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28上:托关系
    李睿仿佛受辱了一样,破口大骂:“特么的,你这是侮辱我。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我既然已经送给你了,哪还有要回来的道理?别管它值十亿还是一百亿,我都不放在心上。我要你!”

    高紫萱听得莞尔一笑,道:“你知道嘛,你现在特别可爱。”李睿愤愤地说:“可爱又怎样?”高紫萱抿嘴一笑,两腮现出两个浅显的梨涡,说道:“我想亲亲你。”李睿瞬间就呆住了,刚要问她真的假的,高大小姐已经凑过上身来,不由分说,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李睿立时石化,还好这个吻突如其来,之前又没有任何的调笑,所以才没惊动小家伙,要不然就会支起帐篷,当众丢人的了。

    高紫萱在他脸上吻了一口,又亲昵的凑脸上去,跟他脸颊贴着脸颊。李睿可以完全感受到她脸蛋的温热腻滑,就跟上面涂了一层银粉似的,别提多滑了,那种感觉爽得简直没法形容,整个人都飘到天上去了似的。高紫萱眼睛看着洗手间的门户,在他耳畔低声道:“我没别的意思,就只是想亲亲你,别多想哦!呵呵。”说完这话,才坐回身去。

    李睿瞠目结舌的看着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她亲我了,她竟然主动亲我了!”心底另有一个邪恶的声音在喊:“她为什么不亲嘴呢?”

    高紫萱已经恢复正色,道:“我所有的资产财富加到一起,也不如你给我的这颗珠子值钱。”李睿暗想,我这也是慷他人之慨,赚个顺水人情,如果这珠子真是我自己的,我未必会心甘情愿送给你呢。高紫萱道:“所以,我有必要重复当日在车里跟你说过的话,我所有的一切,也都属于你。”李睿讪笑道:“紫萱,你太……”高紫萱道:“你是不是该回去休息了?你是回家呢,还是也在这儿住?如果你想,我可以搬出去,留给你们享受二人世界的空间。”李睿道:“呃,你又来了,我不是那种人,我跟青曼清清白白,要等婚后才……”高紫萱嗤笑道:“虚伪!”

    这天夜里,李睿注定无法入眠,躺在席梦思上,干瞪着眼看着屋顶,却怎么也睡不着,兴奋得要命,两件事耿耿于怀:第一件,高紫萱主动吻了自己,吻了就吻了吧,还让自己不要多想,靠,都这样了还不让多想,这是自欺欺人还是故意挑逗自己啊?欺负老实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呀。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算感动于自己送她价值过亿的宝珠,也有别的很多方式可以表达感激之情嘛,何必非要上嘴?这一上嘴,就算没有暖昧关系,不也就生成了?就算她觉得这样很平常很普通,不算暖昧,自己还觉得很暖昧呢。唉,女人心,海底针,真是搞不懂。

    第二件,想不到稀里糊涂从古墓中得到的一颗珠子,赫然是传说中的神奇珠宝玳瑁,而且价值上亿甚至数十亿上百亿。这样的盖世奇宝,却稀里糊涂的送给了高大小姐,就算表面上显得再大方再潇洒,也完全掩饰不了内心存有的芥蒂。人啊,到底还是自私的,只不过有人能把这种自私隐藏得很好,让人看不出来。

    他胡思乱想到半夜两点多,这才睡了过去,睡着没多久,只穿着一层薄纱睡衣的高大小姐就从梦中走来,直接扑到他身上求欢,口称“报答赠珠美意”。他连仰卧的姿势都没变,就跟高大小姐做到了一处。高大小姐骑在他身上,场面之香艳,是白日里完全不能想象的。在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诱人场景中,他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跑马了。

    次日早上醒来,他感受到仍然潮湿的裤衩,老脸颇有几分脸红,忙下席梦思去洗了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吃过饭后,带上林雅霏“抽奖抽中”后送给自己那部新的水果机,跟老周往青阳宾馆去了。

    宋朝阳倒是好心好意给他放了一上午的假,他却不能当真,否则未免有失秘书应有的责任心。正好,青曼上午要跟高紫萱去工地现场查看宝马4s店的建设进度,完全用不着他陪,所以他就大可以毫无牵挂的去陪老板加班。

    一号车里,老周凝神驾车,李睿则摸出手机给程松华拨去了电话,之所以昨晚上没给他去电话说明方芷彤父亲扎伤城管马队长那件事,是觉得那件事并不算太严重,耽误一半天的也没什么关系,再加上当时时间过晚,也不方便给他打电话,所以才拖到今天早上打。反正甭管早晚,能把事办了就行。

    电话接通后,两人寒暄几句,李睿就切入正题,将昨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程松华失声道:“啊,那个伤人的小老板是老弟你朋友的爸爸?这……这回可是麻烦了!”李睿听得很是奇怪,道:“怎么回事?难道那个城管马队长死了吗?不会吧,他应该只是受了轻伤,我走的时候还没事呢。”程松华道:“不是,没死,是这么回事:事件生以后,区城管分局局长跟分管城管的副区长都给我们局里打来了电话,让我们在调查真相的时候,注意维护城管干部的正面高大形象,争取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对方头上去。”

    李睿吃惊地说:“啊,他们这么吩咐的?还真是照顾自己人啊。”程松华道:“他们的意思是,抓住这个机会,来个严打重办,杀鸡儆猴,免得以后在市区内再次生类似的事件。他们担心,要是处罚不痛不痒的话,以后小商小贩们更不把城管放在眼里了,还不得都拿着刀子剪子扎人啊?”李睿道:“我理解他们的担忧,可是也不能这样办啊。这不是把被欺压的善良百姓当成恶霸刁民处理了吗?哪有这么干的呀?”程松华叹道:“要不我说这事麻烦呢。要是没有领导的吩咐,老哥我那是二话不说,马上就按你的意思办了,可现在……唉!”

    李睿自然不会坐视方芷彤的父亲被打成刁民,脑袋里开始思虑对策。

    程松华自顾自的说:“现在啊,上面有领导盯着,外边不知道多少人看着,局里吧还有局长主抓,老哥我是有心无力啊……不过,你要真想捞他出去,也不是没办法,你跟你干哥打个招呼。有他一句话,这事谁敢乱来?”李睿道:“嗯,我也想到他头上去了,要是你帮不了我,我就只能找他去了。”程松华叹道:“唉,老弟啊,我真是惭愧啊,这么点小事都帮不了你。”李睿道:“老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帮我的忙还少了吗?再说,这回你也不是一点帮不上忙。”

    程松华说:“哦,你有什么主意,说来听听?”李睿说:“我马上就给我干哥打电话,也一定会让他正确处理此事,但是,最终落实下去的还是你们区公安分局。老哥你就帮忙找一些有利于那个方老板的证据,譬如人证什么的,尽量把他伤人的事定为正当防卫。我也可以过去作证的。”程松华道:“好,这事你放心,老哥我马上去办。”

    挂掉电话,李睿很快又给李明拨了过去。

    李明心情不错,一接通就哈哈笑道:“兄弟,你最近忙什么大事呢,咱们哥俩可是好久没聚了,什么时候聚聚?”李睿道:“这还不好说,什么时候都能聚。但是现在,有件要紧事,你可得给我做主。”李明大奇:“给你做主?什么事需要我做主了?你说说,呵呵,我忽然感觉压力好大啊。”

    李睿也没跟他废话,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跟他讲了,重点强调了刚从程松华那里听到的内幕消息,最后说:“这事你看看该怎么办吧,那个方老板我是一定要保的。”李明问道:“你说他是你朋友的父亲,什么样的朋友啊?”李睿说:“一个妹妹。”李明对于妹妹这个字眼相当敏感,一听就自以为是的明白了,呵呵笑道:“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是你叔叔了?”李睿道:“是啊。”李明说:“那就也是我李明的叔叔了。我的叔叔我怎么能不保呢?你放心,这个人我一定给你保下来。”

    李睿道:“好,我也不跟你客气,抽时间一起吃饭。”李明奇怪的说:“老弟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啊?怎么神龙见不见尾啊。”李睿道:“忙扶贫呢,敢情你们市南区不是贫困县区,你是一点不知道这件工作的重要性啊。”李明道:“我知道,怎么不知道!身为代区长,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嘛。从省里到市里到下边县里,好像都在吆喝着大搞扶贫。我正寻思怎么在这上面搞点成绩出来呢,不为别的,为咱大老板脸上增光添彩啊。”李睿笑道:“老板要是知道你有这个心思,肯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