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54章:爱女心切
    李睿耳轮中但听嗡的一声巨响,整个人都给傻掉了,怎么又是她妈?上次就是在这个小公园里跟她亲热的时候,被她老妈棒打鸳鸯,那次还领教了她妈的凶悍刁蛮,想不到这次这个可恶的婆娘又来了,难道这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克星吗?心情瞬间紧张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跟丁怡静的亲热场景有没有被这个老女人看到,要是不巧被她看到的话,自己就等着被她作吧,会比上次只重不轻啊。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

    丁母脚步飞快的走过来,问道:“静静,是你吗?”丁怡静嗯了一声。丁母说话间已经走到李睿身后不远处,瞪着他看了半天,公园里也没路灯,也看不清这是谁,只觉得身形有点熟悉,冷冰冰的问道:“你是谁?”

    李睿懒洋洋的说:“阿姨,还是我,你上回见的那个李睿。”丁母恨恨地说:“我说是谁大晚上来找静静,原来又是你,果然是你。”

    李睿从她语气就听得出来,她对自己极其厌恶,可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自己又不会跟她女儿结婚,所以也就没必要考虑讨好她,管她对自己什么态度呢,只要她女儿喜欢自己就足够了,只是一想到就要面对她的作,就有些头疼,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地。

    丁母最恨的两个围绕在女儿丁怡静身边的男人,一个是李志,一个就是李睿,总觉得要不是这两个人缠着女儿不放,女儿就不会跟老公离婚,就不会放着幸福的小日子不过而过凄凉失败的单身生活,因此一见到这个李睿就气得不行,真是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当下怒道:“还是我……你还好意思说还是我,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竟然还敢来,是谁给你的脸啊?啊?你把我女儿缠得都跟老公离婚了,还在缠着她,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给我滚!”

    丁怡静**的说:“妈,我说过多少遍了,我离婚跟他没关系。”丁母见女儿胳膊肘往外拐,立时恼羞成怒,怒道:“那跟谁有关系?啊?你告诉我,跟谁有关系?”丁怡静说:“跟谁也没关系,是我自己个儿的主意。”丁母道:“好,那我不说这个了,我问你,你整天跟这个家伙纠缠着算是怎么个意思?啊?”丁怡静冷淡地说:“你就省省心吧,我的私生活你别管。”丁母冷哼道:“你是不是想跟他结婚过日子?你们俩要是奔着结婚去的,那我从今天起再也不说半句废话,你们俩爱怎么好就怎么好。可你们俩要是不想着结婚,天天勾勾一搭搭,那我一百个不答应!”

    她说完这话,怒视着李睿,问道:“我还没问你呢,你什么情况?是单身啊还是已婚啊?我告诉你,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还缠着我们家静静不放,我跟你没完!”

    丁怡静暗叹口气,道:“你先走吧。”

    李睿刚要答应,丁母几步拦在他身后,怒气冲冲地说:“不许走,上回没留神让你给跑了,这回你还想跑?我告诉你,今晚上你不把话说清楚就不许走。我问你,你是打算娶我们家静静还是怎么想的?你给我个准话儿。你要是打算娶她,从今以后你们俩的事我就不管了;你要是没打算娶她,那我可得跟你讨个说法了,你凭什么跟她这样那样的?”

    李睿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丁母就算脾气再刁蛮、再无理取闹,有一点是不用质疑的,那就是她深深爱着自己的女儿丁怡静,不想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从这一点上说,她是一个非常合格的母亲,与她相比,自己虽然也深深爱着丁怡静,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跟她结婚,不能给她一个依靠一个归宿,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合格的爱人,想到这一点,再面对着丁母的质问,就越羞惭,半个字也说不出。

    丁母见他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立时大怒,指着他骂道:“原来你没打算跟静静结婚啊,你个臭不要脸的,那你还缠着她干什么?啊?你是不是想玩玩就算啊?啊?我告诉你……”

    丁怡静听不下去了,一把将母亲拉到旁边,道:“你别怪他,跟他没关系,是我喜欢他,是我要跟他这样的。”

    丁母大为惊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换句话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会这么贱,居然主动贴上去给这个男人玩,由于过度惊怒,口唇嗫喏竟然说不出话来。

    丁怡静趁机推了李睿一把,示意他快走。李睿知道她说出这话来,势必会遭到丁母的责骂,不想让她一个人面对即将到来的炮火,可也清楚,就算自己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更加激怒丁母,只能长叹口气,迈步离去。

    丁母不知道如何训斥女儿,却知道不能让他走,急忙叫道:“姓李的,你别走,你要是个男人你就别走,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丁怡静连连拉她,道:“妈,你让他走,有什么话冲我来……”丁母听到这里,愤怒已极,忽然一扬手就是一个嘴巴,正打在她的脸颊上。

    李睿已经走到喷泉池子那里了,忽然听到身后响起“啪”的一声脆响,就知道不妙,忙折身回去,叫道:“别打人!”

    丁怡静见他又折回来,也忘了脸上的痛楚,叫道:“你快走,不用管我。”李睿大步走过来,将她拉到身边护住,冷冷的说:“谁想打你,先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丁母气得都要笑出来了,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你有脸说这话?我当妈的管教女儿还用问你?你回来了正好,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特么有你这么恶心的人吗?缠着我们家静静不放,又不打算结婚,只想着玩玩,哦,便宜全让你占啦,半点责任不想承担,你特么想得倒美!”

    耳听她污言秽语都骂出来了,李睿就知道她已经进入了暴怒的状态,非常愁如何面对她的怒火,心下暗暗思虑,如果这次能够平安脱险,那么下次再也不来这座小区见丁怡静来了,实在太危险了……

    正在此时,丁怡静冷冷的推了他一把,道:“你走吧……”说完又对丁母道:“我明天就回省城,你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说完不理二人,迈步往外走去。

    李睿与丁母谁也想不到她会突然走开,都有些愣怔。

    李睿猜到她是要给自己解围,同时也是给她自己解围,心下又是感慨又是酸苦,快步追了上去。丁母略一犹豫,叫道:“静静……静静……”也追了过去。

    李睿追到丁怡静身边,低声问道:“你没事吧?”丁怡静嗯了一声,道:“你快走吧,回头再联系。”李睿又问:“你真要回省城啊?”丁怡静道:“不然怎么办?家里是呆不下去了。”李睿道:“别急,我再想想办法。”丁怡静道:“你快走吧,每回都这样,真烦!”

    两人快步走到楼下,丁怡静奔楼门走去,李睿钻进宝马,准备驾车离去。

    丁母此时也已经追到,瞥见李睿竟然是开着宝马过来的,眼睛一亮,盯着看了半响,自言自语的说:“噫,想不到这小子还挺有钱!”

    丁家算是比较有钱的,这全靠着丁怡静父亲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市北区交警大队任职的时候,通过各种公私手段赚下来的。后来丁家在市区买了高档小区的房子,家里又前后添置了两辆豪华轿车,又给女儿丁怡静在省城买了房子与沃尔沃轿车,银行里还有不少存款,俨然是个大富之家。正因于此,丁母很少看得上一般人家,尤其在女儿配偶的选择问题上,是绝对不允许家境条件不如自己家的男子接近她的。哪怕女儿已经离婚了,照样是这个态度。

    她原本是看不上李睿的,可是现在突然现,他竟然是开着宝马来的,心里就生了一丝转折,再看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不是太讨厌了。

    她想了想,走到驾驶位那里,敲了敲窗玻璃。李睿也不好不理她,只能无奈的将窗玻璃降下来。

    丁母打量了下车里的内部环境,这才将目光凝注在李睿脸上,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李睿不敢跟她说实话,那是担心她跑到市委去向领导告自己缠着她女儿的黑状,她要是跟老板宋朝阳告这个状,还不算什么,因为老板会帮自己遮掩;要是她跟秘书长兼舅舅杜民生说了这事,杜民生还不得大义灭亲啊?便撒谎道:“做生意的。”

    其实他这也不算撒谎,因为他确实在背地里从事着干果杂粮加工厂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