一个言,脸色嘲讽的看着孙耀祖道:“这明显是政府逼得他活不下去了啊!他有怨气去炸政府啊,拿政协会议出什么气?”

    这话说得有些道理,却也没有道理,有道理是他一句话道出了事情的根本原因,没道理是他这话净是讽刺怪话,对于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帮助,但这并不是他这话的重点。Δ』㈧Δ㈠中文』Δ网Ww W. 8⒈Zw.COM市委常委里的老人们都听得出来,他这话是针对孙耀祖去的,讽刺他作为政府一把手没有做好全市的民生工作。

    孙耀祖就算听不出来,还看不到他面带嘲讽的看着自己嘛,心里暗暗有气,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忘讽刺我,讽刺我就能解决问题吗?心里也很委屈,这明明是他市北区政府与区城管局的工作没有做好,关我这个市长什么事了?哦,下级领导出了问题,难道要让我这个上级领导来背黑锅,天下间宁有是理?由于心情比较烦闷,也懒得理他,垂着头假作没有听见。

    贾玉龙一听可是不高兴了,道:“老于,你这话什么意思嘛,什么政府逼得他活不下去了?作为城市管理者,城管队有权力对影响市容市貌与干扰正常市场秩序的小商小贩进行管理。如果有必要,也可以使用强制手段。但这里有个关键点你要搞清楚,是这个杨卫国犯错在先,要不是他随地摆摊、占用道路、影响市容,城管队能找到他头上去?不要出了什么事情都怪政府,要先看看自己身上有没有问题再说。”

    于和平皮笑肉不笑的看向他,道:“那我倒要问问贾市长了,作为一个伤残军人,为什么非要去摆摊?如果他活得下去,他会拄着拐、顶风冒雪的去路上摆摊?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们政府工作没有做好,你们政府领导存在严重的失职,忽视了对伤残军人的爱护与关照。你们根本就不关心他们的死活,而等他们自谋生路的时候,你们又无情的扼杀他们生存下去的希望,而且是一次又一次的扼杀。不夸张的说,是你们逼他制造了这次爆炸。”

    贾玉龙气得脸色通红,道:“老于,你不要你们你们的,这事跟我们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于和平冷笑道:“这就开始推卸责任了吗?跟你们没关系,跟谁有关系?跟市北区政府有关系吗?市北区政府为什么没有做好这一点,还不是因为你们市一级政府没有做好指导与监督工作?”

    贾玉龙很快明白了,跟他斗口斗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只是浪费口舌,便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于和平得理不饶人,对宋朝阳说道:“书记,关于这件事,我觉得我们政府与有关部门的领导是不是应该深深反思一下,看看自己在工作中是不是忽视了某些最基本的东西。城市展得再好,高楼大厦建得再多,可如果连最基本的民生都难以保证的话,又有什么意义?何况……”说到这,冷哼两声,续道:“这两年城市展建设也没见多好。”

    这几乎就是不点名的批评了,主要矛头对准了孙耀祖这个政府市长,当然也顺便带上了常务副市长贾玉龙。这两位作为市政府的一二把手,当然要对城市建设展负全责,就算不能负全责,最少百分之八十的责任是跑不掉的。

    贾玉龙刚刚忍了一口气,可眼见于和平越过分,竟然对城市展指手画脚起来,只气得火冒三丈,道:“老于,说爆炸案呢,你扯旁的干什么?哦,你觉得城市没展,那要不你来展展?把咱俩位置调换一下,你来当我这个常务副市长,我去当你那个副书记,好不好?”于和平鼻间轻嗤,道:“老贾啊老贾,你这算盘打得可是真精啊,哈哈。不过我对你的提议很感兴趣,没有问题,可就怕省委领导不同意。”

    宋朝阳坐在长桌主位上,看着二人争吵不休,心里既气愤又无奈,两人之所以争吵起来,自然是源自于旧时嫌隙,表面上吵的都是今天这件爆炸案的细节原因,实则不过是旧怨作而已,而两人吵来吵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与今天这次常委会的主旨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样吵下去还得了?耽误时间不说,当着政协那帮人的面也丢人啊,暗里叹了口气,咳嗽一声,警告二人自己要言了,你们俩赶紧给我消停消停。

    于和平与贾玉龙听到了他的咳嗽声,都看向他,也就暂时闭紧了嘴巴。

    宋朝阳说:“事件已经生了,追查原因与追究责任虽然都是必要的,却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尽快处理好这件事。在讨论如何处理这件事之前,还是先听听紫娟部长那边的情况。紫娟部长,先说一说这个爆炸案的传播情况,有没有传播出去?”

    郑紫娟坐直身子,启唇说道:“传播是肯定传播出去了,在市区内,已经有很多人通过各自的途径知道这件事了;各报社、电视台驻青阳记者也都向相关机构打探消息;在互联网上,也出现了一些询问或者传播此事的帖子,总之情况不太理想,但也没有闹大。我也正要征询各位领导的意见,这件事要不要见报?见报的话,影响可能会很深远;不见报吧,公众与上级领导又会质疑责问我们新闻不透明,很是左右为难啊。”

    宋朝阳当机立断,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可以报道,但涉案细节情况要等两会结束之后再行说明。”郑紫娟说:“好,那宣传部就通知各宣传单位,避重就轻,以‘特殊情况’来代替这次的爆炸案事件,一笔带过。”宋朝阳点头说:“可以。”说完又道:“现在大家讨论一下吧,如何处理此次事件,又如何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生?”

    市长孙耀祖自打常委会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就算面对老对手于和平的连番挑衅也如老僧入定一般,无动于衷,到此时终于开口说话:“朝阳书记的意见很好,我完全赞同,但是,诸如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再次生的问题,范畴是不是有点大?我的看法是,时间紧张,不如先只讨论如何处理此次事件吧。”

    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和委屈,遇到后都有想不通的时候。有人想不通了会忍气吞声,有人则会据理力争,有人甚至会选择愚蠢的做法譬如自尽来逃避问题,但更有一些人,会采取极端手段来报复仇家或是社会,就譬如今天在政协会议门口实施爆炸的杨卫国。对于最后一种人,没有任何一家政府、部门、研究单位甚至是个人,可以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突然难,就好像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知道春笋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样。

    也因此,孙耀祖认为这种事件很难避免,就算全力应付,也不能完全避免,只会劳人劳力劳财,既然如此,那就退而求其次,只研究怎么解决今天这个个案。

    这也反映了人选的一个弱点,面对事情的时候,都是取易避难的。

    于和平第一时间对他的话做出了辩驳:“今天这个事件肯定是要处理的,但也要注意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生,不能因为范畴大或者难度高就不加理会。市长你这个提法就等同于治标不治本啊,难道你想看着还有第二个、第三个杨卫国出现吗?”孙耀祖忍不住反驳道:“我不是说不理会,但是今天晚上时间紧张,只够我们处理杨卫国这件事的。我们可以等两会结束后,再抽个时间好好探讨一下这个范畴。”于和平嗤笑道:“等两会结束后?我们最担心的不就是在两会期间出事?”

    市纪委书记肖大伟也怕二人争辩起来耽误时间,插口道:“杨卫国的案子要处理,但也要稍微做出一些预防措施,比如,加强两会现场的安保力量。”

    宋朝阳趁机说:“好,我们先讨论下如何处理杨卫国这个案子。”

    孙耀祖说:“杨卫国这个案子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嘛,那就依据相关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甚至有必要加重刑罚,警告有着类似想法的人们不要越雷池一步。”

    于和平说:“你要严惩他,我没意见,可也不能只顾着惩治人家,不给人家解决生计问题吧?”

    孙耀祖极不耐烦而又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已经快要气死了,心说什么叫我要严惩他?我只是一个建议好不好?让你这么一说,好像我这个政府市长多么凶残无道似的,真是太可恶了,却也没说什么,因为心知肚明,一旦说什么,肯定会再次招致他的反讽,那就争辩不完了,于己无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