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49章:席间说案
    会议开始后,宋朝阳主持并先讲话。㈧』㈠中┡ 』文网WwんW.8⒈Zw.COM他先肯定了地方立法对于地方社会经济展的重要性,又对地方立法的程序与模式提出了若干意见与期望,并对人大、党委、政府在立法工作中起到的作用进行了概括总结,最后照旧提出了几点新的理念。

    如果说官场就是一个江湖,那么讲话本领的高低就是影响行走江湖实力的决定因素之一,可以说是江湖求生的必备本领。在青阳官场这个不大不小的江湖里,宋朝阳的讲话水平,就算不是顶尖高手,也是排名前列的大高手之一。

    李睿这几个月一直在用心钻研学习他的讲话,经过潜心研究,还真现了一些门道,现他在各种会议各种活动上的讲话,大体可以分为三段式,也能说是三板斧:第一斧,阐明此次会议或者此次活动的重要性,这一斧头洋洋洒洒可以说上百十句,随便说,尽情说,反正都是废话,说得越多反而越见水平;第二斧,就不像第一斧那样可以随便说了,这一斧头,必须要砍出点真东西来。通常情况下,他都会对会议所讨论的主题进行剖析,并提出相应的意见或者建议,这里同样很显水平,显示的是他的智慧与眼界。当然了,这一段式的讲话,大多数都是出自综合一处与秘书一处的秀才们之手,他只需在会议召开之前,抽出时间来看一看,有个大概理解就行,再加上他自己的灵光一闪,在会议上讲出来的时候,往往就是领导高深智慧的体现;第三斧,就又变得简单了,基本上可以随意挥,提出一些期望也行,强调一下各单位各部门要如何付出努力也行,不需要说太多,点到即止即可。

    李睿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他这三板斧的技战术,以后轮到自己讲话的时候,也能洋洋洒洒的说上一大套了。当然了,自己与他相比,在理论、经验、阅历方面还差着很多很多,短时间内是说不出什么漂亮的讲话来的,还需要再打熬很长一段时间。

    会议一直开到中午十二点多,散会后众领导一起赶奔青阳宾馆吃饭。市领导们坐在包间里边,级别低一些的领导干部们就只能坐在厅里了。李睿照旧跟其他的领导秘书们坐在一起,被尊为座,左手边是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的秘书、秘书二处的处长季刚,右手边本来是冯卫东的秘书陈跃文坐的,不过冯卫东有急事提前离去,因此现在坐着的就是郑紫娟的秘书纪小佳了。

    李睿正在与众人吃喝说笑,手机忽然响了,摸出来一看,竟然是寒水县小龙王村的张立文打来的,看到他的名字,很自然就想起他那俏生生的小媳妇李飞燕,心中一甜,拿到耳畔接听了。

    张立文说:“是李处长吧?”李睿道:“立文啊,是我,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张立文说:“我打算明天送盆景去市里,顺便带上媳妇去医院检查检查。我给你带了两张羊皮垫子,你还有啥想要的吗?”李睿微微吃惊,忙起身离席,走到外面道:“你们家养点羊不容易,就别惦记我了,那羊皮垫子就卖了吧,还能赚几个活钱。”张立文热切的笑道:“羊皮垫子也卖不了几个钱。再说了,李处长你给我们家找到致富的路子了,以后也不就愁钱了。这垫子是必须要带上的,你看看还缺点啥?山货什么的要不?”

    李睿说:“我听说,蝎子酒能治风湿,真的假的?”张立文说:“真的,喝下去马上就见效。你要是想要啊,我给你带一坛子过去。”李睿大喜,道:“那就麻烦你了,给我带一坛子蝎子酒过来,算是你替我捎的,带过来多少钱我掏。”张立文道:“咦,李处长你这是瞧不起人啊。我们村啥都缺,就是不缺蝎子,家家都有蝎子酒,又是什么金贵东西了?你等着,我给你带一大坛子去。还缺别的吗?”李睿笑道:“不缺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安排医院的朋友带你们去做检查。”

    回到酒桌旁,李睿对纪小佳道:“你爸最近忙不忙?”纪小佳很认真的摇摇头,道:“不忙,你找他吗?”李睿道:“抽时间我请他吃饭,到时候你们一家子都来哦。”

    纪飞虽然年龄到点,即将退二线了,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还是市公安局大权在握的领导之一,跟这样的人物搞好关系,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另外,李睿跟他私交也很不错,又有纪小佳这层关系,所以有意跟他们一家子搞好关系,这就叫多个朋友多条路。

    纪小佳好奇的说:“好端端的为什么请他吃饭?你怎么不请我吃呢?”她这话是开玩笑的说法,但是她脸色很认真很郑重,一点开玩笑的表情都没有,李睿看得啧啧称奇,道:“你说笑话的时候从来不笑吗?”纪小佳这才笑出来,道:“我没开玩笑,我说真的呢。该是我们一家子请你才对。你等着,我回去跟我爸说,看看什么时候安排一个家宴,专门请你。”

    李睿见她表示的太过郑重,有些虚,笑道:“这个可不敢当,不过聚一聚是没问题的。平时晚上我没空,等周末什么时候有空聚一下。我很喜欢听你爸讲破案的事情。”纪小佳道:“他昨天晚上刚给我讲了一个呢,你要不要听啊?”

    李睿还没说话,杜民生秘书冯军笑着说道:“小佳,又跟李处说悄悄话。有什么好听的,也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啊。”纪小佳来到市委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跟大家也混熟了,也就不那么矜持了,闻言爽利的叫道:“好啊,那我给你们讲个破案的故事吧,就怕你们不感兴趣。”冯军笑道:“整日里听段子都听腻了,忽然换个口味也是很不错的,你说吧,我们洗耳恭听。”

    纪小佳就绘声绘色的说:“案子就是在咱们青阳本地生的,是在隰县,靠近山区的这么一个小山村。有一家人,家里有个小姑娘,十六七岁的年纪吧,正是青春育期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就给失踪了,去哪找也找不着,怀疑是让拍花的(北方俗语,意即拐卖偷抢妇女儿童的贩子)给拍走了,然后就报了警。当地派出所经过仔细调查,没有现人贩子的行迹,却也无论如何找不着那个小姑娘,等过了人口失踪案规定的时间后,就给定性为失踪案了。这是今年七月份的事情。这一晃过去好几个月了,就在上周,这案子给破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怎么破的案啊?”“小姑娘在哪找着了?”“小佳,你这太会吊人胃口了吧,专挑节骨眼儿上卖关子。”“小姑娘是不是掉山洞里啦?”“我听说山里有种野人,专门抢大姑娘小媳妇,那个小姑娘是不是让野人给抢走啦?”

    纪小佳笑盈盈的说:“你们想象力可真丰富,可你们也不想想,我讲的是刑事案件,怎么可能突然冒出什么野人或是掉山洞呢?”冯军急躁的说:“那小姑娘到底怎么着了,你倒是说啊。”

    李睿也说:“小姑娘是不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快说吧小佳,你看一桌子人都等着你说呢。”

    纪小佳环视众人,见他们都眼巴巴的瞧着自己,一个个的表情既可爱又好笑,不由得非常得意,却故作唉声叹气的说:“小姑娘死啦。”冯军忙问:“怎么死的?为什么死了?被人害死了还是怎么回事?”纪小佳道:“听我慢慢说。小姑娘家隔壁住着一个单身汉,脑子有点问题,村里人都管他叫二愣子,四十多岁的人了也没结婚,家里养着两头牛。在院子里有个牛棚,两头牛在家的时候就拴在牛棚里。本来吧,警方从一开始就没怀疑过这个人,因为这个家伙老实巴交的,再加上脑子有问题,谁也不把他当正常人看,觉得小姑娘失踪跟他一定没关系。”

    冯军说:“你既然这么说了,那小姑娘的死就肯定跟他有关系了呗。”

    纪小佳道:“你别急,听我慢慢说嘛。自从那个小姑娘失踪以后,二愣子家里那两头牛就再也不回牛棚里了,就算二愣子把它们强行拴在牛棚里边,它们也是每天烦躁不安,又是叫唤又是脾气,不愿意在牛棚里头呆着,这个变化外人不知道,可是最后让警察现了。警方每天都围着小姑娘家附近调查线索,很自然就被隔壁这两头牛弄出来的动静吸引了,于是就跑到二愣子家里询问牛是怎么回事。谁也想不到,这个二愣子做贼心虚,见警察上门就翻墙要跑。警察们虽然觉得奇怪,可根据多年的刑侦经验,还是第一时间觉得他有问题,就追上去把他抓了。抓住后当场讯问,这家伙没有顽抗就全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