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84上:紫萱劝谏
    石东坡大喜,道:“同意就好,那这件事就算是私了了,我可以放了你,你尽快把敲诈得来的那二十万还回去,同时补偿受害者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少一分钱,我们还会过来抓你的。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除非你跑到国外去,否则你就等着完蛋吧。”

    杨笑颜听了这话,心境忽然间放松了,只要自己还在市纪委,那就能一直赚钱下去,要是弄好了,几个案件就能赚出这二十万甚至更多来,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心疼的呢?就算不通过非法渠道来钱,光凭自己的工资收入,二十万在自己有生之年也能挣出来,不管怎么说,都比锒铛入狱强得太多太多啊,心里暗松了口长气,说:“嗯嗯,我明天就去汇钱,我会最快还给姚……的。那警察同志,是不是能把我手铐解开了呢?”

    石东坡手里没有钥匙,只能去问李睿要。李睿自然也没有,侧头问沈元珠。

    沈元珠一惊,道:“坏了,你只让我带手铐,没说带钥匙,我就也没带。”李睿哭笑不得,低声道:“不是吧大姐?”沈元珠苦笑道:“是的小弟。”李睿道:“那怎么办?”沈元珠说:“要不我回局里拿?”李睿惊奇不已的说:“你身为警察身上竟然不带手铐钥匙?”沈元珠叹道:“我哪是什么警察啊?我就是个办公室的勤务员,跟业务一点不沾边,我没事带手铐钥匙干什么呀?”李睿郁闷得不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沈元珠道:“算了,我回局里拿一趟吧。”李睿摇头道:“那倒不用。唉,这是你逼我出绝招的。”沈元珠好笑不已,道:“你说什么哪?什么绝招啊?”

    李睿也不理她,自顾自从她身上穿着的自己的外套里摸出钱包,又从钱包里面摸出一张五元的纸币,本来纪小佳教的是用一元纸币开手铐,不过钱包里没有一元的纸币,反正道理是一样的,就用五元的代替吧。

    一张五元钱的纸币,在李睿灵巧的手指下翻动转折,变换着各种形状,到最后就变成了一柄小巧坚韧的钥匙。

    沈元珠看得好奇不已,道:“你找不着手铐钥匙,折腾钱干什么呀?”李睿冲她挥舞了下手里的钱币钥匙,道:“你瞧着吧。”说完吩咐石东坡道:“叫他把手伸到车里来。”

    石东坡也同样疑惑,不信他手里这个玩意可以打开手铐,但还是让杨笑颜站了过来,把两手伸到车里。

    杨笑颜站到驾驶位一侧,把两手臂伸进车里,由于心情太过激荡,也没仔细观察车里给自己开手铐的人是谁,脑袋里只在想,如何编造借口跟老婆那里拿到二十万。

    没有任何悬念的,手铐锁被李睿的纸币钥匙拨开。手铐被从杨笑颜手上取下,再次回到了其主人沈元珠的手里。

    沈元珠眼看着李睿如何用一张五元钞票做成一只钥匙,又如何打开一只手铐,只看得叹为观止,最后看着放到自己手里的手铐,只是不敢相信。

    杨笑颜把双手从车里缩回来的时候,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再念及自己敲诈姚雪菲的行径,只觉得自己蠢笨不堪,又不是没钱,只是缺闲钱花而已,却又何苦冒着身败名裂蹲大狱的危险,干那么邪恶的事情呢?这次多亏自己运气好,碰上一个不想张扬的受害者,否则的话,哪里有私了的机会?自己就等着一世清白彻底玩完吧。

    他又是惊喜又是愤慨,对石东坡连连保证:“警察同志,请你们放心,我明天就去还钱,请代我向受害人道歉,我会尽快赔偿她精神损失费的。”

    李睿在车里拿腔捏调的说:“给你两天时间,两天拿不出钱来,我们还会来的,到时候就不给你私了的机会了。”杨笑颜忙道:“好,好,两天就两天,我尽快,我尽快。”

    驶出小区后,李睿执意要把石东坡送回家。石东坡推辞一番,见劝不动他,也就只能应了。

    李睿边开车边想,这次制裁杨笑颜,表弟石东坡可谓是立了功,不给他奖赏可不像话,正好从杨笑颜手里反敲诈了二十万,那就从里面拿出五万给他,旁边坐着的沈主任也算出力不少,也给她五万,剩下的十万块,自己就吞了,这就叫不义之财,不取白不取。

    石东坡与沈元珠在各自的座位上沉默地坐着,谁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凭空落了五万块的巨额奖金。

    把石东坡送到家以后,沈元珠往前望了望,道:“走吧,找个地方。”李睿说:“这车太小了,怕是不方便。”沈元珠扑哧笑出声来,道:“你还要玩多大动作啊?那怎么办?去开一房?”李睿说:“你不是说咱俩谁开一房都不方便吗?”沈元珠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回局里,去我办公室?”李睿吃惊地说:“这也行?”沈元珠笑呵呵地说:“这怎么不行?我办公室里还有张单人床呢。”李睿道:“要是路上咱俩在一起让人瞧见怎么办?”沈元珠道:“那还不简单,我先回办公室,你等会儿再上来,只要咱俩不在一块,谁知道你是找我来了?”

    主意既定,李睿便驾车往市公安局驶去。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在路上的时候,两人调换了过来,由沈元珠驾车。这样在进入市局大门的时候,省得被门房里的老师傅询问。

    二人一路调笑,很快就回到了市局里面,按之前商定的那样,沈元珠先回了楼里的办公室,李睿则坐在车里干等,等了差不多五分钟,这才下车,将车锁了后,拎着公文包往楼里走去。

    晚上的市公安局,依旧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热闹得如同白天似的。

    李睿刚一进入楼里,就看到七八个警察进进出出,颇有几分心虚,不敢直面他们,低着头走进电梯里。电梯里也有人,不过对李睿并没在意,于是他得以堂而皇之的来到了楼上沈元珠办公室那层。

    从电梯厅出来,他现这一楼层安安静静,走廊里没有几个人,总算是松了口气,急忙往沈元珠办公室走去,可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现她办公室屋门不仅开着,里面还传出男人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停了下来,侧耳辨听,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那人是市局办公室今晚值班的人员,无意间现副主任沈元珠又回办公室来了,就跟上去跟她汇报几件小事情。沈元珠似乎非常的不耐烦,一直嗯嗯啊啊的敷衍那人。那人偏偏没有半点眼力价,就赖在里面嘟嘟囔囔的说个没完没了。

    李睿也是很不耐烦,只恨不得一把将那小子抓出来扔下楼去,免得他耽搁自己跟沈元珠的好事,想了想,不好一直站在沈元珠办公室门口,给人瞧见要是问起来的话,自己可该怎么对答?瞥眼看见走廊里的安全出口,便往楼梯间走去,打算在里面暂避一时。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手机忽然唱响了,骤然而起的铃声把他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跑远,免得惊动了沈元珠办公室里那个男子。

    他边快步往楼梯间走去,边摸出手机接听了,等接听了才知道是远在省城的高大小姐打来的,不耐烦地说:“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高紫萱凶巴巴的说:“干什么?不干什么就不能找你了?还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作为你的小老婆,没权力给你打电话吗?你老婆的电话,多晚算晚啊?嗯?哼!”李睿听她脾气,心里反而甜丝丝的,心说自己真是贱啊,被人凶了一顿还很开心,真是传说中的贱骨头,笑道:“是啊,是老公说错了,不知道娘子意欲何为啊?”高紫萱懒洋洋的说:“少给我拽文,我睡不着,无聊,就骚扰骚扰你,你没背着青曼姐跟我在外面乱搞吧?”

    李睿听得耳中嗡的一声,怎么回事,自己这位亲亲小老婆似乎有预知能力一样,竟然直指自己在外面乱搞的事实?天哪,这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饶是李睿知道她这只是随口乱说,却还是因心虚产生了些许惶恐,心底暗暗羞惭,陪笑道:“没有,怎么可能呢。”高紫萱大喇喇的说:“没有最好!你现在也算是吕家的人了,无论干什么事之前都得考虑考虑,看是不是跟自己的身份相符。你要是自甘堕落,丢的可不只是你一个人的脸。”李睿听她说得沉重而严肃,心里惊悚不已,难道她生了千里眼顺风耳,当真知道自己与沈元珠幽会的事了?可是这又怎么可能?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高紫萱没理他的话茬,续道:“就算你想在外面沾花惹草了,你也得看看对方是什么货色,要是比我跟青曼姐强,那我们也认了;可要是还不如我们姐妹,那你就趁早算了吧。你可以侮辱自己,但是别回来侮辱到青曼姐跟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