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743章:酒店相会
    转过天来是周二。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

    不得不说,铁道部经营了这许多年,到底还是干了一些实事的,譬如在国内中东部达地区实现了高铁与动车等高铁路设施,虽然票价很贵,直逼飞机,可确实也给广大旅客节省了很多时间。原来,从北京到青阳,坐特快列车也要六七个小时,而现在呢,两个小时多点就到了,节省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庄海霞早晨七点多坐上的动车,上午十点已经出现在了青阳的街头,这种高瞬移真应了那句老话,缩地成寸。

    这么便捷的交通,放在十年以前,是谁也不敢想的。若是放到古代,古人恐怕会觉得是仙人在做法运人。当然了,这不是为铁道部说好话,铁路展本来就是铁道部的职责所在,这是它应该做也必须要做好的。

    庄海霞从火车站出来就给李睿拨去了电话。李睿问她想住哪,是青阳宾馆还是盛景大酒店。

    庄海霞想都不想就否掉了青阳宾馆:“你忘了我差点在青阳宾馆被人绑架吗,还让我住进去?你安的什么心啊?”李睿笑道:“那就盛景大酒店好了。”庄海霞道:“不用你给安排,你忙你的就成,我自个儿去吧,晚上再说。”李睿叹了口气,心想,我倒是想帮你安排呢,可是盛景大酒店咱也没朋友不是,心中第一次生出了与盛景大酒店老板结识的念头。

    越是朋友到访,工作越是繁忙。这天李睿陪宋朝阳直忙到晚上十点多,也没时间陪庄海霞吃饭,心中对她充满了愧疚之情,等下班后,急匆匆打了辆出租车赶奔盛景大酒店。

    敲开门后,面前现出一个留着披肩长的美艳女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李睿只看得眼前一亮,差点没把她认出来,诧异的说:“头这么长啦?”庄海霞道:“嗯,一直没剪,进来啊,站外面说什么说。”李睿迈步走进屋里,问道:“你吃饭了吗?”庄海霞将门关上,道:“这都几点了,还不吃饭,你要饿死我呀。”

    李睿呵呵一笑,转过身瞧着她,凝目打量,见她上身穿着一件高领的黄色毛衣,毛衣很紧绷,将她心前酥峰凸显出来,虽不如何丰耸,却令人遐思万千,下身是一条酒红色的深色直筒西裤,不是牛仔裤胜似牛仔裤,将她那两条修长的大腿美型完美无缺的展露于外,脚上蹬着双黑白色菱形相间的棉拖,一瞧就是她自己从北京带过来的,五星级大酒店也绝对不会提供这种鞋子,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只觉得她似乎成熟了许多,不知道是她长披肩带来的感觉,还是她真的成熟了。

    他打量庄海霞,庄海霞也在打量他,半响说道:“你瘦了吧?”李睿叹道:“唉,别提了,一到年底就忙得不行,想不瘦都不行。”庄海霞道:“你可别太瘦,太瘦了没有安全感。”李睿笑道:“那倒是不会,我瘦也是往下瘦肥肉,身上的肌肉可是瘦不下去。”说完忽然想到什么,叫道:“哎呀,你跟吕海遗失的那些笔记本啊摄像机什么的,我忘记给你带过来了。”庄海霞道:“那个着什么急?我又不是今晚上就走。我走之前带上不就结了。你怎么大惊小怪的?就这样还给市委书记做秘书?呵呵,市委书记不嫌你毛躁轻浮?”李睿呵呵一笑,道:“这不是在你跟前放松了嘛,所以本性就表现出来了。在宋书记跟前,我可是时时刻刻的保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劲头儿,所以就不会出糗。”

    二人说笑几句,李睿瞥见席梦思上摆着一台白色的苹果笔记本电脑,问道:“你还把工作带过来了?忙什么呢?”庄海霞道:“瞎忙,说了你也不感兴趣。我给你带了一盒果脯,你爱吃不?不爱吃我就不拿出来了。”李睿惊喜说道:“哪呢?当然爱吃了,你带过来的我都爱吃,哪怕臭豆腐也爱吃。”庄海霞呵呵娇笑起来,走到行李箱那里,打开后从里面摸出一盒老北京果脯。

    说起果脯这东西,全国各地哪里都有生产,各具特色,但在全国范围内,最有名的也就那么几家,其中北京果脯要排名前列。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北京果脯的制法可是从皇宫御膳房里流传出来的,跟皇宫大内搭上了关系,想不出名也不行啊。

    北京果脯是蜜饯的一种,又称京式蜜饯。据考证,其制作方法来源于皇宫御膳房。为了保证皇帝一年四季都能吃上新鲜果品,御膳房的大厨名厨们就将各季节所产的水果,分类泡在蜂蜜里,好让皇帝随时食用。后来,这种制作方法从皇宫里传出来,北京就有了专门生产果脯的作坊。这么多年下来,北京果脯已经成了北京的土特产之一,外地人进京游玩,一般都会买上一两盒带回去送给亲朋好友。

    李睿这辈子就去过一趟北京,还没吃上北京果脯,想不到庄海霞悄无声息地给自己带来了一份,礼物虽轻,却体现出了她对自己的情意,心中很是感动,把盒子打开来,拈起一枚红嘟嘟的不知道是樱桃还是什么东西的果脯,往她嘴里递去。

    庄海霞摆手推开他的手,道:“我不吃,打小儿就吃,吃一辈子了,都吃腻了。”李睿哭笑不得,道:“你才多大啊就吃一辈子了?”说完把那枚果脯送到自己嘴里,立时品出甜、酸、香、嫩好几种口味,连连点头,赞道:“不错,有点意思。”说着把盒子盖起来,道:“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得省着吃。”庄海霞笑着斜他一眼,道:“一瞧就没吃过好东西,净跟我这儿露怯。”说完打了个哈欠,道:“困了,睡觉。”说着似笑非笑的看向他。

    李睿心头一跳,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是暗示自己跟她睡觉呢,还是让自己走人?估计前者的意思居多吧,讪笑道:“我也困了。”庄海霞笑道:“那就睡呀。”李睿厚着脸皮说:“那我就……”庄海霞截口道:“你去洗澡吧。”李睿愣了下,道:“那你……你洗了吗?”庄海霞撒娇道:“懒得动,不想洗。”李睿道:“长途奔波,不洗洗怎么行?睡着也不舒服啊。再说了,现在环境那么恶劣,空气里都是脏东西,你不洗个澡对身体也不好啊。”庄海霞道:“不成,洗了头干不了,我现在就想睡。”李睿道:“那就只洗个脚吧。”庄海霞叫道:“你给我洗!”李睿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我洗就我洗,但是你得等我洗完澡。”

    他把公文包放在电视柜上,将外套脱了挂在衣架上面,找出一次性拖鞋,换了鞋子后就走进了洗手间,一通洗浴完毕,穿上秋衣秋裤,走了出来,对庄海霞喊道:“喂,这儿没有洗脚盆,我怎么给你洗啊?”庄海霞从席梦思上爬下来,笑道:“我站着你给我洗。”

    她已经脱了袜子,两只脚丫赤着穿在棉拖里,快步走进洗手间,站在浴盆前面,道:“我站着,你会不?”李睿笑道:“那有什么不会的?”说着走过去,将花洒摘下来,蹲在她身边,让她手扶在自己肩头,抓起她那白玉也似的纤瘦脚丫,用花洒对着冲洗揉搓起来。

    庄海霞非常享受他给自己洗脚的过程,美眸微微眯起,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容,活像一只被主人爱抚的小猫咪,嘴上哈欠却打得更勤了,叹道:“哎呀,更困了,不成了,得马上睡了。”李睿道:“别急,还有一只脚没洗呢。”庄海霞凝神观瞧,见他洗得特别仔细,将自己脚上所有部位全部揉搓到了,脚趾与脚趾之间的位置都没放过,非常满意,道:“以后你就是我的御用搓脚工了。”李睿道:“这好说,呵呵。”

    洗完脚,两人回到里屋。庄海霞直接爬上了席梦思,将笔记本电脑关机后放到席梦思头柜上,钻到被子里面,道:“关灯吧。”李睿道:“你不脱衣服啊?”

    庄海霞悻悻的笑了笑,先将上身毛衣脱了,露出里面一件黑色的鸡心领内依,同时露出了心口肌肤与削瘦的锁骨,越衬得她肌肤雪白,又跳起来将裤子脱了,跟上身剩了两件衣服不同,她下边是裤子与秋裤一起脱掉的,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完全露出来,同时露出来的还有一条粉色的丝边裤衩,裤衩有点小透明,映射出了里面的部分春景。

    李睿见她下边脱得这么干净,心头打了个突儿,却也没有多想,先将灯关了,随后爬上席梦思,撩起被子钻了进去,很快就碰到了伊人的身子,没有故意凑向她,也没有刻意躲着她,大大方方的钻进去躺下了。

    庄海霞用脚在他腿上蹭了下,道:“怎么没脱秋裤啊?”李睿心头一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中暗想,今晚怕是要跟她关系进步了,却听她道:“脱了脱了!不觉得别扭啊?我碰你我都觉得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