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83章:反诈
    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杨笑颜很快回过神来了,惊怒交加的说:“你……警察同志,你这是干什么?你凭什么铐我?我……我是国家干部,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犯了什么罪?”石东坡趁机停下来,阴阳怪气的说:“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边清楚。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杨笑颜苦笑道:“我这不是不清楚嘛,所以我才问你的。”石东坡道:“少给我装蒜,有话到局里说个清楚,上车上车。”说着假意推搡他。杨笑颜忙问:“局里?哪个局?”石东坡大喇喇的说:“市局!”杨笑颜说:“市公安局吗?同志你是市公安局的?你先给我看看证件好不好?”

    刚才,石东坡听李睿交代基本步骤的时候,自以为已经把差不多的问题都考虑到了,哪里想得到,这个杨笑颜一上来就先要看自己的证件,自己只是一个类似合同工的辅警,哪里有警察证了?这下可犯了难,怒哼一声,道:“你敢怀疑我的身份?”杨笑颜说:“不敢,就是先确认一下,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们像是抓错了人,因为我是国家干部,更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不可能犯罪的。”

    石东坡没有办法,把他推到一边角落里,自己回到驾驶位那里,敲开车窗玻璃后,低声问李睿道:“他要看我证件,怎么办?”

    李睿侧头问沈元珠道:“证件带着没?”沈元珠哭笑不得地瞥他一眼,心说什么都跟我要,我简直成你仓库了,从兜里摸出警察证,递了给他。

    李睿看也没看就递给石东坡,小声道:“给他一晃就行了,没必要给他看仔细。”

    石东坡拿着警察证回到杨笑颜跟前,展开来对他一晃。杨笑颜也就是刚刚看到一枚硕大的国徽,余光扫到一个头像,还没看真切呢,对方已经将证件收了起来,苦笑道:“同志,我还没看清楚呢。”

    石东坡这回可没好脾气了,道:“你要证件,已经给你看了,还废话?想拖延我们办案吗?给我上车吧你。”说完猛地一拽他。杨笑颜在地上连冲了几步,连公文包都掉在地上了,一个踉跄好悬没摔倒在地,这才知道警察的野蛮,心里有点胆小了,叫道:“不是……你凭什么抓我啊,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石东坡冷笑道:“你干的事儿犯啦。”杨笑颜装糊涂说:“我干什么事啦?我没干什么事啊。”石东坡冷冷的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哼哼。”杨笑颜到底做贼心虚,讷讷的说:“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了。”

    石东坡又推了他一把,道:“少特么装蒜,你是怎么敲诈的,又是怎么取款的,最后怎么转帐的,我们全了解了,你还特么想抵赖?我告诉你,姓杨的,我们警察不会无缘无故找到你头上的,一旦找过来,你肯定就是有问题。还抵赖,抵赖你只能死得更惨!”杨笑颜耳轮中嗡的一声巨响,真是打死都不敢相信,姚雪菲在给自己汇来二十万之后,竟然又报了警,她是不是缺心眼啊?既然汇款,那就是心虚啊,还报警干什么?她要是不心虚,直接报警,又何必汇款呢?草,她个贱女人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呀?嘴上叫屈道:“哎哟,你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是一点听不懂。我……我好歹是国家干部,怎么可能干敲诈的事情呢?”

    李睿一直在开着车窗听着,此刻忍不住了,故意瓮声瓮气的骂道:“别特么装蒜了,你小子故意使用假身份证登记注册了一张银行卡,骗受害者汇款过去。你再亲自去银行,先取款后存到你自己的个人账户里,以为我们不知道?全特么让银行里边的监控摄像头拍下来了。不跟你废话,上车吧,去局里你就老实了。”

    杨笑颜至此已经彻底不能淡定了,这才知道,自己所做的所有邪恶勾当,全在市局警方的掌握之下,怪不得他们大晚上的开车来自己楼下等着呢,这真应了那句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抓”,心里冰凉冰凉的,知道今晚将是自己人生里的一次转折点,闹不好,下半辈子就算完了,会不会在监狱里过一阵子还不好说,但肯定是身败名裂了……一时间,脑海里划过自己的工作、单位里的同事、领导、身边的亲朋好友,还有家人与孩子,只觉得心如刀割,心里别提多后悔了。

    石东坡见杨笑颜不说话了,在他肩头重重一拍,道:“上车啊,少特么装蒜,这回啊,非得判你个十年八年的不可。”杨笑颜从思虑中惊醒过来,哭腔儿说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这……这……我……我也是……我不是故意的呀。”石东坡冷笑道:“每个犯罪分子都特么这么说过,少给我废话,快上车,不上车倒也行……”杨笑颜几乎怀疑自己听差了,又惊又喜又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啊?什么?不上车也行?”石东坡哼道:“受害者说了,她也不想将这件事闹大,如果你同意私了的话,可以暂时放你一马。”

    杨笑颜敢设计这个敲诈之局,不敢说是有胆有谋,那也绝对是有些小聪明的,闻言立时站在姚雪菲的角度上为她考虑了一番,心中暗想:“是啊,她姚雪菲也不敢将此事声张出去,声张出去以后,她以后也就没法做人了。她作为知名公众人物,比自己更在乎声誉。也就是说,在这个案件里面,她比自己还要脆弱。怪不得她要私了呢,原来如此。那自己岂不是有侥幸脱难的机会了?”只恨不得身上有一百张嘴,同时说道:“我答应,我答应,她都有什么要求,我全部答应。”

    当然,他只有一张嘴,所以这句话只能翻来覆去的说,来借此表现自己的忏悔之意。可惜他没往深里想一想,这种涉及刑事犯罪的案子,怎么可能说私了就私了呢?如果受害者与敲诈者两方私了的话,又把警方置于何地?

    他刚从巨大的恐慌中清醒过来,哪里想得到这一点。就算想到了,在不熟悉公安局刑事案业务的情况下,也无法分辨其真伪。此刻的他,完全是认命了。眼前这个警察怎么说就怎么是了,只要不让自己身败名裂就好。

    李睿见他连连答应,声音如泣如诉,充分表现出了内心的巨大恐惧,就知道他已经被吓破了胆,自己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冷冷一笑,招呼石东坡道:“小坡儿过来……”石东坡乖乖的走到驾驶门那里,低下头等着他表态。李睿压低了声音道:“那个精神损失费不要十万了,跟他要二十万!”石东坡吃了一惊,心说这位表兄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一下就要二十万,正好是杨笑颜敲诈的那个数目,不过他也是真活该,若是不干这种缺德事,自然就不会挨罚了,点头说了声好,转身走向杨笑颜。

    李睿也是看杨笑颜表现得太过惶恐,所以才灵机一动将十万数目提高到二十万的,这种恶人的钱,不敲诈白不敲诈,也让他知道一下被敲诈的痛苦,本来还想在**上报复他一顿的,现在就用金钱代替了吧,说不定这样会给他带来更加难以磨灭的教训呢。

    石东坡走过去跟杨笑颜一说,杨笑颜就傻眼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杨笑颜知道自己敲诈姚雪菲这件事,没有跟家人说,也不可能跟家人说,就算拿到手敲诈得来的那二十万,也只是偷偷存到个人银行卡里,没跟老婆孩子任一人交代,打算将之当成自己的小金库,下半辈子慢慢花销用的,这笔钱至今还未动,还回去一点问题都没有,真正的问题在于,对方索要二十万的精神损失费,这可该怎么给?家里不是没有二十万的存款,但全都在老婆手里管着,想动用必须跟她说,跟她说就不能不提供理由,难道要说明实情嘛,要是让那个河东狮知道自己用钱的实情后,还不得乱刀砍死自己啊?

    “这二十万不能不给,不给的话就等于是不同意私了,那自己今晚就要住到公安局去了,明天就会彻底的身败名裂,跟区区的二十万相比,显然是自己的名誉与官场生命更加重要。有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那就先跟老婆编个理由,说什么也等先摆平这事再说。自家事到底好说!”

    他瞬间如同苍老了几十岁似的,腰也挺不直了,语气声也变得衰弱低沉,如同行将就木的老头子,道:“我……我同意!”说完这几个字,却已经抽干了全身的力气,身子都站不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