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65下:搏斗
    就在此时,李睿失声叫道:“别杀她!”

    那人听到这声近乎哀求的叫声后,下意识瞥了他一眼。』『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李睿可怜巴巴的对他说:“别杀她!”那人果然没有开枪,望着段小倩的胸口有点犹豫。

    李睿还以为他肯听自己的话呢,有点不敢相信,却已经是欢喜之极。

    他哪里知道,那人之所以没有开枪,是现段小倩身上穿着防弹衣呢,就算开了枪,也未必能打死她。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段小倩忍着剧痛将钢盔从脸上抬起来,怒道:“李睿,你跟他废什么话啊,还不帮我抓住他,他手枪里已经没子弹啦……你是不是男人,快帮我抓住他!”

    李睿本来就不缺乏勇气,何况又是打小练功夫的,刚才之所以没有想过擒拿这个歹徒,是因为短时间内陷入了震惊之中,到底是害怕了那么一会儿,现在听段小倩说歹徒已经没有子弹了,这才想起来,歹徒抢到的手枪里一共只有六子弹,前面用了两,就还剩四,今天又已经开了四枪,可不是已经没子弹了?想到这里,底气就来了,心说你小子有枪的时候,老子怕你,可你现在手枪玩不转了,老子还怕你干什么?扬起手中公文包,往那歹徒脸上扔去,两脚猛地一蹬地,人也冲他扑了过去。

    “叭”的一声枪响再次响过,随后传来段小倩的惨呼声,似乎中枪了。

    李睿心头一颤,歹徒不是已经没有子弹了嘛,怎么枪又响了?难道他的手枪弹匣跟机器猫的肚子是一个性质的,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不过,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因为他已经扑到了歹徒跟前。

    那歹徒在听到段小倩说的话以后,似乎故意跟她斗气一般的冲她胸口开了一枪,之后,余光就看到李睿的公文包飞了过来,要是不挡不避,肯定会被砸中面门,下意识抬起左臂挥挡,刚做完这个动作,又看到他人也扑了过来,还真别说,这一米八的大个子居高临下扑过来,就是有股子气势,令人心头紧张。

    那歹徒暗里骂了句傻比,手腕灵活的一转,枪口已经从段小倩胸口往李睿身上转来。可惜李睿来得实在太快了,眨眼间已经到了他身前,欺入他的内门。此时那歹徒右手枪口尚指在外门之外,哪里还能对他开枪,非要打他一枪也不是做不到,却要把枪口转回来对准身前的李睿,那样就可能同时击伤自己,傻子才那么干呢。那歹徒反应极快,眼看不能开枪,就猛地抬起右膝,冲李睿下阴顶去。这下子要是被他顶到,李睿瞬间就会失去战斗力,瘫软在地任人宰割。

    还是要说李睿度快,眨眼之间已经贴在歹徒身上,正要出手卡住他的喉咙、利用巨大的冲力把他卡翻在地,忽然间感觉他右腿离去了,多年实战的经验告诉他,这有些不妙,忙抬起左腿跟了过去,死死追着歹徒的右腿不放。那歹徒没料到他竟然识破了自己的阴谋,右腿缩到哪就被他追到哪,完全拉不开距离,拉不开距离又如何聚力冲撞呢?这就跟人挥拳打人的时候往往需要一个做功的距离才能达到最大力道是一个道理。

    那歹徒也不是个死心眼,见不能膝撞李睿的下阴,就用左手反探到他后面脖颈那里,抓牢他的衣服后猛地往外一扯,想把他拉开去,然后用枪顶着他的肚子开枪,非要把这个给脸不要脸的贱男打成马蜂窝不可。李睿还真被他扯动了,上半身眼看就猛地往外一晃,不过左手也已经卡在了他的咽喉处,知道这人极有可能就是连续犯下多次血案的那个穷凶极恶的持枪歹徒,也就不想着跟他留情,想一把捏碎他的喉骨。虽然以前没有类似的经验,也不知道捏碎喉骨后人还能不能活,但人的喉骨那么柔软,又是要害部位,捏碎后肯定会有一定的制敌效果。

    就在此时,那歹徒也意识到了不好,来不及对他开枪,右手从他左手下面穿上来,猛地往外一扛,竟然硬生生将他手臂撞开了去。李睿心头一震,心说这人力量好大,可谓是自己生平罕见的强力对手,也怪不得他在省城、青阳、南河三地肆意作案而没有被抓呢,敢情也是真有点本事,也没时间多想,左手在被撞开后,快抓了回去,一把抓在那人右手紧握的手枪枪管上,用力一扭,已经将枪口扭到了天上,右手同时握拳朝他面门打去。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段小倩摔得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又被一枪击中胸口,虽说有防弹衣护着,还是有如被巨锤击中一般,只觉得心间剧痛,好似心脏都被震碎了似的,全身更是散了架,虚弱欲死一般,便只能老老实实地爬在楼梯台阶上看李睿与那个歹徒激斗。她也看不出两人在片刻之间已经各施杀招,其中任一人稍微有点怠慢,就会落个身死魂消的惨淡下场,只觉得两人扭在一起,互相殴击,完全没有任何章法,与自己平日里所学的擒拿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忍不住有气,想要张嘴说话,现场传授李睿擒敌的招法,可是刚刚张嘴,胸口就是一阵苦痛,疼得呲牙咧嘴,忙又闭上了嘴巴,只能在心里叫道:“李睿你真是笨蛋啊,你转过身背口袋摔他呀!”

    这个时候,李睿左手与歹徒持枪的右手已经以手枪为中心,僵持在了一起。李睿左手固然不如歹徒右手力气大,但歹徒右手持枪的姿势用不上力气,所以两人堪堪斗了个平手。而在另外一边,两人另外一只手则在各出重手。李睿右手握拳,一个劲的往歹徒太阳穴上招呼。歹徒那只左手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握成了手锥,出其不意的往他右腋下猛地一戳。李睿但觉右半身一疼一麻,右臂立时酸软无力,再也抬不起来。歹徒趁机扬起左手去抠他的眼珠子。

    李睿见他左手灵活无比,所至之处全是自己的要害部位,心下大惊,这歹徒到底是什么来头,这近身搏杀的招数怎么如此凶狠老辣?眼看他左手冲自己双眼抠来,心下大骇,脑袋往后一扬,上半身也顺势往后一翻,豁出去坐倒下去处于被动,也要躲过他这一抠,否则眼睛可就没了。当然,李睿也不是好惹的,虽然使出一个败着,却也存着败中取胜的意思,在仰翻倒下的同时,右腿猛地抬起,一脚蹬向歹徒小腹。

    那歹徒击中李睿腋窝之后,心里存了乘胜追击的念头,好胜心这一上来,就疏于防范了,正被他一脚蹬在小肚子上。李睿利用后倒的势头踹出这一脚,威力极大,哪怕是隔着数层衣服,也将歹徒踹得不轻。那歹徒被踹得先是撞在栏杆上,随后往楼梯下踉跄了几步,好悬没有摔倒在地,要不是及时扔掉右手里的枪,用右手抓牢靠下一些的栏杆上,就真的摔倒了。

    站定身子后,他忽然有些后悔,就算摔倒,凭着自己的身手也不会重伤,却也不能扔掉手枪啊,想到这,斜眼去地上找枪。

    就在此时,四零一户的房门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高胖的男子,皱着眉探头出来望,一眼望到外面这横七竖八倒着的警察尸还有满地的鲜血,只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啊了一声,瞬即转身回了屋子,将屋门紧锁,再也不敢出来了。

    段小倩与李睿都听到了开门关门的动静,不过李睿没有关心,现歹徒想从地上捡回手枪的时候,大吼一声就又扑了上去,心想,他手里没枪,自己还能勉强与其一斗;他手里要是有了枪,自己可就危险了,还可能导致段小倩香消玉殒。

    段小倩爬在地上没事干,却也没心情关注四零一户的动静,眼睛直勾勾盯着李睿,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冲上去抓住歹徒。事实上不用她提醒,李睿为了保证自己二人的人身安全,也会奋不顾身的跟歹徒搏斗。

    歹徒也听到了四零一户开关门的动静,还听到了那人倒吸凉气与惊呼的声音,知道大事不妙,那家人肯定会报警,一旦报警,大批警力就会赶过来,到时候自己插上翅膀都难逃了,想到这,也顾不得去拣地上的手枪了,转身就往下跑。

    此时李睿已经追了下来,在楼梯转角这里探出猿臂,隔着楼梯栏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歹徒停下来,没有理会他,右手却往挎包里摸去。

    跟这个凶狠毒辣的歹徒缠斗了这一阵后,李睿已经全身心的镇静下来,脑子也好使了,见他去挎包里摸东西,第一个念头就想起了被乱刀捅死捅伤的两名警察,心知他这是要摸刀啊,自己要是还抓着他不放,他一刀就要捅过来了,心头一凛,哪敢容他摸刀,身子往前一冲,右手借身体的冲力抓着他的衣服往他身后猛地一拽。那歹徒立时站不稳了,四仰八叉的就要仰翻在地,也确实没时间摸刀了,只能先停下来,两臂去抓楼梯栏杆来保持身体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