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35章:看戏
    车很快,不一时就赶到了云霄路派出所门口。┡㈧ ㈠中 『文Δ网Ww%W. 8⒈Zw.COM里面禁止外来车辆驶入,二人就下车后步行走了进去。

    李睿刚刚走进去,就在院里现了方芷彤的身影,她身边站着一个高瘦的青年男子,那男子正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警官交谈着什么。

    高紫萱见李睿忽然停下脚步,顺他视线看向那三人,道:“笑话在哪?”李睿努了努嘴,道:“跟我来。”

    两人迈步走了过去。

    方芷彤余光留意到有人走过来,下意识侧头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异常惊讶,转过身道:“李……李处长,你怎么来了?”

    她这一说话,她旁边那个男子也回头望来,看到李睿还没什么反应,等看到高紫萱的那一刻,眼睛立时就直了,也顾不得跟那个警官说话了,目光闪烁,在高紫萱身上身下扫描起来。

    李睿淡淡的说:“我来看看,你哪位朋友如此神通广大,能把你父亲救出来。”方芷彤听得脸色一沉,道:“你什么意思?你刚才在电话里咒我爸还不够,又跑过来当面咒他?你把他咒得出不来了对你又有什么好处?我真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人?你这样针对我爸是为了什么?他哪里得罪你了?”

    李睿不理她,目光盯在这个高瘦的青年男子脸上,见他与方芷彤年纪相差不多,脸型瘦长,颧骨高耸,一脸的青春痘,眉眼倒是显得很精神,短,衣装时髦,看上去似乎是个人物,估计他就是方芷彤嘴里说的那个朋友,而刚才在电话里中伤自己对方芷彤不怀好意的那个家伙自然也是他了,眼见他目光灼灼的打量高紫萱,心底暗暗冷笑,心说就你这等尊荣,也对高大小姐产生兴趣了,那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方芷彤见他不理会自己,更是有气,沉着脸说:“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爸这件事跟你再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再管了。你走吧。”李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高紫萱忽然对那个男子说道:“你认识我?”那男子哪料到她会突然开口,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又惊又喜,抓耳挠腮的简直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先点头又摇头,张口结舌的道:“不……不认识。”高紫萱道:“那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那男子被她揭破,大为尴尬,脸色红得不行,与那一片青春痘交相辉映,别提多难看了。

    高紫萱走到李睿身边,出手搂住他的小臂,故作亲昵的说:“老公,他刚才色迷迷的看你老婆来着,你替我教训他。”

    她这话声音不大,却也不小,正好场中五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自然是故意让那个男子难堪。

    李睿被她当众示以亲近、秀以“恩爱”,又是惊喜又是得意,一时间心里美得都要爆炸了,越觉得这位高大小姐知情识趣、体贴过人,当真是个难得的红颜知己,很想搂住她再亲热一些,可惜右臂已经被她抱住,根本搂不了她,洒脱一笑,道:“看就看吧,看了他也摸不到吃不着。”高紫萱听了这话,秀眉挑起,骂了一声:“靠!”伸手在他腰间拧了一把,低声道:“不是你亲老婆,你就真不心疼。”

    那男子见二人边亲热边讽刺了自己,气苦不已,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那警官咳嗽一声,道:“小刚啊……”那男子转过头去,道:“嗯,王叔儿。”那警官道:“这事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啊,已经闹大了啊,现在城管局那边是要求将他严惩重罚,恨不能判他个十年二十年的。伤者家属也来所里闹过,让他赔一百万的巨额赔偿,而且就算赔了钱也要严惩,不赔钱更是好不了。虽然局里已经说明了态度,要秉公处理,可他到底是故意伤人,触犯刑法啦,可不是打架斗殴那么简单,说放就放的。”

    那男子一脸疑惑的叫道:“不是……王叔儿,很多人都能作证,我方叔那是正当防卫,怎么是故意伤人啦?按正当防卫判不就得了吗?你就直接放人吧,通融通融,多大点事儿啊。”那警官听得哭笑不得,道:“小刚,是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吧。你这个方叔扎伤的可是城管,伤者背后站着一群城管呢。他虽然只是扎伤了一个人,却跟扎伤了一群人也差不多,等于是得罪了整个城管局。这群人都不是善茬儿啊,一个个恨不得把他剁碎了吃肉,轻饶都轻饶不了,你还想简简单单的放出来?”

    那男子骂道:“我靠,这群城管这么嚣张?他们领导是哪个?我叫我爸跟他好好说说,还不信收拾不了他了!”那警官呵呵笑了两声,心说你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仗着你爸是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就谁也不放在眼里,可政府办主任在区里又算个屁了?区城管局长也是你爸能收拾得了的?等你爸当上区长再说吧!却也没有跟他解释什么,敷衍的道:“那你就回去找你爸说说吧。”那男子大喇喇的道:“我肯定会找我爸说的,城管局再牛逼也得卖我爸个面子吧,我爸跟他们领导一说,这事就摆平了。”

    那警官笑着点头,道:“那是当然,魏主任面子多大呐!”那男子道:“既然如此,那王叔儿你就做主把我方叔先放出来吧,咱们先上车再补票,反正我爸也能摆平那些城管,我方叔早晚都得放出来。”那警官苦笑道:“是我没说明白,还是你没听明白,小刚?你这个方叔已经涉嫌故意伤人,那是犯罪啦,触犯了刑法。现在我们公安部门已经没权力放他啦。”那男子不大高兴的问道:“那怎么办?王叔儿,我今天必须得把他救出来。”

    那警官笑起来,不过笑容有些冷,道:“除非你学劫狱的法子劫走他,否则啊,今天是别想了。”那男子哼了一声,道:“劫狱?我还不傻!王叔儿,你今天就是不卖我面子是吧?”那警官渐渐有些不耐烦,淡淡地说:“小刚,你怎么不懂法律呢?法律可不是儿戏,更不是人情。给个面子就放人,那还要法律干什么?”那男子有些不忿的看着他,道:“非得让我爸亲自过来求你?”那警官看看腕上的手表,道:“我还很忙,就不跟你说了,你没事早点回家吧。”说完转身走进楼内。

    等他走的看不到了后,那男子骂道:“操,什么东西!”回头看向方芷彤,见她神情凄伤,眼圈红了,欲哭不哭的模样,煞是惹人怜爱,忙走过去安慰她道:“芷彤,你放心,我一定再想办法把方叔救出来,要是救不出来,我魏玉刚的名字倒过来写。”

    方芷彤伤心无比的说道:“你刚才没听清楚嘛,我爸触犯了刑法,城管局的人又不饶他,谁也救不出他来了。”魏玉刚道:“怎么可能呢?你等着,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跟这个姓王的说。特么的,不给我面子,那就让我老爸过来求他。一个小破所长,看把他给牛的!”

    李睿旁观了好一阵,此刻再也看不下去了,朗声说道:“方叔安不是救不出来,但是像你们这样救,那么永远都别想救出来。”

    方芷彤与魏玉刚都听到这话,一起回头看向他。

    魏玉刚斜眼瞪着他,道:“河边无青草,哪来多嘴驴?救不救得出来,是我们的事,关你屁事?你赶紧给我滚,别找不痛快。”

    李睿才没心情跟这种小人物对骂呢,只淡淡的对方芷彤说:“小方,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你就像现在这样没头苍蝇似的继续瞎撞吧,我看你什么时候可以醒悟过来。”说完牵着高紫萱的手转身离去。

    方芷彤呆呆的看着他没说话。

    魏玉刚冷言骂道:“特么的,他以为他是什么东西了?他真有本事的话,芷彤,他为什么不把你爸直接救出来呢?还不是狗屁本事没有,就会说风凉话?切,那个美女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这种狗屁本事没有的小白脸。”

    他这话声音不小,李睿走出十来步也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下大怒,想转过身去教训他一顿,又觉得那样会自降身价,就淡然一笑处之,牵着高紫萱快步走出派出所大门,回到了宝马车里。

    高紫萱坐在副驾驶上以后,两手臂提到胸前,双手互勾,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淡淡地道:“说说吧,这个小方是怎么回事?”

    李睿动引擎,起步上路,道:“昨晚上云霄路那件伤人案你肯定知道,那个扎伤城管的方老板,就是这位小方的爸爸。我跟她是在下乡扶贫的时候认识的,除此之外,没什么过多的交情。我本来是要帮她救她父亲出来,谁知道她背着我又找了帮手,应该就是那个魏玉刚,摆明了不相信我的能力。可把我气坏了,我实在气不过,所以跑过来奚落他们一顿。哼哼,觉得我没本事救出她爸来,那她搬的救兵就能给救出来了?我看那家伙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比我还不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