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806下:又来厮缠
    丁怡静说:“亲够了就走吧。┡Ω㈧㈠中文  网Ww』W.『8⒈Zw.COM”李睿笑着说:“还没呢……”丁怡静说:“我够了。”李睿笑道:“我没够。”丁怡静奇道:“那你怎么不亲了?”李睿说:“怕你骂我啊,说我是居心不良啊。”丁怡静哂笑道:“你以为你不亲了就不是居心不良了吗?你今晚约我出来吃饭,其实真实目的在这儿呢。”李睿笑了两声,就又去亲她。丁怡静被他亲了两下,也回亲他。两人也没深吻,就嘴对嘴的乱碰,倒像是在打闹嬉戏。最后李睿将她死死抱在怀里,跟她脸贴脸的抱在一起。

    回家的路上,李睿问道:“以后对我能有点女人味吗?整天冷着个脸,好像我欠你几百万似的,你也阳光点快乐点。”丁怡静道:“我快乐不起来啊。”李睿问道:“那你怎么才能快乐?”丁怡静说:“不知道。”李睿说:“看来我下一阶段的任务很繁重啊。”丁怡静好奇的问道:“什么下一阶段?谁给你的任务?”李睿说:“我给我自己的任务,就是逗你开心。”丁怡静嗤笑出声,道:“恐怕你会失望。”

    她把李睿送到家小区西门对面的路边。李睿下车之前凑头过去道:“亲爱的来个吻别!”丁怡静没好气的说:“边儿去吧你!”李睿道:“我说认真的呢。”丁怡静骂道:“都几十岁的人了,什么吻别啊,你再年轻十岁再说吧。”李睿道:“咱俩其实也并不老啊,还挺年轻啊。你看现在平均寿命都七十岁了,咱俩三十岁也还是青年时期,就不能吻别吗?”丁怡静嗔道:“少给我胡搅蛮缠,下不下车,不下车我把你拉我家去啦。”李睿笑道:“行啊,那我今晚就跟你同居了。”丁怡静冷笑道:“你信不信我妈会把你骂出门?”李睿笑道:“我偷偷的进家,不让她知道。”

    两人僵持一阵,丁怡静没有办法,只能侧头过去亲了他一下,亲完说:“以后不用再吃李志的醋了。”李睿笑道:“最好你当着他的面亲我,那样我想吃也吃不到了。”他这只是玩笑话,没想到丁怡静想了想,竟然点头道:“行啊,只要你不顾及自身的身份。”李睿立时热血沸腾,骂道:“靠,我就是工作都不要了,也要得到你当众一吻。”丁怡静点头道:“行吧,下次再有同学聚会,我当众亲你……看你这点小虚荣心吧,哼。”

    李睿心满意足的下了车,目送她驾车离去,心里如同喝了秦岭野生土蜂蜜那么甜,正要横穿马路,忽然见到一辆熟悉的小轿车从自家小区里驶了出来,定睛看时,吓了一跳,这不是自己给前妻刘丽萍买的那辆吉利熊猫吗?它……它怎么突然回到了小区里面?难道……难道刘丽萍从劳教所出来了?不对啊,自己还没跟婕妤打招呼,劳教所怎么可能把她放出来?哦,是了,这不是刘丽萍开着,这是她姐姐刘丽英开着呢。

    似乎为了验证他的猜测是正确的,那辆熊猫轿车直接奔他开过来,横穿马路之后,停在了他身子右侧两米远的地方。随后车子三门全开,从里面下来三个人。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刘丽萍的爸妈刘树春与冯爱花,还有姐姐刘丽英。三人一下车,就冲李睿走过去,很快将他半月形的围住。

    看到这三人不声不响就围上来,李睿开始还有几分慌乱,毕竟做贼心虚,他们的女儿、妹妹可是在自己的授意之下才被送进劳教所的,可很快就镇定下来,以不变应万变,淡淡的打招呼道:“叔叔,阿姨,丽英。”心中也已经猜到,大晚上的他们一家人在自家小区出现,估计又是去自己家里找自己求情来着,可惜自己没在家。

    刘树春最先开口,陪着笑寒暄道:“小睿啊,每天都这么晚回家么?真是辛苦啊。”李睿说:“是啊,天天都这么忙,呵呵,你们这是……”说完这话,余光也已经看到,冯爱花正虎视眈眈的瞪着自己,知道她的脾气暴躁,也不理她。刘树春道:“我们刚从你家出来,本来是找你来了,可是你一直不回,我们等到刚才,有些晚了,这才出来。”李睿明知故问的说:“哦,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

    冯爱花见丈夫跟他说了半天废话也没提到正事,再也忍不住了,冷冷的说:“你装什么蒜?我们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别的事我找得着你吗?快点把丽萍放出来,要不然今晚我就不走了,我就堵你们家门口大吵大闹,我们睡不踏实,你们一家子也别想睡。”

    李睿似乎又见到了一个刘丽萍,这个“刘丽萍”比真正的刘丽萍更加泼辣更加不讲道理,光看她把愤懑怨艾之气从自己头上延伸到自己家里就知道了,心中暗暗冷笑,冯爱花啊冯爱花,还有比你更无耻的嘛,把刘丽萍关到劳教所,那是出于我的授意,你有什么冲我来就是了,干吗要折腾得“你们一家子也别想睡”呢,我爸又哪里惹到你了?真是有什么样的女儿,就有什么样的妈妈呀,定定的看着她,却没说话。

    刘树春一听可是吓坏了,现在的李睿,哪里还是以前那个庸庸碌碌、无权无势的李睿?俨然已经是青阳的大人物、青阳官场的大红人,虽然以秘书身份没有手握大权,可实际上他所拥有的权势就连普通市直机关的领导都比不上,自己老婆要是因言语得罪了他,救不出女儿来还是小事,就怕连她自己也要搭进去,忙喝斥道:“冯爱花你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丽英,把你妈拉到车里去。”

    刘丽英也觉得母亲说的话太过分,本来就是求人来了,怎么搞得像是打架来了呢?别说是李睿,换成任何一个人,听到这种话也不会高兴啊,忙上去拉扯她,道:“走吧妈,先回车里等着。”冯爱花猛地将她手甩开,忿忿的叫道:“让我回车里,凭什么啊?刘树春你怎么不回车里?我今天就跟这小子死磕到底了,我到底看看他放不放丽萍。”刘丽英叹道:“哎呀妈,你怎么还说啊,你这张嘴真是……”

    李睿上次听老爸李建民苦口婆心的劝说之后,明明已经动了恻隐之心,想求董婕妤把刘丽萍放出来的,可是现在看到冯爱花这一闹,再想到刘丽萍的性格,心肠又硬了起来,哪里还有放她的想法?冷眼看着刘树春夫妻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

    冯爱花急赤白脸的叫道:“姓李的,你少给我装蒜。我知道,你现在是市里的大人物了,说话有人听。只要你点头,丽萍就能放出来,可你就是不放,你这不是报复她是什么?你就是报复她跟你离婚!哼哼,她为什么跟你打离婚啊,那是因为你自己没本事,你留不住她的心,是你没能耐!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赖在她头上?玩阴谋诡计把她抓起来送到劳教所,哼哼,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其实就是你干的。我告诉你,你今天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你要是不放,我就堵你们家门闹一宿,你别想给我睡觉。明天不放,我就堵你们家门骂一白天,直骂到你放为止。你再不放,我就告到市委去,找你领导,找市委书记,非得把你告下来不行。你个陈世美,你不要脸……”

    李睿也没跟她一般见识,就淡淡的瞧着她撒泼。

    刘树春大怒,喝道:“冯爱花,你给我闭嘴!你再给我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抽你?”

    冯爱花就跟没听到一样,指着李睿骂道:“你特么不是人,丽萍好歹跟过你那么多年,你一点夫妻情分都不讲,说抓就抓,差点害死她,你有良心么?你的良心都让狗给吃啦……”

    刘树春再也听不下去了,抬手就是一个嘴巴抽过去。

    刘丽英急忙抱住他的胳膊,对冯爱花哀求道:“妈呀,你就别说了,少说几句吧。”

    冯爱花把肚子里的话全部骂出来,气也顺了一些,闻言也就见好就收,闭上了嘴巴,但还是死死的瞪着李睿,那副模样,就好像他害死了自己的女儿一样。

    刘树春急忙赔礼道歉:“小睿,你别跟你姨一般见识,她……她也是晕了头了,她太想丽萍了啊……你,你要是方便,能不能跟劳教所打个招呼啊,把丽萍放出来?”李睿淡淡地说:“上次刘丽萍差点没把人给扎死,虽然被定性为正当防卫,可也到底是严重伤人,致人伤残,不加罪就算是便宜她了,你们还想把她放出来?”说完对冯爱花道:“你说堵我们家门口骂一宿,你试试吧,看看你能不能骂一宿?”刘树春忙陪笑道:“她那是说气话,其实哪能那么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