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45上:受害女相邀
    方芷彤在原地望着,直到看不到他影子,又快步追了出去,叫道:“李处长……”李睿头也不回的说:“快回去休息吧,我走了。┡Ω㈧㈠中文  网Ww』W.『8⒈Zw.COM”方芷彤呆呆的望着他远去,胸中柔情涌动,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她无声的哭了一会儿,伸手把泪水擦拭干净,转过身,步履沉重的往回走去,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现妈妈还在门口站着,就上去扶住她道:“妈,你怎么还没回去?晚上风大,你小心感冒。”方母抚摸着她冰凉的小手,叹道:“彤彤,你爸出了这事,倒把你折腾得够呛。”方芷彤道:“这是我该做的呀。”方母欣慰的笑起来,道:“刚才那个李处长,是你什么朋友?”方芷彤听得心头一热,道:“是上次去寒水县掘古墓的时候认识的,一起吃过饭,然后就认识了。”

    方母说:“他对你爸的事这么照顾,肯定是看在你面子上。”方芷彤脸孔一红,嗔道:“妈,你说什么呀,他……他这个人就是仗义罢。”方母笑道:“我看不是。我刚才问你吃没吃饭的时候,你看他也说了吧,让你先去吃饭,这就是关心你啊。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关心一个女人呢?你肯定不傻,心里应该有数。”方芷彤大羞,道:“妈,你就会胡思乱想,哪有那么多事。他……他只是把我当朋友看的。”方母说:“你岁数也差不多了,该嫁人了。我看这个李处长就不错,他对你又这么好,你索性就跟他处处吧。”

    方芷彤脸红心热的说:“妈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方母笑道:“我在说真的呢,你真可以考虑下。”方芷彤道:“人家是大领导,又……又长得那么好,才不会看上我这个小丫头呢。”方母道:“这话说的,咱们家彤彤长得也不差啊,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附近谁不说你是美女?你配他完全没问题。女人挑老公的时候,是要看长相与才能、会不会赚钱,挑的地方很多;可是男人挑老婆的时候,只要长得好,就没什么可挑的了。你还担心什么?”

    方芷彤哼道:“哎呀,不说这个了行不行啊?”方母笑道:“真是的,这有什么可害臊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哦,对了,我先去给你做晚饭,边吃饭边说……这回啊,甭管他能不能把你爸救出来,只要他有这份心意,那就是大好人。彤彤你就可以考虑他,实在不行,主动追他也没关系,他值得你倒追……”

    盛景大酒店。

    那个豪华包间里的凌虐,持续到晚上十点多,三个虽不是猛男却足以成为色中饿狼的男子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刘安妮。刘安妮已经被欺负的不成人样,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身上是血红的掌印与各种秽物,令人触目惊心。

    张子豪悠闲的坐在旁边的沙上,翘着二郎腿,面带冷笑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刘安妮,见她一直不说话,也是没意思,便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不要把今晚的事情告诉李睿哦--估计你也不会把你被轮的事情告诉他的,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我说的也不是这个,而是你刚刚告诉我的、他与姚雪菲有一腿的事情,你会告诉他么?你会再次出卖我吗?”刘安妮还是不说话。张子豪笑眯眯的说:“我其实不怕你告诉她,你放心大胆的告诉他好了。不过,他要是因此针对我了,我会在第一时间内把你今晚所有的照片与视频到网上去的。我说到做到!呵呵,哈哈。”狂笑声中,已经站起身来,等三人穿好衣服,四人合到一处,开门走了。

    等他们几人都走了,刘安妮这才哭了出来,先是无声的哭泣,然后是嚎啕大哭,等哭得累了,慢慢爬起身来,只觉得身上身下无一处不痛,只恨得大叫出来:“我要杀了你们!”

    李睿接到刘安妮电话的时候,已经睡了,从梦中被惊醒,吓得一屁股坐起来,摸过手机一看,是刘安妮打来的,非常纳闷,这位大姐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了?而且自己跟她并没有私下里的交情,她怎么好意思晚上给自己打电话?她搞什么搞?疑惑归疑惑,还是接了,刚刚接通,就听到她虚弱的语气传来:“你快来救我,我在盛景大酒店一二二三房间,我不行了……”

    李睿奇道:“救你?你不行了?你怎么了?你……你该给石局打电话啊。”刘安妮道:“这事跟他没关系,也不能叫他知道,跟你有关系,你快过来。”李睿奇道:“到底怎么了?你先说清楚啊。”刘安妮道:“我被张子豪带人……你来了就知道了。”李睿听到张子豪的名字,心头就是一跳,也不好多问什么,麻利的起来穿衣,带上随身应用之物,出门到了楼下,看到董婕妤的奥迪Q5就在车库前停着,也不客气,摸出钥匙过去,开车门钻到里面,动后掉头驶去。

    二十分钟以后,李睿与刘安妮碰了头。

    刘安妮是真豁出去了,没穿衣服,就那么坦诚的开门迎他。

    李睿刚看到门开就见到她赤着的身子,只看得身子一抖,忙转过身去,道:“刘主任,你这……你这……”刘安妮凄凉的惨笑道:“无所谓了,你进来吧,我给你看看张子豪是怎么对我的。”说完让在了一旁。

    李睿知道以她的身份,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做出这种放浪形骸的事情,肯定是经受了什么重大的刺激,联想到张子豪,已经猜到了一些,却不敢确定,低着头走进了屋里,刚一进屋,就闻到空气中那股熟悉的成年人都懂的味道,立时皱紧了眉头。

    刘安妮大喇喇的站在他身前,道:“张子豪找了三个人,从省城过来报复我把他的阴谋说给林雅霏知道,把我轮了。”李睿听得耳中大震,脑袋一晃差点没跳起来,再看到刘安妮那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与她身上残留的污秽,基本也就确定了,不可思议的叫道:“张子豪他竟敢……他简直是目无王法!”刘安妮无比痛恨的说:“他还……他还拍了照片录了视频。”李睿大怒,道:“他真特么的不是人啊。”刘安妮说:“我对不起你!”

    李睿正在听她控诉张子豪的残暴无耻,谁知她突然对自己来了一句对不起,给人一种感觉好像她是自己的女人似的,真是啼笑皆非,道:“没事,不……不用对不起我,你没对不起我。”刘安妮不理他的话茬,道:“张子豪最开始逼问我你的丑事,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他说我不说就要轮我,我一害怕就说了,说你跟姚雪菲有……有暖昧……”李睿一下子就炸了脑袋,又惊又怒,道:“你胡说八道!我早跟你说过了,我跟姚雪菲只是普通朋友,一点关系都没有。”刘安妮也不理他说什么,流着泪续道:“……可我没想到,就算我说了,他还是照旧让人把我轮了,我真想杀了他呀!”

    李睿本来正在同情她,谁知道又出了这种岔子,对她的同情自然全部消除,转而恨上了她,可是看到她这幅凄惨的模样,又有些心软,道:“你先穿上衣服吧。”刘安妮流着泪笑出声,道:“穿不穿的还有什么分别?”李睿叹道:“你这不是坑我吗?他从你这听了去,改天肯定会查访我跟雪……姚雪菲的关系,会在这上面做文章害我的。”刘安妮道:“你跟姚雪菲不是只是普通朋友吗?那你还担心什么?”李睿被她用刚才自己的掩饰之辞封推回来,别提多郁闷了,含糊说道:“那也郁闷啊。”

    刘安妮哭着说:“张子豪还威胁我,如果我把告诉他你跟姚雪菲有暖昧的事情再说给你听,就把我刚才被轮的照片视频到网上去。”李睿惊讶地说:“那你还告诉我?”刘安妮冷笑道:“我已经想过了,以他言而无信说话跟放屁一样的无耻贱格,难道就算我不说给你听,他就不把那些照片视频到网上去了吗?”李睿只听得一头乱麻,皱眉问道:“他如果真到网上去,你……你怎么办?”刘安妮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他真出去,我豁出去不要脸了,也要告他!”

    李睿冷冷的说:“如果你知道他另外一个身份的话,你就不会说这种话了。”刘安妮奇道:“他还有什么身份?他……他不是省城一个信托投资公司的总裁吗?还有别的身份?”李睿压低了声音,好像生怕被外人听到似的,道:“他爸是山北省长张高松。”刘安妮大吃一惊,所有的委屈、不忿、怒火在这一刻全部定格,脑海里只有一个词,震惊,整个身子彻底石化了,就连一颗心也变得僵硬起来。李睿叹道:“你这下也能明白了吧,他为什么敢公然找人轮……你?他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