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19章:圈套
    那壮汉何尝见过李睿这种软硬不吃的家伙,只觉得大为头疼,与那瘦高个儿还有那女子对个眼色,忽的脸色一变,伸手就去推李睿肩头,骂骂咧咧的说:“你少特么给我装孙子,赶紧给钱,不给钱连你一块揍!”

    在他以为,人都是怕死的,只要连打带骂的收拾这小子一顿,还怕不能吓住他?只要吓住他,还愁捞不到钱?可惜他想错了,李睿从来都不是那种任人欺压的人。Ω ㈧㈠Δ中文 网WwW.8⒈Zw.COM

    李睿冷眼见他右手推过来,微微拿了个桩,将身体重心下移,也就是武侠小说里常说的那种千斤坠,双足在地上立地生根,寻常人哪里推得动?摆好充分的防御姿势后,也没客气,左手伸出就叼住了他的手腕,大拇指与其余四指分别扣住他的大鱼际与手背,反向一扭,立时将他右臂扭得向外转去。那壮汉哪里料到他会功夫,出手仓促,结果一招就被他反制当场,只疼得呲牙咧嘴,身子也跟着移动过去。李睿顺势往里一推一放,这壮汉就身不由己的往里面撞去,踉跄几步,好悬没摔倒在地。

    这一招亮出来,屋里三人没谁敢再小瞧李睿。

    三人都有些惊慌失措,彼此对视几眼,都不敢置信的看向这个外表文质彬彬的家伙。

    那壮汉恼羞成怒,骂骂咧咧的说:“怪不得你小子吊啊,原来是仗着会功夫。你特么会功夫有什么了不起?功夫再高,一刀砍倒。”说完转身冲向了里屋,再出来的时候,右手里已经举了一把菜刀。

    他要是手持一柄匕,李睿或许还会害怕,可眼看他拿着的是菜刀,立时放下心来,冲他勾勾手,笑眯眯地说:“来,过来,砍我,我看看你能砍到我不?”那壮汉也不是傻子,知道跟他厮打下去不会有好果子吃,就算将他砍倒了能出口恶气,却拿不到半分钱,反而可能因此入罪,而自己三人本来是为财来的,何苦跟他斗气?想了想,将菜刀慢慢放下,道:“你特么以为我傻啊?我砍了你,我还得给你掏钱看病。你少废话,拿钱,你拿钱,我放人。”李睿懒洋洋的说:“我就一万块!你们看着办。”

    那壮汉与另外二人对了下眼色,三人一齐转身进了里屋。过了几分钟,两个男子走出来,还是那壮汉与李睿打交道,鄙夷的瞪着他,道:“算你狠!一万就一万,拿钱吧!”

    李睿打开公文包,将一万块拿出来递过去。那壮汉捏到手里看了看,也没数,哼一声,冲里边喊道:“放人!”

    万金有很快从里面走了出来,脚步有些犹豫,脸上带着几分惊惶之色,看到那三人的时候,还露出胆小害怕的模样,等看到李睿后,却是眼睛一亮,好像看到了亲人。

    李睿还以为他被打成了猪头呢,毕竟想强暴人家老婆来着,谁知道他除了脸上一块青色肿胀外,没有任何其它挨打的痕迹,心中忽的一动,靠,自己不是中计了吧?他被老板宋朝阳赶出来以后,心生怨恨,想要狠狠报复他,所以特意设计了这个圈套,请人演戏给自己二人看,实则是想从老板手里骗钱。这种事他不是干不出来。难道真是这样?

    李睿在看到万金有以后,现他身上几乎没有被打过的痕迹,怀疑他是做局诈骗宋朝阳的钱,以此对其进行报复,要不然那个受害者的老公为什么没有狠狠揍他一顿呢?更何况他们坐地涨价,一小时涨五千,谁会这样索要精神损失费?想来想去,决定试他一试。怎么试?很简单,直接问他一个有关“赎金”数目的问题即可。他要是存心诈骗来的,那就会对赎金的数目分外敏感,越多越不嫌多,越少越不满意;若他没有做局,而真是因为意图对人家老婆不轨而被抓住不放的,那就不会对赎金数目多少感兴趣,只要自己能平安获救就行。

    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一下:他若是做局行骗,就会关心赎金数目;反之,他则会关心自己的安危。

    人,在做同一件事的时候,若是怀有不同的目的,关注的重点就会不一样。

    想到这里,李睿大喇喇的说:“万老板,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把你给赎出来的吗?”说完仔细观察万金有的神情,要看他是否会有细微的表情变化。

    李睿似乎多想了,因为万金有根本就不关心这个问题,表情怯怯地看了看那两个男子,最后目光转到他头上,悻悻的说:“不知道,我……我现在能走了吗?”李睿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点头道:“能走了。”万金有大喜过望,迈步就往门口来。

    那壮汉骂道:“你个王八蛋,再特么干这种缺德事儿,老子非得把你鸟剁下来喂狗不可!”

    万金有吓得身子打个寒战,快走几步跑到李睿身后,也不管他了,伸手就去开门,将门打开后,就如同笼中鸟看到了自由一般,迈步就冲了出去。

    李睿看他吓破胆一般的模样,暗暗纳闷,人家也没怎么揍他啊,他怎么怕得这么厉害?也没心思在这里多想,看了那壮汉一眼,也没说什么,转身出了屋去。

    在外面电梯厅里,李睿追上了万金有。万金有如同受到了惊吓似的,看看他,又看看通往三零五的走廊,神情惊惶,好像人家随时会追出来再抓住他一样。

    李睿讥讽他道:“就这点胆子,也敢上人家家里边强暴人家老婆?”万金有呆了下,愤愤地道:“你别听他们胡说,我……我才没强暴她呢。”李睿冷笑道:“当面扯谎!姓万的,你要点儿脸行么?跟宋书记求救的时候,说自己是赌博输钱被人扣住了,结果呢,却是因为强暴人家老婆被抓了个现行。你真够可以的呀。哦,对了,你这叫狗改不了吃屎,因为你本来就是这种人。”万金有气得脸色青白不堪,怒道:“我真没强暴她,你特么爱信不信,我……我是中了仙人跳了。”李睿听得一怔,道:“什么意思?”万金有眼看电梯开门,迈步就往里去,嘟嘟囔囔的说:“下去再说,这儿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土匪窝啊!”

    李睿一把将他揪回来,道:“你给我说清楚了再走,什么仙人跳?什么意思?”万金有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用力推他的手臂,哀求道:“大哥,大爷,你快放了我吧,好不好?过会儿人家嫌钱少追出来再抓住我,我特么还得再受一茬罪啊。”李睿听得纳罕不已,道:“再受一茬罪?你开什么玩笑?我瞧着人家根本就没碰你啊。我还觉得人家挺善良的,要是你强暴的是我老婆,我早把你打成猪头了。”万金有苦着脸说:“他们是没打我,可虐待我虐待得比打我一顿还狠哪!”李睿又惊又喜,幸灾乐祸的笑道:“给我瞧瞧,都怎么虐待你了?又虐待你哪儿了?”

    万金有哭丧着脸叫道:“哎哟我的祖宗哦,你先放我走吧,你也跟我一块走,这是个土匪窝子啊,再不走人家追出来咱俩全得完蛋。”李睿脸色一冷,道:“给我说清楚了再走。什么仙人跳?”万金有痛苦的叹了口气,道:“唉,我在微信上认识了一个女人,我看她长得挺漂亮的,就跟她约炮,她也挺大方,让我来她家里边,跟我说她老公出差去了,随便玩,就算过夜都没事。可特么我刚跟她上席梦思,衣服刚脱了一半,她老公跟一个哥们就回来了。两人按住我给我好一顿下马威,然后就跟我索要精神损失费,反而一点没怪罪他老婆。这特么不是仙人跳是什么?”

    李睿听得咂舌不已,什么时候青阳也有这种圈套了,而且是在居民小区里面,真是胆大妄为啊,问道:“他们怎么给你下马威的?”万金有一听就咧开了嘴,羞恼郁闷的说:“特么比的,他们简直就不是人,我艹特么的,他们用烟头烫我屁股,还烫我老二,要不是我说多给钱,他们就把我老二烫烂了。”李睿这才恍悟,为什么那壮汉没有殴打他,敢情早对他使出了别的暴虐手段,心里面非常开心,暗道,万金有啊万金有,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你特么折腾老子玩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被别人收拾?

    万金有见他沉思不语,转身要走,忽然想到什么,眼珠一亮,拍拍他的手臂,道:“小李,你得给我报仇啊。你在公安局有没有朋友,赶紧叫人过来,把这帮活土匪都给我抓起来。艹特么的,连我都敢耍,这回让他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市委书记那可是我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