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68章:工商局长
    李志刚一推开包间,李睿就看到了坐在包间内正中沙上的市工商局长高洪亮,见他也转脸看过来,忙挤出一副抱歉而又尊敬的笑容,快步走过去,同时把公文包随手放在沙一角,伸出双手去跟他握手,陪笑道:“真是抱歉啊高局,来晚了,让您久等,实在对不住,您千万体谅。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

    高洪亮见他执礼甚躬,也自觉很有面子,也伸出两手跟他握到一起,笑道:“李处,你这不是客气了?反正晚上也没事,多等一会儿又怎么了?哈哈,快请坐,快请坐。小李,快给你老同学拿酒。”

    李志见他尊称李睿为“李处”,却管自己叫“小李”,对他恭恭敬敬,对自己却是颐指气使,心里酸溜溜的,却也不能不答应,相反还得陪着笑很亲热的应承下来:“是,我马上拿。局长您坐,这种小事有我呢,您有什么吩咐就说。”说着走到茶几那里倒酒。

    包间里除去高洪亮外,还另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眼见高洪亮起身后,也跟着起身,脸上陪笑在一旁看着他与李睿握手寒暄,后来看到李志端着加冰的洋酒走过来,就招手道:“志!”

    李志走到他身边,柔声道:“王局,您有什么吩咐?”

    这个王局从他手里接过那杯酒,也没跟他说什么,走到李睿身旁,等他与高洪亮寒暄已毕,就把酒杯递过去,笑眯眯地说:“李处,你的酒。”李睿哦了一声,忙从他手里接过,看他比较面生,就问道:“谢谢,恕我眼拙,您是……”王局笑道:“我是咱们市北工商分局的副局长,我叫王宽,以后还请李处多关照。”李睿心想,你是大权在握的副局长,我不过是挂着个正科头衔的无权小秘书,能关照你什么,笑道:“您客气了,以后您多关照我才是啊。”

    三人这就互相认识了,彼此客气两句,相互谦让着在沙上坐下。

    高洪亮与李睿坐在正中沙上,王宽与李志坐在外沙上陪着。

    见李睿与高洪亮已经谈起来,李志就小声问王宽道:“王局,要不要叫公主?”王宽瞥了两位领导一眼,微微摇头,道:“再等等。”

    高洪亮问道:“李处今年有三十五岁了么?”李睿摇头道:“过了年三十岁整。”高洪亮惊讶地说:“哎呀,我看你成熟稳重,以为你最少也有三十五了呢,想不到你才三十不到。常言道,三十而立,你这还不到三十,就已经给市委书记做了秘书,可以说是年少有为啊。”李睿微微一笑,道:“高局谬赞了,就是运气稍微好那么一点而已。”高洪亮摇头道:“怎么是谬赞?任何一个成功者的背后,不仅仅站着运气,也站着实力啊。老弟你没有实力,市委书记也不会看得上,就算看上了,也不会用得这么久。”

    俗话说得好,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睿被他一记马屁拍个正着,身子从上到下都是舒坦无比,尤其是心里,更是快活得不得了,想着该怎么投桃报李一回,见他酒杯已经空了半截,就起身拿过酒瓶,给他续上一些,道:“高局,我今天来晚了,这么着,我敬您一杯表示歉意,您看好不好?”

    高洪亮爽快的说:“怎么不好?不过,我有个提议。”李睿笑道:“高局请讲。”高洪亮说:“咱俩一起喝一杯,这一杯喝过以后,就别高局李处的称呼了,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叫你一声老弟,咱俩好好亲近亲近,你看怎么样?”李睿受宠若惊的说:“那怎么行?那不是没了尊卑礼敬?”高洪亮一挑眉头,笑道:“哎,这已经是下了班,就不要再按官场那一套来。在这里,咱们就是朋友兄弟。”李睿这才道:“那我就厚着脸皮占您的便宜了,呵呵。”

    两人越说越亲近,各自端起酒杯碰了下,咕嘟咕嘟大口喝了下去。

    洋酒,尤其是加冰的洋酒,自然不是这么喝的。不过任何舶来品,一到国内就变了样。富有智慧、善于变通的中国人总是可以灵机一动、随机应变的使用各种事物做出自己想要的文章来。就像眼下这样,李睿与高洪亮为了表示亲热,将加冰洋酒一干到底,若是给有格调有品位的人看到,肯定会笑话二人粗俗无品,可是在这个包间里,却没谁说个不是。

    李志在一旁眼睁睁看着李睿与高洪亮说笑干杯,心里嫉妒得不行,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心说“这小子怎么就走了狗屎运,一下子爬的那么高了?”,见二人把空杯放到茶几上,忙起身离座,过去给二人倒酒。

    李睿看他过来倒酒,有心在高洪亮面前帮他说说好话,毕竟已经来了,既然来了就帮他一把,可是自觉跟高洪亮还不太熟,就先压下这个念头,想的是、再跟这位高局聊一阵子,等彼此关系真的近乎了,再帮李志说好话也不迟,早晚都是一个意思,说早了未必有用,说晚了未必无用。

    李志给二人倒上酒就回去了,见李睿还未在高洪亮面前给自己美言,心里有些焦急。

    王宽起身走过去,弓着腰跟两位领导请示说:“李处,局长,是不是叫两个丫头过来伺候着?也唱唱歌,放松一下。”

    高洪亮微微一笑,看着李睿问道:“老弟,你拿主意吧。”李睿摆手道:“不行不行,这里不管论年纪还是论级别,都是哥哥你为尊,我怎么能僭越呢?还是听哥哥的。”高洪亮目光中露出赞赏的神色,心说此人年纪轻轻便跃居高位,却难得谦逊守节知进退,怪不得市委书记挑他做秘书呢,果然会做人,笑道:“好,那我就话了。”说完对王宽一点头,道:“让经理挑最漂亮的过来。”

    王宽笑着点头答应,转身回到李志那里,跟他交代两句,他就出去叫公主了。

    此地四人,原以李志品级最为低下,何况他这次组织的还是求人的勾当,所以理所当然由他打点这里的一切。

    李睿跟高洪亮闲聊道:“工商局可是好单位啊。”高洪亮摇头道:“唉,老弟,你有所不知,工商局好那是老黄历啦。”李睿奇道:“哦?听哥哥的意思,工商局现在已经不好了?我上学的时候有两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家长在区工商局工作,家里可是相当富裕,而且是市区最早安装程控电话的一批人之一。”高洪亮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时候?”李睿说:“我上初中的时候,距离现在也有十五六年了吧。”高洪亮失笑道:“你说的果然是老黄历啦。”说完叹道:“现在已经完全不行了。”

    李睿奇道:“哦,到底怎么回事?”高洪亮解释道:“以前工商税务确实很牛,主要在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初市场经济没展起来,行政许可也不规范,工商部门办照权利就很大。可是如今呢,各个部门都建立完善起来了,各类前置审批把工商局的权利都给收走了。再说国家收费制度也规范了,以前有市场管理费,个体管理费,虽然是正规收费,但是可以拿财政返回。更别说以前可以乱收费,比如个体、私营企业会费,企业培训费等等,这些钱都能直接进小金库。现在两费取消,乱收费又查得紧,没收入来源当然不行了。”

    李睿算是懂了一些,点点头,又问道:“除去收费,工商局不是还有处罚企业的权力吗?抓住这一点,还愁没外快?”高洪亮苦笑道:“你说的没错,工商局是有大把的经济违法处罚权,商标、广告、不正当竞争都可以处罚,但一来强制手段有限,企业不理你就没辙,二来基本上做企业的都有方方面面的关系,人人都有后台,你查得了谁?再说了,政府也要税收,只要有税收,管你什么假冒伪劣?所以啊,有时候就算我们想查那些做假冒的,政府也会保着。所以工商局现在在各个政府机关当中地位大不如前了。”

    饶是听了这番话,李睿还是不敢相信,昔日富得流油的工商局会沦落到这种凄惨地步,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此时再看这位英姿勃的高局,不自然就会觉得他没有刚才那么高高在上了。

    高洪亮被他勾起了话头,一时间难以停下,说道:“归根到底,能收费的、管预算的、能采购的、有三产的、行业垄断的、能抓人坐牢、判人坐牢的,这些部门才牛啊。民政有钱,税务收税,建交委有工程,公检法有权,水利电力行业垄断,这些单位才是好单位呢。现在的工商局,给这些单位提鞋儿都不配啦。”说完这话,沮丧的连连摇头,情不自禁地端起酒杯,吞了一大口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