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57章:大搜捕
    他想到这里,又惊又怒,低声道:“特么的,你们经理还保证来着,说你们这家店绝对不会来警察扫黄,这特么是说话呢还是放屁呢?”他身上那个小姐说:“我们经理没骗你,以前确实没有警察来我们家扫黄啊。』『㈧Ω㈠中 文』』Δ网Ww W. 8⒈Zw.COM就算有,也会提前打招呼的。今晚上这是搞什么啊,也不提前通知一下,真恶心。”

    她极有经验,稍微惊惶之后就镇定下来,一轱辘从男子身上爬下去,钻进被窝里侧卧躺好,又招呼另外那个小姐钻进来。后钻进去的小姐将身子全部钻在被子里,趴卧在了她身后。这样一来,既有臃肿被子的遮掩,又有同行姐妹的遮挡,就不用担心被进来的警察现了。当然了,这只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而已。来的警察要真是全面搜查的话,躲在被子里也得被揪出来。不过,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也只能这样了,难道两人要全部露在外面给警察看吗?

    两个女人躲藏好之后,露头在外、也就是之前给那男子做按摩的那个小姐小声道:“待会儿警察要是问起咱俩是什么关系,你就说是男女朋友。”那男子傻呼呼的说:“你什么意思?让我去开门吗?”那小姐叹道:“哎呀,不开门不行,那可是警察。再说了,就算你不开门,他们想进来也能进来。你还是表现主动点,赶紧过去开吧。记住,问起来就说我是你女朋友,对了,我叫张霞。”

    那男子没有办法,只能将秋衣秋裤穿上,下了席梦思,硬着头皮走到门口那里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男警察,脸色阴沉,胸前挎着一杆微型冲锋枪。

    看到他胸前的微冲,那男子吓得打了个冷战,心说自己不过是嫖个小鸡儿罢了,至于动枪吗?

    那男警察望了望屋里,瞥见席梦思上躺着的女子,根本就不理会,定睛看向这名矮胖男子,问道:“身份证!”那男子哪敢怠慢,忙回到屋里,从包里摸出身份证,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那男警一边看他身份证,一边询问:“哪儿人,干什么的?”男子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就是咱们南河县城北关的,做点小生意。”那男警一听他说的是本地口音,直接将他身份证递回给他,淡淡地说:“没事了。”说完转身要走。

    那男子想不到自己竟然能逃脱这次劫难,而且逃脱得如此轻易,真是欣喜若狂,点头哈腰的说道:“谢谢,谢谢,真是好同志啊……”那男警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激动的感谢自己,却也没多想,只是下意识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一看,反而现了破绽,一把将他推开,往屋里走去。

    那男子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做贼心虚之际,吓得脸色惨白,急忙跟了过去,嘴里叫道:“同志,不是没事了吗?”

    那男警走到距离席梦思床一米多远的地方,看看床前地上散乱摆放的五六只黑色皮靴,再看看床上被窝里那女人,又侧头看看跟过来的那男子脚下,皱紧了眉头,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握紧了胸前的冲锋枪,略有几分紧张的问道:“你们到底几个人?”说着还退了几步,枪口在不为人察觉的时候已经对准了床上那臃肿的被窝。

    那男子尚不知道,这位男警已经通过皮鞋数目推断出了屋里第三人的存在,讪讪地说:“两……两个人啊。”那男警冷冷的说:“两个人怎么穿六只皮靴?你们谁有四只脚吗?第三个人在哪,快给我出来,不出来我可开枪了。”说完将微冲的保险打开了。

    躲在被子里那个小姐一听他说要开枪,吓得一下掀起被子钻出来,叫道:“别……别开枪!”

    那男警见有人突然从被子里跳出来,吓了一跳,手指都扣在扳机上了,可当看到冒出来的又是一个女人的时候,就又很快松了口气。

    那男警见多识广,通过二女的型、色、妆容就知道,二女是这家洗浴中心养的小鸡儿,眼下这大环境,县城里这些大小洗浴中心,谁家不养几个小鸡儿?现在没小姐的洗浴中心能赚钱吗?早就听说“人间最美”洗浴中心的小姐素质高,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不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是可圈可点,也就怪不得这个癞蛤蟆一样的矮胖男子一口气点了两个小姐玩一龙二凤,想明白这一点后,彻底松了口气,戏谑的瞥了那男子一眼,心想,也就是你运气好,今晚老子不抓黄,要不然,就凭你玩的这调调,就能罚你个万儿八千的,冷笑一声,将冲锋枪保险挂上,转身离去了。

    那男子兀自不敢相信,这威风凛凛的男警如此轻易就放过了自己。难道他是傻子不成吗?他看不出自己在嫖小姐?而且一嫖就是俩?他长了眼睛,不可能看不出来的。可是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抓自己呢?愣了愣神,很快又高兴起来,甭管为什么,自己总是捡到大便宜了,哈哈一笑,跑到门口锁上屋门,回到席梦思上扑上去将二女压在下面,叫道:“今晚上运气真特么好啊!”

    两个小姐也是云里雾里的看不懂,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没有被抓,这就比什么都好。二女同时松了口气,各自脸上露出笑容……

    类似这样的情景,这天夜里在青阳市四个县区无数个楼堂馆所里上演了不知道多少次,也不知道有多少嫖客与小姐在这次夜间行动中虚惊一场、平安无事。据说,行动过后,有无聊的警察根据同事们的反映算了笔账,如果今晚上不是抓持枪歹徒而是扫黄的话,那么在扫黄行动前后,估计可以罚没各项嫖资外加罚款高达数十万。这笔款子要是能得到手,那年底的过节费就有了着落了。

    在南河县夜间专项搜捕行动开始一刻钟后,位于县城南关一零七国道东边的某个三层宾馆,也迎来了六七名警察的搜查。

    这六七名警察分乘两辆警用面包车而来,到达宾馆门口后,一人站在门口警戒,一人走到宾馆北侧的院门也就是进车侧门那里,守住从院里出来的门户,剩下所有警察全部涌入宾馆里面进行搜查。

    这些警察检查到二楼的时候,弄出来的动静惊扰了某个房间里的房客。这房客和衣而卧,并未睡着,听到动静后,蹑手蹑脚的下了床,走到门后,将门轻轻打开一道缝隙,往外望了望,现楼梯口那里上来两个警察,正在挨门检查。他看到这一幕,心头一紧,回到屋里挎上一个麻布包,又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柄六的四式手枪,将保险打开,放在右边裤兜里,然后把手抄在里面,握紧手枪,随后低着头走出了房间。

    他本意是趁乱下楼离去,哪知道刚走出几步,就被一个警察现了。

    那警察指着他喝斥道:“回去,哪也不能去,想去哪接受完检查再说。”话音未落,又有几个警察走了上来。

    这房客眼见对面有三四个警察,全都盯着自己上下打量,便只能转身回到屋里,从步伐上一点看不出紧张。进屋后,他沉稳的将门锁死,快走几步到了窗户那里,将右半扇拉开,两手扒着窗沿,右腿一迈,人就蹿上了窗台,就着外面的夜色望了望楼下。

    这是一座农家院式的宾馆,独门大院,户主在国道边上起了三层小楼,即为宾馆,后面即是院子,院里有十几个停车位,最后面是另外一栋二层小楼,是老板家人们的住处。从院子里走出宾馆有两条路线,一条是直穿宾馆小楼而出,另外一条路线就是走进车用的侧门,绕开宾馆小楼,也能很快出去。

    “呼”的一声,那房客如同大鹏展翅的大雕一般,飞跃出去,身子在半空中保持了极好的平衡,坠落三米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只出噗的一声轻响,连院子里的大狼狗都没惊动。他很快站起身来,往小院侧门方向走去。

    这家宾馆生意仰仗的是一零七国道,二十四小时接待奔波行驶在国道上的司机与旅客,为他们提供一个可以休憩的临时家园。就因为全天候营业,所以不管是接客的宾馆正门还是接车的小院侧门,都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的。

    那房客显然很熟悉这座小院的地形环境,跳楼落地后第一时间往侧门处走去,但他并没想到,在侧门外已经有个警察在等着了。

    他刚刚走到门口这里,就被那个警察现了。

    那警察喝道:“去哪儿啊?回去回去!不检查完了谁也不能离开这儿,快回去!”那房客置若罔闻,低着头往外走,脚步有些加快的趋势。那警察见他不听话,大为恼怒,骂道:“特么的,聋子啊,我说话你没听见吗?给我回去!”说着上去拦他。那房客皱了下眉头,忽然蹲在地上,似乎在整理鞋带。那警察走到他跟前骂道:“特么的,我问你呢,听见没听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