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792章:化缘
    高紫萱冷冷一笑,道:“少给我玩这套。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我告诉你,你什么时候去省城,可以打听打听,你问问省城的宝马店都是谁的。”辉哥吃惊地说:“不会……不会是你的吧?”高紫萱道:“我叫高紫萱,你大可以出去打听打听。还有,不怕告诉你,青阳军分区政委那是我亲叔,你还要再掂量掂量我的分量吗?”

    辉哥、英子与樊亮等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她有那个能力调动部队呢,敢情她叔叔是青阳军分区的二号长啊。

    辉哥这才知道自己踢到了一块多么坚硬的石头上,结果石头没踢出去,反倒把自己脚趾头给踢折了,再也不敢敷衍,忙道:“好,好,我赔,我马上赔。”高紫萱淡淡的道:“别马上了,就现在吧。”辉哥急出了一头热汗,道:“现在怎么给?”高紫萱道:“我给你一个卡号,你马上就去银行给我转账,要是少一分钱,你就死定了。”辉哥苦笑着看着她,心说你这跟明抢有什么分别啊,我的人是砸了你的店,可你也砸了我的店啊,咱俩两平,你还蛮横的索要一千万,哼,要不是我惹不起你,我才不会给呢,陪笑道:“那么一大笔钱,就算现在汇出去,怕也不能马上到账,你可别急。”高紫萱道:“放心,我还是见过钱的,拿笔来……”

    她在茶几上摆放的宣传单上写了一个银行卡号,随手递给辉哥。辉哥不敢怠慢,转交给英子,让她赶紧同财务一起去银行转账。

    高紫萱站起身,望了望趴在地上的二光等人,对辉哥道:“你的人,腿都让我打折了,你赶紧送医院吧。”辉哥直怀疑自己听差了,失声道:“不……不会吧高老板,所……是所有人吗?”高紫萱微微颔,道:“做生意,讲究的是公平竞争,你看你,非要跟我玩不正当竞争,这下闹个两败俱伤,多郁闷啊。以后啊,还是老老实实做生意吧。”辉哥想到这十几口子断腿住院的医药费,也是一笔大数目,就疼得心酸,道:“嗯嗯,我一定听高老板的话,以后再也不敢了。”高紫萱扫了他身边的樊亮一眼,道:“你在市里势力不小嘛,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以后啊,在市里面还要多仰仗你呢……对了,忘记问了,贵姓?”

    从轩之宝出来,高紫萱谢了那个军官一番。那军官跟她说了番客气话,很快带队回去了。

    高紫萱揉揉肚子,大喇喇的说:“你还真别说,折腾了一上午,肚子也饿了呢。找地方吃饭吧,那个谁……你是主人,你请客吧。”李睿看着这个娇艳明媚的大美人,还是不敢相信,她动了动嘴就从轩之宝老板李建辉那里敲诈了一千万,一千万,一千万啊!对多少家庭来说,一个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大数字,她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到手了,靠,她这简直比抢银行还来钱快啊,奚落她道:“你一下子就赚了一千万,不该你请客吗?”高紫萱纠正他的话:“那是我青宝行理应得到的赔偿好不好,展厅要修复、展车要返厂、员工要安慰、声誉要重建……多少用钱的地方呢。你可别盯着我这点钱。”

    吕青曼紧张兮兮的说:“丫头,你这么干是不是太过分了啊?把人家展厅展车都给砸了不说,还敲诈了一千万,真把人家给逼急了,把这事闹大了,别说你亲叔了,就算你亲爹也救不了你。”高紫萱笑着拍拍她的手,道:“你算是不了解李建辉那种人的人性。那种人,典型的吃软怕硬,仗着自己是青阳本地人,仗着自己那点狗屁势力,就敢在青阳地面上胡作非为。今天这事,我要是没有这么一个当政委的叔叔,似乎也只能认了;可我既然有那么一个叔叔,当然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这种人,只要你打怕了他,他这辈子也不敢有二心。男人啊,都是贱骨头。”说完有意无意的瞥了李睿一眼。

    李睿被她看得莫名其妙,心说我李睿可不是什么贱骨头吧,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贱过呢?

    三人上了高紫萱的车,由李睿驾驶,找饭店吃饭。李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车开到醉仙楼去了,可能潜意识里面觉得,醉仙楼的菜肴当真不赖吧。

    在醉仙楼内一个名为“仙侣奇缘”的包间内,高紫萱让吕青曼点菜,问李睿道:“你刚才求我帮的忙还没说完呢吧?你代表你们秘书处想干什么?”

    吕青曼闻言抬头看向李睿,要看他怎么说。

    李睿看她一眼,笑道:“我代表我们秘书一处跟高老板的青宝行化缘啊,希望青宝行给我们赞助一些办公活动经费。”高紫萱奇道:“活动经费还有情可原,怎么办公经费也要找企业赞助?你们财政预算干吗去了?哦,敢情公家的预算已经提前吃完了,没办法就只能找我们老百姓来要钱?你们真是活得滋腻啊。”李睿被她一顿奚落,明知道她是跟自己闹着玩,心里还是有些别扭,叹道:“唉,算了,我再想办法吧。”心想,实在不行,就用自己从干果杂粮加工厂里面的分红里拿出一部分来,捐给秘书一处吧,总不能已经答应袁小迪等人筹集经费了,却筹不来钱,那自己这个新处长可就丢人了。

    高紫萱道:“算了?我又没说不给,你急什么呀?真是小气鬼,哼。”吕青曼爱恨不已的看着她,真想跟她说:“其实你也不对,你答应赞助就直接出钱,不答应赞助就什么也别说,哦,钱也愿意出,又嘴上不饶人,落李睿的面子,你好意思啊?”高紫萱转目看向她,道:“你看我干什么,我是没说不给吧?”吕青曼苦笑着埋怨李睿道:“你说你也是,跟谁拉赞助不好,怎么拉到紫萱头上来了?这不是坑朋友吗?”

    李睿知道她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心中一暖,顺着她的意思解释道:“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啊,我认识的大老板里面就只能跟紫萱张这种嘴啊。”高紫萱道:“要是你代表你自己跟我要钱,你要多少我给多少;可是你代表的是单位,我就没那么大方了。一百万,够不够?”李睿吓得身子一跳,忙摆手道:“哪用得了那么多啊?这还叫不大方?”脸上已经笑开了花。高紫萱大喇喇的道:“一百万现在也叫个钱儿?”李睿叹道:“真用不了那么多,二十万就不少了。”高紫萱道:“二十万太单薄了,这样吧,你实在嫌多,就对半劈一下,五十万行了吧。”李睿笑呵呵地说:“五十万也太多,二十五万吧。”高紫萱摇头道:“三十万……”

    吕青曼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讨价还价,心里非常好笑,这俩人,要钱的嫌对方给得太多,给钱的嫌对方要的太少,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是生在他俩头上,换成别人,绝对不会这么干。

    最后李睿听从了高紫萱的意思,三十万,心里既高兴又忐忑,高兴的是,这么一大笔钱,自己这个处长说要就要了来,简单轻松之极,可以想见,等回到秘书一处说起这事的时候,一众下属会多么敬慕的看向自己;忐忑的是,自己凭白又欠了高紫萱一个人情,这可是不好还。当然了,若是从根子上说起自己与她的纠葛,眼前这三十万根本不算什么,她也未必看在眼里,但自己总觉得欠了她好大人情,这种感觉徜徉在心间,还是很不舒服的。

    吃过午饭,高紫萱回青宝行查看受损情况,同时督促修复工作尽快展开。李睿要给万金有找铺面,没时间陪吕青曼,她便跟高紫萱一起走了。临分手之前,三人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到了下午三点多,李志那里有了反馈,在市北区一条不怎么算繁华的大街上,有一家化妆品店因为生意惨淡开不下去了,铺面正急着转让,与李睿的要求基本符合:两间,年租金在三万以下。

    李睿马上赶了过去,到那后,按着门面上贴的转让联系电话,给店老板打去了电话。店老板一听有人来承租,非常高兴,主动答应把店里的货柜桌椅都留下来,但是条件有一样,必须尽快签好转让协议,同时也交付一年的租金两万八。

    李睿以为,万金有既能提出年租不能过三万块的要求,那他身上肯定就有最少三万现金,交租金肯定是没问题的,于是这边厢约老板过来签协议,那边厢联系万金有过来交付房租。

    让他没想到的是,电话打通后,万金有听到铺面已经找到的时候,还非常高兴,可是一听说要马上付两万八,就有些为难了,哼哼唧唧的说:“小李啊,你看我这趟来青阳来得急,身上也没带那么多现金,你就先帮我垫付吧,回头我再还你。他不是要两万八嘛,你给我垫上,回头我给你装一台磁化水设备,再还你两万三。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