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726上:桃花辟邪
    富春皱着眉又敲了两下,里面还是没动静。㈧㈠中┡文网Ww*W.ん8⒈Zw.COM

    岳所怒了,挥掌在门上重重拍了几下,叫道:“开门开门,警察!”

    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四人都觉得很奇怪,各自对视一眼,富春小声嘀咕道:“不会是他已经知道是咱们报复他来了,他提前跳窗户跑了吧?”岳所听得脸色一沉,骂道:“滚吧!他怎么可能知道,除非你告密了。”富春瞠目结舌的说:“我告密?我靠,我怎么可能……”岳所只是随口乱骂,事实上一丁点都没怀疑这个自己人,冷着脸道:“你去找经理,找他把门卡要过来。”

    富春领命而去。岳所继续拍门,拍了三四次,里面始终死一般的寂静,也就腻烦了,停下手不敲了。

    与李睿房间相隔不远的几个房间里睡着的袁小迪等人,要么已经睡熟了,听不到敲门声;要么已经听到了,却没想到是处长惹了乱子,也就没人往心里去。所以没有一个人开门出来看是生了什么事。

    过了几分钟,富春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把房卡递给了岳所。

    岳所脸色犹疑的看了看屋门,又侧耳在门上听了一阵,目光扫过几个同伴的脸,这才将房卡插入,咔哒一声轻响,电子锁打开了。四人一拥而入,里面亮着灯,屋里空空如也,一个人影都没有,连被子都没展开,窗户紧闭,窗帘也拉着,哪有跳窗的痕迹?

    “艹!”岳所狠狠的骂了一声,又往地上重重的吐了口唾沫。

    “啊……见鬼了?”,富春大呼小叫着,“我艹,他怎么没了?”

    落在后面那两人中的一个进洗手间看了看,里面同样没有人,出来后冲岳所摇头道:“洗手间也没有。”

    富春惊恐的叫道:“特么比的,难道他是鬼变的?我亲耳听到他回屋的呀。”岳所恨恨地瞪着他,道:“你特么是不是听差了?”富春叫屈道:“怎么会,我听得真真的,连他插卡的声儿我都没落下。”岳所骂道:“那特么的怎么不在屋里?”富春脸色悻悻的,先摇头后点头,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四人沉默了好一阵,富春问道:“现在怎么办啊岳所?”岳所气呼呼的道:“你问我我特么问谁去?”富春道:“我觉得我没听错,他们刚才玩完了一块出来的,还在走廊里说话来着。再说了,都这么晚了,也该睡觉啦。”岳所骂道:“你特么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让你办点什么都特么办不好。”富春红着脸说:“要不这样,咱就在屋里等他。只要他一回来,咱就逮住他。”岳所眼珠转了几转,道:“这倒也不是不行,反正赃物已经在他屋中包里现了,他跑不了偷盗他人钱物的罪名……好,特么的,就在屋里等好了。”

    四人简单商量一下,将屋门原样关闭,屋里灯照旧亮着不去管它,四人分别躺在两张单人床上,边养神休息,边等着李睿回来。

    过了几分钟,富春忽然叫道:“咦,我说几位,你们还记得吗,咱们碰见那小子的时候,他是跟一个美女在一块的,有没有可能,他刚才跟那个美女回房间去了,两人现在正在干那事?”岳所闭着眼睛,懒洋洋的说:“富春,你还是有几分脑子的,能想到这一点,我很欣慰啊。我倒要问问你,你刚才不是听见他回屋的声音了嘛,他要是去那个美女屋里过夜了,又怎么会回到自己房间里?”富春道:“要不说我也只是怀疑呢,实在太邪门了。”岳所道:“别特么瞎想了。这批人都是一个单位的,他们俩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同事隔壁办事啊,被人现还做不做人啦?没可能,绝对没可能,就算真想办事,人家也不在这儿干,人家等回到市里私下约好了去酒店干不是更安全吗?”

    富春笑道:“还是岳所有经验,哈哈。”岳所笑骂道:“有特么尼玛的经验,我可没跟单位女同事干过,咱所里那几个丑婆娘,老子一个都瞧不上……好啦,别废话,我问问你们,过会儿他要是回来了,现咱们在他屋里,要是问起咱们怎么进来的,以及为什么私闯他的房间,咱们怎么说?”

    在同一时刻,游泳馆内的深水区所在,李睿已经被青春热烈的张慧勾动了身体里的情火,正把她抱在怀里肆意怜爱,上下齐手。张慧跟喜欢的人亲热,既有些娇羞,也有些欢喜,也是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两只小手不由自主的就抱紧了他。

    到底是在公众场所,两人没有亲热太久,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动作,很快从池子里爬上来,打算换衣服回宾馆楼客房里。

    李睿出了游泳池就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再次招惹张慧这丫头,总是跟她这样,以后可就更要剪不断理还乱了,意兴阑珊的叹道:“不行,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张慧一听就不高兴了,叫道:“为什么不能这样啊?”李睿叹道:“傻丫头,你是我下级啊……”张慧截口道:“今晚上没有上下级,只有好朋友,不行吗?”李睿说:“唉,你这是在玩火啊。”张慧嘻嘻笑起来,撒嗔道:“你管我在玩什么,我喜欢就足够了。”李睿叹道:“你喜欢就足够了?你跟我总是这样,我真怕以后忍不住把你给吃咯。”张慧亲昵的低声道:“吃了就吃了,我早就准备好让你吃了,你刚才其实就能吃了我。”李睿吓了一跳,脸色惊惶的看她一眼。张慧对他嘿嘿一笑,笑容里有坦然,也有害羞。

    两人边说边走,分别进入男女更衣室。

    在男更衣室里,李睿细细冲洗了一番,把身子跟泳裤泳帽都洗了一遍,拿毛巾擦干身子后,换好衣服,走出更衣室在外面等着。过了会儿,张慧施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二人对视一眼,李睿可以清楚看到小丫头眼神里含有的浓浓情意,心头一跳,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个俏美多情的女下属了。

    李睿说:“咱俩别一块回去,免得被人瞧见说不清。这样,你先走,我在后面跟着,你回屋后我再过去。”张慧期盼的望着他,道:“你来我房间吧。”李睿奇道:“去你房间干什么?”张慧矜持的道:“你说呢,当然是……继续啦,刚才在游泳池里你跟我……那样。”李睿摇头如同拨浪鼓,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那样是在玩火,我不能害你。”张慧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想了想,道:“那好吧,不继续了,但你陪我睡觉总行了吧?你抱着我,我们什么都不做,只是睡觉。”李睿觉得这个要求还可以接受,点头道:“好吧,你先回去,我马上就到。”张慧道:“你可不能不来。”李睿苦笑着点点头。张慧这才眉开眼笑,快步走了。

    按说好的那样,二人一前一后回到了宾馆楼里。

    在距离自己房间门口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李睿看到张慧小心翼翼的从她门里探头望了出来,就对她举了举手里的游泳装备,又指指自己门户,示意自己要先回屋放东西。张慧不大情愿的摇摇头,对他招手。李睿想了想,游泳装备放在哪不行呢,何必非要放回自己房间,放到她房间里不是一样,难道还能丢了不成?前后望了望,见走廊里没人,就快步走进她房内。

    房门缓缓关闭,二人从始至终没有出半点动静。谁也不知道他俩已经回来了并且住到了一起。

    此时,李睿房间里的岳所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一下子从床上站到地上,揉揉眼睛,骂道:“特么了个逼的,老子都特么困了,还不回来,那小子浪哪去啦?”

    没人理会他。

    岳所斜眼看向几个下属,见三人几乎都快睡着了,尤其是富春,更是已经进入了睡眠,仰靠在被垛上,一动不动,大肥脸上全是睡态,口角边更是流出了恶心的口涎,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他正在打着有节奏的呼噜声。

    岳所看到这一幕,只气得七窍生烟,快步绕过床尾,到他那一侧,抬腿对着他的皮鞋狠狠踢了一脚。

    富春一个机灵从床上跳起来,摇头晃脑的叫道:“什么……哪呢……谁踢我……”岳所怒道:“我特么让你们抓人来了,你们特么倒好,跑这睡觉来了,忘了那小子是怎么狠揍你们的了吗?”富春打了个哈欠,道:“当然忘不了,那小子只要敢回来,咱们就逮住他弄死他。”岳所哼道:“这都特么十二点多了,还没个人影,他到底浪哪去了?有没有可能回市里去了?”富春道:“不可能啊,他的同事们还都在呐,他怎么可能一个人走?”岳所道:“那你说他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