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38章:谁在恶搞自己
    电影放映到最后关头,男主人公被女主人公深情的呼唤醒来,不过大脑智力只跟一岁大的婴儿一样,根本就不认得自己的老婆了……

    看到这一幕,吕青曼已经被感动的流下了泪水,李睿与高紫萱一齐莫名其妙的看着她。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

    高紫萱从包里摸出纸巾递给李睿,道:“去,快安慰安慰你老婆。”

    李睿忙持着纸巾过去给吕青曼擦拭泪水,苦笑道:“你这是何必呢?看电影竟然看成这样,以后啊,再也不带你看这种感伤的片子了。”吕青曼泣道:“太感人了,我忍不住就想哭,这个女人好伟大。”又道:“不擦了,我去洗手间洗脸。”说着起身走了出去。

    高紫萱问道:“我陪你去吧?”吕青曼摇头道:“不用,你看吧。”

    高紫萱目送她消失在上坡入口处,回过头来跟李睿对视一眼,两人尽皆无语。

    高紫萱很快说:“我刚才掏纸巾的时候有个头绳掉了,不知道掉哪了。”李睿道:“我去给你找,你用手机给我照一下。”高紫萱哦了一声,摸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对准了地下。李睿伏下身去,在她座位四周找了一阵,最后从前排座位下面找到了,道:“找到了。”高紫萱便把闪光灯关了,道:“那就上来吧。”

    李睿身形高大,缩蹲在狭小的排座间本来就很别扭,等想起身的时候,更是极其困难,好容易把头抬起来,手却没有借力的地方,便索性一把拄在了高紫萱的大腿上。高紫萱哎哟一声痛呼,上半身直接弯了下去,怒道:“你要死啊。”李睿委屈的说:“我没使多大劲吧?你太娇气了。”高紫萱恼羞成怒,道:“我娇气你个脑袋!”说着两手使出了王八拳,对着他脑袋就是一顿乱殴。

    她当然不是真心殴打,饶是如此,李睿却也被她打得抬不起头来,啼笑皆非的说:“快点让我起来,我快憋死啦。”高紫萱道:“你让我咬一口,要不然别想起来。”李睿吃惊地说:“咬一口?你属狗的呀?”高紫萱道:“是啊,你才知道吗?快点,让我咬你。”李睿道:“你想咬哪啊?”高紫萱道:“咬你哪呢……鼻子吧,你鼻子好硬,顶着我腿好疼……”

    放映厅里黑糊糊的,除了第一排那里在荧幕的映射之下还有些亮光,其它地方基本都是伸手不见五指。因此李睿与高紫萱在排座中间搞小动作,外人谁也看不到。

    李睿抬头道:“咬吧,给你,不嫌脏就咬!”高紫萱就真的咬下去,威胁他道:“看我给你咬下来!”

    两人一个缩在狭窄的排座间过道里,一个在座位上弯下腰去,彼此面部相触是在高紫萱的膝盖部位。

    高大小姐咬得很准,一下就咬在李睿鼻子上面。李睿刚刚闻嗅到一股子清新的带有绿茶味道的口气,鼻子已经被她湿热的牙齿咬了个正着,偏她用力还真是不小,竟然咬得有些疼,下意识就哼了一声。高紫萱从牙缝里说话:“哼什么?再哼我还使劲。”李睿被她咬着鼻子,脑袋也动不了,情势别提多狼狈了,陪笑道:“已经咬了,这回能让我起来了吧。”

    高紫萱听了这话,真的放开了他的鼻子。李睿心底松了口气,以为她要让自己起来了,可谁知道,就在心情放松这一瞬间,两片温热的口唇往自己鼻子下面挪了挪,下一刻,已经吻在自己嘴上。

    耳轮中但听嗡的一声巨响,李睿整个人都石化了。

    高紫萱轻轻吻了他嘴一下,停了几秒钟,就脱离开去,腻腻的说道:“偷别人的老公就是刺激。”李睿大着胆子说:“什么别人的老公,也是你高紫萱的老公啊,你不是我小老婆么?”高紫萱道:“我是你姑奶奶。”李睿笑道:“那你现在就是乱仑。”现她没有躲远,就横下心来,往她脸上亲了过去,这一下没有亲到她嘴上,只亲到她腻滑的脸颊上,却也仍然是香喷喷的爽利无比。高紫萱被他突然吻中,却也没有逃离,低声道:“我宁愿跟你乱仑,也不给你做小老婆,嘻嘻。”这话摆明了是要一直当他姑奶奶。

    李睿已经被她撩得情火作,哪管她在说些什么,见她依旧没有坐直身子,就再次吻上去,连续吻了两下,终于吻到她嘴上,香软嫩娇,受用之极,也就是刚刚印了一下,正要大力亲吻的时候,却被她两手一推给推开了,她人也坐了回去。李睿这就没咒念了,只好意犹未尽的爬起身坐回去,把捡回来的头绳递到她手上。

    高紫萱接过他递过来的头绳,也没放到包里,随手将一头秀箍起来做了个飘逸的马尾,又甩了甩鬓边的青丝,淡淡地说:“玩玩可以,别过火哦。”李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脸色悻悻的,暗想,原来她只是跟我玩玩而已,怪不得可以那么洒脱呢。

    吕青曼洗脸回来的时候,电影已经落幕了。三人结伴走出影院。

    高紫萱亲热的挽着吕青曼的手臂,道:“我的大美妞,你刚才为什么哭呀?有什么可哭的?”吕青曼讪笑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一酸就……”高紫萱道:“你心口酸啊?过会儿回去了我给你揉揉心口。”吕青曼道:“现在已经不酸了。”高紫萱道:“那你给我揉。”吕青曼问道:“你也心酸?”高紫萱摇头,道:“不啊。”吕青曼奇道:“那揉什么?”高紫萱反问道:“你说呢?”吕青曼想了想,有些啼笑皆非,道:“你又想……”看了看李睿,没说出来。

    高紫萱横了李睿一眼,心道:“你造的孽,就让你老婆来还吧。”

    李睿在旁听得稀里糊涂,却也明白高紫萱在引诱吕青曼为她揉胸,心头咯噔一声,这个高紫萱不是个双性恋吧,这边戏弄自己,那边又戏弄青曼,忙问:“高大小姐,你性取向正常吧?”高紫萱抬腿就踢了他一脚,道:“你敢怀疑我的性取向?对,没错,我是不正常,我要把你们两口子通吃掉。”李睿笑着躲开去,道:“那你让青曼给你揉心口干什么?”高紫萱恨恨的追上去再踢,道:“你还有脸问……”

    由于二女要回青阳宾馆休息,所以就由高紫萱驾车,先送李睿回家,再与吕青曼返回宾馆。

    李睿也没让高紫萱把自己送到家楼下,只送到小区西门,就下了车去,目送二女驾车远去,直到看不到宝马车的影子了,却仍然不想回家,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在影院里跟高紫萱初吻的那一幕,心里酸溜溜甜丝丝的,可是转念想到吕青曼难得来青阳陪伴自己,自己却不能跟她双宿双飞,不免又有几分遗憾。

    忽然,一辆警车从小区里呼啸而出,直接冲到他身侧,戛然而止。巨大的惯性带起了不小的风势,也就带起了无数尘土,将他包裹其中。

    李睿皱了皱眉,举目看向那个司机,要看是谁在恶搞自己。正巧那司机也从车里望出来。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随后注视到彼此脸上。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李睿虽然并没把车里这家伙当做仇人,可还是有些恼愤。

    车里只有一个人,这人正是董婕妤的前夫、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副局长靳泽明。

    李睿冷笑道:“靳局长好威风啊,请我吃尘土!”靳泽明同样冷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看到你都想作呕。”李睿道:“是么,那你该去医院看看消化科,听说食道癌患者经常性的想要作呕。”靳泽明脸色往下一沉,道:“我原以为,你能给市委书记做秘书,一定有点什么本事,今日一见,你也不过尔耳。”李睿哈哈笑起来。靳泽明沉着脸问道:“你笑什么?”李睿道:“看来靳局长已经特意打听过我了。”

    靳泽明冷冷的说:“你不必得意。今天你没犯在我手里,我暂时拿你无可奈何。可要是有朝一日你犯在我手里边,我就要让你尝尝反贪局的厉害。”李睿奇道:“你们反贪局的干部都是这么直爽的吗?恨一个人要写在脸上不说,还要说出来,生怕别人不知道。换成一个厉害对手的话,你还没收拾他呢,他先把你收拾了,你又能如何?”靳泽明道:“你在威胁我?随便啊,你有本事尽管使,能收拾了我算是你的本事。”

    李睿摇头道:“我才没你那么无聊呢,整天不务正业,就想着打击报复人。老实说,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还不至于跟你死磕。哦,对了,你这是从婕妤家里出来的吧?干嘛来着,又去求她复婚来着?她答应你了没?”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靳泽明气得脸色铁青,愤愤地说:“你管得可真宽啊。我跟婕妤怎么样关你屁事了?我跟你说,别看我跟婕妤离了婚,但我跟她还是夫妻同心,随时可以复婚的。”李睿微微一笑,道:“是吗?那要恭喜你了。什么时候复婚,我去参加你们的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