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750-751章:完美问答
    李睿站在这三位市领导的身边,享受着万众瞩目而带来的快意,心里别提多美了。『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以前在市水利局的时候,别说陪在市领导身边了,哪怕陪在张建设这个局领导的身边,都是一种不敢幻想的骄奢之事,如今却轻轻松松陪在市领导身边,简直就是一种质的飞越,当真是麻雀枝头变凤凰。

    给宋朝阳做了秘书,不仅是身份与地位的巨大提升,实际好处也捞了不少,金钱,美女,哪个少捞了?

    他侧眼斜睨在台上忙碌的姚雪菲,再望望台下不知道多少男同胞都在盯着她看,心里更是得意难言,心中暗道,你们也只能盯着她看看,过过眼瘾罢了,想要一亲芳泽却是做梦,这个市电视台的当家花旦、曾经最美的女主持人,可是我李睿的女人!

    说起来,姚雪菲今天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吃惊,她竟然一声不响就把一头飘逸的长剪短了,留了个短短的型,鬓堪堪齐耳,这种型在民间有个俗称,就是“假小子头”。虽然她生得国色天香、不论留什么型都是美女一枚,但突兀的留出这种型,还是令他大跌眼镜,有些失望。不仅如此,她还浓妆艳抹,打着深青色的眼底,带上了美瞳,脸上画的跟鬼一样白,没见过她素颜的人还能适应她这种装扮,可是作为她的老公李睿,却看得都要吐了。

    他当然没吐,因为他忽然想到,她之所以这么打扮,似乎全因为听了自己的提醒。自己早就提醒过她,采访宋朝阳那天要化妆化得丑一些,免得被他看上。想不到她就真的化了这么一个大丑妆,实在媚俗。当然这样也好,再也不必担心老板会被她美色所诱了。

    姚雪菲试好麦克风之后,就轻摆莲步来到靠近宋朝阳这边的台边,柔声问道:“宋书记,您准备好了吗?”说完却看了李睿一眼。

    宋朝阳点点头,迈步走上台去。

    他刚一上台,就不知道从哪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于是杜民生、郑紫娟与李睿等人也跟着先后鼓起掌来。这些人鼓掌就带动了广场上这数千名的市民群众,于是掌声越热烈起来,形成了掌声的海洋。

    宋朝阳明知道最开始的掌声是身负“领掌”任务的现场工作人员起的,也知道接下来观众的掌声都是被他们有意裹夹起来的,但还是打心眼里高兴,也有些激动,笑眯眯的走到采访台的正中,对姚雪菲微笑示意可以开始了,对着台下的观众们微微鞠躬,又走了个罗圈揖。于是台下的掌声就越的沸腾起来。

    按采访步骤,宋朝阳转身回到采访台正中的圆形茶几旁的椅子上坐好,姚雪菲略走几步到台前,用她富有魅力的嗓音声情并茂的做起了开场白:“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同志,各位市民朋友,今天,在我们市人民广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市民。之所以说他是特殊的市民,是因为他不是咱们青阳土生土长的老乡,可他却心系咱们青阳社会经济的健康展、一心一意为咱们青阳市六百万人民群众谋福祉……”

    宋朝阳见她没说半句废话,对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介绍,一上来就是开门见山的介绍起了自己,且表达方式巧妙,一句话就点明了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良苦用心,心下暗暗称赞:“这个姚雪菲,果然不愧是市电视台最优秀的主持人之一,做起事来大气干练、效率奇高,这是个人才啊。好好历练两年,未必不能成为市台的中流砥柱。可是……她今天这妆化得可真是有点……”

    姚雪菲今天采访的对象是市里最高领导,所以着装方面非常端庄严谨,甚至不惜美貌气质被着装掩盖住,那是一身深蓝色的西服套装,显得大气沉稳,只在上身西服领口那里露出白色的毛衫衬衣,算是点缀了几分亮色。饶是衣服颜色稍嫌沉重,却无法掩饰她那美好曼妙的身段。台下不知道多少人望着她的纤腰肥臀长腿,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暗里分泌了过量的口水。

    李睿时不时看她两眼,心里一直很得意,作为一个男人来讲,谁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能以名人形象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她表现得越优秀,越吸引观者,越说明自己充满魅力,否则,也收服不了这么优秀的女人不是?

    正式采访很快就开始了。姚雪菲与宋朝阳都是早在数周前就开始准备这次采访,二人又都是言讲话方面的高手,因此配合得极好,你问我答,非常默契。

    姚雪菲问道:“宋书记,据我所知,您来咱们青阳还不算太久,这好像也是您执政青阳之后所开展的第一个大动作。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朋友跟我一样,心里有个疑问,您为什么率先展扶贫而非城市建设呢?”

    宋朝阳深情地说:“咱们青阳市虽然是山南省第一人口大市、第一面积大市、第一农业大市,同时却也是省里贫困县最多的地级市。咱们青阳的贫困县贫困带大多位于深山区和革命老区,在革命战争年代,广大群众把最好的粮食、棉布和最优秀的儿女送到了部队,为新中国的成立和民族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和平建设时期,当地群众又出人出力搞生产,勤奋踏实,勇于担当,为青阳的经济腾飞和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目前的生产生活条件却比较艰苦。一想到这些,我身上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就油然而生。作为一个地级市行政区域的领导者,我们不光要关注城市建设的展,也要关注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们。再漂亮的城市景观,也掩饰不了贫困村的破败穷困现实。”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等掌声稍微下去一些后,姚雪菲又问:“据我了解,国内扶贫工作已经搞了十几年,那么请问宋书记,这次在咱们青阳境内开展的扶贫运动,与以往的扶贫工作有什么不同,又有什么重点?”

    宋朝阳胸有成竹的说:“这次扶贫运动与以往不同,一是更加注重科学扶贫模式的建立,在工作内涵上更加注重统筹,确实做到把城乡展统筹起来,把工业化、城市化和农业现代化统筹起来;二是更加注重整体,不以一村一县为目标,而是围绕整体脱贫开展工作;三是更加注重创新,各项要求、思路、政策都有很强的创新性,非常符合新形势下扶贫攻坚工作的需要;四是更加注重产业扶贫,政策更加具体,支持力度更大;五是更加注重基层,把基层建设与群众的呼声、愿望,与上级政策紧密结合起来。省委、省政府提出举全省之力打好扶贫攻坚战,青阳市委、市政府一定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和要求,把扶贫开工作作为一项政治工程、经济工程和民心工程抓紧抓好,让省委放心、让百姓满意,让青阳贫困县、贫困村和仍然在贫困线上生活的群众彻底翻身。”

    接下来,宋朝阳又将此次扶贫运动的规划简单讲了一遍,用词言简意赅,贴近百姓生活,赢得了在场观众们的阵阵掌声。

    这些观众里的大多数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市民,不是什么市区机关单位的职工干部假扮成的。这些市民,有的是接到居委会的通知,说本周六上午市委书记宋朝阳将要在人民广场现场接受采访,谁去都行,去了就能看到市委书记了,于是很多想一睹市委书记真容的小区居民就全都赶了过来;有的是通过亲朋好友的嘴巴得到这个消息的,就跟着一块过来凑个热闹;还有很多路人,望见人民广场这里有大型活动,就挤进来看热闹。

    这些观众人数并不多,相对于青阳市六百万人口只是大海里的一滴水,事实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幻想着通过这近万人就能达到宣传扶贫的实际效果,宋朝阳只是借此表现出他对此次扶贫运动的态度,那就是绝对的重视。老百姓当然不会关注这一点,而且他们也并不参与扶贫。宋朝阳希望关注这一点的是那些基层的领导干部与扶贫官员。他们才是第一线参与实施扶贫的人,他们的工作态度最为重要,就是要让他们看到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态度,自己重视了,他们就得跟着重视,谁不重视那就别想干了。

    姚雪菲很快提出了新的问题:“请问宋书记,如何高标准开展扶贫攻坚工作?”

    宋朝阳说道:“高标准是做好各项工作的基本要求,只有高标准做好各项具体工作,才会在整体上产生放大效应。扶贫工作达到高标准,先就要解决感情问题,只有带着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才能做好扶贫攻坚工作;其次是效果问题,标准越高,产生的综合效益就越高;第三是力度问题,标准提高必然要求工作力度和措施要跟上。青阳将力争越国家划定的脱贫目标,让百姓收入能高就高,脱贫时间能短就短,经济展能快就快,争取做到让每一个贫困户、每一名困难群众都能过上较为舒适的生活。”

    751

    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杜民生听到这里,带头鼓起掌来。他这一鼓掌,更多的领导干部跟着他一起鼓掌,场面很快又热烈起来。

    趁着姚雪菲表感言的时候,杜民生问李睿道:“小睿,听说这次的采访稿都是你拟定的。不错嘛,言之有物、深入浅出,没有白下乡扶贫一个月,看来你对扶贫工作认识很深了。”李睿谦虚地说:“我还差得远,如果以后有机会,我还愿意下到贫困村第一线进行扶贫。基层工作不好做,但是一旦做好,就会有非常大的收获,对个人进步是有长远益处的。”杜民生欣慰的笑了笑,道:“你进步了。”

    采访后期,姚雪菲问出了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在其它省市的扶贫工作中,据说出现了很多侵占挪用扶贫专项资金的事情,更有一些领导干部中饱私囊、利用手上掌握的扶贫项目资金来吃拿卡要。我想请问宋书记,如何杜绝此类现象的生?”

    宋朝阳点点头,手持麦克风,表情凝重的说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今天,在这里,当着各级领导干部,当着广大人民群众,我要做一个提倡。我提倡什么呢,提倡‘五真’。哪五真?各级领导真重视,广大干部真用心,社会各界真参与,人民群众真实干,各项工作真务实。能做到这‘五真’了,就能避免扶贫工作中大多数贪腐事件的生。我还要做一个表态,为什么表态?因为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做不到我所说的‘五真’,然后就会在他们身上生类似的贪腐事件。对于这种人,我有一个表态。我表态什么呢,在咱们青阳,不管你是在市里还是在村里,只要你在扶贫工作中敢动一分坏心眼,敢挪用贪污一元钱,我宋朝阳就饶不了你,青阳市六百万老百姓也不会饶了你。”

    此言一出,很多人都欢呼起来,人们七嘴八舌的喊道:“宋书记真是个好书记啊!”“这是一个为民干实事的书记啊!”“这个市委书记真正亲民啊。”“说得太好了!”“宋书记我们支持你!”

    采访获得了圆满成功!

    接下来,是观众向市委书记提问时间,工作人员把话筒递给围观的市民,很多人便有机会与市委书记直面对话,询问了解一些自己想知道的情况。众市民当然都很珍惜这个宝贵的机会,很多人都争抢起来。

    姚雪菲还得在台前陪着笑说道:“不要急,大家不要抢,慢慢来,大家都有向宋书记提问的机会的。”

    此时,在广场上围观人群中间某个较为稀疏的地方,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老年男子,正对身后站着的一个中年男子笑着说道:“培德,你觉得他这是作秀多一些,还是实干多一些?”那中年男子陪笑道:“要说一点作秀没有,那肯定是不恰当的。我觉得,宋书记少部分意义是作秀,更多的是实干。而且,他作秀也不是对百姓作秀,而是对官员作秀,这是一种良性的作秀。”老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在扶贫工作开展方面,不论是宣传还是实干,青阳已经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啊。”

    那中年男子适时说道:“咱们偶然来青阳一趟,就看到了这一幕,可见宋书记在扶贫工作上是用了心出了力的。”那老年男子叹了口气,道:“可惜做书记不只是搞扶贫那么简单。”那中年男子道:“还好吧,就咱们刚才在青阳城区转了一圈来看,市里还是比较安定祥和的,没有想象中那么乱。”那老年男子微微一笑,道:“要是市区都乱了,那就太不像话了。”说着转身出了人群。那中年男子忙走在前面给他开路。

    等来到广场外围,那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打量那个老年男子的神色,小声问道:“老板,现在去哪?”那老年男子道:“既然来了,就跟朝阳说两句,你看着安排下吧。”那中年男子点头道:“安排很容易,不过宋书记现在还在接受观众的询问,怕是要……”那老年男子说:“嗯,那就等一等。”

    李睿正看着老板宋朝阳回答观众提问呢,工作手机就响了,摸出来看时,吃了好大一惊,打来电话的赫然是省委第一秘书、也就是省党委书记黄新年的秘书石培德,这个人轻易可是不会打来电话的,换句话说,一旦来电,必是有大事生,也不知道生了什么大事,却也不敢胡思乱想浪费时间,急急忙忙的接听了,同时也走到了远离采访台的角落里。

    “喂,石处您好,对,是我啊,李睿,小李,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李睿毕恭毕敬的说道。

    石培德认识李睿,但对他印象不深,因此上来也就没有跟他寒暄,而是直奔主题:“宋书记采访活动结束之后,请立即赶回市委,黄书记要见他。”李睿大吃一惊,问道:“省委黄书记来了?”石培德道:“此事不必声张,也不用现在通知宋书记,等他活动自然结束就好。结束时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好跟车回市委。”李睿定了定神,道:“你……你们也在采访现场?”说完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四下里望了望,人山人海,哪里能找到黄新年与石培德两人的影子。石培德嗯了一声,道:“就先这样吧。”说着就挂了。

    石培德说是不让李睿声张,可是省党委书记莅临小小青阳算是重大政治事件了,要知道,一省之书记,任期一届五年或者更少,又能到地方上几次?说不定,这次他来了青阳以后,今后几年就再也不来了呢。市里焉能不做好接待工作?要是因招待不周得罪了他老人家,恐怕老板宋朝阳都逃不了埋怨。所以,李睿第一时间把秘书长杜民生叫到一边,跟他汇报了此事。

    杜民生听后也是吃了一惊,这件事真是突如其来啊,事先省委办公厅可是一个招呼都没打到市委办公厅,等于是打了青阳市委政府一个措手不及啊,也不知道黄新年这是什么意思,搞突击检查吗?他又来检查什么?微服私访?那就不必通知李睿以及宋朝阳了啊?搞私人联谊?也没听说他在青阳有什么亲戚朋友啊?真是邪门。

    他问李睿道:“石处长就没说别的?没说黄书记为什么来到青阳?”李睿摇摇头,四下里望了望,低声道:“他们就在人民广场,说不定早就瞧见咱们了。”杜民生思虑片刻,很快镇定下来,道:“这样,我先回市委准备,你等宋书记采访完毕,然后跟他一起回市委。”李睿疑惑的问道:“您回市委准备什么?”杜民生猜到了他的小心思,他是担心自己回到市委以后召集所有市委常委,给黄新年来个盛大的欢迎接待仪式,那样就会违逆黄新年的本意,道:“简单搞搞卫生,加强一下市委大楼的内部秩序,其它也没什么要准备的。”李睿松了口气,笑道:“好,那您就先回吧。”

    眼看宋朝阳已经回答了五六个问题,姚雪菲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就以主持人的身份阻止了观众们继续提问,说了一套结束语,不外乎是些感激与期盼的话。这次采访活动便在热烈的掌声中成功结束了。

    等宋朝阳来到台下,李睿第一时间跟他说了黄新年来到青阳的事。

    宋朝阳听得脸色一变,道:“他……他怎么来了?”李睿心说,你别问我,谁也不知道,心里也不无幻想,等以后自己当了领导,也要学黄新年这样,时不时的来几次突击来访,不为别的,就让下属领导干部心思慌乱一阵,也是挺有趣的。宋朝阳道:“你马上给石培德打电话,问他们在哪,我要亲自去接黄书记的车。”李睿听得眉头一皱,咳嗽一声,提醒道:“黄书记的意思是不要声张,您要是亲自过去接车,怕是会搞得……”宋朝阳恍悟过来,问道:“石培德怎么跟你说的?”李睿道:“他让咱们回市委之前给他个电话,他们车会跟上的。”宋朝阳道:“好,你马上给他打电话,咱们这就回市委。走吧,上一号车。”

    两人往一号车停着的位置走去,路上李睿也给石培德打去了电话,告诉他们市委一号车所在,请他们开车过来跟上。

    姚雪菲采访了将近两个钟头,早已经是口干舌燥,下得台来,先咕嘟咕嘟灌了半瓶子矿泉水,又找寻李睿的踪影,打算跟他聊几句,却看到他随宋朝阳快步走掉了,那副情势明显是有大事生的样子,心下微微觉得奇怪,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等他不忙了再说。

    市委一号车上路后不久,李睿就从后视镜里现了省党委书记黄新年的座驾。那是一辆普普通通的奥迪公务车,车牌是武警牌照,数字没有任何规律,看上去似乎是很平常的一辆军车,再想到自己身子下面市委一号车那扎眼的特权牌照数字,不由得有些担心,不知道黄新年会不会关注这种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