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65上:短兵相接
    李睿站楼梯上也没事,就观察四零二户的屋门,见其分为内外两扇,外面的是那种老式的带栏杆的防盗门,里面的是一扇红色木门,看来房东很讲究,不像一路爬楼所见的其他住户的、都是用的小区建成原配的那种单扇的深红色铁门。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段小倩捅了李睿一下,低声道:“你说里面那个租户要真是歹徒可该怎么办呀?”李睿笑道:“那就跑呗。”段小倩非常不满意他的回答,抬手在他肋部捏了一把,低哼道:“人家手里有枪,你跑得再快快得过子弹?”李睿小声说:“据你们新任周局长说,那歹徒手里只剩四子弹。”段小倩很认真的对着孙队几人数了数,脸上忽然露出诡谲的笑意,刚要跟李睿说自己的现,又觉得这话不好说出来,便没开口,在心里说:“前面有五个人顶着呢,就算里面那人真是歹徒咱俩也不用怕,嘿嘿。”

    李睿见她脸上现出古怪的笑意,忍不住问道:“你笑什么?”段小倩越笑得欢实,妩媚的横他一眼,却没说话。李睿被她小女儿模样勾得心里痒痒的,抬手捏了捏她的小手。段小倩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嗔道:“别闹,要行动了呢!”

    四零二房门口,孙队将手枪拔出来,握在右手里面,想着拨开保险,想了想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就又没动,就只是握着烧火棍一样的握着。他身边那个警察则如临大敌一般,将枪掏出来,打开保险,子弹上膛后两手握在右侧肩头,斜斜指向头顶,做好了随时瞄准开枪的准备。

    孙队又回头望了一眼,见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这才抬手按下了门铃。

    他按下门铃后,所有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就连段小倩的呼吸声都急促了。谁也不知道门开后会是什么情形,最好的结果,当然是里面那个租户只是一个正常的租客,大家皆大欢喜,就此走人;最坏的结果,里面那个租户就是持枪歹徒,那可就要短兵相接了,谁知道会生什么事?

    “叮咚……叮咚……”好听的门铃声响过后,屋里没有任何动静。

    孙队没有半点气馁,再次按了下去。

    这次的门铃声响过后,里面那扇木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却也只是拉开了一道缝隙,露出了一个年轻男子的面容。这人生着一张瘦长脸,短,三角眉毛,鹰目,小鼻子,海口,脸色有些阴冷,不耐烦的看着门外孙队这些人,目光从孙队脸上扫到他旁边那个持枪警察脸上,然后又扫过后面那三名警察,碍于角度的关系,并没有看到站在楼梯上的李睿与段小倩两人。

    孙队抬左手对他敬了个礼,道:“同志,检查,请出示……”里面那男子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孙队先是一怔,随后笑着对旁边同事说:“他这是拿身份证去了……”

    他话音未落,里面木门猛地被人拉开,拉开的同时带出一股恶风,随后但听“叭叭叭”三声枪响。站在楼梯上的李睿与段小倩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就见站在四零二室门口的孙队与另外一个持枪警察双双如同木头一样的仰面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李睿只觉得脸蛋有些火热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溅到了一样,伸手触了触,拿到眼前一看,赫然是猩红的鲜血。

    他也就是刚刚意识到不妙,四零二室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一道黑影蹿出来,持枪瞄着站在外面那三个已经呆若木鸡的治安警与协警,却没开枪,只是逼着他们,不让他们扑上来,黑影自己拔步向楼梯口飞奔。由于事突然,外面空间又小,那三个人都没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个一身黑的人。

    但那三人到底都是警察,哪怕其中两名协警不是在编警察,只是临时工,平时却也接受了一定的训练,所以很快反应过来。三人反应过来是反应过来了,其中两人却吓得不敢动弹,反而往墙角里缩去。只有一个协警勇气要比同伴强很多,大喝一声,扬起手中警棍朝那人右臂击去。

    那人不慌不忙,右臂略微往下一沉,对着那协警肚子开了枪。那协警痛呼一声,无力的倒在地上。

    那人见他已经没有反抗之力,就没再理会他,此时已经冲到楼梯口,这才现站在楼梯上的段小倩与李睿,现一个是女警,手里空空如也,另一个是普通住户模样的男子,就没放在心上,持着枪快步冲下楼去。

    说实话,直到现在,李睿也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不是没见过凶杀场面,却没见过如此凶残冷血的杀人场景,好嘛,枪声一响,就是一条人命,转眼之间,段小倩这个小组已经被打残了,地上不是死尸就是被吓尿了的呆子,这哪是杀人啊,这简直就是杀鸡啊……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的,都快从腔子里跳出去了,眼睁睁看着歹徒冲自己这边跑过来,明知道他要下楼逃走,却鼓不起勇气来跟他放对,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在想什么,全是空白。

    就在他陷入巨大恐慌震惊中的时候,那歹徒已经走下了两个台阶,已经走到他身边。如此近的距离,似乎已经可以嗅到自此人身上散出来的浓郁的杀气。

    那人冷漠的斜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已经用眼神告诉他:“别轻举妄动,否则你就死路一条!”李睿看到他的凶狠眼神,一动也不敢动,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心说快走吧快走吧,你不用瞪我我也不敢碰你,你赶紧走吧,算我求你了。

    平生中第一次感受到偌大恐惧!

    就在李睿被吓毛、歹徒即将逃走的时候,忽闻一声娇叱,谁也想不到的事情生了,段小倩居然高高跃起,往那歹徒身后扑去。在李睿看来,段小倩这无异于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的愚蠢做法,心中震骇莫名,不知道她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弦儿,竟然会做出这等傻事。

    段小倩往歹徒后背上扑的时候,只想着抓住他,可等即将扑到他后背上的时候,却犯了愁,不知道是该扑倒他还是该掐他的脖子,抑或是该勒着他的脖子把他箍倒在地?以前所学过的擒拿格斗技巧,能应用在眼前这个姿势下的种种,全部浮现在脑海中,却完全不知道该选择哪一种。她有点懵,想要做个选择,可惜此时再考虑已经迟了,人已经一下子扑在歹徒后背上,根本来不及考虑了,只能用手臂去勒他的脖子。

    那人正在急逃下楼梯,段小倩这一飞扑差点没将他扑倒在地,还好他用力抓住了楼梯,将身形稳住。这要是真的扑倒在楼梯上,就会滚落下去,摔个七荤八素、北都找不到,甚至可能摔个骨断筋折,一动不能动,到了那时候就只能束手就擒了。因此他极为愤怒,腰肢一扭,身子猛地一甩,一个老虎甩尾,就将段小倩的身子硬生生从后背上甩脱了出去。

    段小倩但觉一股飞甩之力传来,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撞在楼梯内墙上,柔弱的身子与坚硬的墙体撞击,只疼得她出“啊”的一声惨呼。惨呼声中,她人也颓废地落在地上。这也多亏是甩在内墙上了,要是甩在楼梯栏杆那一侧,就可能将她甩到下面那层楼梯上去,那样会摔得更惨。

    那人已经气急,想不到自己有心饶这个女警一命,她却给脸不要脸,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想要找死,好啊,那就别怪自己冷血无情了,抬起手中枪就往她身上指去。

    今天晚上段小倩这一组六个人,除了她自己佩戴着警用钢盔之外,其他五人没一个佩戴,不是市公安局缺乏这种防御装备,而是几人觉得戴着这么一个沉甸甸的玩意没什么用,一是不太可能与那个持枪歹徒正面遭遇,二来,身上穿了防弹衣,也就没必要再戴什么钢盔了。难道那个歹徒枪法就那么准,枪枪爆头吗?就算段小倩自己,原先也是不想佩戴的,还是她师傅孙队出于爱护她这个警花的心理,逼着她戴上的。

    所以,小组六人里面,就段小倩身上防御装备最齐全,头上有钢盔,上半身有防弹衣,就是下身空着,不过话说回来,下身除了小腹之外,也没有什么要害部位,不用担心被歹徒一枪击杀。

    现在,她身上的防御装备就挥了作用。那人本来是要一枪爆她脑袋来撒气的,可是她摔倒在地上以后,钢盔后沿撞墙后翘起来,导致盔帽反而将她头脸全部盖住了,寻常的手枪弹自然很难击穿钢盔将她爆头杀死,没办法,只能枪口下移,去打她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