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33上:潜逃至青
    凶手可能已经往青阳方向潜逃!

    得知这一情况后,靖南市公安局第一时间向青阳市公安局去协查通报,请青阳市公安局派出警力在青阳境内高路各个出口处进行设卡拦截。㈧㈠中文网WwΔW.ん8⒈Zw.COM靖南市公安局也同时提请青阳市公安局注意,加强市区内银行、珠宝店等涉钱涉金单位商铺的安防工作,避免被持枪歹徒有机可乘。

    青阳市公安局不敢怠慢,指挥中心收到通报之后,当晚值班的局领导副局长纪飞马上组织警力,赶赴高沿线一带出口设卡拦截,并做好下通知的各项准备,只等天亮后就在市区内布置警戒防范措施。

    从省城到青阳的这一系列动作,李睿自然是不知道的。他已经沉醉在美梦之中。梦里,高紫萱身穿他买的那套薄而透的高级内依,在他面前搔弄姿。他看得心头火热之极,忍也不忍的就扑到了她身上……梦境里的感觉总是分外强烈,又一次绮梦有痕!

    早上起来,李睿摸摸已经被体温烘干硬结的裤衩,羞惭不已,忙披上浴巾去了洗手间,先将身体冲洗干净,尤其是要害那里被跑马之物玷污的地方,等洗完澡以后,又洗漱一番,最后将裤衩洗了,这才从洗手间出来。

    他吃过早饭没一会儿,老周就驾车赶到了,下楼坐进去,两人一同赶往青阳宾馆,去接宋朝阳上班。

    今天是周六,本来是休息日。可是二人跟了这么一位要强上进的市委书记,就也只能过上没有节假日的悲惨生活。

    李睿赶到房间里的时候,宋朝阳与孙淑琴夫妻正在享用早餐。李睿一眼就看出来,二人气色都很不错,尤其是孙淑琴,脸庞娇艳如花,好像年轻了十来岁似的,就猜到昨晚上夫妻二人一定非常恩爱。

    孙淑琴起身让他:“小睿,吃饭了没有,再一起吃点吧。”李睿忙道:“我已经吃过了,孙老师您坐吧,赶紧吃吧,不用管我,我又不是外人,呵呵。”孙淑琴道:“那你坐下休息会儿,喝点水,别客气。”

    宋朝阳用筷子指指茶几上的报纸,道:“小睿,看看省报,出大事了。”

    李睿走过去,拿起摆在最上面的山南日报,见头版头条用大号字体写着:省城生特大杀警夺枪案,市区三千警力全力抓捕歹徒。

    看到这个标题,他微微一惊,好家伙,杀警,又夺枪,真够凶残啊,不过,也要看凶手的目的何在,是为杀警,还是为夺枪。如果是为杀警去的,那么牺牲的干警自己多多少少也有一定责任;可如果凶手是为夺枪去的,那么牺牲干警可就死得太冤了,将这条新闻从头读到尾,当读到“持枪歹徒已经往青阳方向潜逃,靖南市公安局已经提请青阳市公安局配合围堵歹徒”的时候,心头一跳,吃惊地说:“不会吧,歹徒跑到咱们青阳来了?”

    宋朝阳道:“凶手手里有枪,等于是一颗定时炸弹,跑到任何地方都可能引爆。希望不会在咱们青阳惹事。等上班后,你给市公安局打个电话问一下,看看市局对此有什么部署没有。我觉得,既然靖南市公安局已经请市公安局协助抓捕凶手,那市局方面肯定已经做出了相关部署。你主要问一下,市局有没有在咱们青阳境内现凶手的踪迹。如果有的话,就要通知市民为此小心了。”

    到市委上班后,李睿给市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沈元珠拨去了电话,询问宋朝阳嘱托的那件事。

    沈元珠今天值班在岗,已经听说了这个案子,所以对于李睿这个问题回答得还是很详细的:“这个案子是纪局长在负责,已经派出刑警、交警、高交巡警还有特警赶赴境内所有的高路口进行设卡拦截。”李睿哦了一声,道:“这么大批的警力,应该能把歹徒挡在青阳城外吧?”

    沈元珠说:“我也想呢,可惜歹徒很狡猾,已经在高路上距离咱们青阳城区入口两千米的地方弃车潜逃了,有很大可能,已经潜入市区。纪局长分析说,这个歹徒从抢劫出租车准备作案开始,到杀警夺枪,再到从高跑路,最后在青阳地面弃车潜逃……整个过程中,没有留下任何人形头像,也没有留下半个指纹,更没掉落半根头,这些细节已经充分表现出,其人具有强大的反侦查能力,估计不是一般人物,因此从理论上,抓捕很难。你从今天起要小心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

    李睿笑道:“关我什么事啊?我又没钱,也不开豪车,歹徒打谁的主意也不会打我的主意吧。”沈元珠道:“怎么跟你没关系?我不是让你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吗?你先得想,歹徒为什么要夺枪?肯定是想利用枪支进行下一步的违法犯罪活动。纪局长根据经验分析,这个歹徒下一步想干的,不外乎杀人、抢劫、绑架等恶性犯罪活动。杀人的话,用刀也能杀,不必非要用枪,因此先可以排除在外。绑架的话,相对操作技术要高一些,而且很容易失败被擒,估计单干的歹徒也不会干。那么就只剩抢劫了。设想一下,歹徒来到青阳,人生地不熟,不可能认识什么大老板,因此抢劫既定目标的可能性不太大,那就只剩下抢劫银行珠宝店这些地方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去这些人多的地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李睿说:“我还打算中午的时候去商场买东西呢,这个应该没事吧?”沈元珠道:“去商场应该没关系,商场里一般抢不到什么钱。”李睿叹了口气,道:“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啊。你说这人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呢?”沈元珠叹道:“犯罪分子的大脑,就连世界上最顶尖的犯罪学心理专家都研究不透,你又怎么可能明白?总之,不能拿他们当做正常人看就是了。唉,真为那个不幸遇害的派出所长悲哀啊,你说他得罪谁碍着谁了,就是因为随身配枪,就遭了这个劫难,真是死得冤枉啊。”李睿说:“嗯,确实挺冤的,可能这就是他的命吧。话说回来,你们既然分析出来,歹徒已经潜入市区,那市局对此有没有什么布置啊?”

    沈元珠道:“已经布置下去了,市刑警支队会同省城公安局的专案组,在歹徒弃车的地方进行勘查,并对其逃跑路线进行追踪;各区县公安分局、各街道乡镇派出所,提高戒备,加强巡逻,对操外地口音的人进行走访调查;通知市区各大银行、珠宝店,对此加强安防工作;也已经在全市范围内下通告,提醒广大市民,那些不必要的提款存款活动在这段时间内暂时取消,等歹徒被抓获后再办。”李睿道:“好,这其实是宋书记让我打听的,我马上去告诉他。”沈元珠好奇的问:“宋书记也很关注这件事吗?你大可以告诉他,不用担心。在这么强大的围捕压力之下,那个歹徒不会在青阳待多久的,很可能连夜都不过,就已经潜逃到其它地市。他也不是傻子,一个地方不安全,就会跑到安全的地方去。”

    李睿笑道:“你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恰恰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啊,那个歹徒就故意按咱们常人的思维反向推理,就藏在青阳不动了。更是说不定,他会逃回省城去。省城警方肯定猜不到,他会忽然杀个回马枪。”沈元珠道:“这你放心,没必要过虑。你知道嘛,省城已经全市戒严,各个要道都在设卡拦截。这种情况下,他不回省城还好,一旦回去,在城外就会被抓个正着。”李睿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是建立在警方已经查实歹徒身份的前提之上的。而现在靖南与咱们青阳两市警方都没搞清楚歹徒是谁呢吧,又怎么可能抓住他?说不定啊,他就算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招摇过市,也没人抓他。”沈元珠倒吸一口凉气,道:“你说得对,我想差了。”

    打完这个电话,李睿进去把这些了解到的情况跟宋朝阳说了一遍。

    宋朝阳听说歹徒已经弃车进入市区,眉头紧紧皱起,缓缓站起身来,思虑片刻,道:“这可不妙了。”李睿说:“是啊,歹徒手里有枪,不生事则已,一旦生事,就是非死即伤的场面啊。希望市局干警们给力一些,争取尽快抓住那个家伙。”宋朝阳点点头,道:“你明天不是要去省城嘛,既然出了这种事,那你今晚上就走,跟你孙老师一起走,帮我把她平平安安送到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