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96章:尴尬事
    他说完这话,忽然觉得刚才视线中似乎划过一个熟悉的背影,下意识回头瞧去,见进门左手边远处那个柜台那里,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体态丰腴成熟,一头短长堪堪垂到肩头,头型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很像是已经约好的沈元珠,难道真是她吗?她在这里买什么药?心中一动,转身朝她走了过去。『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

    被他问询的那个女销售刚从橱柜上拿了两种不同的药下来,要给他作介绍,见他转身走了,叫道:“先生你去哪啊?到底要不要啊?”李睿摆手道:“等下。”

    说着话,他已经走到那女子身后,见她刚刚将一个深红色的小盒子连袋子放到坤包里,凑过去看了看她的侧脸,脸上露出笑容,伸手在她肩头一拍,道:“果然是你!”

    沈元珠哪料到会在这里碰上熟人,只吓得冷丁丁打了个机灵,身子差点没跳起来,侧头见到是他,又是惊喜又是羞臊,却也同时松了口气,嗔道:“讨厌……你要吓死我啊!”李睿笑眯眯地说:“你怎么在这儿?病了啊?买什么药了?”问出这个问题,心头却也一跳,糟糕,只顾跟她相认了,却忘了自己来买流产药物本身就是一件尴尬事,这要是被她知道,可该怎么解释?一时间后悔不迭,心中暗暗叫苦,只恨不得马上土遁而走。

    沈元珠一张美面忽的泛起无数彩霞,口唇嗫喏,表情有点为难,半响忽然叫道:“啊,对了,我要去结账,我先去结账了啊。”说着拿着刚开的票据往收银台那去了。

    李睿见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转头看了看她刚刚所在的柜台,却现这里摆满了花花绿绿不同品种的安全套,看到这一幕,脸色微微变幻,这位姐不会是来买安全套的吧?她这趟是过来应约吃饭,买安全套干什么?难道是想……

    沈元珠躲到收银台那里后,脸色才好看了些,刚要递票据给收银员,忽然想起什么,冲他叫道:“你买的什么呀?一起算了吧。”李睿立时体会到她刚刚的尴尬,讪笑道:“不买什么,不买什么,你结你的就行了。”沈元珠奇道:“不买什么你进来干什么?”李睿陪笑道:“我是打外面望见你了,特意进来找你。”沈元珠信以为真,脸色更红了,羞答答的将票据递给收银员,心说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正在等待向李睿推荐流产药物的那个女销售也听到了他的话,一听就不高兴了,叫道:“先生,你怎么回事,你这药到底还要不要啦?”李睿红着脸冲她连连摆手,道:“不要了不要了。”

    那女销售暗里骂了句神经病,把两盒药放了回去。

    只这短短的一分钟,李睿后背已经冒出两层冷汗,既恨沈元珠为什么与自己同一时间出现在这家药房里,也恨自己不长眼睛,进门的时候为什么不先看看清楚再进,偷眼看向沈元珠,却见她也正偷偷瞧着自己。

    二人对视一眼,各自心虚,几乎同时转移了视线。

    沈元珠结完帐回来,俏脸上兀自映着薄薄的红晕,大大的美眸水汪汪的,越显得娇艳俏美,像她这种三十五六岁年纪的熟妇,还能保持如此姿色,实在是难能。李睿看在眼里,心中也是不无赞叹,想到年纪与她相差不多的市委宣传部长郑紫娟、市政府那边的副市长李婧,若将三女放到一起比较一下容貌,眼前这位将会毫无悬念的夺魁,李婧次之,情姐姐郑紫娟反倒要居于末席了。当然了,看一个女人的魅力,并非完全看她的容貌与身材,郑紫娟身上的气质与她所体现出来的女性味道,同样令人激赏,那就不用提了。

    沈元珠将返回的票据递给柜台上的女服务员,对李睿小声道:“走吧。”李睿早就巴不得离开这家药房,这里气氛实在太压迫太尴尬了,闻言甩开大步就往外奔。

    来到门外时,已经是夜幕拉下、华灯初上了。

    李睿见不远处路口正好是红灯,忙道:“红灯,正好,快过马路吧。”沈元珠哦了一声,跟在他身边开始横穿马路。

    两人并肩走在一起,原本是沈元珠在左,靠近十字路口的位置,李睿在右,可是李睿很快绕到她左边,用手臂虚挽着她的腰肢横穿马路。

    沈元珠刚开始还纳闷呢,他移形换位的这是瞎折腾什么呢,等无意间看到左边不断驶来十字路口右转汇入的车辆后,心中也就明白了,他这是以身挡在来车方向保护自己的举动,虽然明知那些车辆不会往自己身上撞,但还是深深感激他的体贴关怀,心头一股暖流涌过,越的喜欢他了。

    等过了马路,李睿右臂第一时间脱离开沈元珠的腰肢后侧,笑道:“说说吧。”沈元珠奇怪的看他一眼,道:“说什么?说好听的吗?呵呵,你可真体贴啊,谁要是嫁了你可就享福了。”李睿道:“我不是说这个。”说着促狭的看着她。沈元珠看到他的笑容就知道他居心不良,芳心一紧,脸孔又有些热,装糊涂道:“那你说什么呢?”李睿笑呵呵的说:“刚才,在药房里面,你买的什么?那个红色的小盒子怎么那么眼熟啊?”沈元珠一下子就红了脸,道“你都瞧见什么了?”

    李睿说:“没瞧见什么,就瞧见你往包里装了个小盒子,而你身前柜台里都是那什么……呵呵。”沈元珠被他笑得越尴尬,讪讪的道:“都是……都是什么啊?”两人说着悄悄话,已经走到古城大酒店门前广场上,李睿笑道:“都是男用雨衣。”沈元珠怔了下,很快扑哧笑出来,看看四下无人,哼道:“你眼睛可真贼。”李睿小声道:“原来你果然是买那个去啦。你买的是那种三只装的小盒装吧?”沈元珠嗔道:“明知故问,你可真讨厌。”李睿又问:“你吃饭来了买它干什么?”

    沈元珠赌气的说:“晚上用。”李睿笑问:“跟谁用啊?”沈元珠气呼呼的说:“想跟谁用就跟谁用。”李睿哈哈笑道:“你可得悠着点。”沈元珠奇道:“悠着点?为什么啊?”李睿笑着解释道:“一共三只,最少也要做三次,你受得了啊?”沈元珠红着脸再次扑哧笑出声,出手在他胳膊上轻轻打了一下,道:“我受得了,就怕你不行。”李睿又是惊奇又是啼笑皆非,道:“果然是给我准备的?”沈元珠抛给他一个俏媚眼,哼了一声,快步走进酒店门里。

    李睿好笑不已的追了上去,暗想,如果她真是给自己准备的,那这个女人可就太有意思喽。

    来到包间门口,李睿轻轻叩响屋门,随后推开了去,本以为张鸣芳会请来大批朋友,里面定是高朋满座,哪知道里面空空荡荡,只坐了她一个人,冷清之极,不由得非常惊讶,迈步走入,道:“张姐,我来晚了,实在抱歉啊。”

    张鸣芳见他驾到,急忙起身相迎,笑道:“来了就好,什么早早晚晚的,姐还能挑眼吗?呵呵,快坐快坐。”

    李睿转身招呼沈元珠走到身旁,道:“张姐,我带了个姐姐过来蹭饭,你没意见吧?呵呵。”张鸣芳笑眯眯的走过去,道:“你这话说的,简直是没把我当姐看,你把一家子都带过来我才高兴呢。”

    李睿先给她介绍沈元珠:“这是咱们市公安局办公室的沈元珠沈主任,我的好朋友,一直对我挺照顾。张姐你以后有什么需要跟市公安局打交道的,不妨找她。”

    张鸣芳主动递手过去,笑道:“沈主任,你好你好,以后请多关照。”沈元珠被李睿那番介绍之言说得脸上大有光彩,非常高兴,跟她握手道:“你好,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不要客气。”

    李睿这才给沈元珠介绍张鸣芳:“这是咱们市文物局的局长张鸣芳张局。”

    沈元珠听后非常惊讶,打量着张鸣芳,心说这女人这么年轻就是正处级的领导了,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啊,斜了旁边的李睿一眼,暗里埋怨他没把这位张局的身份事先告诉自己,陪着笑说:“原来是张局长。您还说让我关照您,真是……呵呵,还是请您多关照关照小妹吧。”张鸣芳秀眉一挑,道:“哎,到了这里,就没有什么局长主任,更不用什么您您的。你是小睿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还客气什么?”

    李睿道:“是啊,你跟我一样,管张局叫声姐就行了,是吧张姐?”张鸣芳笑眯眯的觑着李睿,道:“小睿就是嘴甜。”

    三人彼此认识完毕,接下来就该落座了。由于一共只有三人,且其中二人都是女人,对官场排位那一套陋习并没什么所谓,再加上李睿是今天的主客,所以就由他坐了位,左手边坐了张鸣芳,右手边坐了沈元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