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99章:惊变
    吕青曼坐起身,一脸的奇怪,道:“没有啊,我上哪里吃蜂蜜去?”李睿色迷迷的冲她一笑,道:“那你嘴巴怎么那么甜?”吕青曼这才知道他又在逗自己,很开心,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不由自主往前一扑,坐着扑在他身前将他抱住了。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李睿看了看手机屏幕,讶异地说:“李福材?”吕青曼奇道:“谁呀?”李睿道:“我二伯家的二堂哥。”吕青曼道:“哦,亲戚啊,那就赶紧接呀。”

    李睿嗯了一声,接听后把手机放到了耳畔,道:“二哥,是我,小睿。”李福材**的说:“小睿,你马上跟青阳宾馆的总经理说,把李小娜那个贱种给我开除了。”李睿大吃一惊,心说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开除,又什么贱种,这都是哪跟哪啊?是自己在做梦,还是李福材他在说醉话?低头看看吕青曼,见她正小鸟依人一般的依偎在自己身前,伸手在她头顶触了触,能摸到那滑顺的秀,又哪里是做梦?问道:“二哥,你……你喝多了还是怎么回事?”李福材吼道:“我没喝多,没喝酒!特么了隔壁的,她李小娜是个贱种,是天底下最贱的贱种,我李福材更特么贱,白白给人家养了二十多年的贱种。”

    这几句声音有些大,从手机听筒那里传出来后,还传到了吕青曼的耳朵里。她微微变色,抬头看向老公。

    李睿紧皱眉头,道:“怎么回事?二哥,你把话说清楚点,到底怎么了?”李福材骂骂咧咧的说:“我擦她妈的,特么了隔壁的,我干她朱凤英的祖宗!”李睿奇道:“朱凤英是谁?”李福材道:“就是李小娜她妈,小贱种的妈,老贱种!臭贱人,大贱货,大破鞋!”李睿暗暗不悦,道:“二哥,你有事说事,别骂街,骂街能解决问题吗?骂街要是能解决问题的话,你就骂一天一夜我也不说二话。”李福材哼了一声,道:“小睿,你就别管了,你只管把李小娜给我开除就行了!特么了隔壁的,我特么的还傻比也似的给她找工作呢,结果呢,她特么比的是个贱种,是特么朱凤英跟别人怀上的杂种!”

    李睿耳朵里嗡的一声巨响,脑子瞬间失聪,一点意识都没有,只能看到吕青曼正关切的望着自己,过了会儿,才回过神来,失声道:“怎么可能?”心里却已经信了三分。为什么信?很简单,凭他李福材的相貌与气质,完全生不出李小娜那种美女来。

    李福材气呼呼的只是不说话。

    李睿道:“二哥,你是不是搞错了?小娜……她会是……你肯定搞错了,不可能。”李福材冷笑道:“特么的,dna亲子检测报告都出来了,我会搞错?我搞错,科学仪器能搞错吗?”李睿越惊奇了,道:“你什么时候带小娜去做的dna亲子检测?”李福材气哼哼的说:“就是上周一,到今天正好七天,dna亲子检测是七天才出结果,我一拿到结果就给你打这个电话了。特么了隔壁的,我特么不能让这个贱种过上好日子,还特么想在青阳宾馆工作,去死吧,跟她妈一样去卖屁股吧,艹……”

    李睿听他骂得刻薄,暗里皱紧了眉头,脑海里却是现出一副画面来,依稀就是昨天才生的:就是上周开市委全会那天,自己在青阳宾馆院里忽然碰上李小娜,刚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就哭了,哭得稀里哗啦的,让人一看就心疼死了,自己后来还劝了她好久,她却怎么也不肯说出原因来,难道……就是因为李福材带她去做dna亲子检测,她敏感的觉察到了什么?

    李福材忽然叫道:“小睿……”李睿忙道:“我在,我在。”李福材道:“马上联系青阳宾馆的总经理,让她开除李小娜!特么比的,她骗了我二十多年啊,到今天我才知道她不是我闺女,我特么杀了她的心都有了。你赶紧给我开除了她!”

    李睿听得脸色一沉,心说你李福材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下这样的命令?我敬你就尊称你一声二哥,不敬你你狗屁不是,哦,当初你让我给小娜找工作,我费了人情帮你找了;今天你又让我把她开除,我就乖乖听话把她开除,那不说董婕妤会怎么看自己,就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更何况,小娜对自己一向尊敬有加,就算她不是自己的堂侄女了,也值得自己照顾啊,想到这咳嗽一声,道:“二哥,我觉得肯定是你搞错了。你好端端的干吗要带小娜去检测那个呀?”

    李福材痛苦地说:“小睿啊,你是不知道二哥的苦啊,跟朱凤英结婚以来,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啊。这二十多年,都是一直凑合过来的。我以为这就顶了天了,毕竟谁们家两口子过日子,不得磕磕碰碰的打架骂街啊,哪知道朱凤英她个大破鞋,竟然趁我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偷男人,还骗我说是跟我怀上的……”李睿截口道:“你没证据可不要乱说,这要传出去会闹笑话的。”

    李福材叫道:“我有证据。特么的,上上周五,我从外面打工回来,提前一天到家,到家的时候天都黑了,朱凤英也没在家。我跟我妈一打听,才知道她参加什么狗屁同学会去了。到了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她才回来。正好她回来的时候我刚从小卖铺买烟回来,现她坐着一辆奔驰回来的,开车的是个男的,年纪跟她差不多大。我就眼看着他俩在车里面亲嘴,亲完嘴那男人又送她下车。我躲在一边听着,就听朱凤英说,咱闺女不在家,要不然给你看看她,你个没良心的让我怀上就不管了,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人在拉扯她,我恨死你了。我一听这话,脑子都给懵了,冲出去按住那小子就是一顿暴揍。那小子屁都没敢放一个,跑上车就跑了。我又按住朱凤英揍了一顿,问她李小娜到底是谁的种。她死活都不说话,我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带李小娜那个贱种去医院做dna亲子检测的。结果报告出来了,她根本就不是我的种,我艹她妈呀……”

    李睿听得惊心动魄,想不到以往在电视剧集里才能看到的荒诞情节竟然会生在自己的身边,掐指算一算,李小娜今年二十一岁,她妈朱凤英年纪就算再轻,怎么也得三十**岁了吧,这样的年纪,居然还有男人看得上,而且是被开奔驰的男人看上的,这也太神奇了吧?不过,这反而可以证明,朱凤英跟那个男子果然是老晴人,是早有一腿,且晴人关系一直保持到现在,要不然就不合常理了,就像自己跟丁怡静一样,难道自己少年时期喜欢她,等自己年纪大了、四五十岁的时候就不喜欢她了吗,不可能的,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可以跨越年代横亘时间长河的。如此一来,朱凤英果然不是好女人?李小娜果然不是这位二哥的女儿,也就是说,也不是自己的堂侄女?

    这件事信息量实在太大,他脑子转得再快也转不过来了,一时间完全呆住。

    李福材显然比他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唉声叹气的嘟囔一阵,然后又破口大骂一阵,随后又唠唠叨叨一阵,就跟祥林嫂似的,精神上有问题了一样。他最后总结道:“小睿,你赶紧把那个贱种给我开除,就算开除了我也饶不了她。我非得打断她的腿不行,我让她跟她妈一块合伙骗了我二十多年。还有朱凤英那个破鞋贱人,我也饶不了她,我特么今天回去就得活活打死她个狗草的……”

    李睿可以理解他的痛苦与愤怒,换成是谁,得知自己养育了二十多年之久的女儿是别的男人给老婆怀上的,也会出离于愤怒。这里面最值得气愤的,不是自己给别人养大孩子,也不是老婆红杏出墙,而是活了多半辈子了,却现没有自己的后代留存在这个世界上,这对于具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心理情节的国人来说,是最最不可接受的。

    他暗叹口气,越深刻领悟了“家有贤妻,不遭横事”的内在道理,道:“二哥,你先别冲动,打伤人会犯法的,到最后反而会害了自己,先冷静……”李福材叫嚣道:“我特么冷静不下来,敢情不是生在你头上。我就算犯法也要先弄死两个再说,特么的,我也不打算活了,非得弄死她朱凤英不可。”李睿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我给你出个主意,你这样:小娜知道这件事了吗?如果还不知道的话,你再考虑……”不等他把话说完,李福材就怒吼道:“我特么不考虑了,你也别劝我了,赶紧去开除那个贱种,我不跟你说了,挂了!”说着就挂了,李睿就算想劝慰他也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