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第620章:大事不妙
    宋朝阳跟他谈了一番领导与秘书的关系,弄得心情很不错,道:“你刚才说的那个电视台给我做专访的事情,就全交给你去办了。㈧㈠中『 』文网Ww%W.ㄟ8⒈Zw.COM如何策划,全看你的。”李睿道:“嗯,您放心,我会尽快拟出一个策划书来给您看,如果可以了,咱就抽个时间去电视台一趟录制节目。”宋朝阳微微颔,这件事就算这么定了。

    从他办公室出来后,李睿决定把这个策划书的任务转给大宝贝姚雪菲,让她去做,她是做人物专访节目的好手,内中环节懂得自然比自己这个门外汉多很多,先让她拿出一个大纲,哪些事情她那边负责,哪些事情自己这边负责,都弄清楚了,也就好往下做了。于是坐在椅子上后,给她打去电话,跟她说了此事,最后低声嘱咐道:“宝贝,我这可是给你即将参加的十大优秀节目主持人评选活动添加砝码,你必须当件要紧事来办。”

    姚雪菲那是多机灵的女子,如何看不透这一点,自然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并很快为此忙碌起来。

    当然了,李睿说是为她当选十大优秀主持人增添砝码,可实际上谁都清楚,这十大优秀主持人并不是看工作能力评选出来的。就拿姚雪菲举个例子,广电局长石光明与市电视台长王文圭都知道,她跟李睿关系莫逆,因此,看在李睿的面子上,也会让她入围十大。至于另外九位主持人,也都是各有各的后台。没有后台还想在国内参评各种评选类活动,那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李睿接到了吕青曼的电话。吕青曼告诉他,她现在坐在高紫萱的车里,两人正赶往青阳,如果高路上不堵车的话,那么晚八点之前就能赶到。

    李睿并没向她询问高紫萱为什么又一次跑过来,答案显而易见,这位高大小姐在青阳开了一家最新的宝马4s店,目前正在筹建过程中,她身为大老板,周末跑过来看看建设进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当然了,他心里也不是没有想过,她跟吕青曼一样,都是特意跑过来看自己的,只是自觉没那个福气。高大小姐肯同自己做最亲密的朋友就已经很不错了,难道还奢望跟她来段男女之情?太不切实际了吧。

    还不到晚八点,高紫萱就给李睿打来了电话:“我们到了,怎么着,是你给安排食宿,还是我们自己安排?”李睿惊讶地说:“你开得倒快!”高紫萱道:“你老婆急着见你,我有什么法子。”李睿笑道:“那也要开慢点,注意安全。”高紫萱道:“这话你跟她说去。”李睿说:“你开车当然要跟你说了。你们俩还没吃晚饭是吧,去青阳宾馆吧,我给你们安排。当然了,要是想吃顿好的,就去醉仙楼,我同样安排。住宿更不用操心,等我下班了亲自给你们安排。”

    高紫萱说:“这都几点了,还吃什么好的,随便凑合点得了……算了,不用你管了,我跟青曼姐去路边摊上吃麻辣烫算了。”李睿惊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失笑道:“你?高大小姐、省城车行大老板,跑到我们青阳吃路边的麻辣烫?”高紫萱冷淡地说:“这有什么可惊奇的吗?麻辣烫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在它面前,所有人都是吃货,没有尊贵卑贱一说。少废话,赶紧下班,下了班给我们来电话,我们先去吃了啊。”

    李睿把手机放到桌上,几乎不敢想象,美艳绝伦的高大小姐坐在路边摊的小凳上,猫腰低头、狼吞虎咽品尝麻辣烫,会是一副如何不雅的情景,又想她大老远跟青曼赶过来,自己不能陪她们吃顿好的,却要眼睁睁看着她俩去吃并不卫生的麻辣烫,颇有几分自责羞愧,只盼老板能立即给自己放假,自己好去解救那两位被麻辣烫绑架的美女。

    今晚上电话好像特别多,这边厢高大小姐的电话刚刚挂了,没一会儿就又有人打进来。

    李睿皱眉摸过手机,等看清来电者姓名的时候,眉头皱得更深了,电话是郭晓禾打来的。

    “这个女人,还真是死缠烂打啊,明明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回到老板身边了,她还死乞白赖的干什么?”

    李睿思虑半响,觉得她是想趁周末晚上做文章,希冀可以挽回老板对她的爱意,可惜,她不知道老板跟她已经彻底绝决了,不可能再复合了……不对,她不是不知道老板的心意,而是故意装作不知道,要不然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打这个电话?想到她如今的下场,心里也有几分可怜她,本想直接挂断不接的,想了想又给接听了。

    他不等郭晓禾说话就低声劝道:“郭姐,以后你别打过来了,唉……”话音未落,彼端响起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子声音:“你就是那个叫什么朝阳的?王八蛋,你特么敢引诱我老婆,我草你妈,我草你八辈祖宗!你特么在哪,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砍了你个龟孙子,我擦你妈了隔壁的……”

    一通污言秽语骂过来,李睿吓得呆住了,嘴巴张开再也合拢不上,只觉得生了一件大不妙的事情,可是耳朵里嗡嗡乱响,脑袋里也是乱糟糟的,一时间竟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别提多郁闷了。

    那个男子见他不言语,继续骂道:“你特么的王八蛋,敢引诱我老婆,往我脑袋上戴帽子,我特么要不弄死你我不姓张了……孙贼,你特么有种就告诉我你在哪,我现在就去砍了你,我特么非得剁下你的鸟来喂狗,我艹你妈的……”

    李睿用手在大腿里子上狠狠拧了一把,剧痛传来,精神为之一震,立时清醒过来,脑中心念电转,打来电话的不是郭晓禾,而是她正牌老公,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老婆跟一个叫“朝阳”的男人搭勾成奸,却稀里糊涂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打过来作,综合上述信息可以判断,他并没有深入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所获知的老婆出轨的内容都是残缺不全的,他甚至连这个朝阳是市委书记都不知道,更不知道他所拨打的手机号并不是朝阳的,如此一来,事情就没有展到最糟糕的地步,自己跟老板还有救,还有回旋的余地。

    饶是如此,他却也难以在瞬息之间想出一个计较应对这个特殊情况,脑袋里还是有些晕呼呼的,并且不能集中精力思考应对之策,反而胡思乱想到前任市委书记张文林身上去了,耳朵似乎已经听到张文林嘲讽的声音:“哈哈,你老板也要紧跟我的后尘,倒在男女生活作风问题上啦。”想到这,猛地打了个机灵,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暗道不妙,这件事可是不能小觑了,稍微有一点点的疏忽,老板就完蛋了。他要是完蛋了,自己这个秘书又能保存吗?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擦,擦擦,自己真是嘴贱,为什么没等对方说话就先叫了声郭姐呢,这不是变相承认了跟郭晓禾认识吗?”

    李睿想到这,气得恨不得甩给自己这张破嘴一个大耳瓜子,可惜,就算现在把自己嘴巴打烂,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定了定神,耳听彼端男子仍在大声喝骂,就走出办公室,到了外面楼梯间里,低声道:“同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稍安勿躁好不好?”那个男子骂道:“滚你妈隔壁的,你少特么花言巧语。我就问你一句,你是不是那个朝阳?你特么有没有引诱我老婆?”李睿试探着说:“我是叫王朝阳,可我并没有引诱你老婆啊。”

    那男子骂道:“好啊,果然特么是你,就是你,王八蛋,我艹你姥姥的,还特么说没引诱我老婆,没引诱我老婆,我老婆怎么叫出你的名字来了?”李睿对他每一句话都先思考分辨之后才做出对答,免得跟刚才一样,没等人家说话,自己先露出马脚,闻言问道:“她什么时候叫的?这怎么可能?”那男子气势汹汹的叫道:“我刚才干她个臭马蚤货的时候叫的!”说完得意洋洋的说:“她到底是我老婆,我特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我刚才把她干得都流水儿了,哼哼。”

    李睿很难理解他这种得意感从何而来,正如他所言,郭晓禾既然是他老婆,他当然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了,别说干得流水儿,就算干得流血了,那也不关别人的事情啊,他有什么可得意的呢?

    当然了,这一点并不值得关注,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另外一句话,即、郭晓禾是在跟他亲热的时候不小心叫出老板的名字来的,还好她只叫了名字,没有叫出姓来,否则的话,今晚上老板算是跑不掉了,自己这个“王朝阳”也就没法替他背黑锅了,心中暗自埋怨,这个郭晓禾,意志力可真差,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呢,她还不如自己老板呢,老板只是晚上做梦的时候叫出了她的名字,她却是在意识清醒、正在跟老公亲热的时候叫出了他的名字,这哪是思念老板啊,这明显就是坑害老板来了,道:“你又是怎么找到我手机号的?”